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0.重遇

章节字数:3183  更新时间:19-11-17 0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桃花酿封入酒坛,放进酒窖,其他的就交给时间。

    赵清影的气色渐好,暮琼领着她拜见了天帝天后,多日不见,天后朝她招手笑得合不拢嘴:“不必多礼了,影快到我跟前来!”那只叽叽喳喳的捣蛋王青鸾如今是这般出尘的容貌,难怪兄长那么在乎她,天帝看似不经意地瞥了眼暮琼,心里怅然了几分,他的性子他最是了解,独身习惯了几千年的兄长有朝一日带了一只小小的雀子回宫,他就知道故事不简单,他的在乎他看在眼里,只是不知这小丫头可曾察觉?

    赵清影和天后说笑了一会,将自己的爱徒大白蛇介绍出场,天后见了微微有些头疼,心中苦恼,怎地又多了个捣蛋虫?而天帝则暗暗想,以后的仙界又将多了点活气!是的,沉寂的仙界总需要那么一点不一样的颜色点缀,赵清影是,大白蛇亦是。

    等回了太澜宫,暮琼收到一份喜帖,他扫视了大红喜帖的内容,将之丢在一边。赵清影冲小仙娥使了个眼色,对方如遇救命稻草般地积极退下,她歪过头瞄了一眼帖子,问他:“师父不高兴?”

    “没什么。”暮琼淡淡地回她,后又补充了一句,“三日后,冥王大婚。”

    “谁?”赵清影诧异。

    “冥王碧落大婚。”暮琼负手迎风而立。

    “那师父去还不去?”

    “你想去?”暮琼闷声问。

    “算了,我不想去。以前总觉得出了太澜宫的大门,外面全是精彩的去处,如今却觉得,还是这宫里的幻境,适合我,别人的热闹,我就不去凑了。”说话间,赵清影想起了在幽境的一面之缘,那时候,那个美艳绝伦的女子脸上总罩着一层淡淡的忧伤,那时候她不懂,现在的她却已变成了那时候的碧落。原来,情之一字,如此伤人。

    那为何,她又嫁了呢?

    暮琼淡淡地转身,只一眼,看穿她的心事,便提议道:“这宫里太过素净,眼下盛世太平,我们不如去凑个热闹,沾点喜气,你看如何?”

    大白蛇连声附和,这段日子,他憋着的劲儿无处释放,早就想出去游窜,眼下逮着这个机会,说什么也不能放过,更何况,连老古董师祖都开口了。

    “师父,你变了。”赵清影对上暮琼的视线,吃吃一笑。她印象中的师父,总是一副超尘脱俗的姿态,哪里想到,他也会有如此接地气的一面?暮琼心说我没变,我只是想让你开心一点,你的违心的笑我一眼看穿。

    “好吧,那我们一起出发。”

    三天后,鬼域冥殿,赵清影见到了那个让碧落情动的男人,风度翩翩,气宇轩昂,他的视线一直落在新娘的身上,虽然碧落顶着个大红的盖头,看不到脸,但从陈朔眉目如画的神态上,不难看出,他们彼此情真意切,恩爱有加。

    一片死气沉沉的鬼域因为冥王大婚,全都挂上了喜庆的朱红,满地的曼珠沙华红艳似火,似乎诉说着二人的甜蜜。赵清影衷心祝福二人长长久久的同时,悄悄从喧闹的人潮中隐退,寻找安静的去处。

    朦胧之中,空气中隐隐约约有和着似有似无的笛声,悠扬婉转,赵清影莫名地感到心安,她循着声音找了过去,永暗之中,星星点点的烛光,微弱但生息,大陆的边缘,阴风呼呼,据说下面便是无边无际的黑海,隐约中,现出一个人形,形单影只,背对着她吹着一根笛子,对方似乎察觉到她的脚步声,笛声戛然而止。

    “谁?”他的声音不大,但很好听,一如他的笛声般富有穿透力。

    “青鸾影,请问阁下是?”他的所在与婚庆的热闹形成了两个极不协调的极端,赵清影很容易便能猜出他的身份。

    “白泽夜炽。”难怪呢?他身上的气息与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同,似乎有一层仙气,但被其他的气息沁染而变得不纯粹。

    “这里风很大。”赵清影与他并排站着,望向至暗,冷风阵阵,烛火摇曳,有音乐声不时从远处飘来。

    “你是来参加婚礼的宾客,怎么不在席上?”他转过头,收了笛子,此处甚是安好,他不愿旁人打搅他的清净。

    “那边太闹腾了,我想出来透口气。”她笑了笑,两人都不再说话。

    赵清影忍了很久,最终还是开口:“你说,那个男人真的爱她吗?”

    夜炽嗯了一声。

    “可是,我见过她伤情的样子。”

    夜炽的脸上终于闪过一丝疑问,转脸看向她:“你想知道什么?”

    “陈朔爱不爱她?为什么她曾那么伤心?既然伤透了心,她为什么还要嫁给他?”被爱的人伤透了心,为何还想与他长相厮守?这不是自欺欺人么?

