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凝眉忘川

章节字数:4517  更新时间:17-08-25 12: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七章凝眉忘川

    乌云沉沉,朔风阵阵。

    片片雪花席卷而下,落在广袤的荒原之上。

    酆都,王宫。

    一声声急促的咳嗽之声从暗蛟的寝宫中传来,惊起屋脊上的无数乌鸦飞起。

    自从太古玄关回来后,暗蛟便一直卧床不起,时不时的咳出黑血,无论如何医治均不见起色。

    暗蛟的寝宫不大,他不喜奢华,里面的陈设极为简单,仅有桌椅床櫈等必需品,在其床头悬挂着一个绣着一朵梨花的白色香囊,梨花金丝镶边,银线穿插。

    苍蛟焦急的守在床边,望着躺在床上,脸色越发苍白的暗蛟束手无策。

    在这之前苍蛟曾试着给暗蛟输入真气进行治疗,但每每这时,二人右掌中的黑色符文印记就会发出幽光,紧接着便会有蚀骨钻心般的疼痛袭遍全身,令他们痛苦不堪,幽冥王警告他若是强行运功,轻则修为尽失,重则筋脉皆断成为废人。

    苍蛟望着暗蛟这副模样既怜又恨,毕竟是自己骨肉,看到他遭受如此罪过怎能不怜,但一想到暗蛟不遵父命,硬是闯关,便又恨了起来。

    “找到办法了么?”苍蛟走出房间朝着在门口守护的乌里术问道。

    乌里术摇了摇头,显出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

    苍蛟仰天长叹,心中百味杂陈。或许此时他已体会到了父神盘古的无奈心境。

    “眉儿见过叔父。”正当苍蛟默然无语之时,一位身态轻盈的紫衣女子快步走来,向苍蛟请安,她看起来一脸的焦急。

    仔细瞧去,她瓜子脸上眉若远山,眼若清泉,瑶鼻秀挺,粉腮微晕,一头乌黑长发挽起,两支凤纹青簪斜插,一袭稍短紫衣称体,上身罩着淡紫清荷抹胸,香肩微露,下身穿着分叉紫烟罗纱短裙,玉腿隐现,深紫布甲附在其上,一颦一笑摄人心魄。

    “暗蛟哥哥怎么样了?”她急切的问道。

    苍蛟没有言语,伸出右臂朝着房内指了指,而后转身离去,一阵咳嗽声再次响起。

    她是苍蛟的侄女,盘古大神的五子景海的幼女景凝眉,修为下神。

    凝眉在五岁的时候就被乌里术挟持到了蛮荒鬼域,他施展法术洗去了凝眉的记忆,将她从小就训练成了一位冷酷的杀手。

    “暗蛟哥哥!”凝眉一手将房门推开冲了进去,暗蛟半趴在床头,胸膛后背剧烈的起伏着,地上血迹斑斑。

    她心中一阵疼痛,急忙上前将暗蛟扶起,倚靠在床上,眼中满是焦虑与疼惜。

    在凝眉看来,暗蛟是她在这蛮荒鬼域最亲最近的人。

    她和暗蛟的第一次见面也是在这个房间。

    那时她刚来,小手抓着苍蛟的衣角,怯生生的站在他的身后,小心翼翼的望着躺在床上的暗蛟。

    暗蛟神色憔悴,全然没了人形。

    暗蛟修炼时走火入魔,失了心智,幽冥王说只有景凝眉的精元才可以救他。

    于是凝眉便被乌里术挟持到了这里。

    “蛟儿,你很快就会好了。”苍蛟略显激动的对躺在床上气息奄奄的暗蛟说。

    现在凝眉还清晰的记得当时的情景,苍蛟说完这句话后就将手掌放在她的后背,凝眉顿时感觉一股冷气钻进自己体内,五脏六腑被侵蚀着,痛苦难堪。

    苍蛟正使用法力欲将她的精元逼出体外。

    “放手!”原本躺在床上、虚弱不堪的暗蛟冲着父王大喊了一声,他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挣扎着从床上爬了下来,一把将凝眉拉到自己的身后。

