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少年时代之梦想青春

热门小说

正文  (七百八十)辰阳番外3

章节字数:2131  更新时间:19-02-22 03: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爱他了?

    那一刻,他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了。

    混蛋,不负责任的家伙,以为这样说他就会放下,忘记,然后和安心的邬童在一起?

    以为这样说,就可以毫无留恋和愧疚的丢下他一个?

    以为这样就是为他好?

    他早就把尹柯的心思看透了,怎么可能不明白对方的良苦用心。

    尹柯连离开都考虑周祥的给他计划好无忧的将来,料准了邬童会十年如一日的守护在他身边,不放弃,却唯独没有把他的感受和接受能力考虑在内。

    无私、包容、可恨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可是对尹柯,他怎么可能恨得起来。

    在阿姨和叔叔去法国的那段时间,他托舅舅查到了他们的下落,也得知阿姨把尹柯的骨灰葬在新离住所不远的墓地。

    他立刻动身买机票,连夜赶去人生地不熟的法国,找到了那个墓地,找到了其中一个放着一捧美丽鲜花的那处墓碑。

    墓碑上,照片中,尹柯唇畔微扬着淡淡的笑容,一如初见那般干净美好,美得通透而富有灵性。

    许是拍照时取景的光线不太亮,对方琥珀色眼眸的色度深了不少,一眼看不出特别之处,却依然让人忍不住想要透过这双静止的,仿佛会说话的故事眼,了解这男孩的一切。

    这是但凡经过这处墓碑目光,又恰恰好看到照片上梨涡浅笑的男孩的人,大多是怅然若失和可惜、遗憾的。

    相貌不凡,却早早的离开了这个世界,这是这片墓地的管事人在卖给尹柯妈妈这小小的几平米安葬地时,首先蹦出来的想法。

    不过,看多了生死,他已经习惯性的在惊诧后快速的调整心态,回复往常的淡然,更甚至有时候,他连惊诧的表情都做不出来,麻木到了一定程度。

    平时,每周的周末,那对父母就会过来看望他们的儿子,而每每那母亲哭的伤心欲绝的时候,她的丈夫都会搂着她不无痛苦却死死压抑的安慰着。

    他能想象到,失去了儿子,他们心上的口子是无论如何都痊愈不了的。

    中年丧子的例子他不是没见过,住在公墓附近的劳伦夫妇亦是经历了相同的丧子之痛。

    直到现在,只要有人不小心说到查克或者是和查克有关的事情,劳伦夫人就会来埋葬儿子的地方,一待就是一整天。

    总是喃喃自语的,时而开怀大笑,时而痛哭流涕,时而言辞凿凿,仿佛儿子还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眼前,他们正进行着再正常不过的沟通。

    今天,很特别,不同于以往。

    天上下着毛毛细雨,如飘雪一般,颗粒不饱满,下坠的速度很慢。

    吹一口气,都能把空中的雨丝吹开,比之鹅毛轻上许多。

    身为一个法国人,他最喜欢的气象莫过于此,美好的邂逅、浪漫的的爱情、滋生的情愫,和经典的电影桥段一样。

    迷蒙的雾霾,仙气飘飘,也许不撑伞,你将会在漫步的下一个转角,寻获人生的某个惊喜也说不定。

    当然,在这寒冷的季节里,这种做法并不明智,尤其是他这样快要从中年跨到老年的身子骨。

    一切都充斥的美好、期待,于死气沉沉、充满悲伤承载地的公墓截然相反。

    他喜欢这种吸进去的空气是新鲜的感觉;喜欢重获新生、焕然一新的假象;喜欢看不清眼前,模糊了世界的清晰清凉。

    今天,很特别,不仅仅是天气。

    有一个相貌出色,全身有股说不出的独特气质的中国男孩,黑发黑眸,五官帅气不失观赏性的美丽,一看就知道是很受女孩子追捧的那种存在。

    在他看来,这种长相也非常中他们法国女孩们的心思。

    不过,为什么那孩子一脸绝望而哀伤的站在那个新的墓碑前,认识?

    或许是的,毕竟死者也是个中国人,年龄也相仿。

    他闲来无事,静静的站在不远处的亭子里观望着,他见少年跪在墓前,慢慢靠近,看不清表情,却足以感受到对方此刻的难过。

    他看着男孩在雨中待了很久,这段时间里绵绵小雨并没有发展的趋势,男孩的衣服和头发却还是很快被淋湿个彻底,可那孩子依然不为所动,跪在地上,如圣人谷的那些人物石雕,任凭风吹雨打,一动不动。

    哀莫大于心死,如果他足够了解中国的文化,大概能如此贴切的找到一个形容。

    时间过去将近两个小时,弗兰克越发担心起来,照这样下去,即便健康硬朗的身体也会被淋出问题。

    他犹豫不多时,还没走近,看到大树旁一个俊秀的少年看着之前那个男孩所在的方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待了多久。

    他看到俊秀男孩朝之前的那个男孩走去,于是停下了脚步,静观其变。

    距离不远却也不近,他听不到刚出现的男孩在说些什么,只看到那个男孩好像拗不过对方,然后一同淋雨,站在顺风的位置,为身侧淋了很久的男孩挡去大部分的雨水和冷风。

    临时有客户打电话咨询,也就一小会儿的功夫,再看过去,两个男还已经不在原地了。

    蒙蒙细雨中,男孩抱着另外一个男孩渐行渐远。

    感情真好,就是感觉好像有些奇怪,他一时说不上来。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会看到那两个男孩,一个近似于自我折磨,一个默默守护。

    他感觉的出来,那个死去的男孩一定和他们有着很深刻的故事,如若不然,普通或者要好的朋友,不至于做到这般地步,如一日三餐一样不可或缺,风雨无阻。

    终于有一天,死者的父母和两个男孩在墓地相遇,爆发了激烈的争吵,确切的说是男孩母亲单方面的排斥。

    他不知道四人最后都说了些什么,即便能听到,他也听不到中文。

    后来,那两个男孩再也没有出现过。

    约莫过了五年,他再次看到了那个男孩,对方的颜值很高,气质上独特的几乎找不到一个类似的存在,他看一眼便认了出来。

    又过几日,之前那个默默守护的男孩也一块出现在墓地,这一次不同以往到来看望死去男孩的任何一次,前一天如是,几年前的哀默亦如是。

    如果说以前的到来带着浓浓的悲伤、化不开的孤独,那么最后来的那一次,则是焕然一新的释然,如获新生的淡淡喜悦。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