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青石初遇

章节字数:4567  更新时间:17-08-26 12: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从忘川河畔归来后,凝眉一直心神不宁。

    站在暗蛟的门口,她的手刚刚伸出又瞬间缩了回去。

    她擦干眼泪,长舒一口气,好好整理了一下情绪,轻手轻脚的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面空空的,所有的东西都摆放整齐。

    “暗蛟哥哥去哪了?”凝眉拉住一个路过的侍女问道,满是疑惑。

    “大殿下被巫王叫走了,据说要让大殿下去雪域王国。”

    凝眉听后心中一惊,瞬间像失了魂魄一般,没有片刻停留,朝着苍蛟的大殿跑去。

    “叔父,暗蛟哥哥他——”凝眉直视着苍蛟,目光凌厉,没有丝毫回避。

    苍蛟看了她一眼:“他自有他的使命。”

    对于凝眉,苍蛟是矛盾的。

    他知道自己很残忍,在凝眉很小的时候就将她掳到这苦寒之地,可是他又不放她走,因为凝眉是五哥景海的女儿。

    有凝眉在,他还有机会跟五哥联系。

    “可暗蛟哥哥有伤在身——”凝眉嘴唇蠕动着,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苍蛟粗暴的打断了。

    “无需多言,你且回去收拾一下,明日跟幽蛟前往绝境之城。”苍蛟没有看她,冷冷的说道。

    凝眉没有再问什么,转身离开大殿,她知道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望着凝眉坚定的背影,苍蛟摇了摇头,他知道她是去寻暗蛟了。

    雪域,青石镇,太古玄关旁的一座小镇。

    它位于青石岭下,一条青石河穿镇而过。

    这里群山环绕,绿草茵茵,青石河两岸开满了酒肆茶楼,热闹非凡。

    “店家,来一壶上好的烈酒!”暗蛟走进一家名为迎客楼的酒肆,连续两天的赶路已让他脚乏了,因修为受限,他已无法使用拘云术。

    尽管已入魔族之籍,但暗蛟的体内毕竟流淌着龙族血脉,所以他可以不用魅影术而自由穿梭太古玄关。

    “得嘞。千禧香一壶!”店小二扯着尖尖的嗓子对着后厨喊道。

    趁着酒菜尚未齐全的空档,暗蛟望了望四周,此间酒肆人满为患,街道上更是车水马龙,摩肩擦踵。

    不久之后,眼前的一切将不复存在,暗蛟暗自思忖着,不由得流露出一丝惋惜的神情。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他心中百味杂陈。

    端起千禧香,正要一饮而尽,却被一只手拦住了。

    暗蛟抬头一看,拦他的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仙气。

    “千禧香乃是雪域佳酿,一人独饮岂不寂寥。”老人倒也不客气,说着便坐在暗蛟身边,给自己斟了满满一杯。

    “敢问仙长大名?”暗蛟上下打量着这位老人,尽管满心不悦,但并未表露出来。

    “叫我韶华老人便可。”

    韶华老人?暗蛟在脑海中搜索着,一万八千年来他并未听说三界九族之中有“韶华老人”这个名号,但他依旧保持了最基本的礼节。

    “敢问仙长何处修炼?”暗蛟想起了临行前苍蛟让他搜罗华夏修炼者为己所用的命令。

    “昆仑山下紫金竹林。”韶华老人笑呵呵的望着他,暗蛟却是一脸茫然,很显然,他并未听过紫金竹林有什么仙尊道长设坛授业。

    “小伙子,无端饮你一杯千禧香,算是老朽亏欠你的,且送你一句箴言牢记:情至深处浓,劫至缘自清,珍惜身边景,莫使空伤情。”说罢,老人飘然而去。

    暗蛟却只道他是一个蹭吃蹭喝的疯老头,并未放在心上。

    待从迎客楼中出来已时至黄昏,远处天际通红一片,片片云朵形状不一,或如牡丹怒放,或如江海扬帆,或如飞鸟翱翔,或如猛虎下山,令人眼花缭乱。

    暖暖的夕阳映照在脸上,舒服极了,暗蛟伸了个懒腰,心情顿时舒畅了不少。

    他在蛮荒鬼域从未见过这般风景。

    正要转身离开,眼角的余光却落在了迎客楼旁一个卖糖葫芦的摊贩身上。

    蓦地,心底一阵绞痛,他想起了凝眉。

    “眉儿,你有什么心愿吗?”

