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天亮说晚安

章节字数:2630  更新时间:17-09-12 09: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只能站在远处看着你一步步走向毁灭,狠心为你砍断翅膀,只为你能踩着我的尸骨再次起飞。——布莱克·墨罗温

    “罗格斯?我的儿子!”深夜,再一次从噩梦中惊醒,床前却没有熟悉的身影,只有院子里的灯把白色的窗帘映得越发苍白,就像老人自己的面容。

    “老爷?您又在做噩梦了?”听到响动的管家急匆匆跑进来,为自己的主人细心擦去脸上的冷汗,小心翼翼地问。

    “唔,埃文,有小少爷的消息吗?”

    “还没有!”

    “是迷路迷到什么地方去了,还是真的就灰飞烟灭了?”

    “老爷,您不要这样,没有消息,证明小少爷还有可能活着!”

    “枫呢?他怎么说?”

    “枫还留在迟吾特的别墅里,小少爷不在,大宅比较乱!”

    “嗯,你就没有什么让我开心点的消息?”

    “小世子和郡主满百日,前女王殿下送来了贺礼,大宅也收到了来自德尔茨王室的贺礼!”

    “那个不重要,还有呢?”

    “杰少爷要求离开迟吾特,回德尔茨!”

    “那是千冽自己的儿子,别瞎操心,公主的事也一样!”

    “迟吾特星球发生了纵火案,我们的情报网收到了疑似小少爷活动的消息!”

    “说清楚,希拉克什么时候打算放人!”

    “先生说让您放心!”

    “你让他滚,谁都知道我等不了多久了!”终于忍不住,病床上的老人再一次挣扎着想要坐起来,被惊慌失措的管家按住。

    “是这样吗?”熟悉的声音,本能让久经战场的老人的神经紧绷起来。

    “王,已经够了,不要再继续下去了,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输的了!”双手抱住脑袋,老人痛苦地呜咽起来。

    “老爷。。。。。。”

    “埃文,你下去!”自家元帅痛苦的样子让管家忍不住想要心疼地安慰一下,却被从阴影里走出的男人无情地斥退。

    “可是。。。。。。”忠实的老管家既然犹豫不决。

    “下去!”男人的声音越发冰冷。

    “是!”

    不敢不遵从男人的命令,管家只得乖乖退下,将病房的门关紧。知道管家已经离开,男人才走到病床前,居高临下,犹如王座上的王者,注视着面前几近病入膏肓的忠诚的属下。

    “布莱克,你很清楚,游戏还远没有结束!”王的话语从来不容置疑。

    “遵从您的旨意,为您献出心脏属下从来义不容辞!”停了一会儿,老人还是忍不住想要请求王收回他的命令,“只是,王,属下这枚棋子早就没有了价值,恳请您丢弃掉吧,求您了!”

    “请议驳回,我的棋局刚刚齐备,我的骑士还需要你为他铺路!”

    “王啊——!”残酷的旨意,老人再一次呜咽出声,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王决定已经将游戏进行到底。

    “罗格斯的事情,我不会为此向你道歉,再等等吧,你从来就是我忠实的利剑,即使现在已经生锈,我也只会让你的断裂断在该断的地方!”将自己元帅的头按进自己怀里,任由他哭得肝肠寸断,嘴里依旧说着最绝情的话,“我安排了我的骑士,唔,我的继承人替我完成表演,你难道不想听自己心爱的孙子再向你说一声晚安吗?”

    对于希拉克的突然出现,千冽丝毫没有觉得哪里不对,为已经熟睡的皇太子殿下轻轻掖上被角,不想理会这个永远躲在阴影里的男人。

    “再一次见面,我该说点什么。唔,表演不错!”有些尴尬,男人开口自己将窘境打破。

    “先生到这里来,不会只是来说这个的吧?”

    “咳,自然,你确认,你的皇太子殿下已经睡着了?”

