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年少  第三十三章跑操时

章节字数:3647  更新时间:20-08-28 13: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小钰的一番劝解后,我那颗浮躁的心开始静了下来,可还是会觉得自己技不如人。

    “她一定很优秀吧。”我说道。

    “她?方怡晓吗?”

    我点头。

    “也还好吧,就年级前三百,你也在这个区间呀。”

    我抿了抿嘴,没再说话。

    “放宽心啦!你只要再努力一点,就不愁比不上别人了。”

    王老师捧着语文书走进来,她往我这儿瞟了一眼,对我微微笑了笑,而后又径直走上讲台。

    她一如既往的弄了弄小蜜蜂,而后说道:“同学们的征文我都看到了,都很不错,每个同学都有自己的特色,我看了都替你们感到自豪。”

    “当然会有同学说,这次征文得奖是我帮忙修改再创作的缘故,其实不然,如果没有你们文章本身良好的底子,就算我再怎么改,哪怕面目全非,也是废纸一张,希望各位好好的,能够更进一步。”

    而后她又往我这边瞟了瞟,手也往我这儿指了指:“高玥很不错的,去参加市级朗诵赛的时候,拘谨得很,上台扭扭捏捏,不过还好啊,拔得了头筹。”

    我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分享给大家一首词,”说着便开始朗诵起来,“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朗诵完后,我们都在底下鼓掌。

    “这是出自南宋词人辛弃疾的《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这首词也恰应景。你们也才十几岁,没必要为了没有确定的事情而烦忧,更不必要为了十几岁的”愁”而发愁,等你真正尝到”愁滋味”了,也写不出什么悲凉的词句来,只一顾豁达。譬如东坡先生,屡遭贬谪而越挫越勇,心性更加豁达,以”竹杖芒鞋”,得到”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感悟,最后啊”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我听得直愣神儿,我也想有一天,笔下可以写出别样意味且令人隽永的离愁别绪来。

    少年不识愁滋味,那“愁滋味”究竟是什么?我不知道。

    “少年不识愁滋味,是因为少年是一生中最欢愉的时刻,何必因为读了一些离愁别绪,而牵强附会去写一些不符合当下年龄段的词句?”小钰如是说道。

    王老师连连点头:“嗯,说得很对。人生中最快活的时候,就是你们十几岁的年纪,不必为柴米油盐劳心,也不必为前途渺茫担忧,所以啊,那些后排睡觉的人,还不赶快起来听一下课,万一你努力了,就可以考上高中了呢?”她将手中的教鞭敲打桌面,以唤醒后排睡觉的同学。

    “我本来是不喜欢用教鞭的,但是你们班睡觉的人太多了,我不得不出此下策。好了,闲话扯得有点多,我们开始上课。”

    下课后,我见到乐晓芸在班门口东张西望,见到我后便又招手叫我出去。

    “怎么了?”我问。

    “璟窈让我给你说,你最近不要太招摇。”

    “啊?”我不解。

    她耸了耸肩。

    “什么意思?”

    “不知道,她就让我这么给你说。”

    “哦。”我纵不解,却也还是应着。兴许璟窈是在提醒我,方怡晓她们对我加她一事心存芥蒂,叫我不要太过招摇,可能是想让我避一避风头吧。

    乐晓芸见我心不在焉,便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我眼珠往她那儿看了看,对她微微一笑,以示我并无任何不妥。

    “高玥,不错嘛~都得奖了啊!”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雕虫小技而已,不足挂齿哈哈哈。”

    “感觉你自从读初中以后,就像换了个人似的,进步很大嘛!”

    “真的吗?”我有些不可置信。

    “真的。要不是因为经常和你联系,我都不敢相信今天得奖的人是你,我只会觉得应该是和你同名同姓的人。”

    我没笑了,总觉得这话在讥讽我。

    她见我没笑,便问道:“怎么了?是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惹你生气了吗?”

    我摇了摇头,轻晃一眼,便见到了喻思哲与石昱霖正从他们班出来,趴在栏杆上,我心头一怔。很想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可我却没有这个资格去过问。

    “喻思哲现在有女朋友了。”乐晓芸说着。

    “我知道。”

    “真不知道喻思哲是看上她什么。”

    我没再问,毕竟那是人家喜欢的,我不能盲目去贬低她。

    “喻思哲没有参加比赛吗?”

    “他?现在懒得要命。”

    “那他有没有去操场看那些作品?”

    “他去操场都是去打乒乓球,从没看过那些征文。”

    我失落的点了点头。

    喻思哲没看,可能他再也不会看了……

    “高玥!”潘老师趴在办公室门上,往外看。

    我回过头去,看着她:“怎么了?”

    “你过来一下!”

    我应声过去,离了乐晓芸。

    走进办公室后,她将她的红笔递给我,叫我帮她改一下作业,她说她现在有点儿事情,怕一会儿上课还没改完,课上没得讲。

    我点了点头,便接过她的笔。桌上有全对的作业,我照着改便是,毋庸置疑,这全对的范本是班长刘静的。我看着她的作业,内心全是艳羡,我也希望有一天我的作业能完成得如此优秀。

    …………

    也不知过了多久,办公室走进了一个女孩子,她径直向三班班主任处走去,也其交谈了一番,至于在谈些什么,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一些班里的琐事或者是语文题吧。

    我回头看了她一眼,她离开办公室前和看了我一眼。不知为何,直觉告诉我,她一定和喻思哲有着什么关联,难道她就是叶文青吗?

