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面具旅行团(下)

章节字数:4848  更新时间:17-08-12 20: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少校,克里斯舰长已经跟其他两个舰长一起在会客室等您!”从城堡回到军部,刚刚到达自己指挥室的门口,克里斯的副官已经等在这里了,示意身后的金诚先回部队等候命令,千冽带着自己已经有些不耐烦的参谋长欧利特跟着克里斯的副官前往会客室。

    将千冽和欧利特两位长官带到会客室的门口,这位副官只是隔着门向门内汇报后就急匆匆地跑开了,知道克里斯一定又在里面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两人只是无奈地对视一眼,叹了口气。

    欧利特在千冽前面刚刚把门打开,就感到一股风从耳边一闪而过,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身后的千冽退到了安全的地方,只听“啪”一声,一条黑漆长鞭被千冽抓在了手中。

    “索菲!”千冽有些愤怒又有些无奈地扯住手里的长鞭阻止里面人的下一步动作,“不要再胡闹了!”千冽的话音刚落,长鞭就从他的手里被抽离,一个萝莉一般的女孩一脸歉意地从里面迎了出来。

    这里是基德号、多德号、海德号以及卡德罗号4架军舰组成的海德港联合舰队军部基德号分区,也就是千冽自己的军部基地,基地实行全自动化模式,只有这间小型会客室例外。会客室的全部装修都是按照这个萝莉一般的女孩索菲的喜好进行的,索菲最近喜欢上了古地球传统的风格,这里也就被从1个月前的德尔茨超现代装饰变成了现在这样,比起3个月前的粉红式,这已经算是很正常了。索菲是千冽指定的思美隆财阀的首席执行官,是供养整个海德港联合舰队的真正“女金主”,既然是几个人私下的集会地点,任由她鼓捣其实也没有什么。

    “千冽,你可算是来了,还是你来替我们的小公主沏茶吧,我们几个已经被淘汰了!”见到千冽进来,多德号舰长克里斯半调侃道。

    “去去去,没你事!”索菲毫不留情面地冲克里斯挥挥手,一脸嫌弃,“你泡了一大壶烈性毒药还好意思说,一边凉快去!”

    “克里斯回去坐好,把茶壶给我!”千冽从海德号舰长卫手里接过已经被克里斯弄得一片狼藉的茶壶,嫌弃地撇撇嘴,走进了一边的小茶水间,10分钟后,千冽出来了,推着一辆小餐车,车上放着新充好的红茶,熟练地将红茶倒进白瓷茶杯,动作行云流水一般优雅,“好了,我们的小公主,请用茶,其他人自己过来端!”

    “区别对待啊!”卡德罗号舰长佩罗忍不住吐槽一句,轻轻抿一口手里的红茶又忍不住赞叹,“还是专业的手法可以将红茶的潜力发挥到极致,这么好的茶放在克里斯手里就是毁了!”听了佩罗的话,卫竟然没有反驳,两人难得达成了一致。

    “行了,今天叫大家来的目的大家也是清楚的,都说说吧,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轻抿了一口杯里的红茶,千冽开口进入议题。

    “好吧,千冽,你让我做的事现在有转机了,国王的卫队在他们交易的地点抓到了一只狐狸,虽然已经是只死狐狸,但是,你会有用的!”克里斯慵懒地靠在沙发靠背上喝茶,一脸享受的表情。

    “尸体能弄得到吗?”

    “你饶了我吧,你只有10分钟的时间。”

    “卫呢?”

    “虽然不知道你到底要怎么做,不过,我的海德号在第4空间站截获一艘装满军火和一些生活用品的私家飞船,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主人认领这些东西和运送这些东西的属下,估计是那个贵族的飞船,现在还停在我的地下库,昨天文若还跟我抱怨呢!”卫依然是一副一本正经做报告的样子,“我想,这些东西你这次会用得上,对了,上面还有2个孩子呢,两个小男孩,还是两个不满6岁的小奴隶,这些贵族,嗤!”

    “卫,你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其实,也就是那样,不用每次都放在心上,会很累的!”卫的话让千冽想到了一些不开心的事情,原本淡紫色的眸子变成了悲伤的深紫色,揉着眉头,千冽打断了他的话,“佩罗,不要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

    “啊呀,大哥又为难他有什么意思呢?思美隆财团在王宫那边的银行查到了几个可疑的账户,大哥一定用得上,至于佩罗,这种动脑子的活就不要为难他了!”听到千冽突然的问话,佩罗端着茶杯,一脸茫然,很嫌弃地冲他翻了个白眼,索菲很是讨好地趴在了千冽的腿上,身后那条深红色的长尾巴也跟着摇啊摇。

