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生命的救赎

章节字数:3830  更新时间:17-12-19 23: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苍穹阴沉,雾色朦胧,繁华与喧嚣的氛围于清晨时一如既往地弥漫在神户都市的角落尽出。楼厦俨然,道路交错,色彩斑斓的车辆犹如流水般井然有序地涌向四面八方的目的地。窗外世界每时每刻似乎都在彰显着都市生活的和谐与美好,却也重复着都市生活中一种难以摆脱的节奏----机械性的生活方式。

    泠斯惬意地躺在被窝里,睡眼惺忪间听到厨房里传来一位年轻男士与碧娜攀谈的嬉笑声。他本以为是潇彬在帮忙准备早餐,但细听后却分辨出这声音根本不是潇彬的声音。这位男士的声音夹杂着几分沙哑与忧伤,对泠斯而言陌生而又熟悉,只是泠斯在脑海中怎么也找不到与此匹配的信息。

    “可恶,这家伙会是谁呢?该不会是碧娜妹妹从未提及的男朋友吧?”想到这里,泠斯猛然睁开双眼,惊恐之中从被窝里爬起来,拉开卧室房门就慌忙朝厨房跑去。

    跑到厨房门外,泠斯定晴一看,发现那位男士原来是神藤哥可。与此同时,神藤哥可也察觉到泠斯的醒来,以沉默的微笑向泠斯表达问候。然而,泠斯面不改色,攥紧拳头在门框上暗示性地敲击一下,似乎并不欢迎神藤哥可这位不速之客。

    “泠斯,这位是……”碧娜刚想为泠斯介绍,不料话语却被泠斯瞬间打断。

    “我知道他是谁。”泠斯高视阔步,走上前来,伸手拍拍神藤哥可的左侧肩膀,“出来,我觉得有些话必须要跟你说清楚。”

    “悉听尊便!”

    走进阳台后,泠斯反锁落地窗户,转身一把抓住神藤哥可的胸襟,凝聚的瞳孔向前投射出愤怒与嚣张的色彩。神藤哥可在性格上向来属于内敛型的男士,所以对于泠斯的冒犯,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制止或反对的行为。当然,他们曾经在孤岛上同凶手斗智斗勇,生死与共时所结成的羁绊也遏制着冲突的恶化。

    “告诉我,你突然造访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泠斯松开双手,从睡衣的口袋里掏出一盒香烟,然后用他那灵活的手指舞弄着一根香烟。

    “我想带碧娜暂时离开日本!”犹豫片刻,神藤哥可表情诚挚,语气坚决地回答道。

    “暂时是多久?”

    “我不确定。有可能是一星期,也有可能是一年。”

    “你这是诱拐行为。”泠斯嗤鼻一笑,“你觉得碧娜的父母会同意你的做法吗?所以,我奉劝你别异想天开,自作多情,尽管我不知道你带她离开是何目的。我发誓假如不是碧娜心甘情愿,我今日至死都不会让你带她离开的。其实,我也喜欢碧娜妹妹。知道吗?跟她度过的时光是那么的美好,简直就像重温初恋一般。”

    “在你眼中,她永远都是被暮川纯子亡灵所笼罩着的影子,弥补你昔日过错与空虚心灵的最佳良药!”神藤哥可话语犀利地指责道。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过去,但我不相信你没有过初恋,没有铸成什么后悔终生的过错。”泠斯点燃香烟,故作悠闲地吸着香烟,“否则,你这位富豪不会至今依旧单身。”

    “假如我不尽快带碧娜离开日本,那么她终将会惨死在我的面前。”

    “你在威胁我吗?”泠斯歪斜脑袋,顺势摘掉嘴角叼着的香烟,“身为国际刑警,你会知法犯法,伤害一位纯真善良的女孩吗?”