    年少的暗蛟和凝眉光着脚丫坐在忘川河畔,河面一片平静。

    “我想吃糖葫芦。”凝眉认真的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渴望。

    “糖葫芦?”身在冰寒之地的暗蛟从未听过这个物件,“很好吃吗?”

    小凝眉点了点头,口水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红红的山楂上面覆盖一层薄薄的糖稀,晶莹剔透。”

    听着她的描述,暗蛟竟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

    “这——这糖葫芦怎么卖的?”暗蛟走摊前,他伸手拿了一串最大的。

    他还清晰的记得当他把自己制作的“糖葫芦”递给凝眉时,她那欣喜的神情。

    “暗蛟哥哥,你把我叫到这来做什么。”暗蛟将凝眉叫到了忘川河畔。

    “闭上眼睛。”他的语气不容置疑,凝眉乖乖的照做了,

    等她睁开眼睛时,愣住了,他脸颊通红的看着她,手中拿着一串自己自制的糖葫芦。

    “它好丑哦。”凝眉嘟着小嘴说道。

    一根简陋的木签上歪七扭八的串着几颗不知名的坑坑洼洼的野果,果子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泛黄了的糖浆。

    “好苦!”凝眉咬了一口,立刻吐在地上。

    “这,这是我第一次做。”暗蛟尴尬的挠了挠头。

    凝眉此时才发现暗蛟的手上有一道很深的伤口,那是他上山摘野果时不小心划伤的。

    “可是我喜欢。”她的眼圈登时红了起来,说着吞下了一颗“山楂”。

    “眉儿,等以后我长大了,我给你买好多好多的糖葫芦,怎么样。”

    “嗯。”凝眉使劲的点了点头,泪水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这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给她做糖葫芦。

    第二天,他们就分离了,这一分就是一万年。

    “客官,这位客官!”小贩朝着怔怔发呆的暗蛟连叫了好几声,“一串五个铜板。”

    暗蛟摸了摸口袋,尴尬的将糖葫芦放了回去。

    夕阳西下,暮霭红隘。

    沐灵站在寝宫前痴痴地望着远处天际。

    “姐姐,姐姐。”身后响起小蝶的声音,但沐灵好像并未听到一般,一动不动。

    小蝶满腹狐疑的来至沐灵跟前,纤纤玉手在其眼前晃了晃。

    “啊?怎么了?”沐灵如梦初醒一般,不解的望着小蝶。

    “姐姐,你在想些什么,这么入神。”小蝶眨着眼睛好奇的问道。

    “这还用问么,肯定是在想远方的人了么。”小狐不知从哪冒了出来,一脸坏笑的望着沐灵。

    “小狐!”沐灵登时脸颊绯红,“你又讨打了不是!”说着,沐灵公主伸出小手便要去抓小狐,小狐噌的一下躲到小蝶的身后,不停地对着沐灵扮起鬼脸,令众人哭笑不得。

    “姐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小蝶关切的问。

    “我也说不出来。”沐灵的眼神黯淡了些许,“不知为何我的心中突然一阵慌乱,难以平静,让我有些透不过气来,总感觉最近有些大事要发生。”

