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我们不再有明天

章节字数:3246  更新时间:17-09-02 21: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千冽感觉自己一个人在黑暗的宇宙中漂了很久,没有声音,空旷、孤独,欧利特的死、基德号爆炸的火光依然如梦魇一般萦绕在眼前,不断提醒着他的一次失算所带来的无法挽回的后果。

    “所以说,我的小继承者,就这种程度,你绝打算放弃了吗?”下一秒,千冽发觉自己已经躺在一张巨大的棋盘之上,黑色和白色的棋子如同地底的树根一般相互交错,没有未来的棋局。那个依旧威严的男人坐在上方的王座之上,居高临下,早已看透一切般自信又神秘的微笑。

    “不然呢?我确实输了,不是吗?”吃力地坐起身,千冽的语气透满了绝望。

    “是吗?天不是还没亮吗?就这样放弃,不觉得太可惜了?这可不是你的性格?你。。。。。。就真的甘心?”

    “甘心?你觉得我会甘心?”千冽的声音瞬间拔高。

    “那就站起来!像个蝼蚁一样卑微的生物,真是可怜呢!”男人的语气透漏着夸张的同情。

    “你!切,同样的招数再用就没有应有的效果了,你这家伙,休想再激怒我!”

    “看到你面前的骑士了吗?”

    “嗯哼,那又如何?”

    “要么成为骑士效忠的王者,要么成为被骑士碾碎的棋子,自己选吧!”

    “如您所愿!”身体依然虚弱不堪,千冽还是强撑着站了起来,“我尊贵的王,我怎么能让您失望呢?我只是一时失算,还没有被击败呢!”

    “哦?我拭目以待!”男人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又恢复了那副慵懒而不失帝王威严的神情。

    “千冽,千冽?”朦胧中,似乎有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会是谁?为什么这么熟悉?

    “嗤,上校先生就别费劲了?我来叫醒你家小将军!”似曾相识的声音,一如记忆深处那般令人不爽,“呐,千冽,不,应该是千冽·墨罗温伯爵,你还打算睡多久呢?你的上校先生可是在我手里,如果你还是如此不介意的话,我那里可是正缺这种紧俏货!”

    “希拉克先生!”

    “我可从不开玩笑!”

    “不,不可以!”千冽猛然睁开了眼睛,眼前熟悉的面容惊得他忍不住要坐起来,“嘶——!卫,卫?”

    “我在这里!”守在一边的卫立刻握住千冽的手,冰冷的触感,眼前这个人从未如此惊慌过。

    “你在,你还在!”千冽依然惊魂未定,空闲的手痛苦地抓住自己头上大把的发丝,“欧利特走了,大家都走散了,没有了,都没有了,你不能再把我一个人丢下,绝对不可以!”噩梦般的回忆,握住卫的手越发收紧,握的卫的手生疼,眼圈红红的,满是防备地瞪着一脸无辜的希拉克。

    “涡轮,带上校先生离开,我有话对你的这位小病人说!”

    “遵命,先生!”冲希拉克恭敬地鞠了一躬,涡轮毫不留情地将卫从病床前扯开,拽出房间。

    “如此,那么,希拉克先生,您有什么话要交代呢?”深吸了一口气,千冽终于冷静下来,恢复了那副冷淡的面容,“如果是从我这里带走我的上校,我可是绝不答应!”

    “答应如何,不答应如何?你现在根本没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本!”对于千冽的威胁,希拉克无所谓地撇撇嘴,自顾自坐在了病床旁的椅子上。

    “也是,那么先生打算跟我谈什么呢?”

    “迟吾特第7舰队已经没有了,你这个指挥官也跟你的舰队一样已经成为回忆了,换句话说,你们已经是死人了!”

    “嗯哼,所以呢?”

    “我会为你提供需要的一切,助你再建你的第7舰队,不,是助你建立一支真正属于你的军队!”

    “条件呢?”

    “你的舰队为我保驾护航,为我解决一切障碍!”

    “就这么简单,先生可不是个会做赔本生意的人!”

    “谁说这是赔本生意?有些人,有些事,也到了该解决的时候了,而解决他们,没有一把趁手的利刃怎么可以?我自己锻造的利剑,虽然也会有伤到自己的可能,但,也是我最为了解的,你说呢?”希拉克露出一丝讽刺地笑,“你们也只能以我的名义行动!”

    “哦?”

    “你也很清楚,你们,已经不再有明天了!”

    “确实,不过,饶了这么一大圈,最后还是回到你的手里,真是不甘心呢!”

    “不甘心?我毕竟给了你一种存在下去的方式,不是吗?”

    “成交!”

