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章争取

章节字数:3344  更新时间:17-10-19 12: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急诊科刘医生的话几乎让秦松沐难以置信,呆愣了半天,突然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衣领子:“老刘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难道我没有帮到你们急诊科的忙,你就可以吓唬我吗?”

    刘医生脸色冷冷的,并且伸手用力摆脱了秦松沐的手,然后鼻孔一哼:“我刚参加院党委的临时会议,对你的处分已经下达了。你现在已经不是脑外科的科主任了。”

    秦松沐一看对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甚至有的落井下石的态度,心里顿时着慌了,赶紧转身走出了急救科。

    这一次,他并没有去自己熟悉的脑外科病区,而是径直奔向了院长办公室——

    他到了院长办公室门前,也来不及敲门,就开门而入。结果,偌大的办公室里,仅有廖院长一个人。

    廖院长是一个年过古稀的老者,整个的额头已经油光瓦亮了。他早年也是一位脑外科专家,因为海河市第一人民医院最擅长的就是脑科。

    这时廖院长一见到秦松沐闯进来,已经不像平时和蔼可亲,而是一脸冰霜地质问:“你来干什么?”

    秦松沐一看对方的态度,就知道形势不妙,当即反问:“难道这件事情是真的吗?”

    廖院长瞥了他一眼:“你指哪件事?”

    “我是被院党委停职是事情。”

    廖院长鼻孔一哼:“你身为脑外科的权威专家,居然犯下如此严重的医疗事故,对你采取停职,已经是很轻的处理了。”

    秦松沐一脸茫然地望着上级领导:“我承认昨晚手术是失败的,但患者并没有死亡,亦没有表现重大伤残的情况,凭什么界定为‘医疗事故’?”

    廖院长白了他一眼:“如今李主任的状况已经彻底失去了治愈的机会,难道还不算是重大伤残吗?”

    秦松沐极力让自己冷静一下,然后才对廖院长据理力争:“患者在入院时,就已经出现颅腔大出血了。我们只是没有成功地控制这样的状况,如何就单凭这一点,就被扣上‘医疗事故’的帽子。再说,就算我的工作有失误,也不至于把我停职吧?”

    “哼,可患者是开发区主任。这给国家造成多大的损失,就凭你承担得了吗?我们还要对你当时工作的反常举动,进行深一步的调查,希望不要发生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秦松沐愕然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是有意为之吗?”

    廖院长死盯着秦松沐的表情:“可我们调查组对参加手术的所有医护人员进行了查访。他们一致认为你当时情况很发常。否则,也不会发生不可收拾的局面。”

    秦松沐仔细回忆一下当时的情景,然后眉头一蹙:“我在执行这个手术之前,已经在脑外科的手术室进行了4例开颅手术,精力已经达到了一定极限。就算当时精力不够集中,也在情理之中呀。但您们不能怀疑我对李主任有蓄意的不轨行径。”

    廖院长疑惑的眼神盯着他:“既然你是那么疲劳,那为什么还要答应接这台手术呢?”

    “我拒绝过,并述说了原因。可急救科的刘医生打电话,执意请我去帮忙。而且,他特意交待说,患者是李主任,市领导下死命令治好他。”

    廖院长冷笑道:“可刘医生向事故调查组阐明,你是因为着急参加老婆的生日宴会,才有意推脱手术的。我们院党委现在怀疑你着急参加老婆的生日,才对这台重要的手术心不在焉,并想潦草行事。并且,又是你提出了终止继续手术,想必着急参加老婆的生日宴会吧?”

    秦松沐顿时晕圈了:“这··这怎么可能?当老刘打来电话时,首先就表明我刚结束4台手术,已经很疲倦呀。再说,我既然答应了老刘参加对李主任急救,就不能出现月婷的生日宴会了,并且跟她打过电话了,所以根本不存在我在手术台敷衍了事一说。是我提出的终止手术,但事出有因,我当时发现患者李主任在手术过程中,出血情况异常,甚至发生停止心跳的现象。如果再继续手术,就可能发生更严重的后果。”

    廖院长又白了他一眼:“这些都是你的一面说辞,我们院方调查组,会对此事进行彻底调查的。”

    秦松沐几乎哀求道:“廖院长,请您不要终止我的工作。现在还有大量的患者等待我去救命呀。”

    廖院长脸色陡变:“秦松沐,你觉得自己是救世主吗?难道没有你‘秦一刀’,我们脑外科就会瘫痪吗??”

    秦松沐脸色一红,不由垂下了头:“我不是这个意思。”

    廖院长很不耐烦地向他一挥手:“请你不要继续啰嗦了,赶紧回家等候处理吧。”

    秦松沐思忖一下,又对廖院长哀求:“既然李主任是在我手下出现了问题,那求您就让我继续负责他的治疗吧。我一定想办法让他恢复正常。”

    不料,廖院长眼睛一瞪:“请你别在添乱了好不好?如今陈丽娟副市长以及其他市里重要领导对你都很不满意。难道我会顶雷继续让你参与治疗李主任吗?”

