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8.师徒情深

章节字数:3146  更新时间:19-11-15 08: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太澜宫,桃花遍地,随处都是风景。

    暮琼挺直脊背,负手而立,衣袂飘飘,一头泼墨的长发仅一根白发带简单地束着,竟多了几分仙气翩然。不时有花瓣从枝头飘落,落在他的肩头,发上,他仍伫立着,纹丝不动。

    不久,大白蛇御地而行,肚皮滑过柔软的桃花瓣,磨出细微的沙沙声。他顺着暮琼的目光看去,不远处,赵清影躺在一棵巨大的桃花树下,身上落了一层桃花,她似乎睡着了,一动不动,手握着一个酒壶。大白蛇看得入神,突然,她笑了一下,嘴角弯起好看的弧度,他愣了,心中划过一窜问号:师父笑了?

    “师祖,师父笑了!”大白蛇仿佛看见新大陆似的,兴奋地压低声音向暮琼报喜。

    暮琼嘘了一声,警告他莫再开口。

    大白蛇吐了吐蛇信子,恭恭敬敬地站在一侧。

    暮琼长久地注视着赵清影,目光冰凉如水,隐约的,似乎夹杂着一丝落寞。回忆如同一本没有尽头的流水,在耳边诉说着师徒二人的日常。他的爱徒,他连一根手指头都舍不得碰一下,怎么去了一趟人间,差点丢了性命?

    那只臭狐狸有什么值得她付出生命的地方?

    作为上神,暮琼一方面要维护仙界的安定,一方面又惦记赵清影在人间的情况,那日终得闲暇,他特地赶去人间,路上,突然没来由的心慌,他凝神估算,得知她近况危急,遂火速赶到她的身边,却见她形神消散,一个人承受了多少苦痛,才会放弃对生的念想,他依稀听见她悲凉的声调,不知是问别人还是问自己:“你们说,他现在在干什么?”

    几千年向来处变不惊的暮琼顿时气得肺都快炸了,哪个不睁眼的混蛋敢这般折磨他的徒弟,而且是唯一的弟子!等等,那个小小的孩子……是她的?暮琼又气又急,又不敢耽误,急匆匆地收了她的形神只身返回仙界,连大白蛇也未来得及通知。

    一个了却生念的灵魂,是无法唤醒的,除非,你找到办法对症下药,重燃她的生念。

    那段时间,暮琼居于太澜宫而不出,避客不见,可急坏了天帝,眼下他还有事,然而天后听了小仙娥的禀报之后,与天帝对视一眼,二人一言不发。

    “影渡劫失败,你说她能否撑过去?”天帝也替她担忧,那只从前无法无天的青鸾,自从她下界之后,仙界冷清得不是一丝半点,看起来天宫仙气袅袅,一派祥和,实际上,死寂得可怕,待得越久,天帝越感枯燥与厌倦,而每次赵清影的调皮捣乱总能让他心情舒畅开怀,虽然也会给他制造不大不小的麻烦。

    “有兄长在,应该没问题。”天后默默地握住他的手,明明是太澜宫的家事,却好像把整个天宫也笼罩了一层痛苦的阴影。她在天宫多年,不曾见过暮琼哪日乱过方寸,但是影出事以后,他闭门不出,整日把自己锁在渡月洞,苦心做法,保护她的形神。

    没有人知道,那段时间,暮琼上神经历了什么。三个月后,赵清影醒了,她开口就说了一句话:“我死就死了,何苦把我救活?”她说得那样伤情,把师父的心都捏碎了。

    她醒了之后,要么就坐在桃花林里,长久的发呆,要么提一壶酒,把自己灌醉,大睡三日。暮琼心疼,却毫无办法,但凡有一丁点办法,他也不会这样,每天站在她的身后,不出声地陪着她。

    他想对她说:“影,你并不孤独,为师陪你!”

    可是他低估了“那个人”的影响力,只要她还记着从前,她的脸上便永远挂着哀伤。

    有时候吃醉了酒,醉眼迷离的状态中,错把他认成了那个人,口中喃喃那个人的名字,抱着的却是他,他不敢动,亦不敢出声,生怕打扰了她的念想,就那样无声无息地陪着她。

    有时候她醒来,到处找他,找得着他的话,便嚷嚷着穿花衣裳,可太澜宫只有胜雪白衣。暮琼凝神望她,不怒悲喜,在她转身后低声叮嘱小仙娥,为她做几身绣花衣裳。一朵朵桃花在白衣上盛放。他望着她一路小跑进桃林,别样的姿态惊艳了他的眼,心中开始懊悔,从前为什么非要逼她穿素色的衣服,这些别致的图案穿在她的身上多了几分窈窕淑女气质。

    大白蛇歪着头轻声问:“师祖,师父多久能好呢?”

