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1

章节字数:3179  更新时间:17-09-25 12: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陈小姐穿着一件深灰色的大衣,踩着双女人味十足的高跟鞋,拎着刚买的一小块黑森林蛋糕,匆忙的挤上了地铁。

    陈小姐感慨了一下今天运气不错,地铁的第一站就抢到了位子。

    她将蛋糕放在地铁车厢的玻璃下面,旁边挨着一把粉色的伞,陈小姐在心里嘀咕了一下,今天难不成会下雨?而后从包里拿出了一面小镜子,用手梳理了一下烫的有些枯燥的头发,又仔细盯着自己的脸看了好一会儿。

    因为天气渐渐转热,加上早高峰,人又多。即使开了空调,还是会觉得闷热,最糟糕的就是遇上吃煎饼油条包子一类的,那味道一阵一阵的飘过来,充斥着整个车厢,且经久不散。

    陈小姐这人有点心里洁癖,时不时就犯点病,于是拿出了刚在网上买的香水,对着食指喷了一下,涂到了耳后,尤嫌不够,干脆对着手掌喷了一下,捂住了口鼻。香水是中性的,香味像是淋了小雨之后青草的味道,干干净净的,她很喜欢。

    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了新买的水果手机,大拇指轻巧的点开查看天气的网页,浏览着内容,悉知今日的天气是28摄氏度到32摄氏度,小雨转阵雨。她心道看来出地铁口的时候得买一把伞了。

    香水的味道渐渐消散,她又在手掌上喷了更多的香水去捂住口鼻,香水的味道又浓又猛,一下子捂上去,呛得她鼻子酸,忍不住掉了眼泪。

    她不由的去扯开颈间的围巾,想让自个儿透透气,许是动作急了些,放在腿上的包掉了下去,她皱了下眉,低头去拿,不想抬头间,竟是撞上了人。

    “陈小姐,我们之间的婚事已经讲清楚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先失陪了。”这声音很好听,这是她的第一个感觉。

    她站了起来,将手里的包掸了掸,抬眼直直的瞧着他,眼角的泪痕还未干,却看得人心里有些发毛。可她忽而笑开,露出了两颗小虎牙:“···好?”

    他戴着眼镜,一身讲究的西装,斯斯文文的样子,面容却极是俊美。

    闻言,他有些惊讶,嘴角扯了一个笑,拿起一旁桌上的书,转身就要离开。

    陈小姐尚有些不在状态,眼见这人要走,想要问些什么,话到了嘴边都不知变成了什么,“等等,你,叫什么名字?”

    他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这会儿却是真真切切的瞧着她。

    “陈小姐真是说笑了,我叫温闻,是你的未婚夫。”他的声音很平静,没有一丝不耐烦。

    可她还是在他的眼里瞧出了不耐。

    “未婚夫?”她脑子里依旧一片空白,竟也没觉得哪里不对。她只是懊悔自己真是吃饱了撑的问他的名字,平白的遭人嫌弃,只能说是美色祸人。

    温闻说完,没有一丝停顿,疾步离去。似是看透了她的小把戏。

    陈小姐想了想,觉得这位先生很可能认错人了,便提了音量道:“温先生,我叫陈芝兰。”话音落下。

    他已将卧室的门推开一个缝隙,而房门玻璃后的帘幕上只倒映着他一个人的影子。

    耳边,传来火车的呜笛声,原来是到站了。

    陈小姐觉得耳边的声音非常嘈杂,甚至还有很重的呼吸声,快要压得她喘不过气来了。

    她眯着眼睛,只觉得身体右侧的胳膊被压的非常疼,眼睛渐渐睁开,清晰的看见一旁整个身子都快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不由得愣住了,直到耳边喷出的热气烫的她回了神。

    “小姑娘,你醒啦?”

    陈小姐抬头,只见一位保养得很好的阿姨对着她和善得笑了一下,同她解释了目前发生在她身上的状况,原来压在她身上的这位男士是因为低血糖昏倒了,被她身旁的阿姨让了位子,直到现在还没有清醒呢。

    “静安寺到了,请从左边车门下车···”

    地铁报站的语音响起,她的头下意识朝右边转去,嘴角和鼻尖余留着淡淡的青草味,却突然被浓烈的烟草味缠绕,陈小姐眉头一抖,白皙的脸皮唰的涨红,也不敢看人,拿起包就挤下了地铁。

    陈小姐步子走的很快,脑子里一直想着在地铁上阴差阳错的一吻,这下连耳朵也红了。出了地铁口,天色阴沉,柏油马路全部湿透了,看来这雨已经下了一阵子。

    陈小姐撑着刚买来的伞,向着公司走去,小雨带着一丝凉意,使她有些烦躁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脑海里不禁浮出了一个画面,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想:梦里的温先生,长的倒是挺好看的。

    接着又面无表情的想,自己莫不是思春了吧。复而思索了一下,用力吐出一口气,道:“哦,这该死的温柔。”

