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41葬礼

章节字数:2885  更新时间:17-08-10 17: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指尖不受控制一般地向前,触碰到温热,然后毫无迟疑地穿透一层层厚重,像是某种胶质,又像是某种肉类,眼前一片血红,最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失去了光彩的,深黑的眸子……

    “不——!”彼得猛地坐了起来,剧烈地喘息着,抚上自己的额头,触手一片湿凉,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双手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了。

    看了看四周熟悉的摆设,才意识到自己正在自己的房间。

    彼得喘息着靠在床头,闭了闭眼——原来,是梦啊。身上的湿黏令他不快地皱了皱眉,从床上下来,取了一套衣服,走向浴室。

    一阵水声自浴室中传来,掩盖了一室的静谧,彼得闭眼,任由花洒冲泻而下的水流在自己的脸上流淌,将满脸冷汗的汗渍冲洗干净。

    用手抹了把脸,低下头,水流冲击在了头上,彼得睁开眼,看着被自己身影笼罩的瓷砖,水流顺着他脸部的轮廓在鼻尖汇聚流下。

    “彼得”仿佛有谁用熟悉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地呼唤,彼得握在花洒开关上的手一紧,将开关一扭,水声停止,他抬身侧耳去听,周围又恢复了静谧,只有地面上的水流入排水口的声音清晰可闻。

    水珠挂在身上,彼得突然感觉到从心口透出的寒凉。

    用毛巾擦拭着头发,彼得走出了浴室,看了一眼床头柜的闹钟,七点整。

    明白这个时间点梅婶的早餐应该还没有准备好,彼得轻轻发出一声叹息,坐在了电脑桌前的转椅上,拿起一旁的手机翻看。

    拿着手机的手一顿,手机显示有一封未读简讯,寄件人——“哈利”,彼得闭了闭眼,一下将手机的屏幕关掉,他现在,不想回忆起关于那天的任何点滴。

    逃避也好,不愿意承认也好,这些都是事实,他也不想要隐瞒——他根本不想失去他。

    他还没有告诉他,他喜欢他,他对于他而言,究竟有多么重要,他又怎么愿意承认,因为自己,他永远也没有办法知道这些了呢。

    将手机放到一边,彼得双手捂上自己的脸,狠狠揉了揉,缓缓放下双手,露出泛红的眼眶。

    沉默着仰头,双目放空地看着天花板,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心头像是压着一块巨石一般地喘不过气来,彼得放在电脑桌上的手不自觉地攥成了拳头。

    要是眼眶没有那么干涩就好了,他根本,就连哭都哭不出来啊。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一座对时间没了感觉的石像,直到楼下传来了梅婶的声音:“彼得,起来吃早饭了!”

    动了动仿佛僵死了一般的四肢,彼得抓了抓头发:“我知道了。”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机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下楼,梅婶站在摆上了可口早餐的餐桌前,微微笑着,看着他:“快来吃早餐吧。”眼底闪过一抹担忧,这两天,彼得明显不对劲。

    彼得“嗯”了一声,坐在了座位上,拿起涂好了黄油的土司,咬了一口,机械地咀嚼着,就在这时,餐桌前的电视正在播放新闻——“蜘蛛侠再次拯救了纽约市民,他成功将吸血的怪物……”

    “把电视关掉!”彼得声音突然拔高,语气强硬地说,然后在看到梅婶惊愕的表情时,反应过来,抿了抿唇,“抱歉,我不是有意的,我是说,请换一个台吧,只要不是新闻……”

    梅婶担忧地看了一眼侄子,但是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地拿起遥控器换了一个科教类频道。

    吃完早餐之后,彼得犹豫了一下,还是掏出手机,解锁屏幕,点开了那一封未读的简讯,然后,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彼得,怎么了?”厨房里的梅婶吃惊地看着匆匆穿鞋的彼得。

    “我有一点急事。”甩下这句话,彼得就冲出了家门。

    那封简讯的内容是——“你要来参加他的葬礼吗?”

