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墨月之变

章节字数:3294  更新时间:17-08-27 12: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青石滩上,白衣少年痴痴伫立。

    他叫胤辰,中原王朝天子胤天的三子,侧室瑾妃所生,修为下神。

    五千年前的一场暴雨让他成为一位被他父皇亲手下了通缉令的要犯。

    每当回想起五千年前的那一幕,胤辰都不由自主的浑身战栗,愤懑而又无奈,那场暴雨,他刻骨铭心。

    时至今日,胤辰依旧很清晰的记得他的母妃静静的侧躺在槿兰殿中的地板上,鲜血混杂着雨水流遍大殿的每一个角落,母妃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充满了疑惑与不解。一位个头稍矮、身体发胖的男孩怔怔的站在一旁,他是胤辰同父异母的哥哥胤徽。

    胤徽目光呆滞,身上不知是被雨水还是汗水浸的透透的,不断哆嗦的手中拿着一柄利剑,一滴又一滴的血珠顺着剑锋从剑尖处滴落,与雨水融合在一起流向他处。胤徽的嘴唇微微颤动着,模糊不清的囔着“她是妖魔,她是妖魔。”

    胤辰还记得当时他的父皇胤天一动不动的站在大殿门口,目光中充满了震惊,但却没有对胤徽作出任何的举动,倒是胤辰的亲哥哥胤晔像疯了一般扑向胤徽,与其厮打在一起,胤徽手中的剑哐当一声坠落在地,激起的血水溅了胤天一身,但胤天依旧一动未动。

    愤怒至极的胤晔怒吼一声化作了一条金色小龙紧紧缠绕在胤徽身上,胤徽眼球突出,似乎要窒息了一般。失去理智的胤晔张开嘴就朝着胤徽的脖子咬去。在一旁傻愣许久的胤天这才回过神来,伸出手便去扯胤晔,却不料胤晔竟反咬胤天一口,一时血流如注。

    胤天顿时暴怒,一掌将胤晔从胤徽身上打下,而此时的胤徽已然是披头散发,双眼充血,俨然坠入魔道一般。胤辰上前去扶他,却被一把推开。

    “有他无我,有我无他!”胤晔这句恶狠狠的话至今犹在胤辰的耳边回旋。

    胤晔丢下这句话后冲出殿外没了踪影。

    三天后,胤晔提着一杆九龙玄天摄魂枪冲进九极殿,连刺胤徽九枪。

    胤天震怒,上前阻止,却不防被杀红了眼的胤晔刺中右腿。

    无论是谁,无论是在哪个时期,杀父弑君这都是天大的罪过。

    闹完九极殿的胤晔带着胤辰逃离了帝京,从此他们成为了被通缉的叛逆者。

    后来胤辰与哥哥在中途失散,两无消息。

    “哥哥,你在哪啊。”胤辰望着皓月长叹一声。

    “谁?”正当胤辰准备转身离去时,突然听到一阵声响。

    没多时,从黑暗中走出一位女子,她发髻凌乱,衣衫不洁,像是有段时日没有整理过了。但这并没有遮掩住她的美丽:

    小巧的瓜子脸上长着一对弯眉,一双如水杏眸透露着灵性,嘴唇虽已失去血色,但依旧诱人,一袭青色薄衫罩住身体,右臂处裹着一层白纱,上面血迹隐隐,裙摆上面亦是星星点点散落着一些血迹。

    “你,你是长衫哥哥?”那女子怯生生的开口问道。

    “你是?”胤辰满腹狐疑的望着她。

    他很诧异她是怎么知道自己名讳的,这个世上只有一个人叫他长衫哥哥。

    自从跟随哥哥逃亡之后,他便一直隐姓埋名。

    “我是月如啊!”那女子眼睛突然红了起来,“长衫哥哥,你不记得我了?”

    月如,他是记得的,她的全名是端木月如,八叔木飏的掌上明珠,修为下神。

    他八岁那年曾与月如见过一面,那时的她还是一个黄毛丫头,整天跟在他的身后哥哥长哥哥短的叫着,好不烦人。

    但他依旧很好奇她是怎么知道自己就是胤辰的。

    “方才哥哥把那位姐姐认作是凝眸姐姐,我便知晓了。”端木月如说道。

    她还是跟以前一样机灵聪明。

    “月如,你怎么会在这?”胤辰问道,在他看来,月如此时应在百越国的都城越州才是。

    听了此话,月如的眼泪倏的一下掉落下来。

    五天前,百越国,越州。

    雨水如柱,倾盆而下,城外已成泽国。

    越州城的百姓都早早的关门休息了,王宫中杀气腾腾,危机四伏。

    靖安殿内甲士林立,百越王木飏端坐在龙台之上。

    一道闪电划过天际,照亮了夜空,紧接着闷雷滚滚。

    甲士们紧紧握住手中的兵戈,紧张的望着门外。

    “放松些,该来的总会来的。”木飏苦笑道,充满了无奈与悔恨。

    自成为百越王之后,木飏便醉心于各种修炼,企图摆脱龙族每一万八千年为一劫的定数,以达到永生,便将军政大权都交予了心腹魁隗。

    只是没想到魁隗沉溺于权力无法自拔,竟意图杀死木飏,成为新的百越王。

    “将军,这雨看样子是停不下来了,我们怎么办?”

    承天门外,一个身披蓑衣、将官打扮的人来到魁隗身边。

    闪电划过,将魁隗的五官照的一览无遗,只见他身着一身黑色战甲,背上背着满满一篓箭矢,他一手紧攥长弓,一手紧握腰间的利刃,脖颈处有一处刀疤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不等了!”魁隗望了一眼夜空,雨水顺着衣服流淌下来,“告诉兄弟们冲过去狠狠的杀!”言语中充满冷酷无情。

    “是!”