    ······

    上海奥菲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做海外移民业务的公司,坐落在上海繁华的市中心。

    陈小姐工作的地方就在这里。

    她的工作是行政兼前台,所以她的相貌倒也丑不到哪里去。

    “GoodMorning,miss陈。”打招呼的是公司业绩最好的销售Anna,不但能力高,而且还是一个白富美,对谁都是一团和气,在公司很得人心。

    陈小姐也是前脚刚到,身上雨气还未消,她立刻扯了一个得体的笑同Anna聊了一会儿。

    Anna每天身上都会有香水味,极为浓郁,哪怕人走了半天,香味都久久不曾散去。

    陈小姐原本不怎么喜欢香水,直到Anna送了她一瓶,原本是Anna的追求者送的,Anna不喜欢,便送给了她。意外的,她爱上了这款香水的味道。

    陈小姐发觉自己坐在黄包车上,前面是拉着车在奔跑的车夫,耳边是各种小贩杂乱的叫卖声。

    她环顾四周,来来往往的行人大多穿着长袍马褂,倒是偶尔有人穿着时髦的洋装。陈小姐一头雾水的叫停了车夫,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车夫虽有疑惑,却也不敢惹这些个达官显贵家的人,低着头老实的回道:“小姐说要去昌平路28号的书寓找温先生。”

    温先生,原来是在做梦。陈小姐一个晃神,车子就已经停了下来。

    中午十二点到一点是员工的午休时间,陈小姐昨晚上没睡好,便趁着这段时间补觉。

    半梦半醒中瞧了一下时间,又接着睡。

    “我不管,我可是她的正妻,凭什么不能进!”跋扈的嘶吼中带着哽咽。

    陈小姐瞧着同自个儿一模一样的人在书寓门前大吵大闹,感觉十分的违和,却又觉得有趣极了。

    她在旁静静的瞧着“自己”,看戏看得正乐呵,却突然不受力似的被推了上去。

    旁边是看热闹的吃瓜群众,眼看这来捉奸的姑娘,突然停了下来,静静地抽泣,似是心灰意冷,吃瓜群众等了好一会儿,知道这热闹是看不成了,便三三两两的散去了。

    陈小姐晓得是在做梦,也乐意在一旁瞧,跟看戏似的,又想到自己不知怎得上了戏台,也不哭了,竟是笑了起来。

    拦着他的下人看这姑娘吵着吵着就笑了起来,顿时有点方。

    陈小姐突然起了玩心,直接开口叫道:“温先生在吗,我是陈芝兰。”

    书寓的门是彩色玻璃做的,映着陈小姐的倒影,虽说奔波的有些狼狈,可她的笑容不同以往,说不出的漂亮。

    “陈小姐又来做什么,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声音是从门后传来的,冷飕飕的,却也还是好听的。

    陈小姐想,来书寓能干什么,自然是,“来看书的?”

    门后嗤笑一声,似是嘲笑她的这个借口找的很拙劣。

    门突然开了,半点声音也无,虽说现在是炎炎盛夏,陈小姐却觉得从脊椎骨突然窜上的一股凉意,在后颈打了个旋儿,直逼心底。

    陈小姐咽了一下口水,两个眼珠子乱转,左瞧瞧右瞧瞧,不敢进,可又突然想到是在做梦,心一横,闭着眼睛跑了进去。

    “呀···”陈小姐撞进了一个带着烟草气味的怀抱里,味道淡淡的,也不觉得难闻。

    “陈小姐,这招你已经用过一回了。”他的声音平平淡淡,没有起伏,却让她的心里涌出了羞愤。

    陈小姐的脸腾一下的红了,低头讪笑:“是吗,那我下次换个别的。”

    温先生没作声,陈小姐再抬头时,就不见了人影。

    陈小姐摸了摸脸颊,深觉自己忒不要脸了些。

    刚才门口拦着她的那个下人跑到了她的跟前,勒着嗓子传达了温先生的意思,既然陈小姐是来看书的,就请去二楼的书房看个够。

    陈小姐上了二楼,温先生正在看书,这次他未戴眼镜,少了些成熟,面容显得更加隽秀。他端正的坐在书桌前,穿着白衬衫,身后是干净到发光的玻璃窗。

    窗后,是一片浓郁的绿。阳光从树叶稀疏的地方,穿过窗户,形成光斑映在他的身上,恰好清风吹过,光影晃动,像是一幅画,画里的不知是谁家的少年郎。

    陈小姐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砰砰砰···”,那么的猝不及防,就像在打鼓一样,一下一下,由慢到快,节奏渐渐急促,最后利落收尾。

    她伸出手捂住了胸口,觉得自己的心停不下,也收不起来了。

    陈小姐就这样看着他,温先生似有所觉,抬头间,陈小姐状似乖巧的走向了书架,非常认真的在找书看。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