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少年时代之梦想青春

热门小说

正文  (六百九十一)辰阳番外14

章节字数:2123  更新时间:19-03-02 22: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六尾哥哥?六尾?这个名字还真特别。

    “林惊……师兄,你怎么会在这?”传完消息,感觉到有人接近自己,辰阳回头望去,无措的小退了半步。

    林惊羽眼中闪过一抹柔和,兴许辰阳私底下就是这样连名带姓的叫他的,比起师兄,林惊羽确实更显亲昵。

    然而一想到对方不拿性命当一回事,他的火气就不受控制的‘蹭蹭蹭’涌上来。

    “为什么要去天鸿谷秘境,你知道我入青云的这两年间,死在那里的大门小派弟子有多少吗?连师傅那样修为的人进去都未必……你!这一次,别去。至少等修为提升到上清境后期,到时候,我陪你一起。”林惊羽不容拒绝的坚决态度中带着未加掩饰的祈求,他知道,那个名额是师傅亲口允诺辰阳的,若辰阳不熄了去天鸿谷秘境的心思,他根本毫无办法。

    “你陪我去?林师兄,名额只有一个,你如何进得去?再说了,我有非去不可的理由,与你无关,没必要和我去冒险。”辰阳变相拒绝了对方,无论林惊羽是否与他同去,无论最终能否找到续魂龙佩,他后续的归处绝对不会是青云门,成功与否,他都将好好陪伴着小七在深山中度过。

    “我一定会能拿到名额的,你等我。”林惊羽像是听不懂辰阳话中隐含的意思,一心执着于秘境名额,没等辰阳的表态,径自转身离开。

    辰阳满眼复杂的看着林惊羽略显萧索、孤独的身影,抿了抿唇,静立在原地,良久之后,幽幽的叹了口气,颇为无奈。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没有刻意避开对方,却破天荒的未曾像以往那样莫名其妙的偶遇,之后才在齐昊师兄欲言又止,不知该称之为什么表情的纠结状下才旁敲侧击出林惊羽的去向。

    原来自那日起,林惊羽就极富效率的去事物堂领取任务,非循序渐进,而是一接就接难度最高的,奖励最丰富的那种,然而,怪就怪在,每一次他回来,从未领取过什么奖品,反而去苍松院子的次数愈渐频繁。

    好几回,他都带着重伤回来,依然没有停下做任务的脚步,没养好身子就接下另外一个安宁镇除妖的任务。

    “林惊羽,”辰阳特地等在下山的必经之路,最近他想了很多,对方的倔强也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原以为不说、不看、不管、不问,就能使心归于平静,可人非草木,如何做得到无情至斯?

    放任其伤害自己,辰阳做不到不管不顾,即便他从始至终都在逃避着,“我们能谈谈吗?”

    林惊羽看着辰阳,眸中微动,没有一瞬迟疑的点了点头。

    “放弃吧,师傅已经告诉我你的事情了,说真的,你根本没必要和我一起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再过半月,我去了那里,无论最后是生是死,都不会再回青云门了。我已有心仪之人,此行便是为他,这就是非去不可的理由。林师兄,回去吧,不用再执着于那些不可能成为现实的泡影了。”辰阳深吸了一口气,将实情告知对方,意料之中的看到林惊羽一脸的不可置信和受伤,他不忍心的移开视线,望向别处,压下心中隐隐泛起的感同身受的酸楚、苦涩。

    不知过了多久,林惊羽脸色苍白,惨然间故作镇定的询问道,“心仪之人?你已经有了心仪之人……他叫小七是吗?”

    “是的,他是我此生唯一的执念。不愿相负,也不会相负。你我仅是师兄弟,永远都是。”说这话时,辰阳一起以往和尹柯的甜蜜以及惨烈而深刻的生离死别,痛楚瞬间难以自抑。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难怪他一年多来,都没能走进辰阳的心口,原来那个位置早就被人占据了。

    “我明白了……”

    辰阳抿了抿唇,强忍的难言的心疼,转过身去,一如往昔的淡淡道,“林师兄,师傅和师兄弟们都挺担心你的,不要再这么伤害自己了,执法堂的师弟都等着你回去执掌大权,不要让大家失望。”

    他知道林惊羽非常在乎别人的看法,尤其是门内的师兄弟和师傅,拒绝是必然,伤心在所难免,他离开后,希望对方可以好好的生活,哪怕是变回以前那个不通人情的大冰块、大木头。

    日子一天天过去,眼看着天鸿谷秘境就要开启了,没有意外,师傅找他去说了好一会儿的话,走之前神色颇为担忧,复杂的看了他一眼,留下一个临别礼物——衡水玉箫。

    由于衡水玉本就是无限接近神器的法器,常年傍身,疗伤和提升修为的效果至佳,冬暖夏凉不说,上面刻着一个小型防御阵法,发动音攻时势如破竹,关键的时刻还能抵挡、卸下部分的攻击。

    一看就知道是制作者花费了诸多心思、资源、时间和精力做出来的,箫身被打磨的光滑细腻,辰阳抚摸着,回忆着一年多前,师傅说要送他一样称心的傍身笛箫作为武器。

    等待了两年,这一天终于要来了,明日一早就要启程去天鸿谷,辰阳激动的难以入眠,也莫名的想多在这个长伴桃花的院子里多做些停留。

    日后,可是没有机会再回此处欣赏剑过之处,落英缤纷的美景,没机会惬意的在树下看书、小憩。

    他摸了摸系在腰间的玉箫,脑海中不自觉的出现几天前林惊羽漠然到面无表情的陌生神色,那是他从未见过的冷硬,说不在乎其实只是克制自己不再去深思细究的借口。

    辰阳不知道,自己看着玉箫发呆的同时,有个人站在不远处默不作声,静静的凝望着他,看到他手上的衡水玉箫,眼中的开心不加掩饰,其中的隐忍和痛楚也暴露无遗。

    也许,夜深人静,是疗伤和肆无忌惮发泄苦闷、放纵思念最合适滋长的时间吧。

    翌日,在师傅和一众龙首峰师兄弟们的不舍中,辰阳踏上了前往天鸿谷秘境的路。

    虽然遗憾和失落于某人没有来给他送别,但至少那家伙令他放心不少,不再一根筋拼死拼活的争取完全没什么非得到不可的名额,将生死置之度外,执意陪他同去。

    若真让对方兑现了承诺,那他和他之间就更理不清了,亏欠越多,他还不起。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