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5

章节字数:2795  更新时间:17-10-12 22: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柔和的月光和璀璨的星光融和在一起,倾泻出来,洒向大地。将那废弃小巷的轮廓描绘了出来。

    朦胧间,陈小姐睁开了眼睛,她躺在地上懵了一会儿,就知道又换了地方,可那又如何?她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陈小姐挣扎着站起来,发现自己身上重的不像话,即使月光微弱,也隐约能看出是满身艳艳的红,还有满头玎珰响的头饰。

    “有人吗···”她卯足力气大叫了一声,除了吱吱的老鼠叫声,再无人应她。这空气中也充斥着腐烂的气味,她觉得她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夜里渐渐起了雾,星光也越发暗淡。

    温先生找到陈小姐的时候,陈小姐双臂环抱,坐在地上缩成一团,模样甚是可怜。

    自上次事情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他不想再见到她,却又想为此负责,趁早娶了她的。

    可是陈父因为陈小姐闹得这么一出,更觉脸上无光,此前因其私奔,使得他更厌烦这个女儿,结果她现在还变得疯疯傻傻,又如何能利用她与温闻“交好”。更何况他为了压下她疯傻的消息,可是出了不少的血。

    为了得到更多的利益,于是陈商私下痛心疾首的同温闻商量说要换小女儿嫁给他,不能委屈了他这个好女婿。

    他一时应对不得,只推脱说会考虑,哪知陈商却大肆操办起来。

    昨日陈商最宠爱的四姨太给小女儿陈知书订制的嫁衣送进了其闺房,一行人试的正开心,陈芝兰却趁屋内人散得差不多是,闯了进去,打晕了陈知书,偷了嫁衣,偷跑出陈家,竟也无人察觉。

    待察觉时,陈商勃然大怒,誓要将这不孝女找到,打断她的腿。

    温闻对于陈芝兰的事,一直都有关注。所以得了消息就亲自出来找寻。

    “陈芝兰。”他的声音很轻,却令陈小姐那颗蹦到嗓子眼的心,咚的一下沉了下去,又不可抑制的跳了起来。

    她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泪水终于憋不住流了出来。

    就那么一会儿,她却觉得已经过了沧海桑田。

    温先生站在那里,任她靠着他哭。右手抬起,还未碰到发丝,便又落了下去。

    陈小姐哭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什么,泪眼朦胧的问他:“你不是结婚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温先生没有回答,反问道:“那你呢,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不知道,你明明结婚了,对象不是知杏也不是陈···或是我?”其实陈小姐并不想纠结这个问题,可惜身体的反应比脑子还快。

    夜将明,温先生看了一下天色,似是叹了口气,“走吧,我来就是为了找你,同我回去结婚。”

    “结婚?可你···”已经结婚了,陈小姐退出他的怀抱,红唇微张,似是不敢相信。

    他不知道她是真傻,还是假傻,还是耐心的回道:“我没有同谁结婚,我的未婚妻。”

    随着朝阳升起的第一抹光芒,他的眼神落到她的身上,使她羞红了脸,这是她听过最美的情话。

    她突然不再彷徨,只用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好呀。”

    陈小姐坐在轿子里,满眼如火的红,心里是抑制不住的欢喜。

    刚动身约莫半刻,忽然间,一阵地动山摇,不知是谁大叫了一声:“马匪来了,快跑啊。”