    “嗯,索菲,把你的尾巴收起来,你这只小黑猫会有需要你亮爪子的时候!”宠溺地摸着索菲的头,千冽若有所思。

    夜,一栋装饰精美的别墅里,一个带着黑色面具的中年男人坐在大厅正中的沙发上,身边站着一众带着白色面具的属下,一会儿,两个属下架着一个已经奄奄一息的男孩进来,粗暴地把虚弱的男孩丢在中年男人的脚下,两个属下恭敬地站到了一边。

    “阿潇啊,你跟着我已经有十几年了吧?”鞋尖很嫌弃地踹了踹地上的男孩,男人语气平淡地问。

    “是的,老大,十二年了!”趴在地上的男孩很是吃力地勉强抬起头,回答。

    “也是,十二年了,要你保持这副身体也有6年了,我的阿潇很恨我吧?”男人突然从沙发上附下身,掐住男孩的脖子把他领了起来,“我都不知道,我们的阿潇竟然与墨罗温那小子有如此深厚的感情呢,对于我,你是没有什么用了,那么,如果那小子知道你在我这里过得并不好会怎样呢?我很期待啊!”说完,男孩就被丢到了一边的地板上。

    “咳,老大说笑了,那人是不会管我的死活的!”

    “是吗?把他给我关回去继续,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停!”

    “是!”

    男孩被拖了下去,一边的属下有些担忧地问男人:“老大,已经有4个分舵被破坏了,那小子冻结了我们的账户,物资也被拦了,虽然说新贵族都冷血,可是既然消息已经放出去了,如果在交易的时候让那小子抓到阿潇这个把柄不松手怎么办?”

    “你觉得我会让那小子活着见到阿潇吗?”

    “老大的意思是?”

    “嗯,让那边的兄弟动手吧!”

    “是!”

    此时的海德基地基德号指挥室,千冽还在这里研究地形图,情况有些复杂,副官金诚进来的时候,他还在面前的地形图上划来划去,又极度烦躁地把手里的笔甩到了一边。

    “少校,给您冲的茶!”

    “放在这里,你出去吧!”

    “是!”

    金诚转过身,还没有走出指挥室,就听到身后“噗通”一声,刚刚还好好的千冽现在已经倒在了地上,杯子里的茶将桌子上的资料浸湿。

    “少校,你怎么了?”金诚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右手碰触到千冽的大动脉已经没有了跳动,似乎松了一口气,将千冽扶回椅子上坐好,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平淡地收拾好桌子上的一片狼藉,从容地走了出去。

    3天后,还是那间怪异的别墅,还是那个被称为“老大”的中年男人,他的面前坐着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男人。

    “解决那小子了?”

    “嗯,我想,至少现在您可以放心了!”

    “干的不错,我会告诉你的主人请他奖赏你的!”

    “这个不着急,我们家主人还要我带来了其他的礼物,我想您一定会喜欢,主人的意思,如果您满意这批货,我们还可以进一步合作!”

    “礼物?就是你带来的那批军火?”

    “不,军火怎么能代表我们的诚意?”

    “那就是那两个小家伙了?倒是好货色!你家主人要的东西已经给装车了,既然那小子已经死了,对于我来说也就没什么用了。不过,你家主人要一个废物干什么?”

    “那人的东西,我家主人一直都很感兴趣,更何况长得也确实合我家主人的胃口,不是吗?对了,他还有几天可活?我可不想带回去没有多久就变成一具尸体!赔本的买卖,带回去,我这条贱命也差不多了!”

    “哈哈,你很幽默,放心好了,一定会坚持到你家主人尽兴,虽然并不打算留活口,不过,也不能让你们做赔本生意不是嘛,需要我再包装一下吗?”

    “算了,我怕我和几个兄弟中途让货出什么问题,回去的路还是挺长的!”穿着黑色斗篷的男人站了起来,“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让主人等的太久可是我的失职呢!”

    “当然,阿鲁斯公爵的脾气我也是了解的,那就请吧,小兄弟!”

    “唔!”

    临离开别墅,一个带着白色面具的保镖趁装车的混乱凑到穿着黑色斗篷的男人身边。

    “照顾好那两个小家伙!”男人轻声说。

    “我知道了!”黑衣保镖微微点了一下头,两人迅速分开。

    黑色的车厢,压抑的气氛让阿潇感到很难受,他想动,可是身边总有一双手桎梏住他的身体,这副永远16岁的瘦弱身体,一个成年男人一只手就可以将他完全控制住。

    “阿潇,听得到吗?”遮住眼睛的胶带被取下,从阿潇的角度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只是那个人的声音如此熟悉,仿佛来自记忆的最深处,“克里斯,再开快点!”说话的人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真是的,你这个死人不能说话!”坐在前面副驾驶座的男人反驳道,同时又心不甘情不愿地按照说话的人的命令加快了速度,阿潇的眼前再一次模糊起来,很快又失去了知觉。

    “玲子,怎么样?”朦胧中,阿潇似乎听到身边有人在交谈。

    “我说墨罗温,你从哪里弄来的病人,怎么伤成这样?”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一边将碍事的几个大男人赶到一边,一边回答,“克里斯别在这里碍手碍脚的,一边凉快去,好好休养的话,这人还有3天的时间,行了,都给我出去,不要打扰我的病人休息,滚!”

