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6.父子相见

章节字数:2803  更新时间:19-11-13 08: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慕轻寒背着行囊,踏上了安城的火车,他回头再看一眼河城,惊讶地发现太很大,也很陌生。安城是她前世的家乡,他想去看看她长大的地方。

    路经南氏集团,那里一片繁荣景象,他看到南悦认真地工作,他的身边,有一个淡淡的身影,默默地陪着他,他猜那位姑娘应该是与世无争的性格,他驻足良久,眼眶逐渐湿润。

    南悦于人群中发现了他,疑迟了些许,跟他招呼:“先生,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南悦比之前壮实了许多,意气风发,他的眉眼舒展着,没有不甘,也没有愤怒,慕轻寒摇了摇头,南悦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呵护身旁的女子离去。

    好幸福的画面啊,这样简单的美好他也曾经拥有过。

    他走了很多地方,走过城市,避开车水马龙,远离繁华喧嚣,也路过乡村,炊烟升起又飘散,看孩童和泥巴筑村落,他开始疯狂想念,记忆里的那个她。他日夜兼程,跋山涉水,看花开几转,看叶落几许。

    一路走来一路望,他的心神逐渐趋于宁静。

    慕轻寒到达一个小镇时,已经夜凉如水,天边挂着一轮弯月,他卸下行装,倒头栽在床上闭目养神,走了一天的路,腿脚累乏,他需要好好地休息一会。

    跨过万水千山,他已逐渐学会平稳心绪,长夜漫漫,他还有梦可织,梦里,他们一家三口,永不分离。

    他坐在床边,遥望着远处绵延的山峦,黛青如水墨泼画,习习凉风中,和了不知是谁的声线,清清冷冷,却又悠扬婉转,带着淡淡的惆怅:

    我忽然开始疯狂想念故事里的长安/我日夜兼程跋山涉水山水路漫漫/这一路走来千里万里看花开过几转

    ……

    长安城忽然开始下雨湿了繁华沧桑/慌张人潮里我遗忘了来时的方向/那年转身离去/水声远了河岸/村落是否依然/千万里外我怅然回看

    歌声远去,慕轻寒迟迟不能回神,他的心里没有长安,但一直装着的是她,只是当他看清自己的心意时,他已错过,伊人已去,不问繁华,不近喧嚣,他寻不到她的踪迹。

    一滴清泪滑落脸庞,他埋头进自己的臂弯,最好的她被他弄丢了。

    他曾寻找过知名画师,画一幅她的模样,她面庞的每一个细节,他都了然于胸,可无论他如何描述,画师都描绘不出她的形神,他刹那间明白,她的安之若素是与生俱来的不食人间烟火。

    长夜漫漫,他静坐冥想,蓦地感应到另一个生命的心跳,那么急促,却又铿锵有力,他先是愕然,再是喜悦,一双眸子陡然睁开,嘴角喜不自禁地扬起,抬起双手,似乎不敢相信一般:难道……真的是我的孩子?

    我的孩子,他在哪?

    他跌跌撞撞地跑到床边,冰凉的月夜里,唯有冷风与树影作伴,摇摇曳曳,沙沙有声。

    他跑到屋外,张开双臂拥抱月光,抬头闭目,既然能感应到孩子,那么他们就离得不远了,心里越想越激动,越激动越变得小心翼翼,这一年里,他走过大漠荒山,路过塞外荒野,也行过江南烟雨,路途似乎遥遥无期,就在现在,他明白,自己可能结束这段生涯了。一年未见,他该怎么面对他从未见过的孩子?他长什么模样?有多高了?活得好吗?是不是和她在一起?是否有人欺负他们娘儿俩?

    脑海里装满了太多的问号,他欣喜若狂,却又刻意隐忍,他不敢,也不能贸然出现,他怕吓着他们。

    月色渐沉,乌云悄悄地堆积,他盖上被子,逼自己安安静静地睡一觉。

    雨,淅淅沥沥地下,他等到夜空放明,匆匆洗漱一番,把自己收拾得神清气爽,如果见到她,不能让她看到他的风尘仆仆。

    幸福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去得也快,如同暴风雨。

    他远远地看到,嘴巴脸蛋与他一模一样的孩子被一男一女左右牵着,小家伙奶声奶气地喊爸爸妈妈,他泪目了。在周围打听了一圈,得知那个孩子是他们捡来的,不过视如己出,给孩子的都是上好的物质生活。

