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36分手

章节字数:3032  更新时间:17-08-05 20: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杨夏收回望向已经空无一人的夜空中的视线,看向彼得和格温,在看见两人之间的距离以及和自己的距离的时候,视线几不可察地停顿了一下,然后,将视线移开:“彼得,你先送斯黛西回去吧。”

    彼得闻言看了看身旁的金发姑娘,看到金发姑娘并不那么红润的脸色,想到她今天晚上应该受到不小的惊吓,而且还几乎可以算是自己造成的,不由地越发感觉到愧疚:“格温,我送你回去吧。”

    女性在感性方面总是有一种特殊的敏锐,格温有些迟疑地看了杨夏一眼,在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又确实有这种感觉后,有些不知道该做什么回答:“呃,现在几点了?”

    杨夏和彼得闻言同时低头看手腕上的表,杨夏在确认了时间之后,抬头,正好看到同样确认完时间的彼得在同一时间抬头,于是沉默,让彼得作答:“九点四十五。”

    将两个人的动作尽收眼底的格温越发感觉不对劲,她回答彼得,却是看着杨夏:“时间不早了,纽约市应该已经恢复通电了,不如,我就搭乘电车回去……”

    “时间不早了,才更应该让彼得送你回去,”平时观察力敏锐的杨夏此刻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并没有察觉到格温的小心翼翼,“像你这么漂亮的女性,选择夜晚独自回家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第一次听见杨夏这么直白地夸奖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到面颊上有些发烫,格温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一对是怎么回事啊,都已经有对方了,还总是撩拨自己:“那么,就麻烦你了,彼得。”

    看了看将少有的温和(纯属彼得的脑补)视线投注在格温身上的杨夏,又看了看面颊有些发红的格温,彼得:等等,这什么情况?

    再次带上面罩,揽着格温的腰,彼得带着人从纽约市的上空离开了这座钟楼。杨夏看着两个人在月色下显得极为相称的背影,知道两个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范围内,才默默收回了视线。

    骑着自己的摩托车回到了自家所在的公寓大楼下,摘下头盔,杨夏仰头,朝着斯黛西家的方向看了一眼,那里,此刻正亮着灯,但是,也只能看到这么多了。

    将摩托车停在公寓的地下车库里,杨夏进了公寓的电梯。在电梯的门关上的一瞬间,他靠在了电梯内,仰头。

    电梯顶部的金属倒映着他现在的样子,没什么表情的面庞上透露出肉眼可见的疲惫,他听见自己轻轻叹息的一声在电梯内部响起。

    有些事情,他不想说,不想让它们发生,却是无可避免的,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希望这些事情来得越晚越好。

    要是能够晚上哪怕一天,一个小时,一分钟,一秒就好了……

    在掏出钥匙打开家门,看到那个熟悉的红蓝紧身衣的身影的时候,杨夏是这么想的。

    面色平静地关上了门,杨夏换了拖鞋,走到沙发旁,在彼得身边坐下:“斯黛西已经送到家了吗?”

    摘下了头套的彼得清俊的面上表情丰富、灵活,就像他的性格一样,此刻,他刻意把脸一沉:“你怎么这么关心格温?”

    但是,杨夏此刻并没有心情跟彼得开玩笑,他定定看着彼得那对漂亮的焦糖色双眸,轻声道:“那么,你不关心她吗?”

    看着那双深黑,犹如漆黑镜面般的眸子倒映出自己的影子,彼得凑近杨夏,鼻尖轻轻触上杨夏的:“我关心她,你会不高兴吗?”

    感觉到温热的吐息近在咫尺,杨夏微微垂下眼睑,黑色的睫羽轻轻颤了颤,嘴唇轻动,擦过对方的唇,他低喃:“彼得——”

    然后,剩下的声音淹没在交缠的唇齿间。

    直到不同于自己的温热从口中撤离,杨夏静静地看着眼前清俊的面庞,从第一次见到的那一刻起,他就无法忽视他,直到现在,没办法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分毫,因为,舍不得少看他一眼。

    “彼得,我们分手吧。”杨夏轻声道,他的语气听不出丝毫情绪,仿佛是在说着“我们吃夜宵吧”这样再平常不过的话语。

    以致于彼得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杨夏强迫自己直视着彼得的眼睛:“我说,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你在开玩笑吗?今天可不是愚人节,而且这一点儿也不好笑。”彼得的面上充满了不可置信,或者说,如果不是杨夏认真的态度,他真的认为这是个玩笑,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杨夏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彼得。

    在杨夏的视线下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烦躁,彼得抓了抓脑后的头发:“Well,我知道了,不是在开玩笑,对吧?那么,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吗?你可以指出来,我们可以商量,我……”

    “你没有做错什么,”杨夏淡淡地出声,打断了彼得烦躁的话语,“是我的问题,你今天见到陶洛斯了吧?”