    苍蛟愤怒而又不解的望着他。

    这是暗蛟第一次牵凝眉的手。

    “我不准你伤害她!”暗蛟对着苍蛟吼了起来。

    苍蛟暴怒的举起右掌,他没有闪躲,倔强的抬起头来。

    “啪”。苍蛟的手掌狠狠的落在他的脸上,掌印清晰可见。

    暗蛟没有哭,甚至动都没动。

    苍蛟愤然摔门而去。

    暗蛟回过身来,紧紧地拉着凝眉的手说:“你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绝不会让其他人伤害你。”

    暗蛟做到了他的承诺,从那以后无论凝眉做错了什么事,都是他扛着,遇到危险时,他也总是第一个挺身而出。

    “走开!”暗蛟喊了一声,将凝眉拉回至现实中。

    他一把将凝眉推开:“我用不着你们可怜我!”

    说着竟把桌案上的汤药打翻在地。

    凝眉一下子愣住了。

    这是她来到蛮荒鬼域后第二次看到暗蛟发火。

    第一次是她与暗蛟第一次分离时。

    自从她到了暗蛟身边后,暗蛟的身体渐渐好转。

    苍蛟自然高兴,但是看到凝眉与暗蛟形影不离,心中不免忧虑起来,于是便让乌里术将其带至绝境之城训练成杀手。

    分离那天,暗蛟被关了起来,他像一个疯子,打烂了房间里的所有物件。

    愤怒到极点,暗蛟竟打死了看守,跑到酆都城门。

    凝眉看到了暗蛟,挣脱了乌里术的双手,跑到他的身边。

    她双手捧着暗蛟的脸颊,轻抚着问,还疼吗。

    暗蛟的双眸中噙着泪水,有你在,便不疼。

    这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暗蛟落泪。

    从那以后,暗蛟的身体便时好时坏。

    “暗蛟哥哥——”凝眉俯下身子去捡地上的药碗碎片,她欲言又止,一不留神,一块碎片划破她的指尖,她楞了一下,若是在之前,暗蛟见到后肯定会第一时间捧住她的手吮吸,但现在——想到这,凝眉的眼圈瞬间红了起来。

    “滚开!我不需要你!”暗蛟被伤势弄得心烦意乱。

    太古玄关前的一切在暗蛟眼前一幕幕闪过,他原本打算好好在父亲面前表现,赢得他的认可,可是没想到这一战却让自己颜面尽失。

    凝眉听后,泪水刷的一下流了出来,她冲出房间,朝着城外跑去。

    这是凝眉来到蛮荒鬼域后第一次落泪。

    忘川河畔,凝眉坐在一块磐石之上呆呆的望着翻腾的河水。

    忘川河,蛮荒鬼域最大的一条河流,据当地人说,忘川河源于幽冥之界,饮一瓢忘川水,便可忘却所有忧愁。

    若是真能忘记那该多好,凝眉喃喃自语着,她捡起一块石子丢入河中,连浪花都未翻起便已沉入河底不见了。

    乌里术失算了,他以为自己抹去了凝眉的所有记忆,实则不然,他却忘记了凝眉是龙族,而龙族的记忆是抹不掉的。

    “我又何尝不像这石子一般渺小,在三界九族中除了至亲至爱的人,又有谁会知道、会在意我的存在。”凝眉轻叹着苦笑一声,她的眼前又浮现出了五岁那年被劫持的情景。

    一万八千年前,华夏大地,南国,金陵。

    临近年关的金陵城热闹非凡,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年幼的凝眉坐在一位大汉的肩头东张西望,眼前的一切对她来说都很是稀奇。

    “我要吃糖葫芦!”凝眉被路边的糖葫芦吸引住了,她稚声稚气的说着。

    “公主,我们马上就回宫了,宫里面有好多好吃的在等着你呢。”

