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到底是兽人还是耽美世界

热门小说

正文  四十一章另一个自己?

章节字数:2261  更新时间:19-05-14 22: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傍晚-

    “大人,万万不可,唯有每半年的祭祀时,您才能与选定的兽人同床,这么一个不知来历的,还是黑毛的不详兽人怎能与您同榻呢!”说完,侍者瞪着我,我无奈地开口。

    “我是个黑毛来历不详的兽人,不能跟你睡一起。”

    [我意已决。]展现完,雪玉拉着我就往寝殿深处去。我终于熬到了傍晚,但没想到还要跟这反光人偶睡,表示心很累。

    这一天我像是个人形传话机一样,要不是那侍者要挟我,明明自己可以读的非要我念,念完还要向雪玉确认正误,而雪玉表示想多听听我的声音,我何至于变成个传话筒。我感觉我现在嗓子都不是自己的了,都开始变粗有点沙哑了。然而对方还是觉得很好听?!

    我只好表示再说下去,你就永远失去听我声音的机会,表示嗓子报废,这才消停下来。这白毛男看着柔弱,力道不小,拉着我坐到了床上。他看着我,自觉地又摸上我的喉部,‘要是我不用写字,你也能听到我的声音就好了。’我突然转过头去,他奇怪地睁大了眼睛,血色的红眸与我相对,还是有点惊悚。

    ‘你能听到我的想法?’

    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然后又反应了过来,得,我得被烦死。

    ‘你居然真的可以!不过为什么刚刚……’

    他思索了一阵,我发了会呆,

    ‘你知道我刚刚在想什么吗?’

    “???”黑人问号脸

    下一秒,柔软的触感附上了唇瓣,眼前是对方放大的红眸里,红眸里映出自己的倒影,就像凝视着平静无波的血池,里面沉浸着自己的尸体。

    我猛得再次推开了他,他倒向床边,顺带把我也拉下去了。我杵在他的肩膀,力气有点大他闷哼了一声,眼中却透着兴奋。

    ‘那现在听见了吗?’

    我不可理喻地看着他,再次挣脱,急急地后退,他好像撞得不轻,起不来。我转身要走,

    ‘果然,你也要抛弃我呢……’我顿了顿,“你从来不是我的什么,没有被抛弃的说法。”

    ‘是吗,那你为什么也要离开?’

    “是你先……”我气愤地转身,发现他支起半个身子,早已是泪眼婆娑。我突然意识到,我不是真的‘听’到了他,而是读取了他的想法。所以我根本不知道他的语气。

    从那恐怖的血眸中流出来的是和普通人一样的透明液体,来这我看过很多不同颜色的眼眸,自我催眠是美瞳,不过他那红色太过真实,太过压抑。

    我改变了方向,转而坐在那里,和他相顾无言,似乎又回到那段在洞穴里的抑郁时期。他渐渐地恢复了气力,直起了身子,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不喜欢我那样做。以前那些兽人只要我这样做了都会十分欣喜。’

    “!”

    ‘除了交合,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你高兴起来了’

    …………“你不需要迎合我,而且一直开心很累人啊,不是吗?”

    ‘……’

    ‘不知道,因为,活着不就是追求享受的吗?我的奴仆因为照料我而乐,那些每年来的兽人喜鱼水之欢,而你,我不知道……’

    “子非吾焉知吾之乐?不知道也没关系,你也不需要知道。”

    ‘可是,我想你开心。我想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是开心的。’

    “你自己呢,你开心吗?”

    我想,要是他不是垂耳兔的话,现在那双耳朵应该咻地立起来了。我坐在那里,看着他保持半立姿势快30秒了,反射弧再怎么长也不至于吧。那双眼睛就没眨过,我走过去,碰了一下他的肩膀,

    “喂,你,”一下子他就栽在了下去

    我艹,这家伙怎么变得这么烫了。我隔着睡衣都觉得烫手,更别说直接触摸在他肌肤上。

    我急忙冲到窗口那喊了几声,又跑去浴室随便抓了条毛巾浸湿后就拿来放在他脑门上,我看着他那雪白的头发因肌肤泛红而反射出淡粉色,几秒后,我认识的一个声音的侍者破开了锁冲了进来,他大声喊着,有序的分配其他人的工作,还把我推朝了一边。另一位侍者走过来把我领到了另一个房间。

    我坐在床上想着要不要溜到那个池子边找那只白鸟,不过我是昏迷状态下到这的,也不知道路怎么走……可是我好不容易才遇见了米尔他们……我一想起他嘶喊得那么迫切,忍不住得鼻酸。想了片刻,我站起了身,乘着侍从们都去照料雪玉了,我溜了出来。

    虽说里面有些现代化的设备,不过外面真心就像座北京四合院那样的建筑。穿出建筑,外面是一些草,然后是树,冷风吹来,我前面的灯笼晃来晃去的,搞得我心也跟着晃,好在杂草不高,而且是经常有人修剪的样子,路不难走。树郁郁葱葱几乎挡住了天空,我根本辨别不了方向,只好走一段就在树上绑一条纸带,边走边喊白鸟。

    越往里走,杂草越高,灌木葱郁。我有点犯怵,走了近半个小时,用了尽半卷纸,我不确定是不是要继续走下去。感觉前面树木好像不那么密,要走出去的样子,我继续迈开了腿。

    啊,真的,快看见星空了……?!我靠。

    下一瞬,我的一脚踏空,身体穿过草丛。突然的失重感把我的心脏提了上去,我护住头部,整个人就那么滚了下去。我头痛欲裂,缓缓睁眼,发现自己滚到了山丘下,原来是个小坡,难怪树木变稀了。虽然有月光,但不是很亮,我撑起身子,环顾寻找那盏电子灯笼。发现它挂在中部的一个小草丛上,我刚想起身,脚就传来剧烈的疼痛感。

    “嘶,该死的,真倒霉。”难道要在这过一夜,等人来救我吗?

    我不甘心的又大声喊了好几遍大白鸟。回应我的只有习习风声。

    我试图爬上去,但脚踝实在太疼,根本用不上劲。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划伤还是扭伤……我感觉到夜的微凉,缩作一小团,闭上眼睛后其他感官就非常灵敏,奈何我真的睡不着,虽说这地方住着这么位大人物周边肯定是清理过的,但保不准有其他什么像大鸟一样的入侵者呢。

    就这么想着,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了踏草的声音,有人!这大晚上的?刚好我头是对着灯笼方向,那黑影也是朝着灯笼移动,它捡起灯笼,向四周照了照,立刻就朝我这个方向走来。

    “你还好吗?还清醒着吗?”声音温润,清澈,好像是个少年,

    “嗯……”

    “你别急,我马上来救你。”靠近了后我才惊恐的发现那张脸长得跟我极为相似,就好像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做出了惊讶的表情一样……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