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9.振作

章节字数:2800  更新时间:19-11-16 08: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师父!”赵清影声音轻轻的喊了一句。

    暮琼陡然回过神来,笑了笑:“你醒了。”

    “师父,你瘦了!”这是她醒来之后,第一次仔细端详师父,他的发丝中好像夹了几根刺眼的白发,赵清影鼻子一酸,扑进他的怀里,嘤嘤啜泣,直至此刻,她的心尖儿酸楚一片,师父从不求回报地待她好,而自己呢?除了给他添乱还叫他担心,她分明记得,去人间之前,他的鬓角乌黑油亮。

    “我最近在减肥。”暮琼挺直腰身,轻轻地拍她的背,撒了个蹩脚的谎言,她的泪水濡湿了他是衣衫,默默地听她的哭泣,一言不发,他明白,憋了太久的她需要宣泄,所以他只需借她一个肩膀,同时心中不无惆怅,那只小小的鸟呵,一转眼,已经长大,那又何妨?他依然是她最温暖的港湾,是她最坚实的后盾。

    就是这么一句话,逗得赵清影噗嗤一笑,眼泪还在脸上挂着,亮晶晶的,刺痛了他的心,他轻轻理顺她的长发,拭去脸上冰凉的泪,微微一笑:“乖,没事了!”

    有为师在,护你周全。

    有为师在,保你平安。

    那一笑消融了她多天的阴霾,她忽然想起,自打她开始叛逆之后,再也没给过他一个笑脸,再也没见过他那清凉如水的笑容,原本,在她小小的时候,他好像经常对她笑的!

    “师父,你笑起来真好看!”赵清影抱住他的胳膊,绽放一个惬意的笑容,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小时候,跟师父亲密无间的日子。

    暮琼侧头看她,面上漾着浅浅的笑意,若你喜欢,我便常笑。

    “师父,对不起,这些年来给你惹了很多麻烦!”赵清影不知何时低下了头,发丝遮挡了她大半的脸,他看不清她的表情,只是听声音也能辨别到她的愧疚。

    “心情刚好点,说这些做什么?”暮琼的脸上划过一丝凉意,她的那些小九九他从来没真正放在心上,也从未怪罪过她,只是觉得她的天性使然。有时候,他表面板着脸训她,实际上,当她偷溜出去的时候,他便悄悄跟了出去,看看她都怎么闯祸的,站在她的角度,想象着她的思维,事后,悄无声息地帮她把错误纠正。

    “嗯,不提不提。”赵清影讪讪地摇头,继而有些不好意思,“师父,你的桃花酿都被我捣鼓完了?”

    “……”他也无奈,昔日那个一杯倒的小丫头,自醒来后,每天醉生梦死,不过半年,把他收藏的酒全偷拿了喝,喝了睡,醒了再喝,周而复始。他知道酒喝多了伤身,可是她的伤痛他无能为力,每日间眼睁睁地望着她闷闷地抱着酒坛子,浑身的酒味,他盼着她醒,又怕她醒,盼她睡着,又怕她睡着,矛盾的心情亦一日复一日。

    “师父,收到我这么劣迹斑斑的徒弟,你有没有后悔过?”赵清影缓缓地走着,低着头,不敢望他。

    暮琼怔了怔,她变了,变得卑微。

    “你乱想什么?影,你给我记住,你是青鸾,没有人能打败你,除了你自己,你要为自己而活!一个男人就把你打败了?他算什么,没有他就活不了了吗?为师带你进宫,是希望你能活出自我,而不是给一个男人欺负的!”那般恳切又急切的眼神,她想如果她父母在的话,也是这般的神态吧?

    话说暮琼真急了,他一直在等她走出伤痛的一天,可是,听她的语气,越发地自卑起来,这不可以,他的徒儿向来是傲娇的存在,怎么可以,因为一个人的原因,变得她不是她了?那一刻,他杀了慕轻寒的心都有。

    “你不是没有人在乎,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爱你,至少,我不会丢下你,从带你回来的那天起,我就没想过丢了你。”

    一直以来,他都站在她的身边,这一站,三千年有余。

    赵清影心里头使劲骂自己,不是不提了吗,自己怎么这么嘴欠?不该再让师父担心的,这个世界上,对自己最好的人,最在乎自己的人,唯师父莫属。

    她一直都知道,他很疼她的,怎么可以再让师父伤心呢?不可以,不可以,我要振作起来,去他娘的慕轻寒,去他娘的臭男人,老娘没他一样可以活得很好,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还有比那更艰难的吗?!

