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杨笃炜买通鞠守琴

章节字数:2578  更新时间:17-09-07 19: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子镇日本建筑和茅草房相间,看起来层次十分鲜明。土路窄窄的,坎坷不平。风一吹,扬起冒烟的灰尘。

    杨笃炜走到小市场,见三个人围着一根电线杆在看告示。凑过去,他发现上面贴着一张天子中学招聘教师的通知。

    像打开了一扇窗,杨笃炜突然感到心里亮堂多了。当教师,对于他来说可是比较适合的工作。自己从小就读书,身上没有一块出力的肌肉,体力活无法胜任。记得在沈阳,他曾经到粮库去扛麻袋。干一天,腰酸背痛三天没起来炕。

    天子中学在镇子西面,紧挨着紫兰江。杨笃炜一路打听奔去。走到大门前,他又犹豫起来:孤独一身,什么证件也没有,见着学校招聘的领导怎么说。好人坏人也不知道,人家能采用吗?

    杨笃炜打开背包各个夹层仔细翻,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可当证件。在后面的拉锁兜里,他找到了庆元县高中和美国的芝加哥大学毕业证。杨笃炜激动地握在手里自言自语:淑媛真想得周到,连这些东西都给我装上了。他觉得大学毕业证在这里应聘不妥当,高中毕业证更合适。

    根据校门口的指示牌,杨笃炜找到了教导处。临进门,他又打起退堂鼓。怕人家问,现在新中国即将成立,全国处处都需要人才,为什么不到庆元县中学去教书,一个人跑到寒冷的东北来,这个嫌疑很难解释通。有点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杨笃炜走出门厅,坐在门口的水泥台上,心里七上八下不知如何是好。正在寻思。“当、当、当……”一阵钟声响起,打破了校园的宁静。他看看手表,十一点半放午学了。

    成群结队的学生向外走。走光了,教导处里那位中年男子也走出来。杨笃炜不近不远地跟在后面。想找机会搭上话,送给他两根金条。杨笃炜估计这位肯定是招聘的头头,想打点打点,素昧平生,冒冒失失又害怕人家不收。

    犹豫之间,那位男子走过江桥,向道南的一户人家奔去。刚进院,旁边邻居,出来一位穿一身花衣服的年轻女人,跟他打招呼说:“下班了,魏主任。”

    男子冲她笑了笑道:“啊。中午休息,回来拿点东西。”说着就进了屋。

    听了二人的对话,杨笃炜心中大喜。看那位女人穿着像个八面玲珑的人物,再说女人大半都爱小,何不在她身上先打开缺口。于是他到附近的商店,买三斤蛋糕,拎着去敲那女人的家门。

    女人开门猜疑地问:“你找谁?”

    “路过的,想找一口热水喝。”杨笃炜躬身礼貌地说。

    她一晃头道:“进来吧。别的不敢说,水,有的是。”

    女人中等身材,头上盘着发髻,粉白圆脸,高鼻梁,薄嘴唇。说话面带笑容,有一股女人特有的魅力。

    屋里两个孩子。大的,女孩,六七岁;小的,男孩,只会在炕上爬。杨笃炜赶紧打开一个包,让两个孩子吃蛋糕。

    女人烧开了水用碗端进来,放在杨笃炜面前。看见孩子吃蛋糕,嗔怪地说:“怎么吃客人的东西。”

    “我给的,吃吧。这么多,我吃不了。”杨笃炜坐在炕沿把另一包又推到孩子面前道。

    女孩低着头大口大口地吃着。男孩还不太会吃,拿着一块蛋糕费力地往嘴里放。

    女人抱起男孩望着他问:“听你的口音不是本地人,好像是山东来的。”

    “大妹子,说得太对了!我是淄博生人。”杨笃炜故作欣喜地编造说。

    女人也高兴地笑着道:“我是山东洋河县。咱们离得不远,老乡!”

