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半醒红尘*红尘痴  十九、半念尘世伴心凉6

章节字数:2559  更新时间:17-09-16 10: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浮千落随意找了客栈暂住,回房后紧闭房门。

    解开随身携带的包袱,拿出那件专门准备的舞衣,通体鲜红纱衣,露出白皙香肩,腰侧镂空,裙身以流苏相连。

    浮千落将衣服散铺于床上,想起那日尘离墨情动之时赞她容姿倾城,她当时却不屑一顾,说这乱世,容貌是最大的利器,杀人于无形。

    她来此之前便已打听到,今日临平王会宴请诸位将领大臣,毕竟尘离墨中毒命悬一线,确实值得大肆庆祝。

    只是他不知晓,有了浮千落这个变故,尘离墨早已悄然回到了营地。

    不知何时,天色渐暗,城内亮起了灯笼,玉孤笙背着清絮终于赶到城中。

    “接下来要怎么走?”

    “前面左侧,直走便是临平王府。”

    玉孤笙照着她的指示来到了王府跟前,只见王府前人头攒动,车马停了一排,看那群人衣着,皆是城中王公大臣。

    “今日这临平王府可是有什么喜事?”

    此话一出,玉孤笙便后悔了,一路上与清絮相谈甚欢,一时竟忘了她是王府郡主,真要计较,与自己也算敌对。

    清絮似乎并未在意,看门口仆从忙着引进,并无喜悦之感。

    “何来喜事,只是父亲部下先前下毒暗害表哥。。静王有功,父亲怕是在庆贺。”

    玉孤笙心思极细,自然听出了她话语中的无奈。

    “既是如此,我恐怕不便进去,不如就在此地与郡主道别吧。”

    说着,他将清絮放下,伸手朝她作揖拜别便转身离去。

    清絮看他离去背影,不觉一股不舍涌上心头,倒不是男女之情,只是小小的依赖。

    自从父亲叛变,她被迫离开京都,离开尘离墨,便再未有人像他一般,对她倾诉良多,即使他口中谈论最多的,是别的女子。

    “希望他日你我有缘能再相见。”

    说罢一瘸一拐地朝府中走去,自然有仆从急忙将她扶进去。

    浮千落白日里便偷溜进今夜舞姬下榻之处,将人打昏,自身顶替。

    她知这舞姬小有名气,却从未在人前露面,听得旁人谈起,她有倾国容貌。

    浮千落将人打晕之后也仔细端详了那人容颜,似乎并无外界传言那般貌美,或许有几分姿色,但离那天人之姿尚有些距离。

    心头暗自苦笑几声,怎么自己如今这般无趣。

    “蝶裳姑娘,您准备好了吗?”

    门外响起声音,浮千落知是临平王府中的老仆,专门来接蝶裳过府的。

    浮千落早已准备妥当,从隔屉里掏出人皮面具,覆于脸上。

    那张脸皮与自己相差甚大,却也担得住蝶裳的名声。

    事毕,她拿起桌上红纱,将半张脸遮住,便悠悠然开了门。

    门口老妇人本就期待这绝色之姿,见门打开,只见里面之人一袭红衣胜似艳火,红纱覆面,叫人看不真切原本容颜,但看那双淡然眸子,也必然知晓主人果真如外界传闻那般,便心下暗喜,想着今日侯爷定会万分喜爱。

    “可看够了?”

    清冷声音传出,惊得老妇瞬间回神。

    知是自己失礼,便忙着站到一侧,做了个“请”的姿势。

    马车之上,浮千落从袖中拿出几根银针,用手轻轻擦去些许针尖淬着的毒素,一炷香之内,临平王不能毒发身亡,她需要全身而退。

    看着沾在自己指尖的毒素,浮千落思虑片刻还是没有拂去,十指染毒,似乎比银针来得更为隐秘,此行凶险,须留有后手。

    浮千落下车之际恰巧碰到了被侍女扶着回房的清絮,两人擦肩而过,四目对视。

    清絮似乎有所怀疑,不停朝她离去之处瞥上一眼。

    “郡主,怎么了?”小荷轻问出声。

    “无事,可能是我多虑了。”

