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少年时代之梦想青春

热门小说

正文  (七百四十六)尹柯双标 情之伤人

章节字数:2130  更新时间:19-01-16 17: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辰阳,昨晚没休息好?”尹柯心疼的凑近辰阳,近距离的看了看那两颗大大的熊猫眼,百看不厌似的。

    “嗯,”辰阳点了点头,愣是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

    最近比赛和期末考双重夹击,总复习和总决赛越发临近,学习和训练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他不想这件事令尹柯分心。

    邬童复杂的神色一闪,看不出喜悲,他觉得对方应该在为前夜酒后的那件事而纠结,只是,昨天在辰阳的逃避中,他猜测出了对方心里的烦恼比例最重。

    “哎,我说尹柯,你双标可以不这么明显嘛!上次我失眠,你猜我是被人揍来着,怎么一换成辰阳,就变了个样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话说,辰阳,你昨晚不会是打游戏打通宵了吧?”小松活略了一下氛围,从辰阳进教室开始,他就发现了对方身上的郁郁之气,神色疲惫不说,感觉还藏着什么沉重的心事。

    “嗯,”辰阳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明明是在默认,可尹柯三人都听得出答案绝对不仅于此。

    辰阳不说,他们也问不出什么来,索性,尹柯转移了一个话题,又继续了另外一个昨天中午吃饭的时候终止的那个话题。

    “下次别熬夜了,最近训练挺紧张的,总复习的提纲也不少,别累坏了自己。那个,昨天你去哪儿了?是你舅舅过来了吗?”尹柯早猜到不可能是对方的舅舅,迂回的询问自己心底的疑惑。

    貌似在交往之前,他就忍不住时时刻刻关注和辰阳有关的人事物,即便交往之后,他也没有一刻放松过,甚至比从前要盯的更紧,看的更重了。

    因为邬童和小松吗?

    尹柯扪心自问,不否认是有这么一点原因,不过,更多的还是没有完全得到认同的忐忑和担心,即家人、也包括辰阳。

    在他不含私人情感的理智认知中,这种随时可能分崩离析的关系,对他造成的不安是极大的。

    他心里比谁都明白,它现在还很脆弱,至少还需要五个年头的悉心养护,拔除杂草的缠绕,一点也马虎不得。

    若是不小心遭受到暴阳暴雨的侵袭,哪怕仅是一次,其后果……

    光是想想,尹柯就止不住胸口窜涌而起的心惊,好在只是假设,他必将倍加小心的呵护这段来之不易的缘分,等待它开花结果的那一刻。

    就算……

    比预期的时间还要漫长……

    只要结果是好的,怎么样都可以不计较。

    想象和现实永远差的不止一线,他以为他们还有很长很长的以后,他以为过程的痛苦总归有一天会迎来美好,以为暴风雨过后会是豁然开朗的晴明。

    怎样也料想不到,狂风过境,只余留下残败的狼藉和荒芜,原本亭亭玉立、成长中的树苗,无力的垂死挣扎,直至消亡。

    不是败在不够坚持、不够用心、意志薄弱,当挫折的逆风带来不可忽视的毁灭性风浪时,轻则不进反退,重则在沉浮中倾舟载覆。

    许多年后,已然看开的辰阳,那时候才意识到,他们不是败给了这场多人酝酿起来的针对性阴谋,而是输给了空间和距离。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

    只不过,由死入生,他执着的找回的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人了。

    珍贵的记忆,珍惜的人,伴随着诚挚的感情扎根深埋,深入骨髓,却永不见天日。

    “没什么,一个朋友,简单的聊两句就回来了。”辰阳睫毛一颤,镇定自若的略过主人公的名字,反正事情已经解决,不会再出现了。

    “嗯,今天开始早点休息,待会儿训练的时候眯一会,我帮你看着,”尹柯心下暗暗一叹,他清楚自己在失落些什么,也知道,这些问不出结果的问题,一问再问也改变不了某人的答案。

    “啧啧啧啧,人比人,果然不一样,”小松眼中划过一抹暗淡,随机反应迅速的打趣起来,仿佛已经忘记了曾经对自己说的豪言壮语。

    有些人,比不上便是比不上,不是你差在哪里,而是对方在那人心上独一无二的贯彻到底,在没有一点盛放其他的位置。

    “你羡慕就去找个女朋友,我看人家栗子就挺不错的。长得可爱,乐于助人,和你一样责任心爆棚,又是青梅竹马,怎么说你们也该有点共同话题。怎么?还没出手吗?一个对于女生的关心不主动出击的男人……嘶~你不会是眼光太高,想找个天仙级别的吧?”辰阳翻了个白眼,学着对方刚刚调侃的样,反击了起来。

    他现在还不知道,班小松这个迟钝到看不出栗子心意的家伙,已经猜出且确定了他和尹柯之间的关系。

    更甚至,他不清楚对方和尹柯一样,在很早以前就发现了他和邬童感情之间的朦胧兼疏远,差别只在于尹柯要明白的早一点,也更早看清自己的心,占尽了后发制人的先机。

    “你瞎说什么,我和她可是好朋友、好哥们,我和她永远不可能,我喜”班小松不知是不是在心虚,情绪瞬间激动起来,辰阳只觉对方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愤愤,有些……受伤?

    不会是自己眼花了吧?

    不待他进一步询问,更没等班小松把话说完,栗子红着眼眶在对方的身后大喊了一声,“班小松!你以为你是谁,我非喜欢你一个不可吗?别太自以为是了!”

    话音才落,班上或玩闹、或看戏、或聊天的同学们具是一震,没人第一个打破令人尴尬不止兼同情不已的过分寂静。

    空气仿佛在此刻安静了下来,活略的气氛一扫而空。

    班小松在栗子的怒目盯视下,脸上浮现躲闪、愧疚不安和尴尬的表情,沙婉收到辰阳的眼神示意,未来得及上前好声安慰,只见栗子黯然的转身,以极快的速度跑出了教室。

    “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这句话不用问,班小松在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他望着空荡荡的门口,沉默的垂下眼帘。

    “我去看看,”辰阳脸上满是歉然,事情的起因源于他刚才的调侃,虽说是出自真心的劝说,可到底还是伤到了栗子。

    如果他没有那么嘴欠,或者早一点发现栗子已经进班级了,早做提醒,那么,事情也不会发展到现状这种程度。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