    刹那间火光四起,杀声震天,无数的黑衣战士从四面八方涌来。

    箭矢流石在雨夜编织成了一副天网,没有任何人能够逃脱。

    “陛下!”一位士兵踉踉跄跄的冲进靖安殿。

    他鲜血遍体,一枝利箭已穿透身体。

    “他们动手了?”木飏淡淡的问道。

    还未回答,那士兵已倒毙在地。

    大殿中的甲士们面面相觑。

    “你们都走吧。”木飏转过身去,大手一挥。

    他不想再有人因他而死。

    “陛下,您快撤吧!现在走还来得及!”

    木飏一动未动。

    “陛下,您赶快离开这里吧!”这时又有一群人闯了进来,“叛军人多势众,承天门已被攻破!”

    “我不走!”木飏回过身来,“父神命朕为百越之主,朕即当以身许国!”

    说着,他抽出利剑,竟将龙案斩下一角:“再有劝我退者,形同此案!”

    大殿外火光冲天,哭喊声,惨叫声充斥着整个王宫。

    众甲士焦急而又一筹莫展的看着他。

    “父王!”

    殿外传来一阵呼喊,众甲士喜出望外,是月如公主。

    木飏是最疼爱月如公主的,月如的话,他一定听得进去。

    月如闯入殿中,雨水打湿了她的头发,水珠顺着鬓角流下,倒为她添了别样的风采。

    “如儿,你受伤了?”木飏发现她的臂膀处已裹上了一层白纱,血迹清晰可见。

    “父王,不碍事,您快撤吧!”月如焦躁不安的说道,远处叛军的喊杀声若在耳畔。

    “我不走!”木飏听后脸色骤变,一把甩开月如,坐回龙椅。

    “父王,青山在,不愁柴。这不是您经常对如儿说的吗!”

    木飏愣了半晌,长叹一声:“如儿,你还不明白吗,纵使我逃出生天,卷土重来,又有何面目面对父神,面对百越兆民!”

    月如无言,她知父王心意已决,无论如何是劝解不了的。

    “如儿,听父王一句,杀出去,前往中原帝京去找你大伯父相助,若如此,我百越还有一线生机!”木飏紧紧地抓住月如的双肩,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说完,木飏对着甲士使了个眼色,众甲士也顾不得月如公主的反抗,拥着她杀向敌军。

    空荡荡的大殿只留下了木飏一人。

    魁隗的大军已杀至靖安殿前。

    叛军将他们围了起来。

    形势危急,月如召唤出了自己的灵兽瑾阳,一只九幽灵猫。

    瑾阳全身金黄,身如猛虎,耳似猞猁,肋下一对双翅若隐若现,额头有一处紫色火焰印记格外醒目。

    瑾阳低吼一声,身体倏地变大,肋下两翅忽的张开,扇起狂风阵阵。

    瑾阳血盆大开,将那伙叛军吓得倒退几步,各个拿着武器颤颤巍巍不敢上前。

    月如公主趁机打翻几个近身的士兵,然后起身一跃,稳稳落在瑾阳背上。

    “不好,她要跑,快放箭!”叛军很快察觉到了月如的意图,立刻将长弓拉满,无数箭矢朝着月如射去。

    月如轻轻拍了一下瑾阳的后颈,瑾阳仰天长啸一声,登时全身散发出一道亮光,它的一双翅膀慢慢扇动着飞向了夜空,看呆了地上的叛军。

    此时,整个靖安殿已是一片火海。

    “一群混账!”听了月如的讲述,胤辰恶狠狠地骂了一句。

    此时,月如已哭成了泪人儿。

    “那你去过帝京,见过父皇了?”

    “长衫哥哥,我去过帝京,他们都说大伯父在太阳城,你带我去好不好!”月如抬起头来,她的眼睛已肿成了桃子一般。

    父皇在太阳城?胤辰愣住了。

    近在咫尺却不得相见,真是造化弄人。

    胤辰苦笑着摇了摇头。

    “月如妹妹,我——”胤辰犹豫起来。

    他又何尝不想与胤天相见。

    五千年未见,他还好吗?

    “难道长衫哥哥不愿帮月如吗?我想救父王!”说着,泪珠又在她的眼眶打起转儿。

    “我,我现在是父皇钦定的逃犯。”胤辰心一狠推开了月如,语气很是落寞。

    月如愣住了,在她的记忆中,胤辰是胤天最疼爱的儿子。

    眼看希望升起却在瞬间破灭,月如一下子瘫在地上。

    她目光呆滞,喃喃自语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看到月如这幅模样,他很是心疼。

    记忆中的月如俏皮可爱,整天都是没心没肺的,是一个十足的疯丫头,可是现在她却像失了魂魄一般,若是拒绝了,怕是真的成了疯丫头。

    “月如妹妹。”胤辰最终伸出了双手。

    也罢,早晚都是要见的,纵是此次丢了性命,能够见他一眼,也是无悔的了。

    胤辰暗自思忖着,而后整理了一下衣冠。

    “我陪你去太阳城。”

    风乍起,吹皱一湖涟漪。

    

    作者闲话:

    网络文学作品《雪域昆仑龙族联盟》所有版权均归北京锋尚锐志传媒有限公司所有,作者勵雲君,任何个人、组织、机构等未经北京锋尚锐志传媒有限公司事先书面授权许可,不得擅自进行复制、修改、转载或以其他任何形式进行商业使用。如发现侵权行为,北京锋尚锐志传媒有限公司将依法追究侵权方法律责任及经济赔偿。若您有版权商务合作需求,

    请与我司版权负责人联系,联系方式如下:

    宋娟手机:131468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