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少年时代之梦想青春

热门小说

正文  (八百零八)解决情敌 忍无可忍

章节字数:2142  更新时间:19-03-11 23: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不甘示弱,也吃了起来,动作上比丽莎还要快许多。

    终于,饼干被两人合力消灭干净,蛋糕也剩下不到三分之一,这片狼藉无不宣示着两人的忍耐力、战斗力,以及决心都强大到异于常人。

    “呕~呕~”不知是女生胃小还是实在忍受不住恶心味道的味蕾填充,丽莎干呕不断,猛的捂住嘴巴冲到垃圾桶前,蹲下吐了出来,邬童顿时松了口气,趁机喝下整整一杯花茶,额头上冷汗直冒。

    他发誓以后再也不动辰阳的蛋糕了,不过加了几勺味精,蛋糕和饼干就像整容里似的,味道转变了个彻底,恶心的他无以复加,简直想去医院洗一洗肠胃。

    好在刚才那些没有白吃,他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看丽莎干呕不止,他上前,递了张纸巾,身体不舒服却也没影响他的发挥。

    他欠扁的炫耀起来,说着对于丽莎而言,言不由衷的风凉话,“当辰阳的伴侣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就算这些你都能忍,依旧迟了我整整八年。别惦记他了,我和辰阳已经领了结婚证,是你们国家受到法律保护的伴侣。”

    丽莎接过纸巾,闪着动人色泽的琥珀眸黯淡了下来,“你们是什么时候结的婚?”

    “昨天!”邬童见对方似乎把他的话听进去,顿时好说话起来,态度没了以往的尖锐,知无不言。

    “好好对他……”丽莎这一刻已然认清了自己的位置,为还没开始就结束的初恋感觉遗憾和伤感。

    送走失落的情敌和她朋友,邬童好心情的坐在沙发上,回忆着自己的丰功伟绩。

    说来也巧,客人前脚刚走,辰阳就抱着一盒巧克力回来。

    他看看桌上的残骸,唇角微微抿起,“邬童,你是不是该和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快递明明能送到我们家,你要让人送到另一条街去。”

    “我办正事,不得不这么做。”邬童摸了摸饱胀的肚皮,不知道是不是吃的太撑了,迷迷糊糊的,脑子有点浑噩。

    他觉得肚子好像有蛔虫在钻来钻去,痛的不大明显,又好像越来越明显了?

    “什么正事?”不用对方说,辰阳已经猜到了答案,质问的语气透着股与之相反的无奈。

    “教导纯真少女回归正轨,掰正她偏移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不然丽莎老想着当小三,抢他老婆,以后的日子他们还怎么过?

    天天防的那个贼不累,他还累呢。

    索性借着这个机会,彻底把还未茁壮成长起来的萌芽亲手扼杀。

    辰阳翻了个白眼,心里吐槽着某人的幼稚,却没有反驳一句。

    “哎呦,我肚子好痛~”邬童脸色难看的冲进厕所,又泄又吐,吃了止泻药也才好上一点点,直到傍晚,他的肚子才消停下来。

    “辰阳,我好饿~”蹲厕所错过饭点,也没谁了,现在肚子空的有些难受,他感觉自己的低血糖又要犯了。

    “桌上不是还有一些蛋糕吗?你将就一下,吃点垫垫肚子呗!”辰阳似笑非笑双臂交叉,靠在沙发上,不无怂恿的提议道。

    邬童待厕所的时候,他就打电话给丽莎问询了自己不在的那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没料到某人竟然会想出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笨办法,自己给自己本就因长期饮食不规律而变得敏感的肠胃添堵。

    自己不把自己的身体健康当一回事,辰阳气在心里,破天荒无理取闹的对丽莎产生了一丝排斥的情绪,然而,更多的是对邬童不负责任的行为的不满和心疼。

    “……额,”邬童后怕的咽了口口水,失望的看了眼厨房的方向。

    “绿豆粥在电饭煲里,”辰阳板着脸,埋头看着iPai,显然不想再和某人聊天。

    邬童察言观色的功夫不弱,尤其是对辰阳,他可以算十分敏感。

    进厨房省了一碗粥,舀了一勺,味道清淡微甜,是自己喜欢的口味,没一会儿,几大碗下肚,胃里暖暖的,很是舒服。

    “嗯~嗯~”邬童乖乖坐在另一个沙发上,一刻钟后,突然蜷缩着身子,发出难受的口申口今,引起了打定主意不理他的辰阳的注意。

    “邬童?你怎么了?”辰阳试探性问道,没听到对方的答复,心下一咯噔,立马快步走到对方所在的沙发旁,探着身子凑近查看,“邬童?你别吓我啊!邬童?”

    手掌刚附上对方的额头,躺着的人突然毫无预兆的睁开眼睛,伸手揽住他的腰,就往沙发上带。

    脸色红润,力量充沛,哪是身体不适的人该有的样子?

    “你又骗我!”辰阳不高兴的给对方甩脸色,张口给某人旧伤未愈的左肩来了一下,决定给领证开始就放飞自我的邬童一个深刻的教训。

    殊不知,教训是成了,自己被不幸成为了被‘教训’的对象。

    “嗯~”邬童此时发出的闷哼比之之前,暗哑粗重几分,像在忍耐着极尽濒临的理智,充满了野性的力量,“辰阳,松口。”

    虽然,他很想现在就把到嘴的美食吃干抹净,但为了不伤到对方,他尽力忍耐着、控制着快要挣脱桎梏的谷欠望猛兽。

    他简直要被这磨人的感觉逼疯了。

    “哼!”辰阳咬着不放,心里很是得意,他就是要邬童长长记性,欺骗他是得付出代价的。

    “忍不了了!”邬童带着辰阳翻了个身,眼中翻涌着名为谷欠望的巨型风暴,低头准确不乏强势的摄住了身下人的粉唇,极尽压倒性的吸吮惩罚。

    本来还打算忍到婚礼办完之后,看来是等不到了那时候了,邬童将被稳得晕晕乎乎的辰阳温柔的抱了起来,上楼,进卧室。

    看着穿上略微回神,脸上和脖颈浮现粉晕的辰阳,邬童勾唇一笑,邪恶中满是化不开的柔情旖旎,不紧不慢的解开领带,满意的欣赏着某人害羞的模样。

    衣裤褪尽,邬童倾身覆下,大餐开动,看着辰阳明明很害怕却咬牙忍着,任由他施为,邬童心里心里一片柔软。

    既然得到了暗示,他和对方的心思达成和谐的一致,自然不会轻易放弃这个机会。

    前戏做足,邬童开始真正意义上的攻城略地……

    一道痛呼声响起,随即在有节奏的呼吸中,渐渐淹没,另外一种愉悦兼并难言的痛苦的声音纷至沓来,响彻整间卧室,整个夜晚,透过半掩着的房门传到大厅。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