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年幼  第八章日常

章节字数:4131  更新时间:20-07-23 22: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得不说,我听完后大为震颤,瞪大双眼不敢确信。便停止了咀嚼蔬菜,慢慢吞了下去。

    “不可能吧?刘力鹏和袁夕凯喜欢我?”我有些狐疑的看向璟窈。

    “我亲耳听到的,那还有假?”

    我没再说话,又开始舔辣椒……而后下意识的看向喻思哲,问了一句:“喻思哲知道吗?”

    “一会儿就知道了。”璟窈回道。也不知为何,害怕喻思哲知道,又希望他知道,万般纠结。可他知道了又能怎样?此时的心情有些许失落,被人喜欢理应是世上最幸福的事情……可我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只一味地觉得恐慌。

    璟窈见我愁眉苦脸,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便拍了拍我的肩,示意我好好消化一下。

    我是十分纳闷,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为何我听到这个消息会下意识的看向喻思哲?为何我会在乎喻思哲的想法?又为何我会有几分失落?

    此时我真的特别想到喻思哲身边向他讨教自己为何会有这种反应,可当我迈出第一步时,却不敢再走下去,我在害怕,也不知究竟在害怕什么。就在此时,喻思哲回头往我们这边看了看,我二人四目相对。奇了怪了,平常看我他双眼时,都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唯有这次,内心只剩恐慌,下意识的闪躲。

    喻思哲不解的蹙了蹙眉,而后又对我迷之微笑。我不敢看他,便转过身去,仿若再看下去,自己就要跌落谷底。这种感觉,很微妙。

    “对了玥玥,喻思哲说他喜欢你。”璟窈笑了笑。

    “啥?”我竟有些兴奋又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应该是朋友之间的那种喜欢吧……”

    “嗯。”

    烧烤结束后,同学们纷纷散场。临近中午,我只身一人回奶奶家,半路上遇到了袁夕凯。我朝他那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他一直在躲闪,我有些不解,自己有那么可怕吗?

    “袁夕凯?”我开口。袁夕凯没有答话,离我很远,眼神一直在躲闪。既是这般情景,那我自也不便理会。

    “高玥……”袁夕凯缓缓开口,微微抬起的手尴尬到不知该放何处,我转过身,看向他。

    “我……”他欲言又止。我不说话,只静静地看向他,等他开口。他看了看我几眼,而后低头,又抬头看了几眼,而后启口,语音颤抖:“我想给你说件事儿。”

    “嗯,你说。”

    “刚刚在烧烤的时候,那个,刘力鹏说他喜欢你。”说完此话,他便低下了头。

    “哦,然后?”我一直盯着他看。

    “没、没了。”他一直低着头,发出的声音也及其微小。

    “哦。”说完转身就走。

    “高玥……”袁夕凯又喊了一声。我无奈的转身:“还有什么事吗?”

    他站在那里僵了很久,不知该不该说出口,我能清楚的看见他的手在抖,可能是紧张。估摸着这会儿是要向我说一些喜欢不喜欢之类的话题,不管他说与不说,我也明白,只是懒得把这层纸捅破,毕竟自己对对方毫无感觉,免得到时候平白遭人家误会。

    “没事我走了。”说罢便转身离去。我没再管他,只留他一人站在原地。

    回到家中,我便接到了喻思哲的电话。

    “喂?”

    “出来玩嘛,反正下午又不上课。”

    “好啊,在哪?”

    “我家这边的小区,快快快,我等你。”喻思哲说完便将电话挂了。

    平常喻思哲邀约我出去,我都不紧不慢的,可这一次竟十分迫切。奇迹。

    我在去小区的路上,几乎可以用飞奔来形容。到了小区广场,便一如既往的找到游乐设施。

    “同桌。”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转过身,对他笑了笑。

    喻思哲没理我,只站在原地许久,静静地盯着我看。我被他盯得头皮发麻,心里发怵,却还是迈出脚步走到他面前,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喻思哲?”

