正文  Chapter.13血饲

章节字数:3397  更新时间:17-07-08 08: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几乎所有的窗帘都被拉上了的室内,白日仿佛黄昏一般地昏沉,但此刻彼得怀抱中的人却是那样的鲜明。

    他伸出手指轻轻在那触感冰凉,仿佛陶瓷一般的肌肤上游走,然后在触碰到紫红色的斑块的时候在其上不厌其烦地按压,直到斑块消失,这其间他怀里的人低垂着视线,长长的睫羽覆盖着那双深黑的眸子,乖巧地任他动作的样子看得人不知为何感到心间发痒。

    “……既然你知道这是尸斑,那就应该知道,你这个样子做,就算现在消失了,它一会儿又会出现的吧?”杨夏突然开口打破了萦绕在两个人之间的古怪却又和谐的气氛。

    彼得闻言却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如果你不喜欢,那么能消失多久就让它消失多久吧。”

    杨夏低垂的睫毛颤了颤,然后伸出另一只没有被彼得钳住的手握住了彼得在自己脸上按压的手,制止了他的动作:“你说过的,确定我没有事了,你就会马上离开。”

    被不轻不重的力道握住手腕的彼得并没有挣开,他看着怀里的人低垂着的黑色眼睫:“一个人的身上长了尸斑叫没有事?起码要让我知道你怎么让它消失?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你会一直这样吗?”

    杨夏抿了抿唇:“我本来就不是……总之,你还是快点离开吧。”

    彼得挑了挑眉,看向怀中始终不肯直视自己的眼睛的人:“那你明天会去上课吗?”

    杨夏沉默了一下,然后在感觉到彼得的视线后缓缓摇了摇头。

    “那么我不能离开,你是因为去追那只大蜥蜴才会变成这样的吧?那我就更不能坐视不管了,最起码,我每天都会来看你,直到你身上的尸斑消失为止。”彼得盯着怀里的人镇定地宣布自己的决定。

    杨夏突然挣开彼得钳住自己的手,然后狠狠朝着彼得的胸膛推了一把,将自己从彼得的怀里推了出来,重新暴露在比起彼得的怀抱显得冰冷的空气中,使得他的情绪更加激动:“你懂什么?我不想伤害你,所以我叫你现在就离开,滚,听的懂人话吗?”

    “我不明白……”留在这里会伤害他?为什么?就在彼得满心疑惑地看杨夏的时候,他吃惊地将话顿住了,突然明白为什么杨夏刚才一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了。

    杨夏原本深黑漂亮的双眼此刻充斥着一种浓郁的红色,仿佛鲜血在其中流淌一般,他看着自己,愤怒警告以及……渴望。

    突然想起自己在他身上嗅到的血腥味,以及通过刚才的拥抱判断出杨夏身上除了尸斑以外好像并没有受伤的痕迹,彼得像是明白过来一般:“我刚刚进来的时候,你……在喝血?”

    被彼得眼中的震惊刺了一下,杨夏再次垂下了眼睑:“从地下黑市的医院里买的血袋,刚刚的是家里的最后一管藏血。”

    一直看着杨夏的彼得注意到杨夏再次垂下眼睑,明白他在害怕什么,心中突然刺痛了一下,然后伸出手再次将人拉进了自己怀里,这一次,他直接将那颗脑袋按到了自己的脖颈处:“你这样真的很像吸血鬼,要不是跟你在太阳底下走过这么多次,我都要怀疑了。”

    在彼得的脖颈处,隔着薄薄的皮肤,嗅到其下似有似无的血香,感受到那不断流动的温热,杨夏不由自主地将鼻尖抵在其上轻轻蹭着,不时地嗅闻,露出享受的表情,几次亮出了尖锐的獠牙,却又收了回去,最终还是没有下口。

    彼得感觉到脖颈处因为怀里的人的动作而传来痒意,不由地轻笑出声:“舍不得下口?”

    “嗯,”杨夏从鼻腔中发出一声轻哼,带着十足的慵懒与享受,“而且我不敢咬你的脖子。”他怕控制不住,贪婪喜爱之人的鲜血。

    有些依依不舍地从彼得的脖颈处撤离,杨夏用那双仿佛流转着鲜红血液的双眼看向彼得:“你确定要让我喝你的血吗?想要让我身上的尸斑消失的血量可不算少,而且,吸食血液者会在一段时间内对被吸食血液的人有着……心理上的绝对暗示。”

    “心里上的绝对暗示?”看着那双血红的眼睛,彼得不由得在心里赞叹,黑色的时候像是黑珍珠,现在变红了,就仿佛红宝石,真是一双漂亮的眼睛,“你是指我会服从你说的所有的话吗?”

