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章绝症作家2

章节字数:2841  更新时间:17-11-03 13: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太好了!”秦松沐兴奋地点点头,“那我们去哪个地方好呢?”

    方晓婉思忖道:“去我的办公室讲,肯定不会方便。李大夫和张大夫都在里面呢。”

    秦松沐不禁质疑:“你既然是三病区的负责人,为什么没有单独的办公室呢?”

    方晓婉站在走廊里,苦笑着向他一指各个房间:“您看,我们病区又单独腾出一间抢救室,哪里还有多余的房间做办公室呀?再说,我只是一名负责的医生,又不是主任,也没有资格享受单独办公室的待遇。”

    秦松沐不禁默然了,在他曾经负责的脑科病房,一个楼层的一半就是一个病区,拥有一个单独主任办公室。而在这里,只能算是分病区,负责人也无法享受单独一间办公室。

    方晓婉一看他有些出神了,不由好奇道:“喂,您再想什么?”

    秦松沐一愣神:“没···没什么。”

    方晓婉这时提出建议:“要不,就上您的办公室里谈吧。”

    秦松沐点点头:“也好,在中午的时候,应该没人上去打扰我。”

    “这也不一定。毕竟,咱们这里是一个特殊的病区。在任何的时候,都可能出现突发的情况。”

    “嗯,你说得也是。但除了我在四楼的办公室,恐怕在这里,再也找不到更安静的地方了。”

    方晓婉听他这么一说,顿时眼睛一亮:“怎么没有?在宿舍里讲故事,就决定没有人打扰咱们了。”

    “宿舍?”

    “是呀,在会议室东侧的房间,都是咱们的宿舍。我还享受单独一间宿舍呢。”

    秦松沐不由试探道:“去你的宿舍里讲,合适吗?”

    方晓婉欣然地一挥手:“有什么不合适的?我们抓紧时间去吧。”

    秦松沐在跟她去四楼宿舍的路上,正好途径自己的办公室。他的神态踌躇了一下,还是跟着方晓婉径直去了她的宿舍。

    当秦松沐迈进方晓婉刚打开房门的宿舍,发出里面陈列四张床,便惊疑道:“这么大的房间,就睡你一个人吗?”

    方晓婉很自然地点点头:“是呀。这有什么不妥吗?”

    秦松沐嘿嘿一笑:“咱们病区的条件也算行了。虽然你不能享受一间办公室,但起码可以享受到一间卧室呀。这可比拥有一间办公室更方便。”

    不料,方晓婉一撇小嘴:“亏您连这话都说得出口?这可不是我独自能享受的待遇,而是没有人肯住这里了。”

    秦松沐又诧异了:“为什么呀?”

    “因为在这里工作的同事们,无论家是不是本地的,都不肯住宿舍了。”

    “那家在外地的同事们会住哪?”

    “他们可以租房住呀。”

    “唉,在海河租房并不便宜。他们咋不算算经济账呢?”

    “呵呵,他们不是不算经济账,而是怕鬼。您还不知道咱们这里最近闹鬼吧?”

    秦松沐惊骇道:“这···这怎么可能呢?”

    方晓婉显得一副淡然的样子:“好了,咱们先别追究到底有没有鬼的问题了。您不是对冯伯伯感兴趣吗?我就趁还有一点午休的时间,把冯伯伯的经历讲给您听。”

    秦松沐一看时间不早了,也只好同意她的意思:“那好,你就讲一讲吧。”

    方晓婉长叹一口气:“冯伯伯的一生经历真是太苦了。当年他刚娶到媳妇不久,就检查出对方身患绝症。本来他可以放弃的,可他为了挽救自己的媳妇一条年轻的生命,不惜让自己倾家荡产。为了寸步不离照顾她,甚至都辞职了。可是,他虽然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可依旧没有挽救住媳妇的生命。”

    秦松沐不禁感慨:“我早就看出他的不俗,原来他居然如此的重情重义!”