    ------------------------------------分割线---------------------------

    眼睁睁地看着一支舰队就那样消失在火光之中,现实的残酷,给了安朗这个单纯的军人以深重的打击。从基隆回来后,安朗就把自己一个人反锁在屋里,一声不响,急坏了艾莉这位母亲,担心的母亲也试图找丈夫来劝劝自己的儿子,可丈夫却一改往日的温和,只是淡淡地劝自己等儿子想开了就好。

    “将军,德尔茨西里斯将军来了,说是来接自己的长子回去,您看?”安朗的房间隔音效果并不是太好,父亲也没有回到特别装修的书房,而是因为担心自己会过不去这道坎在门外守着,副官的话吸引了安朗的注意。

    “德尔茨星球?我们这里有德尔茨的军人在吗?”

    “我们是没有,可是之前在战斗中全部玉碎的迟吾特第7舰队有啊!”

    “德尔茨,西里斯,第7舰队?”安朗突然惊醒,自己的特战队曾经从离第7舰队遇难地点不远的小行星带捡到一具透明的玻璃棺,里面睡着的正是第7舰队上校级参谋长欧利特,也是那个墨罗温准将身边最为亲近的人。虽然不知道欧利特的尸体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可以肯定的是这必然是那些伏击第7舰队的人干的好事。

    “父亲!”想到这里,安朗立即从房间冲了出来,“啊不,中将阁下!”

    “格莱斯上校有什么事吗?”

    “我请求跟随您一起接待西里斯将军!”

    “嗯?”疑惑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艾伦还是回答,“我同意你的申请,上校先生!”

    多基特星球东流湾港口,欧利特的棺椁被停放在这里,似乎一切都静止了,除了漫长黄昏的海风依然在动,这里不再有什么战功赫赫的将军,有的只是一个人到中年却痛失爱子的父亲。风吹起了老将军花白的头发,似乎那一头乌发是在见到儿子的那一刹那瞬间变得斑白,就连胡茬也毫不客气地出卖掉这位久经沙场的老人。

    “卡尔特,卡德,帮我把你们这个不孝的长兄接回家吧!”对着欧利特永远沉睡的面容沉默了很久,西里斯将军淡淡地说,即使是刻意地隐瞒,将军的语气里依然流露出浓浓的哀伤。

    “可是父亲,我们,就这么算了嘛?”死死地拽住欧利特的棺椁,卡尔特依然不死心地问。

    “不然呢?”撇了自己的次子一眼,西里斯回答,“能为你家兄长留下一具完整的尸体而不是在爆炸中化为一抔灰烬,我们应该感谢人家!”

    “可如果不是他们见死不救的话,大哥又怎么会死?”指着安朗所在的方向,卡尔特气愤地问。

    “啪——!”卡尔特吃惊地睁大眼睛,望着怒气冲冲的父亲。

    “闹够了没有?嗯?”

    “没有!”卡尔特说完,气冲冲地跑了出去,安朗想要拦,却被他一巴掌推开。

    “哥!”

    “不用拦他,让他去!”

    兄长的死,给了卡尔特沉重的打击,直到欧利特的棺椁被搬上德尔茨的军舰,他依然没有回来。

    “那个。。。。。。”安朗欲言又止。

    “安朗·格莱斯上校是吧?说起来我应该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大哥他还不知道在哪里飘着呢!”相比之前冲动的兄长,卡德的性格更像是死去的欧利特,温和又不失应有的风度。

    “你不会怪我?”

    “怪你?为什么?其实父亲的话是对的,只是哥哥他太冲动了,没有听进去!”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卡德继续说,“其实大哥他与我们没有多浓厚的血缘关系,大哥的母亲死后,父亲才娶了母亲,然后有了我们兄弟。母亲是军部配给父亲的妻子,也不是个宽容的女人,因为大哥长得跟他死去的母亲实在是太像了,母亲闹了很多次,父亲才实在没有办法将大哥寄养到叔叔那里。”

    “但是你们兄弟的关系还是不错啊!”

    “是大哥用自己的实力征服了我们兄弟,他可是伯诺德军事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又能够在迟吾特第7舰队任参谋长,可是让我们兄弟羡慕呢!”卡德说,“其实,大哥的死不过是一个时间问题,也没有什么可吃惊的,不是吗?”

    “为什么这么说?”

    “那个死去的墨罗温伯爵曾经一再向我们暗示过要在悲剧到来之前送大哥返回德尔茨,可是大哥是个有情义的,又怎么会抛弃到自己的战友呢?我们都还太年轻,很多事情无法理解也没有机会让我们去理解,现在只是给一个警告而已!”

    卡德突然起身,向德尔茨军舰走去。

    “你不去找一下你哥哥吗?”

    “不必,等他想通了自己会回来!对了,上校先生,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你觉得,我们还有希望吗?”

    “我觉得,只要我们相信,就一定会有的!”

    “嗤,太天真了,上校先生!”卡德转过身,打断了安朗的话,“或许那是对你而言,但是对于我们来讲,我们,不再有明天了!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