    杨夏看着眼前那双泛着焦糖色泽,此刻仿佛将阳光带入这个昏暗的地方的双眼,企图从其中找到害怕、恐惧或者是警惕,但是这些能够伤害他的都没有,只有令他怦然心动的笑意:“是的。”

    “那么,你会利用这一点伤害我吗?”彼得问。

    杨夏闻言将眉一挑:“我刚刚就提醒过你,我不想伤害你。你以为我会回答不会?我只会说,这点我可不敢保证。”

    彼得眼中的笑意加深:“我喜欢实话实说的人,来吧,随你喜欢,想从哪里下口,就从哪里下口。”

    杨夏的心因为这句话而狠狠地跳动了一下。他不动声色地装作打量彼得的身体,考虑从哪下口的样子,避开了彼得的视线,他怕刚刚他的眼神,会无法藏匿自己的心意。

    然后,他拉过彼得的手腕,让他手心朝上,朝着手腕亮出獠牙,缓缓刺了进去。从被他的獠牙刺破的部位汩汩流出的鲜血令他无法思考,只能重复着吸吮吞咽的动作,感受那种甜香、温热划过口腔、食道,流入他的胃部,这是他迄今为止从来没有品尝过芬芳,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温热,这一切都令他沉醉其中……

    在獠牙刺破皮肉的疼痛感过去之后,彼得看着乖巧地伏在自己的手腕处贪婪地吸吮着自己血液的人,微微眯起血红色的双眼,安静而沉醉,就像一头被驯服的野兽,令他不由地将另一只手覆上那个黑色的脑袋,轻轻揉着那头柔顺温凉的黑发。

    感觉到头有些眩晕,彼得知道这是大量失血的信号,他看向伏在自己手腕处的人,杨夏已经缓缓停下了吸食的动作。当他将獠牙从他的血肉中抽离的时候,那洁白的沾染着血液的獠牙显出一种古怪的诱惑,这令彼得下意识地伸出手,轻轻点了点那颗尖尖的獠牙。

    杨夏抬眼看了看伸手触碰自己獠牙的彼得,伸舌在彼得因为碰了自己带血的獠牙而沾上了鲜血的指尖轻轻一舔,然后低下头,反复舔舐还在向外渗着血的自己的獠牙造成的两个小洞。

    彼得在感觉到指尖一瞬间微凉而柔软的触感时,大脑就有些当机,回过神来又看到杨夏的动作,感觉到手腕上的触感,心中突然一阵不规律地疯狂跳动,热意渐渐漫上脸颊,他感觉自己有些不对劲。

    吸食到了足够的血液,杨夏的眼中血液般的颜色渐渐褪去,露出了原本的深黑,他舔了舔唇,满足地喟叹一声:“多谢款待。”

    那声喟叹喘息带着一种致命的性感,仿佛是对奉献者的最佳赏赐,可怜的彼得好不容易平复了心跳,听见这一声,心下又是一跳,冷静,彼得,这是你的朋友!男、性、朋、友!做好了心理建设,彼得面上没什么异常地笑了笑:“不客气,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杨夏看向彼得:“你看看我的脸不就知道了?”杨夏的脸上恢复了无瑕,只有细到几乎看不见的毛孔,再也没有了紫红斑块的痕迹。

    话落,杨夏上下打量了一下彼得,然后将视线停留在彼得相较平时有些苍白的唇上,皱起了眉:“倒是你,虽然我吸食的量不至于让人丧命,但是也的确算是比较大的量,你感觉头晕吗?”

    “嗯……是有一点儿?”彼得任由杨夏将自己的胳膊搭上他的肩膀,将他扶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不过你的事后服务还是挺令人满意的。”

    “你高兴就好。”看着就连头晕时刻也不忘了嘴上耍滑的彼得,杨夏抽了抽嘴角,觉得这家伙应该没事了吧。

    转身去厨房倒了两杯红茶端到茶几上,一杯推给彼得,一杯放到自己面前,杨夏捧着红茶被子直接坐在了羊毛地摊上——这样看上去就像是坐在彼得的脚边:“这里只有红茶,不加糖,也不加奶盖。”

    彼得看了看脚边坐姿随意的杨夏,笑着耸了耸肩:“我不介意。”然后端起自己的那份,将蒸腾的热气吹散,喝了一口:“看见你没事,我就放心了,不过,你是怎么搞成这个样子的?”

    杨夏端着杯子的手顿了顿,然后低头看向杯中透亮的红茶:“我怀疑你被骗了,彼得,那只大蜥蜴很有可能就是你说的那个蜥蜴基因实验的受试人类。”

    彼得闻言放下茶杯,看向杨夏:“你是说康纳斯博士……不可能!”

    杨夏皱了皱眉:“冷静点,彼得,我并不清楚那位博士的为人,也不排除奥斯本公司背着那位博士寻找了受试者的可能,但是我可以肯定一点,那只大家伙有着不输于,甚至是高于一般人的智商。”

    彼得沉默,他明白杨夏的意思,有着不输于人类智商的蜥蜴,有很大可能意味着这只巨型蜥蜴原本就是人类而不是其他的什么动物。但是,康纳斯博士是他父母的同事,他并不想把他往坏处去想,也许就像杨夏说的那样,是奥斯本公司……看来,他得去看望一下博士了。

    等等,彼得突然回过神来,狠狠瞪向杨夏:“你又转移话题?我记得我问的是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的,而不是那只大蜥蜴的事?”

    “我会这样的确跟那只大蜥蜴有关。”杨夏即使被揭穿了也相当镇定,面不改色地继续狡辩。

    彼得扶额:“我以为你会对我这个人形血袋说一下实话?”

    “我刚刚所说句句属实。”杨夏四两拨千斤。

    彼得掀桌:“我想听的是关于我所问的问题的实话,而不是顾左右而言他的实话?”

    杨夏默默望天。

    彼得无奈,只能偃旗息鼓——人没事,那就算了吧。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