    “糖葫芦,又香又甜的糖葫芦!”偏偏这时那卖糖葫芦的老头叫卖起来。

    “不嘛,不嘛,我就要吃糖葫芦!”小凝眉撒起娇来,肉乎乎的小嘴嘟着,眼睛瞪的圆圆的,作出可怜巴巴的样子。

    大汉依旧不肯松口。

    小凝眉立刻变了副模样,眼圈瞬间红了起来。

    “真是怕了你了!”那大汉看到凝眉的样子立刻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我回去不向陛下告状。”说着他将凝眉从肩头揽入怀中走到糖葫芦的摊前。

    “我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小凝眉嚷着伸手便去拿。

    这时,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云层之中隐隐传来雷声,不时地有闪电掠过,在凡间恣意妄为着。紧接着城内火光四起,浓烟滚滚,整座金陵城乱作一团。

    “公主,我们快走!”大汉急忙抱起凝眉,她手中的糖葫芦掉落在地,被踩得粉碎。

    凝眉哭着喊着要糖葫芦,大汉哪里还顾得了那多。

    “轰隆——”一个惊雷在半空炸响,小凝眉闹得更加厉害了。

    “莫怕,莫怕,我们马上就到家了。”大汉安慰着怀中的凝眉,抬头却发现几个黑衣人拦住了自己的去路。

    “快让开!”大汉急匆匆的喊道,那些黑衣人非但没有让开,反而抽出利刃朝着大汉奔去。

    大汉心中一惊,他瞬间明了这一切都是早已谋划好的。

    因怀中抱着小凝眉,大汉并不打算恋战。

    他抽出长鞭,猛的一甩,卷起气流扩散,将冲在前面的黑衣人狠狠打翻在地。

    其他黑衣人并没有后退,相反的越集越多。

    黑衣人将大汉和小凝眉团团围住。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可知道我们是谁?”大汉厉声喝问道。

    话音未落,黑衣人让开一条道路,一个老头缓缓地出现了,大汉认了出来,那老头竟是刚刚在街边卖糖葫芦的摊贩!

    “若是不知你们身份,我又何必在这苦等。”那老头仰天大笑一声,将身上摊贩服饰去除,露出邪恶阴险的真容。

    他正是乌里术!

    小凝眉看到他的模样被吓得大哭起来。

    乌里术没有丝毫的耽搁,他将手中灭善弑魂杖一挥,无数的乌鸦从四面八方飞来,将大汉和小凝眉困住,紧接着是一阵黑雾袭来,大汉和小凝眉双双昏了过去。

    等到小凝眉醒来时,她已身处蛮荒鬼域。

    “哟,这小娘子生的倒挺俊俏。”一阵猥琐的嬉笑声将凝眉拉回到现实之中,回过头来,发现正有几个长相丑陋的魔族士兵朝着她走来。

    “小娘子,你是哪里人,怎能一人待在这荒郊野外的,多危险啊!”

    望着他们那猥琐的模样,凝眉感到一阵恶心。

    “如果不想死,就赶紧给姑奶奶滚蛋!”凝眉冷冷的望着他们说道,她从怀中掏出慕华埙,这是她的法宝,此埙通体白色,埙身画有金色日月图案。

    “我道是美人儿要拿出什么唬人的武器呢,原来是要吹奏一曲给我们哥几个助兴啊!”

    “刚好姑奶奶我心情不好,就拿你们几个有眼无珠的蠢货消气。”说着,凝眉将慕华埙放在嘴边吹了起来。

    埙声响起,瞬间风云突变,沙尘飞扬,群鸟乱舞,那几个魔族士兵捂着耳朵在地上直打滚,看起来很是痛苦。

    “这,这吹得是什么曲子,我的头好疼!”