    他回过神来,对我笑了笑。

    “你怎么了?”我问。

    “同桌,你刚刚回眸一笑是要闹哪样?”喻思哲又恢复了原来没心没肺的本性。

    “哈哈哈,被我迷住了。”我愣了愣,而后在他面前开怀大笑。喻思哲推了推我的头:“得了吧,瞧你自恋的。”

    “那你刚刚发个什么呆?”我揉着头说道。

    “我只是觉得你刚刚那个样子特别像——”他没有把话说完。

    “像什么?”我才刚刚问完,喻思哲便笑了起来。

    “你笑屁啊!”我觉着十分无趣,撇了他几眼:“快说,像什么?”

    “同桌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喻思哲扬了扬嘴角。我双手叉腰,斜眼看他,等他说完。

    “宛如一个智障。”喻思哲说完此话便又推了推我的头,而后走到娱乐设施那边。

    我气的瞪大双眼,她高呼:“喻思哲,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撕了!!”

    “以你的境界,是伤不了我的。”思哲微笑。我在他身后,面色僵了下来,准备上前给他个三两巴掌,正做好手势,思哲便转过身来:“同桌你这是作何?”

    “打你,没看出来?”

    “看出来了。”

    “那还愣着干什么?”我嘟嘴瞪眼。思哲没理我,一直在前面傻不拉几的笑,也不知他究竟在笑个什么名堂,神经病简直是!

    “同桌你生气的时候除了嘟嘴瞪眼,狐假虎威以外,还会干什么?”思哲有些嘲笑。

    “还会打你,同桌。”我模仿着他的语气说道。

    “哦?你还会打我同桌?这个岂不是自打嘴巴了么?”思哲轻笑。

    “嘿哟,我看你是蹬鼻子上脸了,有能耐了哈!”边说边捋着袖子,露出拳头,准备打上去。谁料他竟一把包住我的拳头,嘲笑道:“同桌的拳头太小了,我的手包住还绰绰有余。”

    “你你你。”我已经气到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只觉得面前这个人定是个泼皮无赖。

    “我怎么了?”思哲明知故问,还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看着我。算了,懒得理他,便努力将自己的手从他手中抽出,奈何气力悬殊。

    “放手。”我努力扯着,本以为喻思哲不会放手的,便使出浑身解数将手逮出,不料喻思哲他居然那么轻易就松手了!!!

    毫无意料,我一屁股坐到地上,吃痛。思哲努力憋笑,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见同桌这般用力,便祝你一臂之力,怎样,这感觉很爽吧?”

    我恼羞成怒,现在对他的愤恨几乎可以达到碎尸万段的境界。他就那么喜欢欺负女孩子?也不见得他去欺负刘若昕啊!那也得他有种。

    “你个死胖子!成天就知道欺负我,你作为一个男孩子,欺负一个女孩子,好意思吗?”我高吼。

    “呀,我竟没看出来,同桌你是女的。”思哲蹲了下来,仔细瞧着我。

    “我竟没看出来,你个死胖子还有这般能耐。”我也瞪回去。

    喻思哲笑了笑:“这只能证明,同桌你眼拙。”而后向我伸出手。他这是干什么?想拉我起来?不不不,他喻思哲可没那么好心,指不定我把手搭上去,他又使些什么花招呢,我才不理睬他,无视他的手,自己撑着地起来。

    “很好嘛,求人不如求己。”思哲收回了他的手。我听着这话实在有些别扭,便瞪着喻思哲,却已找不到任何话语反驳。

    “听说,我们班有两个男孩子喜欢你?”思哲戏谑地笑了笑。

    “怎么,不可以吗?”我白了他一眼。

    “他们怎么会喜欢你这种人。”思哲不屑的笑了笑。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什么叫我这种人?我那种人?便倒吸了一口气,准备破口大骂,但还是忍住了,遂着他的话语说道:“我这种人怎么了?”

    “一点女孩子该有的气息都没有,整天像个男人婆一样打打杀杀,成何体统。你说他们口味怎么那么重?”喻思哲看向我。

    “这叫真性情,谢谢。还有,女孩子不一定都是温柔的,有些温柔的女孩子指不定在背后捅你多少刀。”我白了他一眼。

    “我喻思哲会怕这种人吗?”他高傲的笑了笑。

    “是是是,喻大少最牛了。”我万分无语,便随声附和。

    喻思哲未免也太自负了吧!