    彼得听见这个名字烦躁地抓着后脑头发的动作一顿,缓缓放下手,他不可思议地看向杨夏:“什么意思?”

    杨夏在彼得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没有丝毫的闪避:“你不是一直很好奇,在你被弗莱舍缠上的时候,我为什么会出手帮你吗?”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原因——因为那个时候,我在你身上看到了陶洛斯的影子。”

    “他不仅仅是我的童年玩伴,也是我的……初恋。”

    “直到他出现的那一刻起,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忘不掉他,我还是喜欢他,对不起,彼得。”

    杨夏的声音没有什么感情起伏,一如他现在的表情,但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将视线从彼得的身上移开。

    他看见彼得眼中的震惊和痛楚,感觉到像是要被那种目光撕裂一般。

    他等待着彼得的反应,甚至做好了被他打一顿的准备。

    但彼得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从那个他曾经无数次翻越来见自己的窗户中翻了出去。

    那个仿佛在看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的眼神令很久都不需要呼吸了的他感觉到了久违的窒息感,仿佛被掐住喉咙毫不留情地杀死一般。

    他大概再也不会从那个窗子里进来了吧,收回投向窗户的视线,杨夏缓缓松开了暗中攥紧的拳头,看着自己的手,掌心深陷的血痕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愈合。

    如果心里的伤也能够像身体上的伤一样快速地愈合,就好了。

    在杨夏没有注意到的窗外,红蓝紧身衣的身影黏在竖直的墙面上,静静地看着窗内杨夏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露出哀伤的神情。

    你不知道,当你极力勉强自己看着我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表情吗?

    终于摆脱了梅婶的唠叨轰炸,彼得进入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将背包一甩,将自己狠狠摔在了床上,将胳膊挡在眼睛上方,任由黑暗占据自己的视野。

    “彼得,我们分手吧。”

    “你不是好奇,我那个时候为什么会出手帮你吗?”

    “因为那个时候,我在你身上看到了陶洛斯的影子。”

    不由自主地攥紧了拳头,彼得狠狠闭了闭眼,从床上坐了起来。

    没想到,最后难以自拔的人是自己啊,彼得自嘲地笑了笑。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彼得愣了愣:“梅婶?”

    “能聊一聊吗,彼得?”门外,梅婶温和的声音传来,令彼得不由自主地感到鼻子一酸。

    将房门打开,看着穿着睡袍站在门外,就像是自己的母亲一般温和怜爱地看着自己的梅婶,彼得的心柔软下来:“睡不着吗?”

    梅看了看已经比自己还要高了的侄子,摇了摇头:“就是聊聊。”

    让梅婶进屋坐在自己的床上,彼得坐在了电脑桌前的椅子上。

    梅看着自己的侄子,自从丈夫出事以后,他仿佛迅速成长了起来,成为了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她既欣慰又稍稍,有些寂寞:“彼得,你知道吗,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就不可避免地要与人接触、相处。我们的一生接触过多少人,也许连我们自己也不能完全数清,而其中能够让你终生难忘的人,占着极小极小的一部分。”

    彼得静静地听着,他突然意识到,梅婶发现了他的不对劲,所以特意来安慰他,这是,他当做母亲一般的人啊。

    梅微微笑着,看着侄子:“极小的一部分,意味着他们的珍贵,无论是会永远陪在你身边,还是最终会难以相见,我们都应该去珍惜和他们相处的时光,应该告诉他们,他们对你而言,有多么的重要。”

    “我把你当做儿子,彼得,我爱你,永远。”梅轻轻地说。

    彼得抱住了这个养育了自己的女人,抑制不住地湿润了眼眶,:“谢谢您,我也爱您。”

    我也会告诉杨夏,我喜欢他,珍惜他,感谢他曾经为我带来的时光,无论他喜欢的是不是我。

    

    作者闲话:

    咳咳,真的要进入完结倒计时了呢,小天使们真的不投票吗吗吗?这可是关系到蠢作者下一篇文的大事呢(你们这样会让我很怀疑是不是有人在看文的,大哭)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