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少年时代之梦想青春

热门小说

正文  (八百二十二)辰阳的决定 忆往昔

章节字数:2108  更新时间:19-03-22 13: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松单手撑墙,用气势把辰阳压在自己和墙壁之间,薄荷音略显低沉沙哑,“那昨天睡觉的时候,是谁‘不要不要’的拒绝我。过去的暂且搁在一边不谈,现在这样,你喜欢吗?”

    说话的同时,小松整个人像磁石一样,紧紧贴着辰阳,把人压在墙上逃离不得,“你还没回答我呢?”

    还大言不惭的说……对我有渴求?

    小松心中暗笑不已,看着辰阳羞恼的想推开却不忍动手伤他的模样,怎么看也不像有渴求的样子。

    这不,一试便知。

    原本打算略施小惩就够火候,但小松一想到刚才某人死鸭子嘴硬的不服输的劲,眸色一深,改变了主意。

    还是有必要提前确定好自己不动摇主导位置。

    “我也只是提个要求,你有权拒绝,反正,恋爱的终点未必是结婚。”辰阳被某人撩的满脸通红,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快停止了,但是依然有他的坚持。

    上次他听小松古怪的声音,发现对方似乎非常享受,深觉做上面的那一个会比较舒服,所以……他不要当下面的被欺负的嗷嗷叫,丢脸死了。

    时间久了,估计也只有被欺负的份,没有地位的说,辰阳如是想着,更加坚定了自己做主导者的决心。

    毕竟都已经决定将来在一起,他总要为自己的人生先一步做好谋划。

    “只是在上面?”

    “?”辰阳惊讶的点了点头,不明白小松怎么会突然间有了松动的态度,他迟疑的看着对方,等待满意的答复。

    果不其然,他猜对了,虽然两人的理解各有不同。

    “好,可以。”小松垂眸思索的那一瞬,完美的掩饰下眼中那抹灵动的深色,“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答案了吧?我妈都已经在筹备咱们的婚房了。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能早点住进去。”

    “会不会太快了……装修也才开始,等完工也得放置一段时间才能入住,何况,我们现在都还在北京上学,谈婚论嫁还不是时候,一切都太赶了。我舅舅那边可能不大好办。”辰阳想起几年前舅舅知道他和尹柯的事情的时候难看的脸上,虽然对方什么话也没说,但他切切实实能感觉到那种处于爆发边沿徘徊不去的愤怒。

    小松心跳落了一拍,紧抿着唇,他想要告诉辰阳,安叔叔那边早已经不介意辰阳的性取向了,虽然是最近才明确表达出来的。

    怎么办?

    他突然萌生出一种强烈的不安,他害怕辰阳知道当年尹柯不声不响离开的真相,也担心邬童把知道的一切告诉辰阳。

    到时候就算辰阳不崩溃,他也没脸待在对方的身边了。

    尹柯和邬童,一个不远千里万里,一个百忙之中抽空回双清参加这次再普通不过的同学聚会,一定是抱着没有断掉的念想,小松非常肯定这一点。

    自私一点,当做没有看手机,带着辰阳回北京或者马上和辰阳去国外领证,这些他不是没有想过,可终究不现实。

    该是你的,谁也抢不走,不属于你的东西,有朝一日终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离你而去。

    辰阳,我能否留得住你呢?

    也许应该洒脱一点,虽然心脏疼的慌,承受不了哪怕一刻想象中失去的落空和恐惧。

    “辰阳,”小松找回自己的声音,“明天有聚会,焦耳组织的,这一次,除了我们之外的所有人都会去。”

    言下之意,那两个人也将在场。

    辰阳脸上的表情一凝,全部的生动色彩仿佛被夺走了一般,僵硬的如同一个没有情感和思想的机器人。

    “如果你不愿意,我和焦耳说一声,就说我们已经回北京了。”小松试探性的侦讯着辰阳的意见,此刻他在心里天人交战。

    是去是走,除了辰阳之外,应该没有人比他更纠结。

    “在哪儿?”

    听着辰阳轻得仿佛能被风轻易吹散的声音,小松心下一沉,不安和心疼更甚,却没有半点隐瞒对方的意思,“XX海底捞,明晚七点半。”

    辰阳无意间瞥到班小松强自镇定的无措面容,心知对方此刻急需安慰,他刚想说点什么,只见对方扯着嘴角装作什么事情都不在意的样子,“听说这附近半年前建了一个新的游乐场,比以前我们去的那一个还大,有更多新的项目。既然出来了,我们就去那里吧?辰阳,也渴不渴?我去给你买奶茶。”

    他说着,根本没有给辰阳或拒绝或接受的机会,径自转身向着巷口外斜对面的饮品店冲了过去,热情体贴的背后藏着害怕失去的不安。

    辰阳站在原定,静静的看着小松没有停留的背影,沉默良久。

    他看着对方某种程度上的无限纵容,摸摸背负,他看着对方没有哪怕回过一次头,心口倏地一紧,感同身受一般疼的快要窒息了。

    一边是爱自己至深的人,一边是永远都难以忘记的伤痛,两相挤压胶着着。

    眼泪不受控制的溢了出来,他知道自己刚才的反常回答一定会伤到小松,可即便如此,他依然没有办法不去直面过去,向那个人讨要一个对得起自己那些年付出真心的合理解释。

    逃避不是办法,是时候问清楚尹柯去国外前一天和他说的那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那天,他记得非常清楚。

    次日,自己从陶老师的口中得知尹柯离开的事情,而且是归期不定的那种,就连对方去了哪个学校都没人知道,退学手续办的干净利落,明显不是临时做出的决定。

    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打得他根本招架不住,后来的一段时间,邬童和小松陪着他一块练球、上学,给他讲所有完美避开了尹柯的有趣话题,做了很多很多。

    他不明白,为什么邬童在那段时期对他几次告白后也离开了月亮岛中学,和尹柯一样,一句话也没有留,过了很久,他才从焦耳那里听说对方也去了美国。

    自那以后,班级群里头,时不时总会有女生兴致浓厚的讨论着邬童和尹柯的事情,一个捕手一个投手,初中就认识,气场非常合拍,如今一个去了美国,另一个也坐不住,追到了那边。

    无稽之谈,辰阳初次看到那些讨论的时候脑海中闪过这几个字,随即便抛诸脑后。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