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卷 第二十章 生同生,死共穴

章节字数:2038  更新时间:08-03-01 17: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玲玲,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久了,对了,为什么你约在这么荒凉的地方。”上官皓看着周围的墓地,真是有些毛骨悚然,不过,身为男人在心爱之人面前,只能故做镇定,对于男人来说,有时面子或者比生命都重要。

    孤独玲嘴角边依然带着温柔的微笑,走到上官皓面前,说道:“怎么?不喜欢这里吗?你听,风里传来的声音,多好听呀。”

    声音?仔细一听,那是什么乐耳的声音呀,是山墓中的魅鬼叫声,一声一声叫的好不惨淡,一阵一阵的寒气朝自己扑过来,今天的她为什么会那么奇怪?莫非是生气了?从包里拿出几封情信,每次一看到这些,她就开心的,于是微笑地把信递给她。

    看到他一付讨表扬的表情,真让孤独玲觉得恶心,打开那些信纸,念出:这句好,生同生,死共死,还有这句,不求相守,但求不忘。真是动听呀,没想到你这理科才子,写起这些情信却丝毫不差于学文人呢。”

    没听出孤独玲语句中的讥讽,上官皓依然笑的憨憨的,脸红红对孤独玲说:“玲玲,只要你喜欢就好,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每天写无数封情信给你。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你知道我买不起手饰、衣服和那些高贵的化妆品给你,能做的只有这些了,但是我真的很爱你。”

    孤独玲轻蔑一笑,说道:“爱我是吗?那你在老家未婚妻呢,放在那里不管不顾吗?”爱?这个字眼他不配说出来。

    上官皓听到孤独玲这么说,脸色突然灰白,拉着孤独玲的手,连忙解释的说:“不是的,不是那样的,那个是我母亲做的主,我爱的只有你一个呀,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真的,玲玲你要相信我呀。”

    孤独玲又恢复的温柔,乖驯的投到上官皓怀抱中,轻声说道:“你真的什么都愿意为我做吗?”

    上官皓以为孤独玲原谅了他,想都没想都点头答应的说:“是的,只要你开心,我连命都可以不要。”

    “好,如你所愿。”孤独玲推开上官皓的怀抱,对着一处空阔的地方说道:“彘,听到了吗?你的食物正要叫唤着你呢,还不出来享用。”

    “旺~唿旺旺~~”如吠犬的叫声越来越靠近两人。

    上官皓此时惊恍不已,一步一步退后,对孤独玲叫道:“玲玲,你要做什么,那个又是什么怪物。”眼前出现一只形如虎而尾如牛的怪物,对着上官皓不停的撕喊着。

    孤独玲睁着无辜大眼睛对上官皓说:“我是在帮你完成誓言呀,你不是说,只要我开心,只要我愿意,你可以为我付出生命吗?我正在为你实现它呢,你该开心才是呀,怎么想逃了呢,彘,还不快捉住你的食物。”

    彘一越而过的扑倒了上官皓,狠狠的咬断了他的大腿,上官皓吃痛的大叫着,一边死命的象前爬着,口里还不停的问道:“为什么,孤独玲,你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你不是说喜欢我的吗?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彘象是玩耍着的他一样,不一口吃了他,而是一口一口的,把他撕开来吃,象是猫玩着老鼠一般。

    孤独玲没有理会上官皓,而是对彘说道:“你真是不乖呀,这么爱玩,弄的到处是血,还搞的这么吵,你弄的我很烦呢。要不,就快点解决他,不然下一次,我就不带你出来来玩了哦。”

    彘听到孤独玲这么说,立即就一口咬掉了上官皓的脖子,血立刻就飞溅而出,上官皓直到临死的那一瞬间,还是开口问着:“为什么。”

    孤独玲上前,抻出一只手指擦拭掉他眼角的泪水,对他说道:“因为我也想要幸福呀,所以只有牺牲你了,还差一步了,还差一步,我就可以永远和他在一起了,莫紫晗,我最好的朋友,是不是到你牺牲了呢。”

    彘心满意足的啃着上官皓的尸体,而孤独玲望着天空双手合十,默默的祈求着:希望魔神保佑,我可以永生永世和他在一起。

    “旺~旺~~嗷~”

    听到彘的叫声,孤独玲警觉回头,转而看到来人,微笑的如遇春风,柔声说:“你怎么来了?”

    “孤独玲,我今天来是告诉你,有些的人你最好别碰,不然的话,我不会放过你。”冷声说完,那人就消失了。

    孤独玲脸上温和尽退,狠厉的说:“你越是不让我碰她,我就越是要她死,这一切都是为你了,为了你呀。”

    “爱什么~恨吧,只有恨才是力量,只有恨才能永恒~~~”黑暗中,一个凄厉的声音叫喊着。

    莫紫晗回到家里,闷声不说话的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拿起相框,看着自己和玲玲的合照,那时的玲玲和自己笑的是多么甜呀的,而现到如今,眼泪悄悄地眼眶中不停的打转。

    累!真的好累呀,没想到当一切查清楚了,没有觉得开心,没有觉得满足,只觉得累,为什么,会是那样,为什么自己从小最信任的好友,最在乎的人会这样对自己。是自己的错吗?一直驱魔捉鬼杀妖的自己,竟然连自己身边的人要成魔,都混然无觉,为什么,她会选那样的一条不归路呢。甚至连自己的亲人,自己爱的人,自己朋友都不放过。自己到底要如何做呢,杀了她,自己真的下不了手,放过她?那又如何对的起那些怨死的人呢。孤独玲,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明天是孤独伯父的死祭,如你豪无悔意,那。。就不要怪我了。

    “小公主,刚才爸妈打电话过来,说最近两天可能会回来,所以,你最近没什么事就不要乱跑出去了。”莫舜夷敲门对莫紫晗讲道。

    “嗯~我知道了,这一次他们又会呆多久呢。”说是回来,总觉得这个家到象是两人旅馆一样,有时到希望两人别回来好了,也让自己没了期望,就不会失望了。

    “这个呀,电话没说,等到他们回来后,你自己问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