    “姐姐不要胡思乱想了,兴许是最近太累了,身子乏了也说不定。”小蝶在一旁宽慰道。

    “也许吧。”沐灵朱唇轻启,微微叹了口气,双眸又不由自主的投向了远处的云霞,恍若炽焰一般。

    望着远处的夕阳,凝眉停下了脚步,前方就是青石滩了。

    青石滩,青石镇外五里处的一座砂石滩,距离青石岭不过五里路。

    凝眉望了望四周,空无一人,她褪去衣衫,双脚慢慢迈入青石河中,想要洗去旅途的疲乏。

    月光下,河水波光粼粼,凝眉显得越发妩媚起来。

    颀长的手臂轻抚过身体,水珠附在细腻的肌肤上不肯离去。

    她双目紧闭,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

    自从来到蛮荒鬼域,她从未如此放松过自己。

    这时,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引发她的警觉。

    回过头来,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身后。

    “小娘子何故深夜一人在此,想必是寂寞了。”尽管看不清那人的脸,但从他的言语中却想象得出他的猥琐恶心。

    “你最好在我发火之前消失。”凝眉冷冰冰的说道,双眸中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机。

    凝眉的恫吓并没有让那人止步。

    “呦,小娘子火气还挺大,不急不急,且待贫道替你消消火。”说着,那人又朝着凝眉迈了几步。

    近至跟前,凝眉看清了那人的嘴脸:尖嘴猴腮的脸上长着一副倒三角眼,一撇八字胡像是贴在嘴唇上一般。张开嘴,露出一排泛黄牙齿,一股腥臭味迎面扑来。

    凝眉的胃里翻江倒海。

    他便是青石岭的掌教,妙玄真人,修为上仙。

    青石岭,昆仑三山六峰十八岭中的一岭。

    这妙玄真人本是青石岭中的一只地鼠,后得了道法,修得真身,便占了此处设坛授业,其门下皆是一群欺男霸女的恶棍。只因其地处偏僻,太阳王无暇顾及,致其猖狂至今。

    “我道是哪位得道高人发出如此粗鄙之语,原来是你这下流之徒。”凝眉淡淡一笑,“怕是今夜之后你再无福消受香肌玉体了。”

    说着,纤纤玉臂轻柔举起,晶莹的水珠从掌心滑落锁骨,看的妙玄真人内心燥热,鼻腔中隐约有鲜血滴落。

    “呵,口气倒是不小。”妙玄真人转而猥琐一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看我如何让你乖乖就擒!”

    说罢,妙玄真人手中的墨玉混元刺在月光下闪着寒光,倏而几道寒气飞出打在青石河中。

    凝眉立刻感觉到冰水侵肌,周围水面竟慢慢结起冰来。

    凝眉轻蔑一笑,玉臂轻轻拂过水面,登时热气腾腾,将那冰面顷刻化为乌有。

    “倒还有些修为。”妙玄真人捋着那短短的胡须,眼露凶光。

    “赤焰星耀!”他大喝一声,一股真气绕在身边,没多久真气化作一团火焰照亮夜空。

    火焰中他面目狰狞,像极了一只老鼠。

    “还道你是久经风月场,却丝毫不知怜香惜玉。”凝眉故作娇嗔,转过身去,从水中缓缓站起,露出洁白如雪的玉背,“不就是想要人家么,给你便是。”言罢,她玉臂轻展,抱作一团,一副娇媚模样。

    听闻此言,妙玄真人即刻收起法术,眼睛直直的盯着她,右手不由得抹了一下鼻尖,手上殷红一片。

    “你这小娘子劲道到还挺大。”情欲攻心,妙玄真人像失了魂魄一般一边说着,一边慢慢步入青石河中。

    眼看即将近身,凝眸猛地回头,手中甩出几根银针,那道人猝不及防,银针狠狠的扎在身上,其中一支扎在他的右眼,顿时鲜血直流。

    妙玄真人哀嚎一声,登时一步退出青石河,他捂着右眼恶狠狠的吼道,“好你个歹毒妇人!”

