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年少  第二十二章升初一

章节字数:4604  更新时间:20-08-10 21: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到班上后,潘老师拿着下发好的军训通知书说道:“军训从明天开始,历时九天。训练基地是青云完小,明早10点到达场地,自行去训练基地。学校没有经费租车。”

    最后一句话引得哄堂大笑。

    不多时,众人在欢笑声中散去……

    翌日一早,母亲将我从床上拎起来,全然不管她是否睡意朦胧。

    我在假期里习惯了睡懒觉,突然一下子起那么早,总有些不大适应。我打了个哈欠,而后便迷迷糊糊地跟着母亲下了楼。

    一路上只听得母亲一直在碎碎念:“今天你要去军训,你还不搞快点,到时候迟到了,别人看你笑话!”此话也并未对我有多大的打击,我仍在后面慢摇慢摇地走着。

    母亲回过头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我,恨不得立马把我掐醒,说道:“你再慢一点,我们就等不到车啦!”

    我被这一声吼叫瞬间惊醒,便睁大瞳孔,睡意全无,即刻冲进洗漱间开始洗漱。

    “妈,我行李还没收拾呢!”我刷着牙含糊说道。

    母亲一脸不耐烦地说:“要是没你妈我,恐怕你迟到了都还未必到得了!”

    我莘莘一笑。

    不多时,我和母亲来到了青云完小。一路上,我见到了许多曾经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便也亢奋无比。

    下车后,我和母亲一齐将行李搬进完小大礼堂,在此处找到指定班级,而后,家长离开。

    至此,九天军训便也开始了。

    11:00,新生们在广播的指引下,拉着行李箱到了完小大操场,去找自己所在班级。

    “16号,高玥!”潘老师叫唤着。

    我闻声,便即刻跑上去答道。而后遇见了孟一与几位小学同学。虽说我们做了六年同学,却不甚熟悉,再加之孟一与珍珍交情甚好,珍珍又对喻思哲有所念想,曾一度记恨过我,这关系,委实尴尬。

    我巡视一周,见含秀与自己距离甚远,怕是分不到一起睡了。

    不多时,潘老师便走下来挨个下发序号,而后便道:“发给你们的是床位号,男寝是8号寝和女寝也是8号寝。男生宿舍在侧边这栋楼,女生宿舍在对面这栋楼。现在先去把行李收拾好吧。”

    我看了看手中的序号,16,0816恰巧是自己生日,便笑了笑。

    顺着楼道走去,直到3楼,我才找到自己的寝室号,走进去时,里头的同学早已集齐,毕竟我提着一大袋行李,着实不太好走路。

    我将行李放下后,便去寻自己的床位。16号,恰巧是第二排倒数第二列,可一走进,便发现我的床位被孟一占了!!

    于是我便戳了戳孟一的手:“孟一同学,你占了我的床位。”,正在铺床的孟一突然顿了顿,而后便道:“没事,我们一起睡。你把你的枕头拿出来吧!”她这一举措完全在我意料之外,我未曾想过,孟一竟会这样说。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手挠了挠头:“我,我不睡枕头。”

    孟一笑了笑:“这床很硬的,不睡枕头怎么行?”

    我点了点头,便将自己的枕头放在边上。不多时,床铺好后,孟一便与我一起躺了下来。

    “你说,我们是来军训的还是来玩的?一般来说,军训的话,现在应该已经在训练了,怎么会让我们睡觉呢?”孟一说道。

    我笑了笑:“可能是,现在舒服,下午就惨了。应该要形成一个良好的开端。”

    孟一也跟着笑了笑:“有道理,哈哈哈。”

    我忽然起身,看了看孟一旁边的人,有些惊奇:“孟一你看,你前面两个也是我们班的诶。”

    孟一见我这模样,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喻思哲和我们出去玩的时候,经常拿你出来和我们比较了。”

    “什么?”我有些茫然,不明白她怎么会突然跟我提起喻思哲。

    到了下午,我们被一阵号角声吵醒,便迷迷糊糊地起了床,介绍潘老师走了进来,说道:“同学们快起床吧,折好被子马上下去集合,军训开始了。”

    我听闻此话,便似打了鸡血般帮孟一折好了被子。

    下了楼,印入眼帘的,便是整齐排列的教官们,个个雄姿英发。我不忍再将目光移至他处。

    含秀拽了拽我的衣角:“希望我们教官特别帅。”

    我冷不丁地说了声:“嘿,你来军训能不能不要犯花痴诶?就算你喜欢他,他也不会喜欢的,更不会注意到你!”

