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卷 第二十四章 血咒再现

章节字数:2731  更新时间:08-03-13 23: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再恍如隔世处的郊外,一个穿着黑衣男子,抱着一个同样穿着黑衣瘦小的美丽女子,男子神色宁重,而女子绝美的脸宠则有些病态的惨白。

    远而观之两人仿佛组构成一副很优美的画卷,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这份宁静,冷寒入骨的声音肆无忌惮狂笑着。

    “怎么了?心痛吗?难过了吗?那报复吧,让你仇人血液染红这片土地吧。”

    黑衣男子冰冷的面宠出现一丝不耐烦的神精,眼睛从女子身上移开对着上空那个发出声音地方说道:“够了没~~欲魔~我来这里不是来听你说这些东西的,你有没有什么办法救她,她伤的很重原神快保不住了,再怎么说她也算是你的手下不是吗?”

    回应他又是一阵笑声,只不过这一次,那笑声中透着满满不屑。

    “真可笑~~我为什么要救她,她只不过是我手中一颗没用棋子罢了,死了就死了。除非你拿什么来交换,就如同十几年前一样,当时你拿你的人来交换生命,而今天呢,你还能拿出什么来交换。”

    黑衣男子又低下头看着怀里的人,嘴角浮现一个淡淡的笑容,低声说:“我一定会救你,一定会。”说完后,昂起头说道:“说吧,这一次你又想要什么?除了那三个人的命外,我什么都答应你。”

    兴奋的笑声一阵阵传入黑衣男子耳中,听的出那人很开心。

    “好好~~我最喜欢做交易了,特别是和你~~~,我要世界三大魔曲再现人间,我要当年惨剧再次重现。。。。。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只要你让我满意,我也会让你满意的~~~~”

    黑衣男子看着怀里人气息越来越弱,只好狠下心答应说:“欲魔,只要你能治好玲玲,我会让你看到,你想要看的东西。”

    一只黑色藤条飞了出来,把孤独玲的身子卷了过去,黑衣男子只是担扰看着她,却没有阻止,直到孤独玲的身影再也看不到,他才依依不舍不离开。

    在他离开之后,这个美丽郊外竟然变成了一个阴森恐惧的鬼魅森林。

    “孤独玲呀,孤独玲~~你说到底是你的生命重要,还是那个人生命重要?他生怕遇上这个选择,我就偏偏要让他选择~~~”

    另一头,莫紫晗静静的听着那个关于自己宿命的故事。

    “莫家在古时是将门之家,世世代代出的都是精忠报国的英雄。本该一切都好好的,一直到明朝时,莫家出一个很叛逆的儿子,他名叫莫亚奇,在家里他排行老四,一直都是家中老小的最喜也是最厌的儿子,喜的是他从小天负异常,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所以学武比常人要快上几倍,但此人不爱功不爱名,完全没有打算光扬家祖的想法。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或者他还是那个天天唱荡江湖,把酒欢笑的莫亚奇。

    当年明惠帝朱允炆初上帝位,削藩保皇权后,燕王就以“诛齐黄、清君侧”为名,发动了“靖难之役”,而身为忠国的将门之家,莫家当然是打头阵上前对敌,莫家儿子都到前线去找战,独独少了四处游历的莫亚奇,也正是因为这样,他逃过一难。一年后,前方传来消息,说朱棣竟然动了巫盅一族,前方战士全军覆没,莫家军一个也没留。

    莫亚奇为报父兄之仇,自愿立生死状上线前杀敌。第一个月战报依然是我兵败退五十里,休战死守城内,第二个月,传出莫将军偷袭敌阵,失败后行踪不明。当时,所有人都以为他他一定死了。但是六个月后莫亚奇竟然安全回来了,还在当天带着死士,灭了巫教满门,没人知道他失踪几个到底发生什么事,也没人知道为什么,他怎么会知道行踪不行的巫教的位置,而且他也不再怕巫盅之术,大家只是知道他灭了巫教后,哭哭笑笑了三天三夜。