    “姑奶奶的身子也是你这肮脏之货能碰的!”言讫,凝眉眼漏凶光,双手平展合一,口中道了一声“阿桂,有人欺负姐姐。”

    话音刚落,一只全身乌黑兔子从凝眉放在河岸的衣服中跳出,它的全名唤作佑月巫兔,是凝眉的灵兽。它通体黑色,目似铜铃,炯炯有神。眉间有一处白色弯月印记,四足短而有力。

    看到兔子,妙玄真人不禁后退几步。

    只听他怒喝一声,而后单手运气,竟将坏掉的眼珠挖出,一股粘稠坏血噌的一声喷射在地,覆盖在光滑的鹅卵石上。

    佑月巫兔全身毛发竖立两眼通红,发出咕噜的吼声,直勾勾的盯着妙玄真人。

    妙玄真人双拳紧握,旋即猛的一撞,火焰四溅,准备再次使出赤焰星耀。

    趁着阿桂与妙玄真人相持的空档,凝眉已穿好衣服,稳稳站在岸边。

    “淫贼老道,今日终于寻到你了!”一道浑厚声音从天而降。

    凝眉定睛一瞧,一位翩翩少年落在跟前,他一头乌发随风而飘,五官端正,棱角分明。一道剑眉如墨凌厉无比,一双桃花眸子柔情荡漾,鼻梁高挺,嘴唇适中,一袭白袍蔽体,玄纹云袖。腰间束着一根青色龙纹带,龙纹带旁悬挂着一串双龙戏珠青玉,右手中握着一把紫气东来通文扇置于胸前。

    妙玄真人此时已是红了眼,哪里还顾得问他是何人,一声怒吼之后,全身被烈焰吞噬。只见他双手交叉胸前,口中念念有词,未几,手中墨玉混元刺闪出一道光柱裹挟着灼灼烈焰扑向白衣少年。

    少年将手中通文扇一展,轻轻一扇,竟形成一道结界将烈火阻隔于外。

    “破!”妙玄真人右手一挥,墨玉混元刺化作一柄长剑刺向少年。

    少年腾空而起,手中扇子凌空一转,三支利刃飞出,妙玄真人见状侧身一躲,将胸膛暴露在少年眼前。

    “就是现在!”少年双臂运气,右掌挥起,一声怒喝,结结实实的在妙玄真人胸口打了一掌。

    妙玄真人重重摔在地上,挣扎起身,却口吐黑血。

    “今日便了结你性命!”那少年手掌高举,对着妙玄真人就要拍下。

    突然一狂风席卷黑雾而来,待黑雾散去,妙玄真人已不见了踪影。

    “姑娘没事吧。”那少年将通文扇收起,欠身问道。

    “多谢少侠相救。”凝眉还礼,语调却极其平淡。

    “凝眸姐姐?”那少年看到她的面容后显得很是惊喜。

    凝眸?凝眉听后一下子愣住了。

    凝眸,凝眉的孪生姐姐,跟她生的一样,也难怪这少年会认错了。

    “姐姐,我是辰儿啊!”

    在凝眉的记忆中并无一个名字为辰的人存在过。

    那少年见凝眉不语,很是失望。

    “少侠,我不知你是何人,但我的确不是你要找的人。”说罢,凝眉冲着少年微微一笑以示歉意,而后匆匆离去。

    “不是凝眸姐姐?怎会生的如此之像?或是多年不见,已将我忘了?”

    望着凝眉远去的身影,少年默然。

    

    作者闲话:

    网络文学作品《雪域昆仑龙族联盟》所有版权均归北京锋尚锐志传媒有限公司所有,作者勵雲君,任何个人、组织、机构等未经北京锋尚锐志传媒有限公司事先书面授权许可,不得擅自进行复制、修改、转载或以其他任何形式进行商业使用。如发现侵权行为,北京锋尚锐志传媒有限公司将依法追究侵权方法律责任及经济赔偿。若您有版权商务合作需求,

    请与我司版权负责人联系,联系方式如下:

    宋娟手机:131468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