    “千冽,我们还要等多久,阿鲁斯这死老头的别墅虽然确实够舒服,我们也不能一直躲在这里不是吗?”回到大厅,将手里的斗篷随手丢到一边的沙发靠背上,再慵懒地坐到这个沙发上,深深地舒了一口气,克里斯从刚刚下楼的千冽抱怨。

    “少在这个地方发牢骚,把你的道具收好,毕竟不是从公费里出,还是很贵的!”一把把克里斯丢在沙发上的斗篷拿起来摔在克里斯的脸上,欧利特一脸心疼。

    “行了,大家都说说自己的进展如何了?”两人还有继续吵下去的意思,被千冽及时阻止。

    “唔,截止到你‘出事’那天晚上,我和卫已经把这个组织剩余的几个分舵控制住了,他们的总舵也在我们的监视之下,按你的命令,我们并没有采取下一步的动作,只是。。。。。。”佩罗欲言又止。

    “只是昨晚王宫又一次受到了突袭,虽然一再解释这是我们的计划,国王陛下依然很不满意,”卫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份命令递给千冽,“只是国王给的,‘索特监狱7日游’,我们都中奖了!”

    “呵,真是小孩子,不必管他,毕竟我现在是个死人不是吗?”千冽嫌弃地把命令丢给自己的参谋长。

    “不过千冽,你觉得金诚可以坚持多久?”欧利特插嘴问。

    “阿诚要是坚持不住的话,这个副官我也该换了!”

    “也是!”

    整整睡了三天,阿潇终于暂时摆脱了眼前的黑暗,但他也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时间了。

    “千冽?”虚弱地开口询问身边的人。

    “嗯?阿潇,你醒了?”

    “千冽,真的没有想到还能再见到你,只是我们又要分开了,是吗?”

    “你。。。。。。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这是我能够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而你也要离开我,回到大家身边去了!”千冽没有抬头,只是坐在阿潇的身边。

    “也就是我们再也见不到了,这是你自己的路,也只能是你自己走完,一直走到没有路可走!”别过头,将眼泪强行憋回去,阿潇叹了一口气,继续说,“千冽,很久没有听到你唱歌了呢,那首歌,再唱一次给我听好吗,再也听不到了!”

    “好,都听你的!”千冽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会儿,开口唱起了那首熟悉的旋律。

    “我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堕落的命运,

    接近全力的诅咒这已知的命运,

    却依然逃不过命运的制裁,

    天空中冷漠的神啊,

    你就这样看着我坠落下去,

    却在我最靠近地狱的时候,

    给了我最后的一击,

    你曾说我是你最心爱的造物,

    为什么就这样决定了我的命运?

    我曾经是那样的敬仰着您,

    哦,也是啦,

    造物,也不过造物而已!”

    这首名为《沉默的堕天使》的歌原本是东正教的赞美诗,只是经过了一个激进的青年诗人的改编。这首歌在贵族阶级中很受喜爱,喜爱的不是这首歌本身,而是为他们演唱这首歌的,就是像曾经的千冽这样的小奴隶。因为不到可以拍卖的年龄,奴隶主会让这些小奴隶在贵族的集会上演唱这首歌,如果能被那个贵族预定是再好不过的了,如果不能,奴隶主也可以获得一定回报。千冽的歌其实唱的很好,除非希拉克的强制命令,他是不会唱的,从被父亲买下,他也就没有再开口唱过,直到现在。

    两天后的傍晚,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男人从一座别墅中走出,很快,这座别墅就在他的身后发生了爆炸,男人却像无所谓一般的掏出自己的打火机点燃手里的香烟,将燃烧的火机随手丢进了一边的垃圾桶,男人离开后,原本坚固的垃圾桶也发生了爆炸,所有证据被毁于一旦。

    距离爆炸的别墅不远的一条小巷,敲了敲一直停在这里的一辆车的车窗,车门打开,男人坐进车里。

    “说实话,这个组织的人皮面具还是挺不错的!”见到男人取下脸上的人皮面具,带回自己的面具,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感慨道。

    “是不错,开车!”

    “嗯哼?”这辆黑色的车加快了速度,很快变化为一辆黑色的飞行器,消失在傍晚的天空中。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