    我也没有过多去猜想,还是先把手头的任务做完。

    改完作业后,也差不多上课了,潘老师走了进来,叫我把作业抱过去发,刚抱着出门,就遇见了喻思哲,我与他险些撞在一起。他见我抱着作业本儿,便往另一边侧了侧身子。我没敢看他,只低头往前走。从他身边擦过时,头皮发麻,仿佛前方有障碍物,丝毫不敢前进。

    回到教室后,刘静同我一起下发作业。

    “你们的作业,做得是相当糟糕。”潘老师说道。

    “诶,有的人连first都会拼错嘞!”她瞪大双眼,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瞿旋,first怎么拼?”

    瞿旋起身:“frist。”

    潘老师冷笑:“你那个拼出来,还读这个音?”而后拿起粉笔转身将first这个单词写出来,她狠狠地在黑板上将i和r这连个字母放大。

    “是眼睛瞎了不好使吗?你们才多少岁啊?还不止一个人叻!一抓一大把,而且都是成绩好的。”她一脸不屑,挥手示意瞿旋坐下。

    “difficult这个单词也是,总有人会忘掉i,张义,difficult这么拼?”

    他亦起身,有些磕巴:“d-i-f-f-c-u-l-t。”

    “确定吗?”潘老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他点头,但幅度不大。

    “哟,敢写还不敢认?”

    他羞愧的低下头。

    “我问你,你这么拼,fi得音呢?你这样拼,难道不是地夫可特吗?”而后又将这个单词在黑板上书写,故意用红笔将fi加粗加大。

    “睁开你们的眼睛好好看看吧!考试单词拼错就是一分!一分压倒千人。话就说到这儿,听不听由你们。还有些人!那个GrammarFocus没来给我背叻!还有每个单元的对话,我没叫你们背短文已经算对得起你们了!你们去看看其他班,都喊背短文,我就喊你们背这两个地方,咋就没人来背叻?很难吗?”

    她舒了口气,摊了摊手:“那随你们呗,不背书就等着英语成绩下降呗,最多就考不上高中呗,反正你考不考得上也跟我没关系。”

    而后又提高了音量:“诶,你中考要考英语啊!你读了高中也还要学,你要说你不想学英语,也可以啊,给我考到大学去,选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不用学英语的专业不就好了吗?”她拿起刚发下去的作业,又道:“讲作业哈,把你们的作业给我拿出来,我请人来讲。”

    “啊?”我们怨声载道。

    “干什么?错那么多还需要我讲吗?我不得听听你们的歪理吗?怎么?敢写不敢说啊?”她翻了个白眼,“从这一组开始。”她手一指,便是靠门第一组。幸好我在第四组,还不用那么害怕,只希望他们能够讲慢一点,多拖延一下时间。

    我前几道题都是对的,她不讲我也没心思去听,便在那里走神儿,忽的,便听见她厉声呵斥:“你在照片里游泳啊?”

    我愣了愣,便看到书上的题目,是个根据首字母提示填空题,题目是这个样的:EverysummerIoftenswiminthep_____withmyclassmates。便能理解她为何会填picture了,可能是没看题吧……

    “前面还不够提示你吗?Everysummer还不够?那后面那么大个swim你看不见吗?”

    那位同学低头。

    “你会不会做?”

    她并未回答。

    “你不会做就讲一声啊,拖延时间干嘛?行嘛,你现在上课拖我几分钟,一会儿下课我就拖你们几分钟,快点嘞,全班同学都在等你嘞!”

    她摇了摇头:“不会做。”

    “坐下,下一个。”

    …………

    今天她的火气还是挺大的,可她让我去改作业时挺温柔啊……

    下课了,大课间。

    她听着大课间的声音,一副愤恨模样:“去跑操,给我整齐划一!别给我瞎跑,谁要给我偷偷溜去厕所,下节课别想上了,给我到操场跑一节课去!”

    她虽说了此话,但瞿旋和酒凉还是置之不理,依然逃往厕所,我便与珺瑶同行。

    说起跑操,校长原本打算春夏季做广播体操,秋冬季跑操的,后来不知怎的,就变成一年四季都跑操了,春秋冬还好说,夏季跑操真是要命,还有那梧桐树的絮絮,跑起步来也十分令人难受。不过还好啊,喻思哲他们班在足球场里,与我们迎面,也恰可眼神往他那儿一瞟。

    不过我今天是真的没有胆量再往他那儿瞟了……每每与他们班擦过,我的心总会咯噔一下。

    跑完操后,孟一与珺瑶告诉我,喻思哲在跑操时一直在看我,我不信。

    孟一:“你不信我一个人,珺瑶也看见了,难道你还不信两个人?”

    我有些犹豫。

    “他真看你了。”珺瑶说道。

    “他有女朋友,看我干什么?”

    “万一他喜欢你呢?”

    “他要喜欢我还有他女朋友的事儿?”我反问。

    孟一沉默了一会儿,便道:“随你吧,爱信不信,你这倔脾气。”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