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18明了

章节字数:3257  更新时间:17-07-12 23: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纽约的城市地下排水管道在这座繁华的城市地下纵横交错,就像是没有规律却会拐弯的的放射线一般,令人难以将他们全部记住,要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寻找一个人,无异于是海底捞针。

    但是,就像是射线总会有一个始点一样,这些纵横交错的地下排水管道最终都会汇聚到一个出口进行集中排水。

    在这个汇聚点上,此刻布满了一根根延伸至各大排水管道的蛛丝,连成网状,而这张大网之上,正盘踞着一只红蓝两色的巨型蜘蛛。

    彼得•巨型蜘蛛•帕克心很大地仰躺在自己的蜘蛛网上,使用手机愉快地玩着泡泡龙,丝毫没有备战的样子。

    当然,这并不代表他就是真的放松了,每当自己身下的蛛丝有了异常的震动,彼得都会立即收起手机向着震动的方向爬去确认。

    就在此时,彼得感觉到了身下蛛网的异常震动,那不似常人的重量所造成的震动,明白自己蹲守的这几天十有八九即将获得回报的彼得立即将手机收好,翻身将手抓在蛛丝上细细感受着那股震动。

    是康纳斯博士!彼得紧了紧抓着蛛丝的手,向着传来震动的方向爬了过去。

    身上的紧身衣被抓出几道长长的裂口,裂口中裸露在外的伤口不断向外渗着鲜血,混入身旁冰凉的水中,彼得奋力向前游着,在他的身后,绿色的人形巨蜥向着他的方向挥舞着巨掌。

    彼得依仗着身形的灵活,钻入了一个较为狭小的下水管道中,徒留身形巨大的绿色蜥蜴被挡在管道入口处,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

    从下水管道中踉踉跄跄走出来的彼得剧烈地喘息着,身上一道道向外渗着血的伤口还带着水,暴露在空气中的一瞬间传来剧烈的刺痛感。明白自己现在这副样子决不能回家让梅婶看见的彼得扶着墙休息了一会儿,平复下剧烈的喘息之后,毫不犹豫地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从地下拳场离开的杨夏背着拳击套袋没什么感情起伏地进入自家公寓的电梯里,按下自己家所在的楼层后,就站在一旁静静等待。

    抬眼,在电梯的金属墙面上看到自己面无表情的脸,杨夏沉默了一下,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支试管,试管里透明的浅蓝色试剂在灯光下显出一种神秘而瑰丽的色泽。

    晃了晃试管,试管中的液体随之泛起波纹,杨夏盯视了一会儿,此时,电梯到达了目的楼层后自动打开,他便将试管收进了口袋里。

    在走出电梯的时候,他嘲讽地笑了笑,原来,他对这件事这么在意。

    拿钥匙打开家门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不对劲的杨夏开门的动作一顿,迅速进门后,将门狠狠甩上,钥匙丢到一边,连鞋也顾不上脱就顺着血腥味传来的方向冲了过去。

    客厅一侧原本紧关上的窗户此时打开着,夜风吹过,窗户两侧的黑色窗帘被掀起,一个身穿红黑两色紧身衣的人瘫倒在窗下。

    “彼得?!”杨夏在彼得身上嗅到了比起在玄关时嗅到的更加浓重的血腥味,本来就有所猜测的心更是立刻提了起来。

    听到杨夏的声音,听出其中的担忧,原本累的连头都懒得抬的彼得抬起头,对着身前不远处的人笑了笑:“你回来了啊,可真晚。”

    看见彼得的带着疲惫的笑,杨夏狠狠皱了皱眉,赶到彼得身边,查看他的情况,在看到彼得身上长长的伤口后眉头拧得更紧,将彼得的一只胳膊绕过脖子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将他扶了起来。

    被扶起来的彼得毫不担心地将自己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杨夏身上,毫不意外地看到杨夏连不稳的情况都没有出现。他笑了笑,问:“你不问为什么吗?”

    杨夏的眉头没有丝毫地放松,将彼得扶到沙发上:“你这样会让我以为你受伤的地方不只是身体,还有大脑?”

    彼得躺在宽大的沙发上,手臂搭在额头上,听到这话抑制不住地又笑了出来:“那你要不要帮我检查一下?”

    取回医药箱的杨夏闻言定定看了彼得一眼:“现在我是真的怀疑你的脑子是不是出了问题了。”

    将医药箱放在一旁,他在彼得的身侧蹲下,细细打量着彼得的伤口,然后,起身从厨房取来一把剪刀,将彼得身上的紧身衣剪开。

    看着杨夏五指纤长的手拿着银光闪烁的锋利尖刀,三下五除二将自己的衣服剪开,技法娴熟,好像不是第一次,彼得不由地出声调侃:“制作这件紧身衣可费了我很大的功夫,你要怎么赔偿我?”

