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年少  第二十章毕业了

章节字数:3456  更新时间:20-08-09 20: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事情太过,然后就感冒了?开什么玩笑!?

    “咳咳——”我咳嗽不止。也不知究竟发生了些什么,突然之间,就感冒了,这……有点不切实际。母亲见我这副模样,心里自然慌张,却仍是责备地说道:“你没事生什么病?”

    我瘪了瘪嘴,一脸委屈,搞得像我想生病一样……

    “我也不想啊,突然间就这样了。大热天的生病,真是。”我一脸幽怨,不可能这冒就是因为事情搞得太过才感的吧,不然,也不会突然之间就这样。我这样想着,越想越令人后怕。

    母亲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向我,时不时对我翻几个白眼,没多久,她便道:“你都要升初中了,也算是个小大人了吧?怎么连你自己的身体都不好好照顾?”而后她将一包999感冒灵和一盒阿莫西林甩在我面前,冷冷地说道:“我去烧水,一会儿把药吃了。”说罢便向厨房走去。

    她边走还边念叨着:“要期末考试了,我看你现在这身体咋办。”

    我点了点头,便坐在沙发上发呆,如此算来,当真只有一个星期便要考试了,也,要离开这所待了六年的学校了。

    这一刻,我忽的想起喻思哲,莫名不舍,突然间想听他说话,想和他疯玩,总之,各种想……也不知从何时起,喻思哲进入了我的日记本,我的日记本第一空白页,都会有这么一句:入我本者,乃是心尖之人。

    我的日记本里,有父亲,有母亲,有兄长,有璟窈,竟也有他……我久久才回过神来,使劲摇了摇头:“人喻思哲都说了,不想和你初中在一个班了,你现在还想他干嘛?再说了,他身边还有刘若昕呢,他又不会想你。”想到这儿,心中竟有些失落。

    那六一节的问题又一次浮现脑海,你吃过谁的醋?我从未吃过谁的醋,可为何,那日问题问出来后,自己脑海的第一人选是喻思哲!?为什么?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喜欢?

    我从不知晓喜欢一个人是何种光景,如今,却也仍是不清不楚。

    水烧开后,母亲便将水壶放到我面前,让我自己泡感冒药。她见我一直盯着某一处发呆,便用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她毫无反应。而后母亲又使劲的摇晃着我的身子,问道:“你怎么了?感冒还把你弄傻啦?”她就是这种爱开玩笑之人,连自己女儿也不例外。

    我摇了摇头,便开始自己冲药,母亲见我这般心不在焉的样子,便戳了戳我的太阳穴,说道:“我刚刚在烧水的时候就听见你在这里嘀嘀咕咕的说话,你说什么呢?”

    “没说什么啊,我在背书。”这样荒唐的语言,好像在哪里听过,哦记起来了,是那日数学课上,喻思哲轻笑说着题目可爱的荒唐言语。我突然觉得,那时候的喻思哲,甚是可爱。

    晚饭过后,我一脸悠闲地躺在沙发上,快期末了,老师就叫我们多看看书,复习复习,反正又没什么笔头作业,何必浪费大好光阴来看书呢。

    霎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我拿起手机,险些没把手机甩出去。什么显现的人是——喻思哲!!我有些纳闷了,哇这货怎么突然之间想到打电话给自己,不会是失恋了,想要找我调解吧?

    我划过手机,说道:“喂。”

    “出来玩吗?今天又没有笔头作业。”

    “好。”突然间魔怔了,这次怎么这么愉快地答应了他?

    “我在小区的中心广场等你。”

    “好的。”

    晚饭过后,我应了喻思哲的约,原以为我来得很早,没想到喻思哲来得比嗯还要早。

    我放慢脚步准备吓一下思哲,好巧不巧的他转过头来,吓得我将欲要拍他肩膀的手定格在空中,他轻笑:“要毕业了,同桌不会是要谋杀我吧?”

    我略为尴尬地将手放下,干笑几声:“嘿嘿,哪有——咳咳。”说着又咳了几下。

    “你感冒了?”

    “对啊。”

    “什么时候的事?”

    “刚刚。”

    思哲不明所以地看向她,眼神有些狐疑,显然他是不信这些谗言的。

    “你,最好不要传给我,我可不想感冒。唉,一想到还要和你坐一个星期,就心塞塞。”

    我翻了他个白眼,便没再说话。

    “走,骑车去。”他说完此话,顿了顿,又道:“好像你不能骑……”

    而后他环顾了四周,便拉着我的手臂到广场的游乐设施处。

    “这些你该可以玩了吧?”

    我点了点头。

    ………………………

    翌日一早,继续开始刷题模式…………

    第一、二节仍是语文课,李老师仍是叫他们做卷子,自己不守,让杨诗茵来守。

    只要李老师不在,喻思哲可猖狂了!

    “来来来,互相传答案。”他道。

    我翻了个白眼,拖着鼻音说道:“语文卷子有什么答案可传的?”

    “哇同桌,你病都那么严重啦?”

