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总务老孙头来说一个学生丢了(一、二小节)

章节字数:3057  更新时间:17-09-12 14: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01

    黄一民起身去推开门。老孙头进来,看着他们说:“喝起小酒,你们可够悠闲自在的,学校那边都闹翻天了!”

    “怎么的了?”袁放奇怪地问。

    老孙头嘟嘟囔囔地说:“一个学生丢了,家长找到校长又哭又闹要儿子。校长、书记、街里能通知到的教师都出动了,让我告诉住宿的教师也去帮助找。”说完,他拿起酒瓶倒一碗酒,几大口灌了下去。拿起桌子上一小条明太鱼,一边吃一边走了。

    黄一民和袁放赶紧跟了出去。

    丢的学生是二年一班陈凯。

    他的前座是孟宪玉。扎着两条长长的大辫子。她有个习惯,自觉不自觉地愿意甩辫子。几次打在身后的陈凯的头上。今天第四节课没有老师上自习,他正在写作业,孟宪玉一甩辫子抽在陈凯的脸上。他不高兴地捅她一下说:“哎,注意点!别总用辫子打人。”

    “你没长眼睛啊,不会躲着点!”孟宪玉没有好气地回答。

    挨了打又遭训斥陈凯心里窝火,中午回家吃完饭,他把昨天晚上抓的麻雀,从笼子里拿出来一只装到兜里。到学校,趁人不注意放进孟宪玉的书包里。

    午后第一节是语文课。上课后,孟宪玉打开书包翻语文书。麻雀一下子飞出来,吓得她惨叫一声,起身就向外跑。麻雀在棚顶撞来撞去地乱飞,好几个男同学站起来,东扑西撵捉麻雀,女同学看着哈哈笑,教室里乱成一团。

    语文教师楚天舒大声斥问谁干的,陈凯低着头偷偷地乐。

    楚天舒气哼哼地过去,把他薅起来训斥说:“又是你!不愿意上课出去,别影响别人!”陈凯不吭声,瞪着眼睛看她。

    楚天舒拿这位刺头没办法,打开窗户,好不容易,才把蒙头转向的麻雀驱赶出去。一堂课,白白耗过去十几分钟。

    下课,班主任赵文娟接到楚天舒的告状,不准陈凯上课,让他到教师办公室站在她身边反省。赵文娟有课,临走正告陈凯不要乱动,老老实实在这面壁思过。可她一出去,陈凯就跑到操场,跟一帮孩子踢起足球。

    赵文娟下课回来发现气得差一点昏过去,抹着眼泪到操场把他揪住。南趟教室尽东头有一个放清扫工具的小仓库,里面黑洞洞的平常也不锁门。她把陈凯带到那推进去,用粗铁丝把门鼻拧上,关他禁闭。

    陈凯踢球跑累了。擦擦汗四处一看,发现墙角有一条草垫子。他躺在上面,想休息休息。这一躺竟然睡着了。

    把陈凯关在小仓库里,赵文娟回到教员室,坐在椅子上批改语文作业。刚批一本,大女儿跑来对她喊:“妈,小弟弟发高烧了,不睁眼睛说胡话,快回去看看吧”

    她家六口人。大女儿八岁,二女儿五岁,小儿子三岁,还有一位六十七岁的婆婆,丈夫在粮库上班。

    就一个儿子,视为心头肉。赵文娟赶紧写一张请假条,放在组长的桌子上,和女儿急三火四地往家跑。到家,赵文娟背起儿子,就向县医院奔去。到医院医生看过说:“急性肺炎,耽误不得。”

    开药挂上吊瓶,她才有气无力地坐在旁边的一条凳子上喘着粗气。太累了,赵文娟眼睛似睁非睁昏昏欲睡。

    02

    陈凯妈妈是县医院的护士,和魏主任的妻子卢芊一个单位。天黑了儿子也没回来,她问周围的天子中学的学生陈凯上哪去了,都说不知道。通过同事,陈凯妈妈找到魏主任家,说儿子中午上学去晚上没回来,要魏主任领她去见校长。

    人命关天,不敢怠慢,他立刻领她去了于校长家。

    寻找陈凯的人群分成好多拨。有去火车站的,有去江边的,有去各个街道的……于校长和魏主任专找班主任赵文娟的家,

    魏主任是天子中学的老人,日伪统治时期就在学校任教。人民政府接管学校后升为主任。他只知道赵老师的家在同志街,具体位置不清楚。二人几乎翻遍了整个街道,才找到她家。

    敲门进屋,魏主任说陈凯放学没有回家,妈妈正在着急地找他。赵文娟听了哎呀一声说:“我把陈凯关在装清扫工具的仓库里。孩子有病先回家了,也忘把他放出来。在医院忙忙活活,一直到快八点才回家,也没想起来。我这干的什么事!”她紧忙穿上外套,出门向学校奔去。

    于校长闻听也没言语,转身出去飞也似地跑了。在战场上抢时间必须拿出速度,这是胜利的保证。跑到学校那个小仓库前,他用电筒照着打开门。看见陈凯在里面的垫子上酣睡,一颗心扑通一声落了地。

    于国栋过去轻轻地把他叫醒。领到校长室,让陈凯坐在沙发上,从暖瓶里倒一杯热水给他喝。

    “家在哪住?”于校长坐在椅子上,见陈凯平静地喝水搭讪地问。

    他打一个哈欠回答:“在同志街。”

    “家里几口人?”