    安身养性了一段时间,赵清影的身体基本复原,这天,她坐在桃树上,望着满树的桃花,想起偶尔吃点小酒感觉神生圆满的暮琼好像很久没有碰酒了,又想到来的时候路过酒窖,发现里面空空如也,她不禁自叹:原来,这段时间我喝空了师父的酒窖啊?可不是嘛,师父珍藏的桃花酿半进了她的肚子,半撒在了桃花林,简直暴殄天物。

    她略想,遂张开双臂,身姿轻盈地落到地面,纤手一挥,满地的花瓣飞离地面,聚到半空,甚是绚丽,她勾了勾嘴角,手里变出个绣着桃花枝的布袋,那些花瓣仿佛长了脚似的,一溜烟钻了进去,她提着袋子,单手拍了两下,微微一笑:“就你们了!”

    这时,暮琼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收集落花作甚?”

    “酿酒!”赵清影回头,俏皮一笑,有一瞬间,他觉得时光仿佛倒退了几千年,那个小女孩总是仰着红扑扑的小脸蛋儿冲他傻傻的甜甜的笑。

    “这些粗活……”你哪里做过?暮琼欲言又止,她刚刚燃起对生活的热情,不能在此关键时刻打击她。

    “我陪你吧。”

    “不用,你教我步骤就行,这几千年徒儿从未为师父做过什么,小小心意,还要师父指点,实在惭愧!”赵清影收起布袋,将暮琼扶到一边儿坐着,自己回身喊了句:“大白,出来!”

    大白蛇跐溜一下飞到她面前,喜滋滋地抬头:“师父,有什么指示?”

    于是乎,大白蛇包揽了绝大部分的工作,而她自己,站在暮琼身旁有说有笑,大白蛇偷偷看她,心中舒了口气,师父终于从伤痛里走了出来。是否真的走出来,赵清影自己也不知道,她只知道,不能再让师父和徒弟担心她的安危,他们都是她爱的人,也是很爱很爱她的人。

    大白蛇一丝不苟都忙碌着,看得赵清影不大习惯,她迎着风,半眯着眼,问:“大白,你几时变得这么乖了?叫做什么就做什么,这好像不是你的性子哦!”

    大白蛇一脸黑线,有师祖在一旁坐镇,他敢偷懒吗?

    且说大白蛇,自亲眼目睹赵清影形消神散的那一天,痛彻心扉,他祈求上苍救救他的师父,只要师父活着,他保证再也不淘气,再也不给师父添麻烦,师父唯一的遗愿他也兢兢业业地去实现,后来沧离与他道别去了鬼域,而他在小师弟住的附近逗留了一段时间,他怕慕轻寒找到,怕小师弟在那里不幸福,悄悄地守护着小师弟,他第一次睁眼望他,纯澈的眸子如同大海星辰,十分好看,第一次看到他笑,没牙的小嘴儿咧开,怎么看都喜人儿,他第一次翻身,第一次坐起……他觉得小师弟的成长坏境达到师父的要求,虽然舍不得,但他很想念师父,他想回到仙界,回到师父生活过的地方。

    于是乎,他念念不忘地从人间归来,寂静的太澜宫,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阴影,他觉得大事不妙,问了问身边的小仙娥,他得到一个惊爆他眼球的事实,他的师父回来了!只不过,在渡月洞沉睡!师祖暮琼一直守候在她身边,他的心陡然安了。有师祖出手,师父一定能回来的吧?

    他日日盼,夜夜盼,终于见到了喘着气的赵清影,她依旧是原来的模样,只是如同白雪的脸上充满着生无可恋,他的心痛极了,自责当初如果自己道行深一点,毁了那场婚礼,或许她就不用遭此等罪了。

    他念了一声师父声泪俱下,被暮琼暗暗阻止,她大劫初醒,经不起任何折腾,遂隐了心情,悄悄地退出渡月洞。后来的每一个漫长的昼夜都不再漫长,他能看见活着的师父,心里充满了希望,他坚信,终有一天,她会回来。

    现在,她回来了,她的话语也活络起来。

    大白蛇心里很欢喜,干劲十足,哪还想得到偷懒儿?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