    “听着,想要杀死碧娜的人不是我,而是恶名昭彰的黄金党。”神藤哥可拨开窗帘一角,眼睛警惕着窗外过往的人群与车辆,“实不相瞒,近日发生的黄金劫案与孤岛连环谋杀案都是他们一手策划的,而望月美纱与双叶樽吾这两位名侦探也是黄金党的成员。潇彬、你和我都曾同黄金党打过交道,他们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我们其中任何一个人的。”

    “黄金党?据我所知,这是一个创建于关西京都且代号为‘GP’的跨国性犯罪组织,其幕后头目是一位绰号为‘霹雳白狼’的神秘人物,日本警方至今未都曾调查出他的真实身份。”

    “我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佐伊萨帕,一个外表绅士、满腹毒药、丧心病狂、彻头彻尾的恶魔!”

    “为什么你会……?”泠斯的眼角聚集出两道狐疑的皱纹,似乎不相信耳朵所听到的事实。

    “为什么我会知道他的身份?”苦涩一笑,神藤哥可闭合双眸,嘶哑的嗓音中充满着无尽的痛苦与无奈,“那是因为佐伊萨帕这个混蛋是我的亲生父亲,而我的母亲神藤樱姬与初恋唐泽雪恋都是被这混蛋一手害死的。永远……我永远都忘记不了她们临死前看我的那种眼神,无辜而又无助。在那一刻,懵懂年幼的我懂得了隐忍负重的含义,懦弱善良永远挽回不了生命消逝的哲理。等待着,我蜷缩在潮湿寒冷的地窖角落,度秒如年地等待着晨曦划破天际的瞬间。准备着,我蛰伏在恐怖漫长的黑暗边缘,每时每刻地准备着抓住脱离魔掌的机会。终于,我成功从他的魔掌下逃脱出来,然后幸运地遇到我的华籍恩师梁曦。她视我如已出,甘愿陪我远赴欧洲定居,病危时仍不断鼓励我为正义而拼命地磨练与成长。我暗暗发誓今生必报此般血海深仇,用佐伊萨帕的鲜血来祭拜她们的在天之灵,救赎我被无形枷锁禁锢的灵魂。无论这个过程多么艰辛与痛苦,哪怕是穷极一生,我都会忍受岁月的煎熬坚持调查下去。”

    “什么?你竟然是……”泠斯震惊失色,身躯犹如电流萦绕般猛烈地抽搐着,“哥可,人的出身及命运是无法选择的,但你可以掌控自己的人生舵向。假如你有必要的话,我愿意尽绵薄之力助你打破灵魂的枷锁。”

    “自从任职国际刑警,我接手调查黄金党已经整整5年,依然对有关佐伊萨帕犯罪的证据毫无所获。你作为局外人又能帮我什么呢?”

    “嘁,不识抬举!”泠斯手指夹着香烟,借着墙壁震掉灰白色的烟蒂,“你想为复仇计划单干,我不想说任何反对或劝导的话语。可是,碧娜妹妹与黄金党毫无瓜葛,为何如今会成为他们加害的目标呢?这一点我实在是不明白!”

    “碧娜妹妹是重启我尘封十年爱情心扉的第一人。佐伊萨帕以此想要逼迫我回去,以便继承他一手创下的犯罪帝国,而孤岛连环谋杀案件便是他对发起我的第一次正式警告。昨晚,我的老朋友通知我噩梦即将来临,让我早做打算。”

    “噩梦是什么意思?”

    “他会不惜一切代价绑走碧娜妹妹迫,然后再次当着我的面,像十多年前那样开枪打死我心爱的女人。”神藤哥可睁开眼睛,再次皱紧眉头,与泠斯近距离对视着彼此严肃的目光,“神藤哥可无法改变昔日铸成的错误,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避免同样的悲剧再次发生。暂时带碧娜离开日本不仅仅是因为神藤哥可喜欢她,更重要的是他希望借此救赎自己背负过错的灵魂。现在,你能设身处地地为碧娜的命运着想一下吗?我衷心希望你能帮我劝导或者说是欺骗她!”

    时间如寒冰般凝结不动,狭窄封闭的阳台变得鸦雀无声,凝重的空气打乱着彼此规律正常的呼吸节奏。对视之中,神藤哥可等待着泠斯违心的回复,泠斯犹豫着神藤哥可荒谬的请求。

    良久,泠斯深做呼吸,歉仄地摇了摇头,“我拒绝!因为这是她必须面对与抉择的命运,而非你我所能操纵的。所以,你还是在早餐后给她说清楚吧!”