    杨夏闻言赠送了彼得一枚白眼:“你不觉得你搞错了索赔对象?弄破了你的紧身衣的貌似你的蜥蜴博士?”一边说着,一边放下剪刀。

    “但是是你让他完全失去了被修补的可能。”彼得继续耍着嘴炮,然后被杨夏用蘸着酒精的棉花狠狠戳上了伤口,倒抽了一口冷气。

    看着彼得带着痛色的面部表情,杨夏嘴上说着“活该”,手上的动作却一再放轻,为彼得的伤口做着清理。

    察觉到杨夏的口是心非的彼得不禁露出个笑来,他垂眼看着身前静静为他清理伤口的杨夏,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杨夏伏在自己的手腕吸食自己鲜血的样子,再看看眼前如同记忆中一样黑亮柔顺的黑发,不由一阵心痒,忍不住伸出手摸上了眼前的黑色头顶。

    感觉到头上突如其来的温暖,杨夏动作一顿,抬头,撞入一双泛着焦糖色泽的漂亮瞳眸,那是他所渴求的颜色……

    对上那双黑色钻石一般的双眸,彼得的心中升腾起一股怪异的感觉,更为怪异的是,他迫切地想要知道这种呼之欲出却无法明了的感觉究竟是什么,想要什么都不去思考地顺着这种感情行动,这也许很不合时宜,但在这双眼睛里只倒映出自己的影子的时候,他只想要这么做。他沉下了声道:“你不想浪费这些伤口里流出的血吧?”

    杨夏闻言愣住。

    彼得按在杨夏头顶上的手顺着那头触感极佳的黑发滑至他的后脑,将他的唇凑近自己腰侧的伤口:“你闻到血腥味感觉到口渴吗?我记得你的唾液有一定的止血功能,对吧?”

    杨夏垂眼看了看经过消毒,只是微微向外渗血的鲜红伤口,沉默了一下,然后乖巧地低头,对着那散发着血液甜香的伤口伸出了舌。

    感觉到伤口处传来的微微的湿凉柔软的触感,夹杂着微微的刺痛和痒意,却将伤口处的灼热感驱散,舒适的触感令彼得微微叹息了一声,像是安抚一般地揉弄抚摸着那头黑色的柔软短发。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将一只手臂搭在了眼睛上方,彼得轻轻叹息了一声,似愉悦,又似怅然。

    将纱布缠在上好了药的伤口上,杨夏利落地剪断纱布,将绑在伤口上的纱布绑好,收起医药箱。

    起身将医药箱收好,回到沙发前的杨夏低头静静地看着仰躺在沙发中睡着了的棕发青年。

    清俊的脸庞上,阖上的眼睑遮住了那双足以迷惑人心的漂亮焦糖色双眸,凸显了立体的五官,高挺的鼻梁,看上去触感柔软的双唇,凸起的性感喉结,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胸膛,缠上了纱布的瘦削却充满了爆发力的腰部……

    犹如受到了蛊惑一般,将视线牢牢定格在了那看上去触感极佳的双唇上,回过神之后,那张清俊的面庞已经近在咫尺。

    俯下身的杨夏看了看那双合上的眼,轻轻垂下眼帘,低头,在那诱惑自己良久的唇上印下一个吻,柔软的触感,仿佛能够随着主人的吐息感受到一种温热,就如同这个人血液中流淌的气息一般。

    良久,杨夏直起身,伸手碰了碰离开了那令人眷恋的温热柔软的唇,眼神暗沉。沉默了一瞬,他转头看了看一旁挂在墙上的时钟,然后推了推仍在熟睡中的彼得:“你想被梅婶杀掉吗,彼得?”

    听到“梅婶”一词,瞬间清醒过来的彼得一下子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什么什么,现在几点了?上帝啊,我完蛋了啊啊啊……”

    看到彼得手足无措的样子,杨夏好整以暇地抱胸:“现在已经过了九点半了,我亲爱的彼得,我觉得梅婶可能要报警了。”

    彼得听到时间,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一副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样子:“九点半?我的天啊……”

    “你快点赶回去吧,我帮你打电话给梅婶向她解释一下,要知道,你毕竟是一个快要成年的人,一不小心在朋友家玩得晚一些完全是情有可原的。”杨夏看够了彼得慌不择路,不断跳脚的样子,才缓缓道。

    彼得听到杨夏的主意才松了一口气,走向客厅一旁的窗户:“今天真是还好有你在了,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么多的麻烦。”

    “其实你可以不用这么客气。”杨夏跟着彼得来到窗前。

    彼得来到窗前打开窗户,夜风吹拂着他棕色的短发。他回过头,看向杨夏,在从窗间射入的月光下他焦糖色泽的双眸显得异常的柔和美丽:“那么,我走了。”

    杨夏定定地看着那双眼眸,缓缓点了点头:“嗯,再见。”

    彼得踩上窗框,手腕间射出蛛丝,一拉,消失在了杨夏的视野中。

    看着无人的窗外,夜风拂过杨夏黑色的短发,他收回望向远方的视线,关上了窗户,像往常一般地将黑色的窗帘拉上。

    他所不知道的是,本该走远的彼得此刻正背对着黏在这扇窗户的一旁,满脸通红地伸手碰着自己的唇。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