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年幼  第六章心疼

章节字数:2844  更新时间:20-07-16 15: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节是体育课,烈日当头。

    朱老师吼道:“报数!”其声音极具透彻力。

    日头很毒,我仍在生理期,自然挺不过,肚子像是被绞在一起似的,底下犹如火山爆发。我用尽气力高喊了声:“一。”而后整个人便开始摇晃,不一会儿,感觉眩晕,仿佛整个世界都在颤动。

    眼前的事物渐渐模糊,我紧蹙眉头,眩晕感阵阵袭来,久久不能缓解。忽的,她陷入一片黑暗,无法视物,“咚”的一声便倒在地上……

    我不知就这样昏睡了多久,医务室的老师见我醒了过来,便拿了一小瓶药给我服下,我不知那药是什么,只觉得十分苦涩,难以入喉。

    她道:“你中暑了,喝这个药缓解一下。”而后又递给我一杯水,“快喝吧。”

    “谢谢老师。”

    “没事儿,不用谢。”老师看了看我,我没敢说话,便在一旁安静的喝水。

    “你们这节什么课呀?”

    “体育课。”

    “难怪呢,你之前中过暑吗?上体育课的时候。”

    我摇了摇头。

    她又看了看我的脸,许是觉得有些苍白罢,便拿出葡萄糖浆来递给我:“身体不舒服了就喝这个。”

    我点了点头,便接过。而后我便离了此地。

    顶着烈日,只身一人回到教室,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只想趴在桌上好好缓一缓。不多时,我便听见了璟窈的声音。

    “玥玥,你好些了吗?”璟窈快步走过来,扶着我的肩说道。

    我缓缓起身,点了点头:“我刚刚就感觉头特别晕,然后就倒了。”

    “没事,你只是中暑了。”

    “天啊,我体质什么时候便那么差了……”我开始有些抱怨。

    片刻后,同学们都回到了教室,喻哲快步,走上前来,说道:“你要多喝水。”说罢便拿出我的水杯去接水。

    “下次身体不舒服就给老师请假,别逞这能奈。”他将水杯放在我桌上,有些责备的意味在。

    “下次要再出现这种情况,我可不帮你了,重死了!”他十分嫌弃的看着我。我倒还一脸懵,怎么就嫌弃我重了?刚才我晕倒,难不成是他把我扶到医务室的?

    可我和明白,喻思哲这是为了我好,也有可能是因为拉不下面子,才会说出这些责备之语。我紧紧握着水杯喝着热水,不知为何,哪怕是听着他念叨,也别有一股暖流淌过心间。

    璟窈喻思哲往后推了推:“你还有没有良心?你同桌都这样了,你居然还在这里说她。”

    “要不是我第一时间把她背到医务室,不然她到现在都还没醒,真是,那么重,我腰都要断了!”喻思哲瞪大双眼道。

    “谁叫你背的咯!我们班人那么多,还救不了一个高玥?”

    “你们的反应速度太慢了,我都背着她走一半了你们才反应过来。”

    “切。”璟窈说不过他,就此作罢。

    我在他二人之间静静地喝水,当个旁观者。二人不吵之后,我便抬头看了看喻思哲,又看了看璟窈,而后又低下头静静地喝水。

    “你看,人高玥都不想理你。”思哲嘲讽道。

    “呵,是玥玥不想理你才对!”璟窈即刻回击。

    “华璟窈,有种你过来!”

    “喻思哲,你为什么不过来!?”

    两人对峙着,四目相对,仿若有强大的电波,极具杀伤力。

    我不想他们作出这些无意义的争吵,便起身,挡住了他二人的视线,十分无奈,而后将他们从自己两边拉到自己面前,说道:“不就因为我中暑了嘛,你们在我旁边大声嚷嚷,还吵架,真是,至于吗?”

    喻思哲斜着眼看了看璟窈:“听见没有,你把人家惹生气了。”

    璟窈不服气:“我哪有?明明是你好不好!?”

    我无奈至极,闭上眼睛蹙紧眉头,忽的睁开,大吼:“你们别吵了!!”