    “嘁!”拨开落地窗,神藤哥可转身返回厨房,继续帮助碧娜准备早餐。

    泠斯则趁机回卧室脱掉睡衣,换上一套崭新的白色燕尾服,顺便在胸前配上一朵玫瑰。接着,他打开试衣镜后面的暗格里,将从中取出的匕首、手里剑、撒菱、袖箭、指虎、眯眼丸依次隐藏在燕尾服内。一切就绪后,泠斯走出卧室,正襟危坐在餐桌前等待着早餐的到来。

    七点钟整,美味可口的早餐被神藤哥可呈上餐桌,沁入心脾的香味顿时在客厅弥漫开来。这顿早餐虽然只有米饭、鲑鱼味增汤、欧姆蛋、姜丝豆腐、猪肉饭团、土豆饼,但在日本家庭中也算是相当丰盛的。早餐分量原本是四人份的,只是潇彬临时发来信息说他今天不来用餐,所以潇彬的那一份就就留给泠斯享用。

    在享用早餐的过程中,神藤哥可的表现一直都是神经兮兮的,他甚至会因窗外突然响起的汽笛声而坐立不安。神藤哥可对饭食难以下咽,于是想要打断正在悠闲用餐的碧娜,将藏在肺腑的真相提前和盘托出。泠斯一眼看出端倪,不愿神藤哥可影响了碧娜妹妹的胃口,连忙用脚在餐桌下轻踢一下神藤哥可的皮鞋。神藤哥可只得作罢,无奈低垂脸庞,继续咀嚼着味如蜡烛的饭菜。

    等到碧娜放下碗筷,神藤哥可终于再也难以按捺焦躁的内心,迅速叫住了准备起身收拾餐桌的碧娜。

    “有什么事情吗?”碧娜眸光转动,神情迷惑地等待着回答。

    “是关于你的事情。”神藤哥可双肘支撑在餐桌边缘,十指指尖相对,“说起来可能你不相信。昨晚我收到准确消息,说黄金党组织打算派人谋杀你。”

    “神藤君,你在开玩笑吗?这玩笑可真有意思!”碧娜忍俊不禁,一双玉手本能地遮住她那樱花般璀璨的笑靥。

    “不,是真的!”泠斯弯曲手指,敲敲餐桌,严肃地强调说,“所以,我觉得你暂时休学,到国外躲避一下是最好的选择。”

    “震惊日本的那起孤岛连环谋杀案件就是他们阴谋,而幸存下来的我们连累了你,对不起。”神藤哥可私做决定,当面隐瞒了一个最关键的原因。

    “可是,潇彬哥……”碧娜视线游离,罔知所措,支支吾吾地表达着,“潇彬哥也是从孤岛幸存下来的一位侦探。为什么蓓蕾姐姐没有被他连累到?还是说黄金党的报复计划是假的,让碧娜出国避难只是你们恐惧黄金党报复所采取的一种防范措施?假如事实真是如此,碧娜甘愿与你们患难与共,借此机会搜集击碎黄金党组织的证据。”

    “扯淡!不管是你出差在外的父母,还是我们都绝对不会同意你如此幼稚危险的想法。知道吗?你的父母深爱……”正当神藤哥可怒气冲天地想要训斥碧娜时,他身上的手机忽然响起了清脆悦耳的铃声,直接将他的愤怒转移到了九霄云外。

    掏出手机后,神藤哥可察看到电话是一位居住在魔耶山的朋友打来的。接通电话,他清晰分明地听到一阵阴森古怪的笑声,除此之外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响声。随即,电话被对方挂断了,唯留神藤哥可一人在电话这端发呆。

    “没事吧?”泠斯搓搓双手。

    “我的挚友河野岩骥可能遭到了黄金党的毒手,而我现在想去现场再看他最后一眼。泠斯,你先带碧娜妹妹去学校办理休学手续吧!”神藤哥可站起身来,没等泠斯回答就歇斯底里地往门外冲去。此时此刻,他心中只有一个强烈的念头,那就是……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