    “太好了。在东北见到老乡,就像看到亲人一样。你是什么时候到这来的?”杨笃炜激动地说。

    “老家闹粮荒。饿得没法活,爹爹托人把我嫁到天子镇。那时才十六岁,啥也不懂就当了人家的媳妇。大哥是为啥出来的?”女人也动情地说。

    杨笃炜叹了一口气道:“说起来就话长了。上高中的时候自己搞了个对象,爹妈包办却让我娶了姨家的表妹。结婚后,两个人不冷不热地对付了五年,她得黄热病死了。

    “我寻思这回可解脱了。可烧过周年,爹爹下聘礼,让我娶祖居邻村的一个寡妇。一天,上街里买东西就顺路跑了。”这些谎言他早就在心里编排好了。

    女人一脸不屑地说:“现在都解放了还包办婚姻,老人从旧社会过来的封建脑筋。男的女的,谁不想找投脾气对心思的对象。一辈子在一起过日子,不是简单的事。

    “说一千道一万,人都是命。命里八百难求一千!”

    杨笃炜又打开一包,把蛋糕向她面前推一推道:“大妹子吃过没有?没吃,一块儿对付一口吧。”

    女人从炕沿上起身说:“吃了,吃了。”她到厨房端来一盘芥菜疙瘩丝,放在杨笃炜面前又说:“不知道老乡能来,没有啥准备。小咸菜,你尝尝。”

    杨笃炜接过她递来的筷子,夹一条丝放到嘴里嚼着道:“酱的。挺香,好吃。看来大妹子,厨房的手艺一定不错。一点窥全貌。”他一边吃蛋糕一边喝着热水。

    “看你夸的。家庭妇女都是对付丈夫的,一天一天能混过去就行了。”她把孩子身上的蛋糕渣扑落到地上,又关切的问:“一个人出来混也不容易,找到落脚的地方没?”

    杨笃炜一脸无奈地说:“哪有啊。在家乡,除了念书就到药铺里当伙计,出力的活干不了,写写算算、做个文秘还可以。走过几个地方,都没有合适的工作。大妹子,能不能帮忙打听打听?”

    “听魏主任说,天子中学招教员。你去那问问。”女人见他吃完了,又给他续一碗热水道。

    杨笃炜渴求地望着她说:“不知根不知底,去应聘,学校能采用吗。大妹子,你家和魏主任是邻居,帮助说说情。出门在外的人两眼漆黑,只能麻烦老乡了。”

    “帮忙是想帮忙,可我一个家庭妇女能使上啥劲。”女人诚实地说。

    “大妹子真心帮忙,我就提点过分要求:就谎称我是你表哥,从山东逃婚到这投奔你,想要找碗饭吃。你领着我到学校去找魏主任,有介绍人还是亲属关系,事情就成的希望大。”杨笃炜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枚金戒指,放到女人面前。

    她站起来惊讶地道:“哎哟哟,这么贵重的东西,事情还一点眉目没有呢。”

    “走的时候,妈妈给我放在兜里做盘缠用的。一路上没有花掉,带在身上也麻烦,送给你吧。从今以后我就认你做妹妹,你就是我在东北的亲人。事情成不成,那是两回事。亲,今天我一定得认!”杨笃炜拿起金戒指放到她手里说。

    女人笑容满面地摆弄着金戒指道:“大哥的东西,我先收着,哪天要用你再来取。”

    “把你的家庭情况介绍一下,作为哥哥得知道啊。”看事情有了眉目,杨笃炜要求说。

    女人答应道:“也是。要不,人家该怀疑了。我姓鞠,叫鞠守琴。丈夫叫梁山,在车站抬木头。加这两个孩子,家里一共四口人。哥哥呢?”

    “我姓黄,叫黄一民。高中毕业。从山东淄博来的,父亲叫黄玺,在饭馆给人家当厨师。”杨笃炜用编好了的谎言回答道。

    鞠守琴出门看看日头,回来对黄一民(杨笃炜从此要改名)说:“现在差不多两点钟,上班了,咱们去学校吧。”

    她照镜子拢拢头发,描描嘴唇,扑落扑落衣服的褶皱,嘱咐女儿看好弟弟。才领着黄一民沿着大道向天子中学走去。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