    “就我和妈妈。”

    “爸爸呢?”

    “我三岁的时候,给妈妈写了一封休书走了。到现在没有音信。”

    “妈妈一个人从小含辛茹苦地把你养大。”

    “……”陈凯低下头没有吱声。

    “你长大养妈妈吗?”于校长望着他问。

    “怎么不养呢,我要让她过上好生活!”陈凯激动地道。

    “那得好好学习!”于校长说。

    陈凯摆弄着手指不回答。

    “赵老师对你怎么样?”于校长问。

    陈凯也不表态。

    “不敢说?”于校长故意激励他道。

    “她看不上我!”陈凯抬头瞅他一眼说。

    “怎么看不上?”于校长笑着问。

    “见我,脸子拉拉得像大黄瓜那么长!”陈凯抬头望着他又说:“于校长,让我到二班去吧。”

    “奥,在这个班不想待,没信心了?”于校长关切地问。

    陈凯点了点头。

    于校长想了想说:“你看这样行不行?给我点时间,做做赵老师的工作,让她改变对你的看法。如果不行,你再去二班。”

    “行行!”陈凯感动地道。

    于校长站起来走到他面前伸出右手说:“伸出你的手!”他与陈凯击一下掌喊道:“言而有信,一言为定!”

    陈凯高兴地又击他手掌一下喊:“一言为定!”

    于校长跟所有找学生的人约定,不管找没找到陈凯,十二点在学校碰头。徐书记、陈凯妈妈、魏主任、赵文娟、老孙头、黄一民、袁放……等人都陆续来到了学校。

    见到陈凯,妈妈抹起了眼泪。听赵文娟讲了事情的原委,她抱歉地说:“孩子不懂事,给学校填了不少麻烦。半夜三更,搅得领导、老师都得不到休息。实在对不起!”

    不挑老师的毛病反而自责,真是遇到了通情达理的家长。

    “老妹子,这是我们工作的失误,我向你检讨。今后一定加强教育,杜绝此类事情发生。谢谢你,这样理解宽容我们。”徐书记是非分明地道。

    时间太晚了,明天还要上班,于校长宣布事情到此为止,赶紧回家休息。

    往街里走,他故意拉着徐书记、赵老师落在后面。在战场上,哪里出现问题,他和老徐就凑上去就地解决。快刀斩乱麻,这样才能保持部队旺盛的战斗力。

    “赵老师,有天大的事,工作也不能马虎。这在战场上会出人命的!”于国栋说。他先拉出来,打开赵文娟思想的缺口。

    赵文娟内疚地道:“让陈凯把我气糊涂了,再加上孩子有病一顿忙,就把事情忘到脑瓜后面去了。明天,我再去找家长赔个礼。”

    “这不是主要事情。关键是要通过这件事,找到问题的症结,让陈凯发生转变。”徐峰心领神会也杀上来。他的两道扇子眉收拢着,预示正在处理严肃的问题。

    于国栋大手一挥说:“对了。你同陈凯之间的感情血脉梗阻了。需要下药溶栓,才能心平气和正确地交流。现在,他认为你看不上他,有情绪;你认为他不可救药,不给好脸。两个人都抱着固定观点,碰上怎么能有好气。只会是叮叮当当地对磕。矛盾像雪团一样越滚越大,怨恨像饭粒一样越掉越多。自然就要出事了。”

    “首先你要改变态度,不要总是一张冷脸。再次,推心置腹深刻地和陈凯谈一次,主动征求他的意见。我们是教师,应当礼贤下士,诚恳地化解矛盾。”

    徐峰趁机提出要求道:“这当中,也要善于发现学生的优点。我听说陈凯挺爱踢足球,找机会让他组织一场比赛。抓住积极因素!这样才会达到教育的目的,才能调动起学生的积极性,班级也能成为和谐向上的集体。”

    赵文娟点点头说:“你们说得很对,过去我确实讨厌陈凯,甚至有时都不愿意看见他。感情的出发点不正确。以后我要调节自己,用心去温暖他,教育引导陈凯修正错误努力上进。”

    魏主任等人去送陈凯母子,于校长和徐书记也一边跟赵文娟唠一边走,把她送回家。顺便也做了她的思想工作。当过兵的人工作方法就是不一样。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