    他见她总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既心疼又着急,偶尔他悄悄去人间看看小师弟,最近发现被慕轻寒给弄走了,气得他差点要了那对夫妻的性命,可后来住了手,他看到慕轻寒对小师弟似乎还说得过去,也知道他认定的事情完全没有任何的回转余地,索性没有露面,但那又怎样,他害得师父这般厌世,这笔仇他永远忘不了,在他的心里,欺负他的师父,就是欺负他白落,那天要不是以为师父情况不容乐观,他早就教训慕轻寒了。

    就算后来他得知慕轻寒的真实身份是大名鼎鼎的妖泽太子,他给他打的唯一的一个标签就是“渣男”!

    暮琼没有回答,淡漠的脸上看不出表情,这个问题根本无解,他不忍心看她每天浑浑噩噩借酒消愁,如果可以,他宁愿自己替她承受那些无法言说的伤痛,原来多活泼的人啊,就算把他气个半死,她也总是挂着一副乐呵呵的笑容,从不知愁为何物,现今呢?那个张扬得有点嚣张的假小子去哪了?

    回忆如同潮水翻涌。

    遥想当年师徒初见,赵清影还是一只羽毛未丰的雏儿,叫声尖细稚嫩,暮琼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好奇心大发,翅痒难耐,抓了他的发带飞到半空,一边扇动着翅膀,一边挑衅地叽叽喳喳:“嗨,大傻帽儿!”话只说到一半,她的眼睛看直了,如瀑般的墨发披散开来,俊冷的五官如刀裁一般,淡淡的目光投向她,白衣胜雪,腰间佩了一块白玉桃花,恰如点睛之笔,清冷出尘,她看得呆了,忘了扇动翅膀,直线加速坠落,却被他单手托在掌心,他的眸光中缱绻开一丝温柔,薄唇轻启,声线一如其人,缓慢而温柔,深深地迷醉她的耳朵,他说:“你是不是迷路了?”这百里荒野,几无虫鸟走兽,小家伙定是落单或迷路了。

    “你真好看,我长大以后能嫁给你吗?”幼小的赵清影看得如痴如醉,丝毫不知嘴角流了他一手的哈喇子。奶声奶气的赵清影逗笑了暮琼,她第一次看到他嘴角漾起的浅浅笑意,他怜爱地敲了下她的脑壳,道:“你才多大点呀?”

    赵清影不服气地跺跺爪子,挺着胸脯子急道:“你是不是嫌弃我小?”好像那样她就大了身形。

    当时的暮琼只觉得她的言辞童真有趣,见她孤身野外,怕她遭遇不测,动了恻隐之心,有意带她走,便问她:“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十分愿意!”赵清影乐开了花,自她出生不久,她的爹娘双双去世,留下一个孤苦伶仃的她,白日黑夜到处东躲西藏,能活到现在纯属幸运的加冕,现在有人要收留她,正求之不得。本来呢,她的本意是先捉弄他一番,然后偷取他的财物拿去换吃的,现在好了,连这些折腾都免了,一想到以后可以衣食无忧,她就觉得鸟生有了希望。

    从此,她住进了太澜宫,无论暮琼去哪儿,她便跟去哪儿,像个小尾巴一样,形影不离。

    后来她化了人形,他牵着她的小手出门,带她见识大好的世界,他认了她做徒弟,将毕生所学一一传授于她,他看着她的点点进步,心中十分快慰。

    听着她的一声声“师父”,他的心都快融化了。

    她小小的时候,他帮她扎丸子头,她总是张开双臂,吵着要他抱抱,没来由的,她总抱着他的脸啃,亲完了还砸吧着嘴:“师父,你真好看,你身上好香啊!”

    “……”他笑了,芬芳的桃花林中,绽放了他绝大部分的笑容。

    “影,不许撒娇,今日好好练功!”

    赵清影听了,嘟起嘴巴,样子十分惹人怜爱,但练功这事儿没得商量!渐渐地,她发现,撒娇对他不奏效了。

    暮琼也说不清楚从什么时候起,她变了,变得叛逆而敏感,变得喜欢花哨的东西,他觉得太俗,可是约束她,可是他越是干预,她就越是反抗。虽然他对她还是一如平日的好,可是她却不觉得,为了引起他的注意,她开始偷偷溜出太澜宫,开始给他惹事,还一定要他去善后,他忙得焦头烂额,但从未骂过她一句,说过一句重话。

    偶尔,他会发现,她悄悄地给他做好早膳,悄悄地躲起来看他用膳,他都知道,她的早膳中总带着一股桃花的香气,她曾说过,师父的身上很香,有桃花的味道,说的时候,眼睛不自觉地瞄向他的玉佩。他留心了,不日给她弄了一个更精致的玉佩,高兴得她围着他忙前忙后,一直师父师父的叫,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他看着她,猛然发现,她长大了。

    一转眼间,她就长大了,可是,一不留神,她就被妖泽的混小子拐走了,还弄了一身的伤,他凭什么可以,肆意伤害他一直用心呵护的徒儿?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