    慕轻寒泪目了,仰天长叹:清清,你情愿把孩子扔掉,也不愿把孩子给我。

    不,是你伤她太深。

    他一直寻找机会跟孩子互动,可他发现那对夫妻将孩子看得很紧,寸步不离。他被逼得没办法下手,又实在想儿子的紧,便趁夜里,潜入婴儿房,捏捏那粉嫩嫩的小脸蛋,抚摸肉嘟嘟的小手,轻轻地喊一声:“儿子,爸爸终于找到你了。”

    他俯身看着熟睡中的孩子,越看越挪不开眼,那眉眼,像极了赵清影。

    起初,他还悄悄潜入,渐渐的,他越发不愿离开小小的孩子,便坐在他身旁不走了,可想而知,那对夫妻去看宝贝时,见到一个成年人失声尖叫的场景。

    “老公,快,有人想抢我们的孩子!”女人哆嗦着,宽大的棉质睡衣也掩盖不了她的紧张。

    男人听罢,赤着脚提着棒球棍就赶了过来。

    慕轻寒慢慢转身,嘘了一声,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幽幽道:“别喧哗,吵着我儿子睡觉!”

    “什么你儿子,这是我的儿子!”女人激动地指着婴儿床,却不敢上前。虽不是从她肚子里出的,可是她养了一年多,耗费了大量的心血,早就把他当成自己的骨血了。

    “我已经找了一年多了。”慕轻寒仍旧注视着孩子,满目地怜爱。

    “你怎么进来的,赶紧给我滚,这是我儿子,谁也甭想从我身边夺走!”女人失控地冲了进来推搡他,从抚养孩子的第一天起,她就担心着有一天自称是孩子亲生父母的人过来跟她抢儿子,朝夕相处的情谊,从当初的一丁点大,到现在的蹒跚学步,咿呀学语,她倾注了毕生的心血,怎么舍得割舍?

    慕轻寒站如钟,女人愣了愣,这才看清他的脸,放大版的嘴巴,放大版的脸庞,她哑然。

    “我还会回来的。我会给你们丰厚的报酬,只要你们答应把儿子还给我。我儿子,当然得由我来抚养。”

    提着棍的男人不露声色,陡然驳了一句:“既然如此,当初为什么要扔掉?”

    慕轻寒的目光暗了暗,都是自己犯下的错,不可原谅。

    “说来话长,我还在找我媳妇儿。”

    从此,慕轻寒每天提着礼物登门拜访。

    男人不堪其扰,嘲讽道:“你跟我们耗什么劲儿?难道媳妇不要了?”

    慕轻寒笑眯眯地望向儿子,冲他眨了眨眼睛:“我会带着儿子一起找。”

    一日,慕轻寒陪儿子玩,经过这段时间的互动,儿子和他已经熟络了,他故作神秘地说:“儿子,今天爸爸给你变个魔术怎么样?”

    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充满了期盼,小脑袋高兴地晃动着,一只藕段似的胳膊缠了过来,好奇地翻看他的手,空空如也。倏地,他的掌心冒出两团幽冷的狐火,淡蓝淡蓝的,煞是好看。

    夫妻俩也甚是好奇,凑过来瞧个究竟。

    小孩子咯咯咯地笑起来,也学着他的样子,握起拳头,又展开小手,令夫妻俩大惊失色的是,他的小小的掌心,竟然也出现了一团火焰,无声地燃烧着。

    慕轻寒怔住,狐火竟然在他的身上,那她呢?

    她还好吗?

    在慕轻寒陆陆续续地展示过几个简单的法术之后,那对夫妻认定他非等闲之辈,犯怂了,乖乖地把孩子交到他的怀里,还说了一大堆好话,有叮嘱,有祝福。

    慕轻寒也不客气,抱着儿子临别时,给了他们一笔十分丰厚的回报,他们借此再养十个孩子,都不是问题。

    夫妻俩握着支票感激涕零,挥泪送别。

    父子相认圆满完成。

    慕轻寒唤他念念,念念撅着嘴,送了他一个白眼,那神色,与赵清影如出一辙。

    他问:“你不喜欢这个名字?”

    念念摇头,把玩着手里的狐火,问他:“不好听。”

    他微微叹气,充满爱意地抚摸他的头发,软软的很柔顺,他在这里过得很好。

    念念,取念念不忘之意。

    念念不忘你娘,念念不忘我的妻子。

    慕轻寒轻轻地将他抱在怀里,大手握着小手,一路前行,他的小乖乖,今后再也不分离,他要陪他一日三餐,陪他读书写字,陪他长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