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年幼  第十七章六一

章节字数:3860  更新时间:20-08-07 18: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思哲又是一阵苦笑。转念一想,他又何尝想置身于这三角之中,何尝不想简简单单的喜欢一个人,没有那么多繁杂。

    “既然你害怕,那你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告诉我。”我说道。

    “我没有告诉你,从一开始就是你察觉出来的。”思哲否认。他不说我竟还忘了,这件事的确原本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后来他与刘若昕的举动惹人非议,怪谁?害得我负罪了好久。

    距离上课还有两分钟,班长杨诗茵拿着单子在讲台上高吼:“都静一静!学校马上就要举办六一活动了,我们全年级都要表演节目。”大家都懂的,每年六一都会送走一帮快毕业的人,他们都会站在舞台上朗诵诗歌。

    “这里是那个要朗诵的单子,发给你们以后一定要记得下去背!”她一再强调。

    “唉,又是这种老套路,年年都有这个节目,估计好些人都看烦了。”思哲说道。

    上课后,李老师走了进来,她见几个同学正在发单子,便等着他们发完。

    “这个单子下去要背,到时候上台了别人都背得出来,而你背不出来,你在台上尴不尴尬?那时候他们几百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你看,你好不好意思?”李老师说着,时不时还摆出几个特别无奈的动作。

    “唉,你们就要毕业了,这个活动一开展,又要落下好多课。”李老师有些无奈。

    “为什么?”有同学问道。

    “全年级都要参加这个活动,肯定要花一节课的时间去给你们排位置,讲动作,还要花一节课的时间去做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最后还要花一节课的时间去彩排……恐怕连一节课的时间都不够。”

    老师们都是这样,总想着在最后抓住一分一秒的时间来帮助同学们学习,而同学们总是想着有时间就出去玩……这样的反差真是太可爱了。

    李老师将同学们要背诵的内容都叫他们勾画了下来。这单子分齐背、女齐及男齐,仅此一张,便叫人头疼。

    李老师叫我们好好把这个单子看一看,希望能够熟读成诵。毕竟也没有多少时间了。

    喻思哲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便戳了戳我的手臂,道:“我们两个来对一下嘛,不然你光看,不读出声来,怎也背不了。”

    我点了点头,以表答应。

    “孩提时,我们不知道什么是梦,也不知道什么是殿堂,只是伸出洒落童话的小手,牵着妈妈爱之叮咛,去铺满书香的殿堂……”我二人异口同声的读着,情至深处,音调不由得激昂起来。

    “就要毕业了。”我忽的有些感伤。

    “是啊,六一一过,就离毕业不远了。”思哲也是万分慨叹。

    忽然间,对眼前的事物,有万般不舍,这一刻,突然觉得,自己长大了,是时候该面对以后的道路。

    李老师在讲台上呆了没多久,扔给我们一句:“你们自习。”便走向办公室。班主任不在,同学们自然变得膨胀。

    届时,田佩玲拿着笔和纸转过身来,在我桌上画着格子。我有些不解地看向她,不知道这回她又要耍什么花招。

    “你干嘛?”我问。

    “五子棋,来不来?”

    “来来来。”我还未发声,便让喻思哲给抢了先,佩玲不明所以地看向喻思哲,顿了许久。

    “喻思哲,你不去找你家刘若昕,来抢我的五子棋干啥?”我对他翻了个白眼。

    “你管我,我乐意。”他同样回了我一个白眼。

    佩玲静静地看着我斗嘴,脸上写满了无奈。就在这时,我一笔袋给他扔过去。

    “师父,选我还是选他?”我拿着思哲的笔袋塞在他嘴里,不让他说话,但喻思哲的手不是闲的,一直在戳着我的手臂。

    佩玲训了片刻,才笑着对说道:“她是我的关门弟子,我自然是要选她的。”

    思哲推开了我堵在他嘴里的笔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按压住了我正欲反攻的手。

    他道:“不不不,此言差矣。你看啊,你我都是圣人级别的人物,也算得上是同僚,你不可为了一个弟子而与我不和啊!”佩玲曾说过,她以污神力自创门派,手下有很多徒弟,喻思哲是她的大弟子,吴悠是二弟子,而我则是三弟子,其余的人有什么袁夕凯啊,刘力鹏啊等等。后来喻思哲出师了,吴悠也参透了其中一二,佩玲便力图将我往污的方向带,于是便叫我做了她的关门弟子。

    至于喻思哲方才所言,就是因为他出师以后,与佩玲结成盟约,成为盟友。

    “呃,这……”佩玲被他这话堵得语塞,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她既是你的关门弟子,日后可以慢慢教,自然会成为你的得意门生。”思哲见她不说话,便又补充了几句。

    佩玲点了点头,以表答应。我很是无奈地看着田佩玲,却也没有说些什么。我怒气冲冲地看向喻思哲,仿佛有一颗导火索,一经点燃,便会爆炸,幸好喻思哲识相,放开了压制住我的手,礼貌性地笑了笑。

    刘若昕见我被他们冷落后,便把我一把拉了过去。我没反应过来,背便直直的撞在了靠椅上。这一动作很大,思哲扭过头来看向我,而后便在一旁哈哈大笑。

    我一脸憋屈地看向刘若昕,此刻的千言万语都在眼神中传达。

    若昕满怀歉意地帮我揉着背,连忙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刚刚没把握好力度,对不起高玥小宝贝儿。”

    “你这是要,谋杀前桌啊!”我说道。

    “对不起,别生气。”

    “你把我拉过来干嘛?有事吗?”