    后来,皇帝加奖莫亚奇让他连升三级,加候进爵,可是他都全部谢绝了。皇上一看他不爱金钱权利,就把当朝最美的郡主嫁他为妻,他同样想谢绝,但皇权可容他一再挽拒吗?所以,下旨说如果不从就当抗旨杀其九族。没想到这份旨意,竟然是我们家族噩梦的开始。结婚当天,就在拜堂行礼之时,突然出一个有如仙女般异族女子,她满负怨恨责问着莫亚奇,问他到底有没有爱过她,莫亚奇先是惊讶那个女人到来,随后只是对着那女人说,她不应该来这个地方,请她出去。那个女人听到这样的回答,疯狂的笑了起来,随后冷笑的对他说,莫亚奇,你不是为了你们父母,为了你兄弟,才负我的吗?那好,我要让你成为莫家的罪人。说完之后,那个女人拿出一把小刀,狠狠向自己心脏处刺去,然后说出让我们莫家世代受诅咒的话。“莫家世世代代,儿女都将会再二十岁时死去,唯一解救之法,就是以命换命杀其父母,父母将不得再疼爱其子女,亲情将会化成毒药,越是爱生命就越快枯竭。”那个女子以她的生命化成最严厉诅咒,血咒。

    莫亚奇他真的成了莫家罪人,莫家因为了他,世世代代都受着常人没有办法忍受的痛苦,杀其儿女或者让他们杀了自己,活下去那方,又何以颜面存于世呢。

    “好狠毒的女人呀。”听完这个不算故事故事后,张琛策首先回过神来,而后又无限同情看着莫紫晗,她的童年一定过的很苦吧,没想到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强悍的她,竟然这么可怜。

    当事人莫紫晗听完后,则笑了,笑的很开心,但是眼泪却一滴一滴滑了下来,看着众人担心的眼神,她擦了擦眼泪说:“我是真的开心,真的。我一直以为,父母以为我是一个多余的人,所以从小都不疼我,不理我,无论我考试考的多好,无论我拿多少奖状,他们看都不都多看一眼。于是,我开始在外面打架,闹事想引起他们注意,可是还是不行,他们只是一个尽赔礼赔钱给别人,然后很敷衍的我说:下次不要做这样的事的事,这是不是一个乖孩子该做的事情。我真的很不明白,为什么别人有父母疼,有父母可以撒娇,甚至是被父母骂,而我却什么都没有,连一句骂都得不到。幸好,我还有一个哥哥,把我当妹妹一样疼,还有冥界的师傅判官爷爷,不然的话,可能我早就支持不下去了。原来,一切都是我想错了,他们是疼我的,是爱我的,就是因太爱了,所以才会不理我,不管我,所以我真的很开心,很高兴,就算是死也值得了。潇潇阿~~不对,我都不知道应该叫你什么了?”

    潇潇眼泪煽煽的对着莫紫晗柔声说:“叫我祖奶奶吧,辈份上应该是这样的。”

    莫紫晗刚想叫声祖奶奶,就听到手机在响动,拿起电话一接,“喂”

    “小公主,你到那里去了,爸妈马上回来,你快点去机场,我们一起去接机。”

    他们要回来了?莫紫晗突然之间很紧张,马上要看到他们了,见到他们之后我应该说什么呢?二十多年来,从没象现在这么紧张过。

    “喂喂~小公主,你到底有没有听到呀~怎么半天没声音。”

    莫紫晗这么回嘴说:“好了,我马上就去,你记得叫爸妈等等我哦,一定要等,好了,我挂电话了。”

    看着这二人一鬼,莫紫晗笑的象一个得到糖的孩子,她开心的说:“我爸妈要回来了,我现在就去接机,有事我们等下再聊哦。”说完之后,就一跳一跳的跑开了。

    “不是吧,她就这么走了?那孤独玲的事她不管了呀,刚刚还那么着急?”张琛策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很无力的说道。

    “让她去吧,孤独玲中了我咒法,根本不可能活命,除非~~不,我想那不可能。现在还是让她好好享受一下这得之不易的亲情吧,时间真的不多了。”楚水禅声音也透出一种无力感,那是对生命的无力,是对那个诅咒无力。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