    我没有答话。

    四下很静。时不时会传出我咳嗽的声音。

    “爆竹声中一岁除下一句是什么?”刘若昕戳了戳喻思哲,问道。

    思哲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五年级学的,谁记得哦。”,我缓缓开口:“春风送暖入屠苏。”

    “真的?”思哲有些不信任,却也还是把这句诗写在了卷子上,“如果答案错了我打你。”

    “又没强迫你写。”我有些不以为然。

    由于作文不写,这也是最后一道题,喻思哲停笔,我能察觉到他往我这边瞥了瞥,而后露出个贼嘻嘻的笑容。

    我问道:“你干嘛?”

    “你有没有男朋友?”

    “没有。”

    “嗯?我们玥玥那么优秀,怎么会没有男朋友?我觉得……”话还未说完,便被我打断了:“闭嘴。”我不优秀,也听不下思哲这些违心话。

    “那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嘛?”

    “有啊。”我准备想逗一逗喻思哲,便回答了这答案。

    “谁?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我认不认识?”喻思哲有些八卦地看向我。

    “你当然认识。”

    “谁?”

    “我们班的人。”

    “谁嘛?”

    “不可说,不可说。”

    “那你告诉我他的学号。”

    我望了望最右边的墙,上面是每个人的荣誉墙,名字前面是个人学号,轻笑:“5号和7号之间。”而后扭过头来,看向喻思哲。我明显地感觉到思哲有些迟钝,片刻后,他才吞吞吐吐地说:“啊,8号啊。”

    他在怕什么?怕我给他表白?我知道他的学号是6号,也故意应他有喜欢的人,不过是想逗他一番,看看他是什么反应,现在看来,一切明了。

    “你该不会以为我在表白吧?”我轻笑。

    思哲神情恍惚:“嗯?”

    “我喜欢的人,都是好朋友。”

    思哲的神情有些恍然,而后点了点头,没再敢和我说话……

    此刻传来一阵优美的下课铃。我离了座位,去找璟窈上厕所。

    一路上,我向璟窈说着方才发生的事。

    璟窈一脸震惊地看向我:“玥玥!!你喜欢喻思哲!?”

    我一脸无语,叹了口气:“我逗他玩儿的!就他那损样,我还看不上呢,不管他有多优秀。”

    “如果这句话,珍珍听见了,你就完了,唐佳琪听见了,你就完了,还有乐晓芸,你也完了。”璟窈一脸严肃。

    珍珍和唐佳琪我倒是能理解,可这个乐晓芸又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经过璟窈一番讲解后,我也算明白了。

    乐晓芸与喻思哲关系甚好,再加之喻思哲的异性缘,更为之添了几分暧昧色彩。

    不久,便上课了,这节数学课。

    刘老师发了几张试卷下来给同学们做,而后自己不守,让他们自觉。

    我本来数学就不好,现在刘老师不在,便也多了些机会去看看喻思哲的答案。想着,我便嘿嘿地笑出声来。

    喻思哲缓慢地看向我,道:“你怕不是脑子有毛病叭?”

    我闻言,便一个眼神给他瞪了过去,看样子,喻思哲是不打算给我抄了……

    “靠自己,要毕业了。”思哲见我愁眉苦脸,笑了笑。

    我点了点头,便孤身一人对战数学题,仿若是一个悲凉的冬,一人立于风雪中,瑟瑟发抖。

    ……………………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喻思哲也已完成,我仍在一旁愁眉苦脸。

    喻思哲笑了笑,便将自己的卷子移到我面前,给我抄。

    “喏,给你。省着点抄啊!别让老师看出端倪。”

    下课后,刘若昕戳了戳我的背,轻咳两声,看了看喻思哲,思哲不解地看向刘若昕,不知她又要弄出什么名堂。

    “高玥,我给你说啊!”若昕有些不怀好意地说道。

    “上回周末我们出去玩,喻思哲给我说他有一点喜……”话还未说完,便被喻思哲的一阵咳嗽声打断了:“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我一脸懵的看向他二人,所以,他们又在拿自己寻开心?神经病。

    “喻思哲,很高兴认识你。”我突然说道。

    思哲有些不明所以:“你在发什么羊癫疯?”

    我微微一笑便离开了座位……

    只一个转身,毕业便悄然而至。“毕业”这个字眼,总是那么扣人心弦,它意味着许多,譬如:与朋友的分离、离开学校的伤感、进入新的学校……

    老师曾问过我们,毕业意味着什么,那时田佩玲回答:“我们以为逃离了地狱,进入天堂,殊不知,我们进入的才是真正的地狱,而小学,才是最美好的天堂。”

    喻思哲也说过:“现在都是中考高考占大头,小升初根本算不了什么。”

    …………………………

    李老师点了点头:“大家都说得很对,现在你们就交换毕业卡片吧。”

    喻思哲给了我一张明信片,上面没有任何内容,而我却给了喻思哲一张卡片,上面写着:患难见真情。

    届时,思哲蹙紧了眉头:“那个,真情是有的,但你也要看是在哪方面。”

    “我说的友情,你说的哪里?”我一脸不屑。

    “好吧,是我想多了。”他坦然的收下这张卡片,“我会永远记住你的。”

    “喻思哲。”我的脸色忽然阴沉起来。

    “怎么了?”

    “等我。”等我变优秀,足够资格站在你身边时,你一定要拿着广玉兰等我。

    “嗯?”

    我干笑几声,摇了摇头:“没,我是说,再见。”

    “再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