    下了计程车,彼得环顾四周,这是一片墓地,从墓地并不拥挤的分布和干净整洁的装饰来看,显然,并不是一块公墓。

    “彼得。”一身黑色西装的哈利朝彼得走了过来。

    彼得攥紧了拳头,然后在看到哈利苍白的皮肤上没有了绿色的痕迹后,松了松攥紧的拳头,一言不发,看着童年好友走到自己身边。

    哈利感觉到了彼得的视线,手不自觉地抚了抚曾经有过绿色痕迹的脖颈:“我很抱歉。”

    “你的道歉我不想接受,我也不想原谅你,”彼得闭了闭眼,“如果这样,就能把他换回来的话……”

    哈利沉默了一下,然后,伸手,抱住了好友:“对不起。”他除了道歉,已经找不到别的话来安慰好友了——他们,都是凶手。

    彼得身体微微颤抖,但没有拒绝哈利的这个拥抱。

    跟着哈利来到那块墓地,墓碑上用中文刻着两个字,墓碑前放着花束,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多余的装饰。

    哈里看了彼得一眼:“杨夏的父母都是华裔,在移民来美国之前是中国人,虽然没听他提起过,不过,我觉得他应该会选择中文。”

    彼得静静地看着那块墓碑,仿佛感受到那个人静静的凝视。

    “那个混蛋呢?”彼得看着墓碑,突然问道。

    知道彼得指的是谁,哈利看向那块墓碑,眼中闪过一丝掩藏得很好的悲戚:“他说,他不想见到你,已经,离开了。”

    彼得垂了垂眼,依旧看着那块墓碑:“你都知道什么吗?关于杨夏以前的事。”

    哈利闻言看了彼得一眼,看到彼得的脸上没什么感情起伏的表情,恍然间,像是看到了杨夏:“我知道的,也不多……”

    “他的父母在他十二岁那年,相继外出,之后无故失踪,至今都没有找到,他在这里并没有亲戚,在寄养家庭中生活了四年——不过和寄养家庭的关系,似乎并不怎么融洽,之后通过在地下拳场做拳手独立生活,这是,官方版本。”哈利说完,看了彼得一眼。

    “他的父母已经死亡,死于吸血者的袭击,而他,则是变成了吸血者,让他变成这样的人——是陶洛斯。这是,从陶洛斯那里知道的版本。”哈利将视线投向刻着杨夏名字的墓碑,轻声道。

    彼得在听到陶洛斯的名字之后,猛地攥紧了拳头,他看向哈利:“你的遗传病,治好了?”

    哈利顿了顿,看向彼得,然后苦笑了一下:“是的,用从杨夏身上提取的吸血毒素的抗体——有着超强的自愈功能,是他自愿的。”

    彼得死死地盯着哈利:“之前,他提出要跟我分手。”

    哈利愣了愣,沉默了一下,然后认真地凝视着彼得:“不要怀疑,他对你的爱。”

    彼得颤抖着捂住了自己的脸,蹲下身,眼泪终于涌了出来,他在这个没有人介意的地方声嘶力竭地哭叫着,但想象中的压在心头的重石会减轻一些却并没有发生,只能感觉到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感。

    哈利看着蹲在地上的痛哭的彼得,将视线投向了刻着杨夏名字的墓碑,眼神中带着悲戚,他无声地道——“再见了,友人。”

    彼得头脑沉重地打开家门,朝着楼上走去。

    听见声响的梅婶看向侄子,被侄子通红的眼眶吓了一跳:“天哪,彼得,你怎么了?”然后凑近自己的侄子。

    彼得看了梅婶一眼,低声道:“抱歉,我不想说,可以吗?”

    梅婶担忧地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侄子越过她,拖着沉重的身躯向楼上走了几步,然后,摇晃了一下,刷地向后仰倒——

    “彼得!”

    感觉到脑袋想要爆开了一样,彼得艰难地从一片黑暗中抬起了沉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梅婶布满了担忧神情面庞。

    彼得动了动身体,感觉到浑身酸痛,被梅婶扶了起来。

    梅从一旁端来热水和药片:“你发烧了,彼得,我还在想,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就想办法送你去医院呢。”

    接过梅婶递来的水,将药片吞下,将杯子中的水喝光,彼得将空杯子递回给梅婶:“谢谢你,梅婶。”

    梅将水杯放到一边,摸了摸侄子的头,神情温和:“你不用对我说谢谢,我的孩子。”

    将空了的水杯拿走,梅婶走出彼得的房间,回身看了彼得一眼:“什么都别想,好好睡一觉吧,彼得,晚饭的时候,我会叫你的。”

    彼得点了点头,再次睡下,听见房间的门被轻轻关上的声音。

    看了看因为拉上了窗帘而显得昏暗的天花板,彼得沉默了一下,然后缓缓闭上了双眼。

    

    作者闲话:

    即将完结,亲们不要吝啬给个推荐哟~谢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