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年幼  第十章请教

章节字数:3185  更新时间:20-08-02 11: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又过了一周,他们依然没有回来。我忽的觉得,没有喻思哲的日子,课上的每分每秒简直就是煎熬!更何况,身边还坐着一位不是同桌的同桌……

    我现在已经对一切都没了兴趣,一节课下来,似乎也没有什么效率。

    璟窈似是察觉到了这一点,便走上前劝导:“玥玥,喻思哲不在了,你应该努力才是,要一鸣惊人。”

    “对哦,我不能颓废。”原本萎靡的我忽的打起了精神,对璟窈笑了笑,而后又深吸了一口气。

    接下来是数学课,老师出了一道难题,说是给时间小组讨论,一会儿抽人起来解答。她这么说着,倒是引了班上数人后怕,然而学霸们个个都变得胸有成竹,高傲地环视一周,彰显自己的气焰。

    吴悠与田佩玲转过身,开始讨论,吴悠开始在一旁瞎扯,这回田佩玲没有与她互撕,只蹙眉沉思。

    我有些慌张的扯了扯田佩玲的衣角:“师父,你倒是说句话啊。”,她没有回答,转过身看了看题目,在纸上演算着……时间过了很久,她才慢悠悠的转过身,拿着草纸说着自己的解题思路。

    “要是喻思哲在就好了,就可以问他这道题了……”她眉头紧锁。

    “所以,你也不会?”我问。

    “我不知道对不对,心里没底。”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的确可看出来她毫无底气,连声音都低到无法。我又朝吴悠的方向看去,却发现她很自然的避开。

    “别看我啊,佩玲都不会了,我就更不会了。”她使劲摆手,而后又道:“喻思哲这货死哪去了?关键时刻又不在。”

    我也是愁眉不展,这问题把组里的两位学霸都难倒了,万一老师抽到这里怎么办……越想心越慌。

    刘老师拍了拍手,高吼:“好了同学们,讨论时间结束!下面我开始抽人上来解题。”届时,四下变得很静,都可听得同学们的急促呼吸声以及砰砰直跳的心跳声。

    刘老师环视一周,看见同学们都紧张成这个样子,不禁笑了笑:“不至于吧?刚刚不是还有几个成绩好的胸有成竹昂首挺胸的么?怎么现在没了?”班里厉害的学霸都去香港比赛去了,唯有班长杨诗茵以及几位大佬还在。不过现在的他们,头埋得比谁都还要低。

    忽而,我感觉刘老师将她的的目光定在我这里,和蔼地笑了笑:“我看高玥自从成为喻思哲的同桌以后,成绩就突飞猛进了,那么高玥你上来给大家讲讲你的解题思路。”

    我一脸震惊的抬起头,心跳加速,眼里充满无辜,便对上了刘老师和蔼的眼神,内心慌乱致死。不一会儿,老师轻声道:“上来吧!”

    这、这、这,怕是要暴露了!!平常喻思哲在的时候,我都是拿他写好的作业借鉴借鉴,虽然有问的时候,但是我还是不懂啊,现在老师这样弄,不是把我往绝路上逼吗??

    我面目狰狞,一步一步慢慢的走过去,用我颤抖的双手拿起沉甸甸的粉笔,停留在黑板上。顿的时间很长,毫无头绪。

    我的内心几近崩溃:“helpme!我不会啊——”,刘老师在讲台下问道:“高玥你是睡着了吗?”

    我听了此话,身子像触电般颤了一下,又咬紧嘴唇,在黑板上胡乱作为。豁出去了!反正水平就在这儿了,爱咋滴咋滴。可在瞎凑的时候,我的手止不住颤抖,写完后便十分忐忑的走下讲台。

    刘老师看着黑板上的题解,只是笑笑,并未说些什么。我自然明白,自己东凑西凑的东西,简直惨不忍睹。忽的,刘老师开口了:“高玥的题解写得很是出奇,根本无法理解。”霎时引起哄堂大笑。

    我也很无奈啊,自己本来就不会,在黑板上牵强的凑几个上去够意思了吧……

    “好了,我看同学们个个愁眉苦脸,那么这道题就留下来给大家下去思考,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就拿来考试吧。”说罢便将卷子分发了下去。

    我愣是一脸懵,敢情老师弄这一出是为了让我出丑?其实也没有那么狭隘。

    “高玥,你最好把这道题目弄痛弄透,明天我第一个请的就是你。”刘老师忽的说道。听闻此话,我便以最快的速度将黑板上的题目抄下来,回去看看能不能让喻思哲这位大佬帮忙。也是一脸郁闷,难道老师已经察觉出了自己并非突飞猛进,而是另有隐情?可怕。

    入夜。

    我回家吃完饭后便拿出手机用QQ询问喻思哲那道变态题怎么做。

    “在?”