    “切!”含秀不屑。

    全年级的初一新生以班级为单位站在升旗台下,听老师一一介绍。

    台上的女老师拿着话筒,慷慨激昂:“欢迎各位同学们就读区一中,也欢迎同学们来的青云完小完成初中生活里的少年军校活动。”

    “此次为我们军训的部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1778部。掌声热烈欢迎他们的到来!”霎时,台下一片掌声响起。

    “十分感谢我们总教官方云教官,青云完小校长冷校以及我校校长李校。”

    台下仍是一阵掌声。

    “好,下面请各位教官就位。”那位女老师将话筒交给方云总教官后,说道。届时,方云接过话筒,却未放在嘴边,他吼道:“1778部!”

    台上的教官们皆转身向他行李,高吼:“到!”

    “各就各位,辅导军训。”

    “是!”而后,其中一位男子道:“全体都有,向左转!小跑前进。”

    既罢,教官们便按照顺序,择了班级,教导我们军训。

    而我们,也等来了自己的教官。

    前来教导我们的教官倒是个俊男子,不似其他教官那样看上去凶悍。他皮肤并没有那么黝黑,却也还是有些太阳灼伤的痕迹。

    他向我们大家敬了个礼,道:“同学们好,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1778部的教导员,也是你们的军训辅导教官。我姓游,大家以后叫我游教官就好。”他声音之雄厚,烈日炎炎下仍皮装革履不失中华魂,不愧为中国军人。

    同学们皆以掌声欢迎,而后齐声高吼:“游教官好!”

    游教官转向潘老师,敬了个礼,道:“请问老师贵姓?”

    “潘。”而后又补了一句,“我叫潘琳。”

    游教官点了点头,便转身面向同学们,道:“初次相识,我问同学们几个问题。”他笑了笑,而后几个男生附和他:“你问嘛,不要那么害羞。”

    “你们觉得,军训好不好玩儿?”

    “哈哈哈哈好玩好玩。”那些个男生异口同声地说道。

    游教官轻笑:“这个问题,我问过很多人,大都是男生回答我好玩,女生,没见几个。那我现在告诉你,如果你受得了苦,那么在这里的每一天,都会特别充实,你会感觉特别快乐。”

    “如果你这个人吃不了苦,那就会不听管教,教官让你做什么你都不会做,相反,你会以为教官在和你对着干,到时候就有了要冲上来打教官的冲动。”

    此番话说出,引得同学们一阵大笑。

    “诶,你们别笑,我之前带过一些学生,其中就有些男生不思进取,然后和教官发生争执,还有的更厉害,直接和教官动手。”他说此话,完全不带嬉皮笑脸。

    “好了,闲话不多扯。军训的第一步,就是站军姿,军姿是什么?它彰显着中国军人的傲骨!”

    “下面听我指挥,跟我做:两脚张开45°,抬头挺胸,张开双肩,双眼平视前方。身体前倾。”

    “脚后跟微微抬起,不能紧贴地面。”而后便下去巡视一周,揪出动作不规范的人。

    “两脚张开45°,抬头挺胸,张开双肩,双眼平视前方。脚后跟微微抬起,不能紧贴地面。”他一遍一遍地重复着。

    “好,站40分钟。”

    同学们一脸讶异,游教官便道:“这才只是第一步,就那么吃惊,以后还得了?”

    …………………………

    几日后。

    我觉这时间过得甚慢,九天军训仿若进入一间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我侧过头,准备趁着休息时间和含秀唠唠嗑,却看见她与一位女同学聊得甚欢。

    我移了移步子:“你们认识?”

    “刚认识。”含秀说道,而后她又向那女孩子介绍:“这是我妹妹,高玥。”

    那女孩对我伸出右手:“你好,我叫王珺瑶。”

    “你好。诶,你好像是站在我旁边的那个女孩子。”

    珺瑶点了点头。

    “诶,你们是姐妹啊?”

    “对啊!”我与含秀异口同声道。

    “是不是双胞胎哦?”

    “不是,我姓黄,她姓高。”

    “怎么会呢?你们明明那么像,是不是一个跟爹姓,一个跟妈姓?”

    我被她这番话逗乐了:“哈哈哈,她的妈妈是我妈妈的妹妹,我们只是堂姊妹。”

    “哦~原来如此。”

    …………………………

    时日渐趋,珺瑶和我也有了感情基础,渐渐熟络起来。我也时常会告诉珺瑶瑶自己小学的最后一位同桌有多好,说罢,便也会朝着喻思哲的方向看去。

    入夜。

    洗完漱后,我跑回榻上躺着,却发现身旁的女孩子在看书,我便问道:“同学,你还带书来了呀?”

