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半醒红尘*红尘痴  十一、陌路不见痴尘心11

章节字数:2273  更新时间:17-09-09 09: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王妃,你看。”

    外面大街上,牵羽也带着小丫鬟出来走走,这几日尘离墨虽然对她嘘寒问暖,她却始终觉得自己与他不如从前了。

    这个中缘由,怕还是浮千落。

    这浮千落就像根刺横在她与尘离墨中间,不拔不快。

    只是她如今对浮千落确实无可奈何。

    听得小丫头声音,牵羽目光顺着她手指方向望去,二楼之上浮千落与一女子似乎在谈什么,面带笑意。

    “看她做什么,你是存心让本王妃心中不快?”

    脸色一垮,那小丫头连忙道。

    “王妃息怒,奴婢在王府中待了好几年,那浮姑娘对面所坐女子,乃是如今叛臣临平王的女儿清絮郡主。”

    牵羽瞬间会意,冷冷哼笑一声。

    “如今两军胶着,临平王反叛之心已久,驻军边境,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实属我国之仇人,这浮千落却与其女交往甚密,若是王爷知晓,定会勃然大怒,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言毕,牵羽心中欣喜,便悠然转身。

    “回府。”

    浮千落回府之时已是华灯初上,她站在府门口,想起多年前她与尘离墨共看万家灯火,那人许诺给她一方屋舍,余生安稳。

    她微微摇头,收回目光。

    如今,只有她自己不愿舍弃,强占那一方天地,强留那一丝余温。

    想要转身回屋时,看见尘离墨不急不慢朝这边走来,他身侧,跟着牵羽。

    浮千落皱眉,十分不喜,何时他身边,才能不跟旁人。

    “公子急匆匆而来,所为何事?”

    尘离墨悠悠看她一眼,面色寡淡,神色苍白,一时竟也不想再多问什么。

    倒是牵羽,替着问出了声。

    “听闻姑娘今日与那临平王之女私下见面了?”

    “王妃有心了,如此关注千落举动。”

    看似答非所问,浮千落言下之意却也并未否认。

    “你为何要与临平王之女见面?”

    这下是尘离墨冷冷出声,浮千落知他似乎误会了什么,刚想辩驳,只听他接着道。

    “姑娘可知如今天下形势,临平王率领大军驻扎边境却迟迟不进攻,正是对我国内兵力部署知之甚少,若是他知根透底,是否还会像如今这般安定。”

    浮千落到嘴边的话被他这一席话生生打了回去。

    而今他对她,不仅失了感情,还丢了信任。

    “公子以为千落与郡主见面是私下透露什么?”浮千落走上前一步,与他四目相对。

    “原来公子,竟是从未信过千落。”

    说罢,她退回原位,不愿再多作辩解。

    “怎么,姑娘如今行藏败露,竟想着装柔弱来博取同情吗?可惜事关江山社稷,王爷是不会心软的。”

    牵羽说完这一句,浮千落并未正眼看她,目光一直随着尘离墨,从未离去。

    “公子想要如何惩罚千落?”

    “我看你们谁敢动她。”

    玉孤笙上前一步,直接挡在她身前。

    “你们好生不讲理,阿落只是与那位郡主旧人叙旧,也值得如此小题大做?”

    “笙。”浮千落轻唤一声,拨开他挡在自己身前的手臂,不蕴不喜。

    “若是旁人心中已然不信,那说再多也无济于事,何必白费唇舌。”

    这句话她是说给尘离墨听的,也是说给心中往日的自己听的。

    “千落无话可说,全凭公子发落。”

    尘离墨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看她最后隐藏的一丝倔强,不知为何竟于心不忍。

    “如此,便委屈姑娘去冰牢思过一晚了,此事本王会查明,若是姑娘无罪,本王他日定当赔罪。”

    不是的,他想说既然此事并无证据,便等查明后再行处理,他不想惩罚她的。

    “千落,谢过公子。”

    浮千落微微俯身,却在垂眸一刹泪水无声滑落,他们之间,当真无转圜之机了么?

    “不行,阿落体弱,真在冰牢待上一晚会没命的,况且她并非府中婢女,你们又有何资格擅自惩罚。”

    玉孤笙死死护住浮千落,不让人碰她丝毫。

    “她既然选择留下,便已是我府中之人,犯了过错,为何惩罚不得?”

    牵羽冷笑,步步逼紧。

    “分明是你无中生有。”

    玉孤笙勃然大怒,刚想动手教训一番,被浮千落阻拦。

    “笙,不可无理莽撞。”随后弓身致歉,“王妃勿怪,他也是情急之下出口傲慢。”

    “如今你二人既居住府中,便得事事谨言慎行,莫叫他人捏了把柄。”

    尘离墨冷眼扫过,一见玉孤笙对浮千落处处相护,他便心中不悦,连带着语气也冰冷许多。

    “公子教训,千落谨记。”

    送走了尘离墨,牵羽仍旧留着。

    她嘲笑地瞥了浮千落半眼,不屑完全表露在脸上。

    “当日你如何自得,丝毫不将本王妃放在眼里,如今有此下场也是咎由自取。”

    “王妃当真有趣。”浮千落一改先前柔弱风骨,抿了抿发丝,泰然自处。

    “王妃一刻都未入过我的眼,又何谈当日。”

    “事到如今你还嘴硬,来人,给我掌嘴。”

    浮千落一记眼刀扫过,指间已然多了几根银针,寒光闪现,似是不经心地把玩着,却吓得那群婢女再无一人敢上前。

    “一群废物。”牵羽怒骂一声。

    “王妃何必动怒,此事是否无中生有,王妃心里自当清楚,千落不过想寻求避身之所,王妃又何必步步相逼,不留活路。”

    “好,本王妃倒要看看你如何熬过今晚。”

    说罢,拂袖转身离去。

    “阿落。”玉孤笙扯了她的衣袖,小心翼翼。

    “笙,你不该如此莽撞,你涉世不深,可知方才差点害了你我。”

    眉间无奈神色尽显,然他一副清冷眸子,实在让她心中怒气难以发作。

    “我只是见不惯他们如此冤枉你。”

    “我既然服软,又岂会无自保之力。”

    扯开他拉住自己衣袖的手,浮千落轻叹一声。

    “如今公子对我已无半分信任,我若不如此,让他心怀愧疚,如何谋事?”

    “可是你如此委屈自己,所谋之事又尽皆为他,何苦来?”

    “你错了。”语气平淡,“我此行还为一事,此事我已想了许久,原本想着放下,如今却如何也放不下了。”

    “何事?”

    “一桩,血仇。”

    暮色下,她面露寒光,竟是他不曾见过的。

    多年前她便想着报仇,不惜以身涉险,拖着重伤身体重回尘离墨身边,如她所愿,他心有不忍,她以他为依附,步步为营,心中仇恨最终在他那句听似不轻不重的话中消失殆尽。

    落儿,待天下万民臣服,我必许你一场盛世姻亲。

    她问他为何要如此待她,他不知在她心中,对他利用多过了真情。

    他说,我想与你,共享这天下。

    她心中的仇恨,终于被他的情感动,那时她想要的,不过是与他看遍山河美景。

    然如今,这新仇旧恨,是该算算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