    “当然,殿下的身体还不如我来的强健,先生比我清楚才对,说吧,要我下一步做些什么?看来,先生您已经凑足了棋子!”千冽终于直起身,与阴影中的希拉克面对面,“下一张多米诺骨牌是谁?”

    “千冽,你。。。。。已经长大了啊!”沉吟了一会儿,希拉克说。

    “您之前还说我没有让您顾忌的资格!”

    “嗤,不是之前没有,是从来就没有!只是,你已经成长到别人该忌惮的时候了,撑着你的护栏,也到了该去掉的时候了!”

    “这样有意思吗,王?!”希拉克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千冽打断了他的话。

    “去跟他道个别,这是我能赐予你的最大的恩典!”希拉克的话变得刻薄起来,昔日的王者终于露出了他曾经惯有的威严,“在你把我的王国推翻之前,你没有那个资格与我顶嘴!快去!”

    “。。。。。。是!”死咬着已经苍白的嘴唇,这句话,千冽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眼见得希拉克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那片阴影里,回过头注视着司析因为安定剂而格外安详的睡颜,“西泽?”

    “墨罗温伯爵大人!”听到千冽的召唤,一直守在外面的侍卫长西泽立刻进来,跪倒在千冽面前。

    “除了先生,还有没有其他人来过?”

    “没有了!”

    “嗯,皇太子殿下的旅行差不多要结束了,派人去为殿下收拾东西,你要一直在这里,守在殿下身边,半步不离,直到我回来!”

    “遵命,只是大人,殿下随时会醒,您打算去哪里?”

    “去道别,就不要惊动殿下了!”

    “是!”

    -------------------------------分割线--------------------------------

    次日清晨,也许是因为千冽就在身边,从睡梦中醒来,司析难得舒服。

    “千冽?”试探性地把手在身边的人眼前晃了晃,原本愉悦的心情因为这人透着浓浓忧伤的面容而低沉下来。

    “嗯?殿下醒了?”

    “醒了,天亮了吗?”

    “亮了!”

    “我竟然睡了这么久!”吐了一口气,注意到千冽异样的神色,司析忍不住担心起来,“你到底是怎么了?欧利特走的时候,你也不至于这样!”

    “真的没什么,只是与一位故人道了个别而已!”

    “故人?”终于失去了从千冽这里获得答案的耐性,“西泽?”

    “殿下,墨罗温伯爵!”

    “你跟我说实话,外面到底怎么了?”

    “这。。。。。属下,也不知!”面对自己殿下的质问,忠诚的侍卫长忍不住向千冽投出求助的目光。

    “自己说,看伯爵干什么?嗯?你是谁的侍卫长?”

    “属下不敢!”西泽立刻跪倒在自己殿下面前,“墨罗温老伯爵昨晚突发重病离世,因为墨罗温家族大宅里已经没有可当家的主人,今早就要下葬!”

    “老伯爵突然病逝?”咀嚼了一下这几个字,司析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千冽·墨罗温,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属下不敢!”皇太子殿下已经发怒,千冽当即跪倒在地。

    “先生的意思?”

    “准确地讲,是王的意思!”

    “王?我就知道是这样!”沮丧地抱紧自己孱弱的身躯,司析继续问,“我们现在要去哪?”

    “回德尔茨,现任德尔茨王文森特·卡德里奥身体突然不适!”

    “那老不死的身体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顿了顿,皇太子殿下从之前的沮丧中恢复出来,恢复到原本那副温和高贵的面容,“替我穿衣,启程回德尔茨!”

    “遵命!”

    迟吾特墨罗温大宅,烈火焚烧后的灰烬在黎明时分衬得这片大地分外萧瑟。大火在无人理会的前提下几乎蔓延整个墨罗温家族封地,只留下那片家族墓地,一切的荣誉、忠诚,都已经随着灰烬埋入土地。青色的石碑,没有多余的辞藻修饰,只有一个名字在偌大的碑面上单调不已,徒留锋利的笔尖,诉说着有关于王的决绝。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