    “没有啊。”

    “那这书……”

    那女孩笑了笑,而后用手指了指前方桌椅摆放的位置:“我是从那里找的。”

    我原以为眼前这女孩很高冷,不易说话,没想到,她一个笑容,便将这思想不攻自破。

    我顺着她的话去找了几本书过来看,那女孩问道:“你看的什么书啊?”

    “《雾都孤儿》”我答道。

    “说什么的呀?”

    “就是一个男孩子活在黑暗社会的最底层,受尽欺凌,摸爬滚打,在黑暗中成长的故事,这应该是一部现实主义批判文学。”我又说道。

    “哦。”她点了点头,“诶,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高玥,你呢?”

    “纪酒凉。”

    我乐呵呵地笑了起来:“哈哈哈,真好,又交了一个朋友。”

    “高玥。”这是孟一的声音。我便转过身去,问了声怎么了,孟一便道:“我刚刚听说宿舍下面有小卖部,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看嘛。”

    “好。”

    翌日。

    同学们吃完早餐集合时,潘老师在全班同学面前宣布了一件事。

    “同学们,军训最后一天晚上,我们会举行一个晚会,那么现在就要安排节目了,我们就唱歌好了。班里有会唱歌的吗?”

    我与含秀踊跃举手,其他几个女生和男生也开始举手。

    潘老师点了点头,便让我们与她去一处阴凉之地商讨该唱什么歌……

    最后经过协商,终定好曲目:《北京东路的日子》。只是最后,我没能上台去唱,也不知是谁说的,说我唱歌喜欢抢拍,而且跟不上节奏,遂没让我去,可我心里明了,哪里是我抢拍,分明就是他们之中有人跟不上节奏,带着整体唱慢了而已。

    不过无妨,我也不在意。

    “没关系,以后够我发挥的平台还有很多,不差这一个,我会用实践证明,我有多优秀。”我对珺瑶说道。

    “我还可以写诗歌,还可以写文章,很多很多,不一定只有在唱歌上有造诣。”

    珺瑶点了点头:“但是我觉得你唱歌挺好听的呀,含秀唱歌也好听。我觉得吧,没事的,上不上台都没关系,开心就好。”

    “嗯。”我点了点头。

    九天军训,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一眨眼,便也到了最后一个晚上,这夜,开始了一场party。

    我们班的节目被安排在第一个,4班的孩子们都及其亢奋,为之加油。

    含秀唱前四句,我便在下面为她加油……

    到了第三个节目时,我热泪盈眶。那是一场音乐剧,讲述的是一位父亲抚养两个女孩长大的故事,就在青春叛逆期,两位女孩对父亲各种不满。

    其实并非是对这个剧情动容,而是,被那忽而想起的《父亲》,湿了眼眶。我是听不得这首歌的……

    坐在我身旁的孟一察觉到我在哭了以后,便问道:“你怎么了?”

    “我,想爸爸了……”我说此话时,已止不住颤抖。

    孟一轻抚着我的背,安慰道:“好了别哭了,叔叔在天上看着你呢,他呀,一直都在你身边,你也不希望在他面前哭对不对?”

    我点了点头,孟一道:“所以,不要哭了,好不好?”

    “可是,我已经有两年没有见过他,没有喊他爸爸了……可是,我想他啊……”

    “叔叔也想你啊,他也想再抱一抱自己的乖女儿啊。”也不知怎的,孟一的声音也有些颤抖,只是为了不让我听到更加哭得厉害,便趁着节目的音响掩住自己颤抖的声音。

    “高玥,相信我,等节目结束以后,回去乖乖睡觉,你会看见叔叔的。”

    “谢谢孟一……”我噙着泪水,看向她。

    纪酒凉见我满眼泪水的坐在孟一身旁,便向孟一询问我的情况,孟一只做了个嘘的动作,便没再说话。

    纪酒凉看我这模样,便也知,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便道:“今天是最后一个晚上了,我们仨一起睡吧!盖一张被子。”

    孟一点了点头,而后看向我。我亦点头。

    三人折腾了许久,终于躺在一张榻上,酒凉与孟一将我夹在中间,而孟一时不时轻拍我的背,恰如大姐姐照顾小妹妹模样……

    纪酒凉这般提议,一来是在安慰我,二来可以增进感情。

    翌日。

    我醒来后,第一件事便是告诉孟一,我在昨日夜里,梦见爸爸了!

    孟一听后,也高兴的笑了笑:“看吧!我就说过你会看见叔叔的。”

    “谢谢孟一!”

    多好,在新的集体里,还有故友的帮衬,虽不是太过熟识,却在经历九天军训后,那种普通同学之间的友谊得到升华。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