    夜炽发了一会呆,一脸的落寞。“她爱的人始终是他。不管他做了多少伤害她的事,她最爱的人一直是他。”

    赵清影绞着手指,迷惘了,女人都是这么蠢的动物吗?她想起了慕轻寒对她做过的事,忍不住嘲笑自己,都什么时候的事了,现在还想着?给自己添乱。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赵清影回头望去,发现一个小小的身影傻不愣登地往这边跑,以这速度,等下非掉进阴寒的黑海不可,她大喊:“谁家的孩子,快停下来!”

    “烛火!好多烛火!”奶声奶气的声音丝毫未停歇,一直朝冥陆的边缘跑来。赵清影急着跑了过去,将下家伙拦腰截了下来,还别说,身量虽小,但劲头儿十足,把她冲得一个踉跄儿。

    “谁家的毛孩子,大人呢?也不管着点,出事了可咋办?”赵清影一边埋怨着,一边抓住那只小手往灯火通明的地方走去,一路上,小孩都一步一回头地说:“烛火,漂亮的烛火!”

    将孩子带到安全区域,她蹲下身子,擦去他嘴角的油腻,细细打量了一番,真是个俊俏的小家伙,眼睛炯炯有神,脸蛋儿水灵水灵的,十分可爱,她笑着问:“小不点儿,你家大人呢?

    小孩子环顾四周,摇了摇头。

    “念念!念念!”一个高大的男人焦急地东张西望,小孩子听了,小腿儿一蹬,跑了过去。男人一把抱住他,一脸吓死我了的表情,“你跑哪去了?吓得我小心脏砰砰乱跳。”

    念念嘿嘿傻笑。

    赵清影扶额,这心大的家长,孩子活着可真不容易。

    “影?”对方惊讶地叫出声来。

    赵清影定睛一瞧,原是她的老冤家,妖泽的二皇子慕轻尘,他们两个那是不打不相识,他很小的时候偷潜入仙界游玩,碰上了爱找茬的她,两个见面分外眼红,下手得那叫一个狠,招招狠厉,慕轻尘很快就败下阵来,连连讨饶,灰溜溜地逃回妖泽,等好了伤疤忘了疼,再次溜进仙界,偏偏找她单挑,每每都弄得遍体鳞伤,却是不屈不饶,越战越败,越挫越勇,打到后来,她看到他都不忍出手,哦不,不忍出爪。

    赵清影惊讶地指了指他怀里的孩子,问:“你都有孩子了?”

    “……”慕轻尘被问懵了。

    “你几时结的婚?谁家姑娘这么倒霉,摊上你这么个浪荡子弟?”赵清影忍不住单手托腮调侃,“哟哟,这孩子长得可真俊俏,长相随他妈吧?”

    “那我就不知道了。”慕轻尘终于憋出了一句话,这丫头片子的嘴依旧那么毒舌。

    赵清影顿时浮想联翩,嘴角勾起坏坏的笑。

    “这是我大哥的孩子。”他纠正道。

    赵清影定了定神色:“你大哥?”慕轻寒?他终归跟寒影结婚生了这么个孩子?这轮廓还是真的随她,哎,真怪自己眼拙,早知道就不出手了,晦气。

    “我大哥叫慕轻寒,这是他从人间带回来的宝贝儿子,天天宝贝得不行不行的,哎呀我的天哪,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我就没见过这么矫情的父亲。”慕轻尘以为她不知道,特地强调了一句。

    “清清?”赵清影惊觉,寻声望去,不远处,慕轻寒嘴巴张了老半天,终于憋出这个名字,激动得不停地搓手,他的情绪似乎很不稳定,初时很震惊,继而激动,再而克制,故作平常,或许内里调整了一番情绪,才淡淡地问出这么两个字。

    她冷冷地扫了他一眼,讽刺道:“慕轻寒,你够能耐的啊,这么快就和寒影生了这么个小东西,我真该好好祝贺你一番是不是?唉,这么重要的场合怎么不见你的白月光?你把她丢人间了?”

    慕轻尘奇怪地望着她,又回身望着自己的哥哥,疑道:“你们认识?”

    赵清影嗤笑一声,转身走人,丢了一句:“不认识。”

    “清清……”慕轻寒紧紧地追了上去,却又不敢离得太近,只是拉开距离地跟着,慕轻尘被这一幕看傻了眼,连同他怀里的念念,也分不清状况,他压根儿没见过他的父亲这般谨小慎微。

    “影上神,等等我,好不容易见个面,大家好好叙叙如何?我都很久没见着你了。”慕轻尘试图赶上拉住她的衣角,他知道大哥一直在找一个女人,莫非跟她有关,那这小侄儿,岂不是他们俩的?他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叙你个大头鬼,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现在想在此闲情逸致的?”赵清影怒气匆匆地打断他的话,此地她一刻也不想待了,想想甚是好笑,本来只是想来沾沾喜气的,反倒挨上了一身的晦气。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