    “我这不是看你被他们冷落了,叫你过来玩嘛。”若昕笑了笑。

    喻思哲凑上前来,准备听我们在说些什么,却被刘若昕给拦住了,她推开思哲的头,将手挡在我旁边,不让思哲过来,他自然识相,便没再凑上来。

    “玥玥,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若昕的笑容有点诡异,我警惕性地看向她,没有说话。

    “不要紧张,我不会把你干嘛的。”我顿了顿,心想,她不会要趁这个机会,把我泄露秘密的事的仇给报了吧……

    “嘿嘿嘿。”若昕用手勾着,示意她我去,凭直觉,我就觉得她有些反常,便迟迟没敢过去。

    “你过来嘛,我又不会干嘛。”若昕见我这般防备自己,便不再嬉皮笑脸,认真说道。

    她似是生气了,我这才慢慢索索地过去。

    “什么游戏?”我问。

    “就是,我在你背后写字,你来猜,怎么样?”

    “好。”说罢,我便转过身坐好等待刘若昕的字。

    她先写了一些简单的字,随后写了些稍复杂的字,难度步步加深。后来,她在我背上写了我自己的名字,又写了喻思哲的名字,最后写了:喜欢你。

    原本我把那些字都念了出来,唯独最后三字。刘若昕认为我没有猜出来,便又重新写了一遍,我仍是没有反应。

    若昕正准备再写一遍,我便转过身,十分认真的说道:“刘若昕,不要开玩笑,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没开玩笑,我认真的。”

    既是游戏,也没必要去相信,仅刘若昕一面之词也不能代表什么。

    ……………………

    时间悄悄地溜走,不知不觉间,六一已经到来,他们满脸憧憬,个个脸上都开出了花。

    这次六一活动的节目甚是无聊,呆呆地坐在也不是办法,于是我、璟窈与另外一些同学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

    “石头剪刀布,三局两胜。”我说道。其它同学应声说好。

    一轮又一轮,我就没输过,便开始有些膨胀。届时,一位男同学见我这副轻狂模样,便有些讥讽地说道:“高玥你再那么狂,信不信我们一起弄死你?”

    我轻吐舌头,丝毫不理会他的言语。她自称自己是猜拳大王,果然,几番游戏下来,不负此名号。可惜好景不长,我狂傲过度后,便败下阵来,众人一阵嘲笑。

    璟窈拍了拍他们,示意他们不要闹出太大动作,而后便问道:“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

    那男同学问道:“你吃过谁的醋?”

    “陈醋算么?”我笑了笑。

    那男同学穷追不舍地问道:“喻思哲呢?”

    “不屑于吃他的。”此话一出,引得众人一阵起哄。

    我丝毫没有理会,只静静坐在那里,听着他们的起哄声。反正我与喻思哲是清白的,无须解释,解释再多也是徒劳。

    没多久,便要到他们上台了,一如之前一样,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似乎每个人在念出这些的时候,声音在颤抖,就像——鸟儿南飞,不会归港。

    ……………………

    退场后,一阵吉他声响起,众人欢呼雀跃,特别是,我们班的人。我遂着声音看去,也并无异样嘛,只见台上一位少年自我陶醉地弹奏着电吉他。

    “他居然会弹电吉他。”也不知是哪个女孩子说出来的,反正她的语气尽是讶异。我周边的人皆对他赞叹不已,我速速便把璟窈逮了过来,问道:“这人谁啊?”

    “你不知道?”璟窈有些吃惊。

    我摇了摇头。

    “石昱霖啊!”璟窈说完便跑了过去,与大众一起为他摇旗呐喊。至于……那么夸张?但,石昱霖这个人,不就是喻思哲情敌么?

    我下意识地向思哲处看了看,果然,他现在表情很难看。自己情敌在上头风采正盛,所有女孩子都在台下呼喊他的名字,换作是谁都不会好受的。也不知为何,看见喻思哲如今这副模样,我竟没了嘲讽的心情。

    思哲许是察觉到了我在看他,便对我笑了笑,而后又继续神游。

    喻思哲很优秀,台上的石昱霖,也一定很优秀,能够被刘若昕看上的人,应该都足够优秀。

    或许这一场,于喻思哲而言,无疑是个煎熬的过程,从一开始与刘若昕在一起便在逃避,避开关于石昱霖的一切,避开石昱霖与刘若昕的过去,等等。伴随着吉他声的激昂,思哲更是在用尽所有气力避开所有人,也许这一刻,他最需要的是一个可以安慰的人,而这个人,便是刘若昕。

    他的吉他是最后一档节目,待节目结束后,思哲便可解放了。

    果不其然,主持人宣布节目结束后,他便独自一人走回了教室。

    “喻思哲怎么了?”思哲的动作成功吸引了璟窈,她便问我。

    “你问错人了吧?”

    “没问错。”

    “你应该去问他本人啊。”

    “你是他同桌嘛。”

    “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我无所谓地说道。

    回到教室后,班里的人都在谈论方才石昱霖的吉他如何如何好,石昱霖的才艺有多好多好,总之,聊的话题,都有石昱霖这个人。

    我刚刚坐在自己座位上,石昱霖便在我们班门口吼了一句:“你们班长在吗?李老师找你有事。”他说话的那一刻,全场寂静。话音刚落,便又是一阵起哄声。

    唐佳琪带头喊了刘若昕的名字,全班大部分人也跟着喊了起来。思哲在一旁苦笑,高玥寻声看去,问道:“你怎么了?”

    “心塞。”

    我点了点头,便没再说话。

    “你看人家都站门口了,我还能怎么办。我现在欲哭无泪啊我。”他仍是苦笑。

    “你究竟是有多喜欢刘若昕?”我问道。

    “跟你有什么关系?”

    “没,只是问问。顺便帮你写篇文。”我笑了笑。

    思哲摇了摇头,望向窗外……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