    秦松沐愕然了,回想一下昨晚自己刚到急诊科见到陈丽娟,以及术后时她的态度,不由默然无语。

    秦松沐一看在廖院长那里,实在无法融通了,便只好怏怏不快地退出了院长办公室。

    不过,他并没有死心,不甘心自己就这样遭受如此不公正的待遇,于是决定见一见李建兵的爱人,也就是大名鼎鼎的陈丽娟副市长。

    因为他以前一直跟李建兵有着密切的联系,所以对他和陈丽娟的家很熟悉,虽然一最近两年因为李建兵工作繁忙了,没有约他和潘月婷,以及女儿秦朵朵相聚,但他对李家还是轻车熟路的。

    当天中午,他就按响了陈丽娟家的门铃——

    叮咚!

    伴随门铃声一响,房门很快就打开了。从里面探出了陈丽娟的十二岁儿子李东东的脑袋。

    “秦叔叔?”

    李东东一看是门外站的是秦松沐,不由瞪大了惊愕的眼神。尽管他小时候对秦松沐很熟悉,但如今,对方决定算一个不速之客,尤其,昨晚正是因为他的‘失误’,才断送了自己的老爸健康。

    秦松沐一看李东东略显敌意的目光望着自己,不由心里一酸,想跟这个孩子解释点什么,但考虑到对方毕竟是孩子,有些道理还是无法讲清楚的,于是俯身询问:“东东,你妈妈在家吗?”

    李东东点点头,并自觉地把身子闪在一旁,放秦松沐进来。

    秦松沐走进曾经熟悉的房间,心里突然产生一丝紧张,因为这个家主人就在昨天发生了不幸,而自己要面对的女主人不仅是堂堂市里领导干部,也是对自己产生怨恨的患者家属。

    陈丽娟正在厨房做午饭,听到外面的动静后,就扎着围裙出来查看。

    当她的跟秦松沐四目相对,不禁万分诧异:“你怎么来了?”

    秦松沐首先向她表现一副歉疚的样子:“我是来向你和东东道歉的。我没能治好老李,真是万分抱歉。”

    陈丽娟昨晚在医院守候一宿了,眼睛还有些泛红,这时满面冰霜:“你承认是自己责任了?”

    秦松沐赶紧解释:“这次手术不成功,并不意味着我要担负任何责任。因为手术时会出现很多的偶然情况。”

    陈丽娟杏眼一白:“秦松沐,你到底是来道歉的,还是特意辩解的?”

    秦松沐这时不再称呼她的官衔,而是露出一副诚恳的态度:“丽娟,请你不要太激动,听我慢慢向你解释。”

    陈丽娟仰头盯了秦松沐足足两分钟,才向他一努嘴:“请坐下谈吧。”

    秦松沐有些诚惶诚恐地坐在了她家的沙发上,心里不停地琢磨该如何说服对方。

    陈丽娟趁这个功夫,亲自为秦松沐倒了一杯白开水。虽然她心里对秦松沐充满了哀怨,但也不想失去自己应有的风度。她今年四十刚出头就坐上副市长的宝座,真可谓前途不可限量。所以,她在任何的时候,都不能自乱方寸。

    秦松沐道谢接过了水杯,并对她点头示意:“请你也坐吧。”

    陈丽娟跟秦松沐拉开了足够的距离,坐倒了沙发的另一侧,并不冷不热的口气:“你想说什么,就尽管说吧。”

    秦松沐于是首先对昨晚的手术失败的原因做了一番解释,并最后请求陈丽娟出面协调医院方面,继续让自己负责对李建兵的治疗。

    陈丽娟怀着一副莫测的眼神盯着秦松沐:“松沐,既然你认为建兵的手术失败是出现了意外因素,那就撤下了由其他医生指导治疗好了。可你为什么对老李还这样上心?”

    秦松沐当即激动地表示:“首先,老李是我多年的同学和好朋友;其次,老李的手术毕竟失败在我的手里。我也有责任弥补之前的过失,努力帮助他醒过来,并站起来。”

    不料,陈丽娟冷笑道:“根据其他医生对他会诊,证明他颅腔内淤血已经布满了他的脑髓,是根本无法再手术了。你难道就有把握让他恢复吗?”

    秦松沐只好摇摇头:“这个···我并没有任何的把握,但我会尽我的力量去帮住他恢复健康。”

    “你是真心想帮助他吗?”

    秦松沐面对陈丽娟的质疑,不禁诧异道:“难道你怀疑我对老李的态度?”

    陈丽娟沉吟一下,才试探问道:“建兵跟你家的月婷的关系,难道你不清楚吗?”

    秦松沐一愣:“难道你因为他俩早年曾经恋爱过,就认为我对老李怀恨在心?”

    陈丽娟淡淡摇摇头:“他俩过去那点事情早在我认识建兵之前,就发生过了。难道我还会在意那点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吗?我是指早在两年之前,你的老婆就来纠缠过我家的建兵。难道你不清楚这件事了?”

    秦松沐大吃一惊:“我确实不知道这件事!”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