    过了几分钟后,喻思哲才回复:“怎么了?”

    “今天老师出了个变态题,简直……”她将数学课上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他。

    “怎么个变态法?”

    “我发图片给你。”

    “好。”

    而后我将图片发过去后,正期待他的答案,结果喻思哲说了一句:“我们现在要排练,一会儿弄完我再来教你。”

    “好,你得快点,江湖救急!!”我现在内心十分焦急,生怕喻思哲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睡了。

    “我尽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喻思哲还没回来。算了,先把作业写完再说。

    22:40,我写完作业,内心便又开始慌乱,喻思哲要是再不回来明天就遭殃了!!!我不敢发消息过去,万一人家正在排练,突然手机响了咋办?或者他没在线咋办?果然,他现在没在线。

    23:30,他WiFi在线,我正准备去找他,喻思哲便发过来一句:“我回来了。”

    看到这句话,我那颗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

    “没睡吧?”喻思哲试探性的问道。

    “没睡。”我回复道。

    “方便吗?”喻思哲又问。

    “啥?”我有些没反应过来。

    “方便视频聊天吗?我边说边在纸上演算,这样好一点。”

    “好好好,就这样。”

    于是我们就开始视频聊天,一接通便听见杨子坤在一旁笑道:“哇,思哲你是有多爱学习,刚排练完就回来刷数学题。”而后,李子鹏也在一旁说道:“思哲还不睡啊?明天要起早比赛呢。”

    我看了看屏幕里的思哲,他并没有答话,而是仔细的看着题目,不禁说了句:“woc,谁出的题目?那么变态?!”

    “是吧是吧,我都被坑了,师父和吴悠都不会,然后班上仅存的学霸头埋得比我们学渣都还低。”我一脸幽怨。喻思哲静静地看着题目,没有说话。连他都不会了吗?没希望了吗?正当我绝望之际,便听见他略带嘲讽意味的笑声:“咦,原来如此智障。”

    我听闻此话,便又开始打起了精神,燃起了希望,便问道:“你解出来了?”

    “嗯,你看啊,它这道题就是题干上有一些蛊惑人心的东西,你把这些东西都撇开。”他一边说着,一边用笔把冗杂的题目去掉:“然后,它最后就想喊你求这个东西。”说着用笔画着题目中的问题,而后又道:“但是要解起来特别麻烦,因为它涉及到两个知识点。一个是圆柱体积,一个是折扣问题。”

    “那么现在,我先大致给你说一下这道题的解题思路,最好拿笔记下来,不然明天你光弄个答案在上面是没有用的。到时候说不出来就惨了。放心我会说的很慢的。”而后露出来一个特别迷的微笑。

    我有些害怕地吞了吞口水,拿出笔颤巍巍的停留在纸上:“你说吧……”

    “首先,你得把圆柱的体积公式弄出来……然后,就是折扣问题……”他讲得的确很慢,足足花了二十多分钟。

    “好了,现在我把那个答案写出来,你也试着写一写,一会儿我们两个对一下。”喻思哲舒了口气。

    00:00,喻思哲把答案写出来后问了一句:“写好没?”,尽管听了喻思哲的一番讲解,还是写不出来这么高深的东西……

    “……好了你别写了,把我的答案抄下来吧。”说罢便将本子对着摄像头。

    我“写”完后,十分感动:“好同桌,万分感谢。”

    “哈哈哈,这是你欠我的人情哦,得还。”他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还还还。”

    翌日。

    上完了两节的语文课,又到了另我头疼的数学课,不过这一次有保障,嘿嘿嘿。

    “高玥,上来吧。”刘老师一如既往的和蔼可亲。我拿出昨天记好的思哲的答案,胸有成竹的写在黑板上。

    写完后,刘老师的笑容从基本的和蔼可亲变成了欣慰。她缓缓走上来,说道:“嗯,不错,解题思路很清晰,你来给大家讲讲你的思路吧。”

    我笑了笑,在黑板上说着“自己的”解题思路,时不时还看看手中的小纸条。说完后,大家纷纷点头。

    “嗯,说得不错,但这并不属于女孩子的思维,倒像个男孩子的,我们班好像就有个男孩子是这种惯性思维。”刘老师看着黑板上的答案,沉思。

    我没有说话,任凭老师去猜。同学们听闻此话也陷入沉思。看刘老师这个样子,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忽而,她开口:“是喻思哲吧?”

    这三个名字一出,吓得我猛然抬起头,感觉好像犯了什么事情被戳穿一样,不好受啊!同学们纷纷将目光往我这边看,有的还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昨晚我喊喻思哲教我的。”我连忙开口说道。

    刘老师不解:“喻思哲在香港,他怎么教你的?”

    “视频聊天。”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