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逃亡地主潜入校园(第一、二节)

章节字数:2903  更新时间:17-09-08 15: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01

    天子中学工字房。不知设计者是怎么想的,南面一趟教室,北面一趟教室,两趟相距五十多米,正中间用一条长廊相连。北趟中间沿着长廊向后探出一截门厅。从门厅走过林荫路,学校大门在北面。门前有一条东西大道。跟别的学校一样,这里也是绿树成荫,花香郁郁。

    教导处在一进门厅的左面第一间房。房间一长条。南、西两面是大玻璃窗,开北门。靠东墙摆着两张旧桌子,墙角有一个茶色的立柜,窗下三条长凳子,四把椅子。墙上贴着各学年课程表,作息时间和各班班主任名单。

    教导处主任,名字叫魏东来。矮个,胖瘦适中。说话轻声细语,不紧不慢。

    二人敲门进来,鞠守琴冲他笑着说:“魏主任,今天老邻居跑来打扰你了。”

    “什么事?”魏主任站在桌子边,握着笔正要写什么,闻听扭头问。

    “表哥,从老家逃婚来了。

    “我大爷那个人,满脑袋封建思想,认准了生辰八字。头一房媳妇就包办,和我哥疙疙瘩瘩过了五年,得病死了。二一房还包办,逼我哥娶一个金命的寡妇。你说这死脑筋可怎么办!表哥被逼得没办法,才跑到东北来投奔我。”

    鞠守琴看一眼黄一民又说:“他高中毕业有文化,写写算算、说说讲讲都拿得出。正赶上学校招老师,咱们邻邻居居住着,知根知底,事就托付给你了。”

    魏东来放下笔抬眼看着黄一民问:“什么地方来的,高中毕业,喜欢当教师吗。”他指了指椅子道:“坐下吧。”

    “从山东淄博。县高中毕业的。凡是舞文弄墨的工作,我都喜欢。”黄一民依然站着说。

    魏东来一边向外走一边道:“你们在这坐一会儿,我去问问校长。”

    鞠守琴三步两步撵上去,拉住他手腕说:“上点心,事成了,妹子请你喝酒。”

    “不用,新社会不兴这个。”魏东来摆摆手道。

    魏东来一走,黄一民紧张得心砰砰直跳。他想稳定一下自己,坐下又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桌子跟前,见魏主任要写的是一份通知。就拿起砚台上的毛笔,在他铺就的纸上写起来。

    袁放开门伸进头问:“魏东来不在?”

    “去校长室了。”黄一民边写边回答。

    “你是新来的教师?”袁放说着走到他身边。

    看着黄一民写的通知,大声惊呼:“唉呀,高!你这书法,堪称一绝。横,不盈不缺;竖,直润饱满。点、撇、钩、折、捺,都在妙峰之中。大有王羲之的风范:平和自然、笔势委婉、含蓄遒美。”他手舞足蹈地唱曰:“飘若游浮云,矫如惊龙。”

    黄一民向他拱拱手说:“学校招教师,我是来应聘的。哪有那么高的水平,实在是过奖了!”

    袁放上去握住他的手,激动地道:“太好了!咱们趣味相投,心灵相通,以后要在一起多多切磋。敝姓袁,名,单字放。”

    “我只不过在初、高中时,学习过书法。欧阳询、启功等书法家的作品,看过一些。没有什么深功夫,浮皮潦草。

    “听袁先生的评论,一定是一位书法高手,请不吝赐教。”黄一民双手把笔送到他面前说。

    袁放接过笔说:“书法有五种笔体。袁某只独爱狂草,在老兄面前献献丑。”说罢,他在黄一民给他铺好的一张白纸上,摇头摆尾地舞动起来。

    停笔,推给黄一民欣赏。

    他看了半天,就有两个字似乎像花和容,其它都不认识。看笔迹,没有功底。点不圆,折欠提,横、竖混乱一片。像西方印象派的画作,让你模凌两可无法定论,也可以有几种答案。他这狂草为所欲为无拘无束,什么也没有,只剩下狂了。

    “通观全篇,涛飞浪卷,万马奔腾,气势恢宏。大气,大气。”头一次见面,咋好意思驳人家面子。黄一民借题发挥胡乱吹捧道。

    袁放嘿嘿笑着说:“我已经把狂草发挥到极致,闭上眼睛也能写出几百篇。行云流水,潇洒飘逸,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我最喜欢写的就是这几个字:云想衣裳花想容。”

    见二人谈论书法,鞠守琴也走上来观看。她没念过几天书,认识字不多。看过黄一民与袁放的书法夸奖说:“真是有学问。字,写得龙飞凤舞真漂亮!”

