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刀魑驾帖

章节字数:2042  更新时间:17-10-04 16: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下午的时间原本是我喝下午茶的时间,喝一杯奶茶,在好好偷懒睡一觉,这是我最喜欢干的事了,但是今天我却没得睡了。

    原因就是我手上这张驾帖,说是驾帖,但是也可以当成是一张名片,当然了,跟普通的名片是不一样的,这个东西不是给活人用的,而是给那些快死的人保命的,一般是讨命人自己发出去,但是我这张驾帖什么时候跑到凌薇然的手上去了?

    驾帖的用法有两种,一种是用火烧掉,发帖人会收到警示,而另一种方法,就是一种紧急保命的方法,直接塞进嘴里,一来可以保命,二来可以通知发帖人。

    但是让我十分不理解的是,这张驾帖明显不是我发出去的,将来使用后示警有什么用,我又收不到。

    凌薇然看我拿着驾帖,站在那里发呆,甚至有点不知所措,顿时有点不高兴了。

    “韩仞,我在问你话那,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你故意放在里面的是不是?”

    我放的?

    我真是冤枉死了,我什么时候放的这玩应儿,我明明是在里面方的一张纸条。

    一边想着,我一边伸手进自己的口袋,随手摸了一下,结果我发现了一个悲剧的问题。

    我把纸条放在口袋里拿错了,本来要放在咖啡袋子里的纸条,错放在自己的口袋里了,而放在咖啡袋子里的是一张自己的驾帖,一定是我接了服务员递过来的小票,随手就和那张纸条放在口袋里了。

    “嗯,是这样的,这个卡片是我无意中得到的,给我卡片的人说这张卡是给我保平安的,有危险的时候,把它含在嘴里,能保我一命。”

    凌薇然的步步紧逼,让我突然想通了一件事,既然镇魂令的任务是凌薇然,我又刚好给了她一张驾帖,或许可以用这个方法来介入其中,也省的我晚上在去跟踪她了。

    听我这么一说,凌薇然略微收起了愤怒的样子,毕竟我是为了她好,伸手还不打笑脸人那不是!

    “这么说,这东西是能保命的,可是为什么要含在嘴里呀?好恶心那。”

    凌薇然略微有点皱眉,毕竟是要含在嘴里,女孩子都有一点接受不了。

    “其实含在嘴里是临时保命的方法,如果时间来得及的话,还可以用火烧掉。”

    我就知道让凌薇然含着个东西,恐怕她是接受不了的,但是用火烧掉应该是没问题的。

    “怎么听起来有点像是封建迷信啊?你不会是在跟我编故事吧?”

    看着凌薇然依旧有点怀疑,我决定给她编一个故事。

    “凌总,其实这张卡是一个神秘人给我的,那天我回家的路上,遇到了鬼打墙,我一个人在一个小巷子里,来来回回的走了好长时间,就是出不来,就是这个给我黑色卡片的人救了我,他跟我说,只要以后有事,烧掉这张卡,他就会来救我,如果来不及烧掉,就含在嘴里,可以保我一命的,我也是今天早上,看你气色不太好,所以才把这张保命的黑卡送给你的。”

    这段故事,我绝对是临时编的,但是我的表情是非常到位的,简直是声泪俱下的演讲,都可以拿奥斯卡了。

    但是,我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女人和男人的大脑结构完全的一样,原本以为她听完这个故事,应该非常的害怕,然后把驾帖贴身存放的,结果她竟然随手把我的驾帖放在桌子上,一脸认真的问我:

    “所以,从那以后你每天晚上都很早就下班,哪怕扣光你的工资,你也不加班了?”

    被她这么一说,我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我是不加班,但是这个跟我编得故事有什么关系啊?

    “凌总,既然你不信,我也没办法,至于加班的事,我也没什么好解释的,我辞职就是了。”

    说完,我转身就往外走,打算回去收拾东西,准备走人。

    老子这个暴脾气,还不伺候你了那,老子编故事还不是为了救你的命吗,如果是为了加班的这点事,老子还用得着编故事吗?

    “等等。”

    我走到门口,正待开门出去,却被凌薇然叫住了,怎么这会儿想起来挽留老子了,早干嘛去了?

    “凌总,还有事?”

    我不以为然的回问一句。

    “到财务把账结了吧,毕竟来公司两个月了,虽然工资扣了不少,但是应该还有一点,够你用两天的。”

    听了凌薇然的话,简直是把我气炸了肺,老子缺钱吗?还够我花两天的,虽然说老子没有发过什么大财,但是还从来没有缺过钱这种东西。

    干我们这一行的,谁缺钱那,这简直是赤裸裸的羞辱。

    “不用了,这点钱,我还不在乎。”

    说完,我转身就走,丝毫没有给凌薇然在说话的机会。

    走出了凌薇然的办公室,我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甚至连我自己的东西都没有拿,就这么潇洒的走了。

    凌薇然显然被我说的有点愣住了,连她自己都没有搞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发那么大的火,甚至说活非常的刻薄,这一点都不像她。

    她不知道,但是我可是十分的清楚的,因为在我跟凌薇然说那张驾帖的时候,凌薇然的手臂上,突然冒出了一阵鬼气,很明显是从她手臂上的印记中散出来的,凌薇然看不到,不代表我也看不到。

    既然它想搞鬼,我就配合它一下好了,它的警惕心放下了,我也就更有把握了。

    哼哼,鬼将又怎么样,今天晚上,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将’,我的斗魂早就已经饥渴难耐了。

    和来的时候一样,轻松的下楼,打个车,回到我在郊区的小洋楼,痛痛快快的洗了一个澡,躺在床上仔细的思索着,镇魂令的秘密还有很多是我没有搞清楚的,毕竟我是个野路子,没有人专业的指导,我的一切都是靠自己来研究,甚至很多地方明显出了问题,我还不自知。

    不过好在我这个人十分的善于思考,想不通的事就慢慢想,早晚会想通的。

    “金童,今晚可愿随我一战?”

    “某家,愿随主公出战。”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