    思哲与璟窈互相撇了对方一眼,便再未说话。

    上课铃响了,是一节自习课。老师们都还未布置作业,十分无聊。我便只好拿出本子和笔,在纸上写写画画。

    我有察觉到喻思哲他斜眼看了过来,对我说道:“我要看。”他此刻也一定无聊到爆。

    “不给。”

    “高药药。”

    “不行。”

    不一会儿,喻思哲不怀好意的看过去,并向我的本子伸出了邪恶之手。我的余光看到了喻思哲的手正在进攻,便故意将左手向下移,欲将喻思哲的手击退。思哲的手到闪得快,一个翻腾便扯住了本子的一角,欲将它扯走。

    届时,我用右手一把按在本子上,其声音之大。班长杨诗茵听见动静后,大吼:“高玥,喻思哲。你们要疯就出去疯!”

    喻思哲不以为然,他在自己的位置上,一个劲儿的嘲笑。

    我吃痛,便一个劲儿的甩着自己的右手道:“我靠,我的手。”

    “哈哈哈哈哈。”

    “喻思哲!”杨诗茵又一次大吼。此时,原本低头看书的杨子坤插了一句:“班长大人,你要懂得两夫妻吵架的时候不会轻易被别人打扰。毕竟夫妻嘛,床头吵架床尾和。”

    “你闭嘴!”杨诗茵回过头,对着他吼道。子坤不再说话,看着喻思哲的方向。

    思哲一本正经转过头去,对子坤说着唇语:“你要是再敢乱说,我就把你灭了!”

    子坤对他吐了吐舌头,便继续低头看书。我已懒得理会他们,只一心往我的在本子上写着东西。

    “你究竟在写什么?那么认真。”

    “秘密。”

    “刚刚子坤说的话你都听到没?”喻思哲试探性地问道。

    “什么话?”

    就算我听见了,也不想理,谁想和喻思哲是夫妻啊!等毕业了我可就不和他一个班了!

    “没。”

    片刻后,我的本子已写得密密麻麻。喻思哲再一次伸出手,这次到表现得可怜巴巴的。

    我察觉到他的动作见他可怜,便将本子推到他面前,说道:“不许给别人说。”

    “是不是——情书啊?”喻思哲一阵坏笑。

    “你想多了。”我顿了顿,而后便假惺惺的对他笑了笑,说道。

    思哲接过本子,他原本还一脸笑意的脸忽的沉重起来,一字一句的看下去。

    看完后,他不再嬉皮笑脸,将本子归还与我后,没有说话。而是望着桌子一角发呆,似是有些话挂在嘴边,却不知该不该说。

    终于——他开口了:“同桌,斯人已矣,希望你不要太过挂怀。你的这种痛苦虽然我无法理解,但是换个角度来想,的确是令人痛苦的。”

    “你在里面写了很多你和你父亲的事情,每一件都有特殊的意义,我作为旁观者,看了很是感动,但是,叔叔在天之灵肯定是希望你好好的,而不想让你整日沉浸在悲苦之中。”这是第一次,喻思哲这样神情认真的对我说话。

    “这些我都明白的,只是突然很想他,我想他的时候,就会写日记。”我点头答道,他说的话并非不无道理,可到理都懂,却没办法用这些道理去阻止我想念我的父亲。听了思哲这番话,我的眼角泛起了些许泪花。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叔叔是去年走的吧?那时候你在班上哭的死去活来的。”思哲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神情认真,毫无任何玩笑之举。

    “对,去年冬天,他走的那天,是星期天。”我强忍着泪水不让它出来,便抬起了头。

    思哲对我笑了笑:“你很坚强。没关系啊,药药,你还有我。”

    “写日记是好事情,可以提升文笔。刚刚看到你和叔叔的往事,感觉,叔叔这个人特别可爱。我也好想和叔叔成为朋友呢。”

    “我爸,一直都很可爱。”我强忍泪水,咧着嘴笑着说道。

    喻思哲抬手,准备想摸我头来着,而后又放了下来,极为绅士地拍了拍我的肩:“对不起啊,我触摸到你的伤心事了。”

    “没关系。”

    父亲离我远去已有一年,每每怀念起他都是无限感伤,从未想过我会这么快失去他,更从未想过他真的有一天会离我远去。

    “有时候,我在街上看到一位父亲将自己的孩子扛在肩上,我都会觉得,是爸爸在扛着我。”此时我的眼里许是闪着金光吧,那些画面皆浮现在眼前。

    喻思哲对着我笑了笑:“嗯,我爸以前也经常把我扛在肩上,我记得那时候我经常骑在他肩头抓他的头发。”

    “你怎么可以这样?”我眼中含泪笑着。

    “哎呀,小时候不懂事,调皮嘛。”思哲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