    翌日。

    又是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学习阶段。这节是语文课,今天要学的文章名叫《广玉兰》。

    通读课文后,李老师开始插了几句题外话:“我记得有一回上到这一课的时候,正好是广玉兰花开的季节。”

    “然后好多学生都在那里讨论玉兰,我记得一道那边就种有一排广玉兰,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

    “有的有的,我上回还看见。”一位同学答道。

    李老师双眼发亮:“真的?你上回去是什么季节哦?”

    “春天!”那位同学答道。李老师不由得白了一眼。

    这回答简直绝妙!谁不知道花在春天开。

    “我家门口好像就有一株玉兰树。”喻思哲忽的开口。当全班同学的目光都看向他的时候,我不由得说了一句:“你家门口的那个是银杏。”

    “没有,我说的不是正对着大门的那个,是银杏旁边的那个,反正我们小区里面有的。”

    “……”我无语。那个小区哪里有种玉兰嘛,就算有也是后门那一块儿,跟他家那里八竿子打不着一边儿。不过李老师也是住在那个小区,她有些懵,看样子是根本就不知道小区里还有广玉兰树。但该小区的银杏树倒是特别多,随处可见。

    “广玉兰好像是四季常青的吧……是一种优良的行道树种。”我开口。

    “嗯对,四季常青的,不过我们这边可能种的有些少。”李老师回复道。

    文中的广玉兰有着白白的花瓣,开花很大,形似荷花,我见着书上的插图,眼睛几乎都快掉进去了。是真的美。

    我听见喻思哲在一旁笑了笑:“你喜欢广玉兰?”

    “没有啊,只是觉得它好看。”我摇了摇头。

    “只要你喜欢,我就送一朵给你。”喻思哲笑了笑。

    “真的?”我两眼发光。

    “真的。”他双眼笃定,而后又道:“只要我记得。”

    我没理会他,只当他是神经病发疯。这节课的喻思哲倒还安分,没有作出什么过激的行为,大抵是因为语文课的原因。

    “我下午给你。”喻思哲凑到我耳边说道。

    “好的,我等你。”我被吓得一个激灵,而后点了点头。

    这一个早上喻思哲除了语文课以外,其他课上皆在玩弄着之前的小把戏,我早已习以为常,无聊的时候便陪他玩玩。

    到了下午,骄阳似火,是要烤死人的节奏。我做到位置上没多久,喻思哲便起身扶着我的肩走到讲台前,用及其郑重的口吻对我说道:“高玥,你听着,以后你帮我收作业。”

    “为什么?”我不解。

    “因为我要去比赛,去香港。”

    “哦,是你们管乐队的比赛?”

    “对。以后你就帮我收作业,如果珍珍她收作业的话,你就告诉她,是我指定让你收的,其他人都碰不得,明白吗?”

    “不是,有人帮你收你还不乐意?”我更是不解了,既然有人愿意帮忙,何乐而不为?

    思哲离我更近了些,靠在我耳边说道:“珍珍她和我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哎呀,反正我就要你收。”说话就说话吧,谁料这货竟撒起娇来!?

    “好好好,答应你。”我有些无奈,只能答应。

    思哲笑容展开,故意露出八颗牙齿。回到座位上后,他问道:“同桌听鬼故事吗?”

    “听!”我双眼放光,当然听,最爱听鬼故事了!喻思哲见到我这反应,倒也吃了一惊:“你是有多喜欢鬼故事?”说罢便点开手机搜了《张震讲鬼故事》。

    “你也喜欢听这档节目啊?”我问。

    “对啊,我觉得他讲得特别生动。”而后他将节目单拿给我看:“你想听哪个?”

    “随便啊,都行。”

    喻思哲便随便点了一个,他摸了摸荷包,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带耳机,而后他便将手机较安全的耳听那面靠在我耳边,自己则听扬声器那面。

    “你坐过来一点嘛,不然听不清楚。”他道,而后便将铃声开到最大。

    “你扬声器那边很伤耳朵诶。”

    “没关系。”他轻描淡写的说道。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