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逃亡地主潜入校园(第三小节)

章节字数:2229  更新时间:17-09-09 10: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03

    校长室,在工字房北趟的尽西头。南面靠窗户摆一张办公桌,西墙下有一条旧沙发,零散还有几只椅子。

    校长于国栋是军人。一九四七年,他是东北民主联军第五独立师一团团长。在长春至沈阳的路途中,与国民党的增援部队两个师相遇,打了一场尸横遍野的硬仗。

    为了保存实力,于国栋领一个营在柳树河阻击敌人,政委徐峰率大部队转移。力量悬殊条件艰苦,于国栋在柳树河一座丘陵上构筑工事,死死顶住国民党两个师的兵力。从早晨一直打到午夜,石头都打冒烟了。他身中四枪,胜利撤退时,是用担架抬走的。

    到后方医院,医生看了直叹息:肝让子弹锥个眼,肺让子弹锥个眼,人还活着真是奇迹。

    一九四八年十月康复出院,于国栋不能参加全国的大反攻,转业来到天子县。

    没想到,在接待室的走廊里碰到了来等待分配的团政委徐峰。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激动的眼泪都流下来了。战场上,生死的战友能在这里相会,真是缘分。

    原来于国栋负伤入院后,在一次战役中徐峰腰部也受了伤。治愈了,师长考虑他伤及脊椎行动有障碍,让他也转到地方。

    昨天于国栋来县政府报到,王县长问他想到哪个单位去,于国栋说哪个单位需要人,就到那个单位去。王县长说,服从组织分配。好,明天来听信。

    他领到天子中学当学长的任务,刚从县长办公室出来,就看见了徐峰。于国栋拉着他的双手问:“到天子中学来怎么样?我担任校长,你当书记,这回我们还并肩作战!”

    “行啊。知根知底老搭档,俩人拧成一股绳,无往不胜。在教育战线上,再创‘猛虎团’!一会儿去报到,我向县长提出要求。”徐峰也高兴地说……

    于国栋中等身材。宽肩膀,虎背熊腰,四方大脸上有一对深陷的大眼睛,穿一套半新不旧的黄军装。从表面上看就知道,是一位爽快执著的人。

    魏东来进屋,坐在一把椅子上。还没开口,他已经看出来意,伸手敲了一下隔墙。

    这是于国栋与徐峰的暗号。敲一下有事商量,敲两下开会,敲三下吃饭,敲四下出去转转,敲五下下班。书记室就在校长室的隔壁。

    徐峰瘦高个,长瓜脸,一双小眼睛黑白恰到好处,让人看来精神。突出的是,眼眶上有两条长长的扇形眉毛,丰富了他的表情。徐峰没有穿军装,一套干干净净的蓝色中山装,让他年轻了十岁。

    徐峰进来坐在沙发上。

    招聘教师的告示贴出去六个多月,没有几个人来应聘。今天邻居鞠守琴领来的表哥,学历到挺高,可就是外地来的。空口无凭,魏东来想请示一下,这样的人能不能采用。见两位校级领导已经到齐,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请他们定夺。

    “可以聘。现在新中国正在筹备成立,百业待兴,人才奇缺。送上门来的,怎么还不接收。”于校长大手一挥说。

    徐书记轻轻摇摇头道:“学校是培养下一代的重要阵地,不能等闲视之。身份不清来历不明的人,招进来不妥当。”

    “老徐,现在的形势不容人啊。没有教师,有的年级主科都不能开课。学生嗷嗷待哺,你能忍心看下去吗!这等于在战场上没有打敌人的枪,摆在面前的就是失败!我们应该怎样做?不能挑三捡四,管不了那么多—有奶便是娘!”于校长激动地说。

    徐书记用手指点点他道:“你这是饥不择食!教师是培养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牵扯面大影响深远,波及我们下一代、甚至几代人。怎么可以草率用人!

    “学校也不是战场,面对的不是拿着真刀真枪的敌人。在这里敌人是看不见的,甚至于狡猾隐蔽的,我们必须认真地对待来历不明的人。否则,就有可能上当受骗!”

    说完,他又转头对魏主任说:“告诉黄一民回去等信,我们向山东发一封外调函。”

    于校长摆摆手道:“这行不通。现在各地政府有的刚刚成立,有的正在筹备成立,有的地方仍然在打仗清匪。处在忙乱之中,谁能顾得上一封外调信。再说,通讯畅不畅通都不一定。

    “得等到什么时候,这不坑了学生吗!办不好学,怎么向县长交代,对得起天子的父老乡亲吗?”

    他走过去,坐到徐书记身边又说:“老徐,还记得不记得攻打锦西那场仗:国民党十六师的火力非常猛烈,压得咱们抬不起头来。冲了几次都没上去,部队伤亡十分惨重。一个团的人马只剩下一个营。

    “你拉着我的手说:‘老于啊,现在双方都打疯了。这样拼下去我们很难取得胜利。现在敌人有一个地方空虚,我们只有一条道:把两个连的俘虏拉出来发枪,用一个班督战在正面佯攻,我领部队从东面迂回上去。’

    “当时我们两人的手掌对着一击:成,就这么打。

    “拿下锦西,坐在一座破碉堡上,我心里这个后怕:要是两个连的俘虏回头向我们开火,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这一招,冒多大风险!有时候为了胜利要敢闯,勇于担风险。

    “现在急需教师,我们先用他。以后出了事情再纠正也不迟。”于国栋商量他。

    一席话,说得徐书记心理活动了,他转身问魏主任:“现在情况确实特殊,你说呢?”

    “学校教师编制缺三分之一,不能正常上课,学生、家长意见很大。我同意于校长的做法。”见行伍出身的校长、书记,说话真刀真枪不拐弯,魏主任也直接表态。

    已经确定,他起身正欲回教导处。袁放敲门伸头问:“于校长,允许进一言不?”

    于校长见他行动诙谐开玩笑地说:“此处大鸣大放,言论绝对自由。”

    袁放把黄一民写的通知放在桌子上道:“我发现一匹千里马!你们看看这毛笔字写的,如同大家手笔。不用说别的,就通知这两个字:写得何等疏密得当,丰裕巧妙,妍美劲健!”

    “好。谁写的?”于校长看着问。

    “漂亮。”徐书记称赞说。

    魏主任面带笑容没言语。

    “黄一民写的!这样的人才不能放掉。不干别的,教学生书法,知识也富富有余。领导们是不是?”袁放富有煽动地问。

    徐书记往外推着他说:“谢谢你对学校工作的关心,我们会正确处理的。”

    他的话还没落音,就听走廊里有人跑着喊:“体育老师打死人了,救命啊!”

    

    作者闲话:

    他的话还没落音,就听走廊里有人跑着喊:“体育老师打死人了,救命啊!”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