    浮千落被下人指引来到厅外等候,周边皆是献舞妓女。

    片刻后,只听里面传出一阵拍掌声,一群女子迅速理好衣衫,排列整齐,小碎步移至厅内。

    管弦声响起,在内大臣都注目凝视,眼中垂涎之色毫不遮掩,浮千落站在舞女中央,一袭红衣极度惹眼,自然一道道炽热目光几乎未从她身上离去过。

    “这蝶裳姑娘果然名不虚传。”

    “是啊,当日一舞倾城,只是不知这面纱之下真容啊。”

    “这有何难,待这支舞结束,叫她取下面纱便是。”

    一群人议论纷纷,所谈内容竟都是这群舞女容貌。

    浮千落将那些人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想着待宴会散去,这些女子又有几人能安然离去,藏于袖中的手便暗自握紧了几分。

    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想着今日本就是要除去这群叛臣,便一并解决了,也省得将来多生事端。

    是以,她舞着纤细腰肢,移至最边上一位大臣身边,伸手端起他案桌上酒盏,轻轻转动一圈将指尖毒素染于杯沿,随后递至那人唇边。

    眉眼轻弯,那人似乎被勾了魂魄,就着她举杯的手就将那杯酒尽数喝下。

    “蝶裳姑娘,我们也要。”

    旁边大臣一个个不乐意,都缠着她要喂酒喝。

    浮千落眼角笑意更甚,似乎看见了明日这一群人口角发黑,半死不活的情景。

    轻笑不语,她站起身,如那群人所愿,尽皆喂了一杯。

    只是指尖毒素毕竟有限,到最后她也不知那残留毒素是否能取人性命,但终归也能伤人,至少也可为尘离墨赢得整兵时间。

    将下面大臣都伺候了个遍,浮千落才看向那主座之上端坐着的临平王。

    穿过舞女,浮千落缓缓向临平王走去,但见那人一脸警惕,果然征伐多年,警觉心也非常人所能比拟。

    只见一道剑气划过,浮千落脚步一顿,脸上面纱被撕裂成两半,飞落在地。

    乐声戛然而止,那群舞女们也随之停下舞曲,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何事。

    浮千落捂住心口,似乎受了惊吓,双眸中蓄满泪水,随时都会滑落。

    “侯爷这是何意?”

    看她楚楚可怜之态,被色令冲昏了头脑的一群大臣也借着酒劲表达不满。

    “侯爷今日宴请诸位本就应当热闹,可如今舞刀弄剑的又是何意?”

    临平王看那陌生容颜,方知是自己谨慎过头了,那个人,如今怎么可能还活着。

    将剑收入剑鞘,挤出一丝笑颜。

    “方才是本侯唐突了,不知吓到蝶裳姑娘没有?”

    随后他看向诸位大臣。

    “扰了诸位雅兴,本侯在此赔不是了。”

    “不敢不敢,侯爷客气了。”

    乐声再度响起,舞曲也照常进行。

    只是经此一事,浮千落似乎受了惊吓,即使重新跳舞,也略微显得有点不自在。

    只见临平王起身来到她面前,一把搂过她的腰肢,抱着人就回到了主座,让她坐在自己腿上,斟满一杯酒抵至她唇边。

    浮千落求之不得自然不会抵抗,含笑将那杯酒喝下。

    “本侯吓到了姑娘,还请姑娘莫要见怪。”

    “侯爷说笑了,蝶裳怎敢责怪。”

    说着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却是偷偷将银针取出,剩余毒素尽皆抹于指尖。

    随后她再度斟满一杯酒,递到他手中,临平王仰头一饮而尽。

    浮千落看计划完成,便悄然退出他的怀抱,重新融入舞女之中。

    一舞毕,乐声止,浮千落微微俯身准备离去,门口此时却又走进了一人。

    “侯爷今日宴请不叫本王可真是不厚道啊。”

    听这爽朗声音,浮千落几乎愣在原地,满脸不可置信。

    尘萧,他为何会在临平城中?

    尘萧慢慢走到她身侧,看似是要凑近她一看究竟,实则早已知晓。

    “蝶裳姑娘当真貌美动人啊。”

    浮千落身体轻颤,她清楚听到尘萧附在自己耳边的那句话。

    “千落姑娘,好久不见。”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