    凝眉并没有理会他们,嘴角闪过一丝冷笑,继续吹着,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

    “好狠毒的妇人!”那些魔族士兵抱头直呼,他们的眼鼻耳中均已渗出鲜血。

    风,越来越大,埙声也是越来越急。

    那些魔族士兵的头好像要裂开一般,痛不欲生。

    “快,快别吹了!我们滚,我们有眼无珠!”他们求饶着,可是杀性上来的凝眉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

    风吹来,她长发飘起,眼睛已然变成了血红色。

    “去死吧!”一声喝罢,凝眉骤然停住,手中慕华埙一横,竟从那埙口飞出几支银针。

    “乒乒乓乓”只听清脆的响声在耳畔回旋,银针被一柄七星震天槊格挡住,簌簌掉落在地。

    七星震天槊是幽蛟的兵器,此槊通体暗黑色,长约九尺,一条蛟龙顺着槊杆盘旋而上,龙口张开,槊尖从中而出,杀气逼人。

    “是你。”凝眉看了那人一眼,收起了慕华埙。

    “还望姐姐手下留情,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幽蛟求情道,这些人是幽蛟的心腹。

    “管好你的手下。”凝眉冷冷的望了幽蛟一眼,干脆利落的说道,而后转身便要离去。

    “姐姐。”幽蛟见状上前道,“莫非姐姐还在生气?”

    幽蛟是喜欢凝眉的。

    幽蛟第一次见到凝眉是在一万八千年前暗蛟的窗外,当时苍蛟正打算将她的精元逼出体外。

    看到她痛苦的模样,幽蛟很难受,他想要上前,却没有勇气。

    当时凝眉也看到了他,目光接触,他却落荒而逃。

    此后幽蛟都远远地躲在一边看着暗蛟和她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但始终无法迈开那一步。

    看着凝眉和暗蛟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他很是嫉妒。

    幽蛟希望陪在凝眉身边的是自己。

    于是他走进苍蛟的房间,说服苍蛟将凝眉从暗蛟身边赶走,自己主动请缨陪她一起受训。

    这一陪就是一万余年。

    可是凝眉对幽蛟始终都是冷冰冰的,她的心里只有暗蛟。

    其实凝眉早已知道自己之所以会离开暗蛟都是幽蛟从中作梗,因为那日她听到了幽蛟跟苍蛟的对话。

    幽蛟没有放弃,他自知亏欠凝眉的太多,所以拼命的讨好她,想要弥补自己的过错。

    “这跟你没有关系。”凝眉甚至都没有看幽蛟。

    幽蛟也不言语,即刻转身离去。

    片刻光景,幽蛟手中竟拎着方才那几个对凝眉无理的士兵的脑袋,鲜血顺着槊落在地上。

    “我已经替姐姐教训了他们,以后他们再也不会烦扰姐姐了。”说着,幽蛟将那几颗人头丢在凝眉跟前。

    尽管自己曾杀过不少人,多惨烈的场景她都经历过,但是看到这几颗血淋淋的脑袋,凝眉感觉自己的胃里一阵翻腾。

    “你这是做什么?”凝眉回头望着幽蛟,“这是在威胁我么?”

    “姐姐,你误会了,我——”听了凝眉的话,幽蛟语无伦次起来。

    “不要再说了,我还有事,麻烦你让开。”说着,凝眉一把推开幽蛟。

    “我到底哪里不如他?就因为他是未来的巫王吗?他喜欢你吗?”幽蛟声嘶力竭的喊着。

    天空中顿时雷声阵阵,乌云翻滚。

    凝眉却头也没回。

    

    作者闲话:

    网络文学作品《雪域昆仑龙族联盟》所有版权均归北京锋尚锐志传媒有限公司所有,作者勵雲君,任何个人、组织、机构等未经北京锋尚锐志传媒有限公司事先书面授权许可,不得擅自进行复制、修改、转载或以其他任何形式进行商业使用。如发现侵权行为,北京锋尚锐志传媒有限公司将依法追究侵权方法律责任及经济赔偿。若您有版权商务合作需求,

    请与我司版权负责人联系,联系方式如下:

    宋娟手机:131468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