    轿子砰地一声被丢下了,害得陈小姐还没回过神,就被甩了出来,好不狼狈。

    “咳咳咳···”马蹄掀起的灰尘,让陈小姐呛得直咳嗽。

    陈小姐一把掀了红盖头,站了起来,想要找温先生,可是面前只有一群骑着马打劫的土匪,再无一人。

    陈小姐十分担心温先生,心里却害怕极了,只能默默地低着头,站在一群马匪面前一言不发。

    结果,她被像绑牲口一样绑起来,扔上了马背。

    马匪的老窝在山林深处,越往里面走,蛇虫鼠蚁越多,好不容易到了地方,却发现这地方倒像是一个普通的小村庄,一点也看不出是马匪的老巢。

    “辰爷,人带过来了。”一路上都没有讲话的马匪头子,将横挂在马背上的陈小姐一把抱起,扔到了地上。

    陈小姐在马背上被颠得的胃酸都快吐出来了,这下又被摔了下来,痛的想要骂娘。也只能狠狠地瞪了一下闻声出来的所谓辰爷。

    这个辰爷是坐着轮椅出来的,待近了,陈小姐的瞳孔一缩,此人像极了温闻。

    “将这个女人扔进后山下的墓地里,好生伺候着,只要是知杏所受的苦都统统让她尝个遍。”他坐在轮椅上犹如吐着舌蛇信子的毒蛇,那阴冷的目光,像是要把她千刀万剐。

    “知杏?”那个在28号公寓里与温闻有牵扯的美人。

    “怎么,忘了?还是又想装疯卖傻?我可不吃你这一套!”他的语气恨不得掐死她。

    陈小姐皱眉道:“我与知杏只有一面之缘而已,而且我不是很清楚你的意思?”

    他斜睨了她一眼,哼了一声,唤了人将她关到墓里。

    来人绑了她的手脚,抓着留出的一头,拖着她就走。

    她的唇很干,最终还是颤抖的问出了一直想问的话:“你和温闻,是什么关系?”

    他闻言,一脸嘲弄,“就凭这张脸,你还瞧不出嘛?”

    陈小姐眼中仅剩的光彩瞬间寂灭,他在,耍她玩吗?

    “驾···”陈小姐被绑在马的身上,拖了一路,身上的嫁衣被磨损的破烂不堪,更严重的是脚踝处已有森森白骨露出,此刻的她就像个破败的娃娃。

    马匪沈三拎着陈小姐,将她扔进了墓地的棺材旁,一不小心撕开了早已破的不成样子的衣裳,露出了雪白的后背,在昏暗的烛光里显得极为诱人。

    他吞了一下口水,算起来他也好久没去山下的宜春楼开荤了,想到此处,他的身体也越发的燥热。

    陈小姐看着地上的影子不动,就知道不妙,想要大声求救。可她一路上被疼的昏过去好几次,现在她痛的已经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了。

    沈三终是欺身上来,陈小姐蓄了全身的力气打了他一巴掌。

    他更是来劲,用力的踢了她一脚,一手撕开了嫁衣。

    陈小姐蜷缩着身体,双手紧紧抱着自己,闭上了眼,只希望从这场噩梦中快点醒来。

    “嗖嗖···”不知是什么声音响起,沈三的整个身体全都压到了沈小姐的身上,再也没有动弹。

    “陈芝兰,你还记得我吗?”

    陈小姐一愣,随后扯起嗓子发出破锣般的声音:“知杏?”

    等了好长一会儿,她都没听到回答。于是她用十指扣住地面,拼命的往外爬,顾不得十指连心的疼。

    知杏一枪打死那个沈三,之后就看着陈芝兰艰难的往外爬。知杏以为她怕了,现在她只想看着她受尽折磨,也尝尝自己这些年因为她所受的苦。

    知杏拿着烛台,走到了陈芝兰的身旁,将烛台里的油倒在了她的手上。

    热油烫得她的手直抽搐,不断的往后缩,知杏干脆一脚踩住了她的手,将热油全倒了上去,听着陈小姐的呜咽,笑得一脸天真,“姐姐,你还记得我吗?”

    陈小姐痛的快昏过去了,仍艰难的说道:“我不记得我们有过什么恩怨,让你如此恨我。”

    “是吗?”知杏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她蹲下来,一手托着腮,一手扼住陈芝兰的下巴,“那我就给你回忆回忆···”

    陈芝兰和陈芝杏是同父异母的姐妹,陈芝杏因为年纪小些,长得更是甜美可爱,再加上性子外向活泼,所以颇得陈商的宠爱。

    那时候的陈芝兰待这个妹妹也极好,什么好东西都给她留着,所以五六岁的陈芝杏很爱跟着陈芝兰屁股后头转。

    可后来,中秋佳节,她们一起出去看灯会的时候,她就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贩子带走。

    她怎么喊姐姐,都不应。

    她那么喜欢她这个姐姐,从小就喜欢她。可她竟然就那般的弃了她!

    “姐姐,你可记起来了?”知杏甩开扼住她脖子的手。

    陈芝兰气息渐弱:“知杏,我,我不是···”

    话未完,就彻底昏死过去。

    知杏站了起来,将手中的烛台一把甩到了棺材上,幽幽的说:“姐姐,你放心好了,知杏这么喜欢你,是不会让你轻易去见阎王爷的。”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