    袁放突然一挥手说:“停!事情不能到此为止,我去为天子镇的黎民百姓做一件大好事。”他走到黄一民面前,用信心十足的口吻又说:“魏东来去跟校领导商量采用你的问题。我做一回伯乐,以铁的事实推荐。”

    袁放说着,拿起黄一民写的通知出门走了。

    02

    袁放是天子镇郊区光新村人。家里穷,小学毕业就回家种地。一九四九年,他二十岁,风华正茂。二月五日到镇里买农具,看见县政府联合知名人士续办天子中学,招收教职员工的告示,渴望学习文化知识的袁放欣然去应聘。

    校长于国栋见他虽然文化不高,却能说会道敢出头就收了,安排在后勤工作。

    总务办公室与教导处挨着。学校刚刚成立教师缺,经常有空堂,魏东来就抓袁放去填补:“劳驾你进去看一堂课,让学生上自习就行。”他说。

    魏东来认为不管怎样有个人在,学生就不能乱跑。

    袁放是个有心计的人,觉得这是自己谋求发展的好机会,不会讲课他给学生讲故事。学生哪有不爱听故事的,一堂课上得安安静静。

    魏东来见袁放管学生有一套,一有空堂就抓他。

    袁放本来来学校就希望当教师,有空余时间就去听历史老师的课,琢磨把故事和历史课结合起来讲。实验几次,他觉得成功了。

    一天,魏东来又叫袁放填空堂。准备好了,他到教导处把懵懵懂懂的魏主任也拉进课堂,听他讲故事历史课。

    整个课堂,魏主任被吸引住了,聚精会神地从头听到尾。下课,他笑眯眯地对袁放说:“有内容,有创造,有前途。不过,备课可得下不小的功夫!你能坚持这样讲吗。”

    “我就奔这碗饭来的,不端住行吗!”袁放坚决地说。

    魏主任点点头道:“年轻人就该有点想法追求。从明天开始,初一的历史课你去上。注意,每堂课要完成的内容必须达到。多看点书,深入研究,继续努力完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一位小学毕业的人,当上初中历史教师。这在天子中学成了爆炸性的新闻。很多人议论纷纷。有人说,魏主任忙糊涂了,乱点鸳鸯谱。有人说,他肯定是收礼了。

    两位历史教师,听了他的课出来议论:“知识那么浅薄,还想闯一条新路子,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拳头大的一张白纸,再写能写多少字,满纸画能画多大的脸!”林嘉怡不屑地说。

    瞿沈柳撇撇嘴道:“瓶子里装的水少,才能晃出大动静。这种人没见过世面,天不怕地不怕,胡折腾,几天过去就消停了。咱们别搭理,看他还怎么耍猴。”

    袁放听了心里十分不快:没念过大书的人,搞出大发明的人多了。老袁会让你再开开眼界。他琢磨再一次一鸣惊人。

    袁放利用下班时间练起书法。夯实基本功,临摹名家,潜心下力搞了一段时间,写出来的字还是平平。他心里窝憋。一天下班,袁放骑着自行车回家。路过火车道,看见一位老人牵着一头牤牛往前走。牤牛边走边撒尿。尿液,在路上洒出弯弯曲曲的水迹。水迹酷似洋文字母:l、n、y、m……又像又不像,让你迷蒙难以确定。

    此事一下子,让他茅塞顿开:尿迹是牤牛随意而为。如果你往字上想,是什么,让你模凌两可难以定论。这些朦朦胧胧似是而非的东西,似乎难懂很深奥。生活当中深奥难懂的东西,很多人噤若寒蝉,不敢贸然评论,否则,就会被斥为浅薄无知。

    袁放受到启发,轻易创出独特的书法—袁放狂草。

    他挥起笔胡乱书涂,写得像是字又好像不是,让你看不懂,不解其中的奥妙—似乎知识很深,书法也很独。袁放大书特书,四处张贴。自称梦中得到书圣的点化突然开窍,笔下的字都是自然流出。

    有人看了不吱声,有人看了点点头,有人看了高声赞好,语文教师楚天舒看了竖起拇指说:“九五万乘之尊的唐太宗李世民来了,也会称之为书圣。”

    从那以后,对袁放的议论少了。他成了神秘的人物,大多数人敬而远之。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