    方晓婉附和道:“是呀。我听冯伯伯讲,当初治疗他媳妇的病,就等于把钱扔到无底洞了。就连媳妇的娘家人都放弃了,可他不忍心媳妇在受罪中等死,不惜抬高利贷,去做‘不可为而为之’的事情。”

    秦松沐显然被老者年轻时的壮举震撼了,陷入了长时间的肃然。

    方晓婉经过一阵忧伤之后,又继续讲道:“本来,他的媳妇走了,他该趁机解脱了。可是,命运真是弄人,当他刚辛辛苦苦地把高利贷还清了,他的老父亲也患了绝症。他于是又不惜一切代价救治自己的老父亲。结果···”

    秦松沐这时一伸大拇指:“他不仅重情重义,而且还大孝。真是一条真正的汉子!”

    不料,方晓婉顿时垂泪道:“可惜好人没有好报。他因为救治亲人,自己的经济一直拮据,并且再也没娶到媳妇····”

    秦松沐不禁感叹:“现在的女人真是太现实了,只注重对方的经济能力,而轻视人品。可是,她们也许想不到,男人给她们带来真正的幸福不一定是经济条件,往往是一片大爱!”

    他这时想到了前妻潘月婷正是因为爱慕虚荣和攀交权贵才跟自己分道扬镳的,不禁黯然神伤。

    方晓婉突然凄叹:“可惜我晚出生了几十年,否则···”

    秦松沐瞥了她一眼:“否则什么?”

    “否则我就嫁给冯伯伯。他不仅有才华,而且像您所说的的那样,重情重义和大孝,就是我欣赏的男人。”

    秦松沐不由苦笑:“傻丫头,你就算跟冯老伯出生同一个时代,在茫茫人海中,也未必能遇到呀。”

    方晓婉一怔,随即黯然点点头:“您说得也许有道理。我相信在冯伯伯那个时代,一定有很多的好女人。可是,她们是无缘跟冯伯伯相识。”

    秦松沐思忖一下,随即纠正方晓婉的说法:“应该是他无缘,也没有福气再遇到一个好女人,这注定了他孤苦一生的命运。”

    方晓婉眼框泛红了:“唉,就是命运对他不公平,让他单身也就罢了,可为什么让他也患上绝症呢??”

    秦松沐无法回复,只是摇头叹息。

    他俩经过了短暂的沉默,秦松沐不禁询问:“也许正是他的一生有这么多的坎坷经历,才萌发了他的创作灵感吧?”

    方晓婉矜持一下,才又继续讲道:“当他送走了所有的亲人后,再经过多年的奋斗,终于又积累了一点钱,并交纳了社保和医保,本来可以后顾无忧了,可是他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身体情况就不好了。他因此不能再打工了,于是就开始走上了文学创作的道路。这也是他的一个夙愿。不料,他发表的一些网络小说并没有红火,点击率一直很惨淡。而他的身体也无法再坚持下去了,只好去医院做了一次彻底检查,结果···”

    秦松沐一看方晓婉的语音又哽咽起来了,也不禁湿润了双眼。

    方晓婉这时又回忆起老者刚刚入住康复病区的情景——

    当时正在办公室里写病历的方晓婉突然接到门诊室的朱大夫的电话:“方大夫,你那里还有空床吗?”

    方晓婉当时的心情不好,冰冷冷地反问:“干嘛,又往这送病人吗?”

    “是呀,一个晚期患者要求住院。他已经患肿瘤好几年了,并且服用过靶向药了,生命到了最后阶段,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所以,目前只能保守治疗了。而我们这里的病床要留给更有治疗价值的患者,不可能提供给他。”

    方晓婉一听,冷冰冰的脸颊慢慢变得柔和了,沉默一下,才轻声道:“假如你早两个小时打电话,恐怕还没有空床。但现在···”

    “哦,原来你那里刚刚走了一名患者。真是太好了。”

    方晓婉的杏眼里立即冒出了凶光,措辞很严厉道:“朱大夫你还有没有一点同情心?简直是太过分了!”

    朱大夫愕然道:“我···我怎么惹你了?”

    “人家跟你有仇吗?如今走了,家属们都沉寂在悲痛之中,可你干嘛大声喊好呀?”

    “啊···对不起呀。我的意思是我的患者可以住院了,并没有往刚走的患者那里想。”

    方晓婉鼻孔一哼:“本姑娘现在心情不好。你讲话最后注意一点。”

    “哦,我知道了。你是因为自己的患者又走一个,心情相当不好。不过,你还要振作起精神,因为其他的患者还需要你呀。”

    “算了吧。请你们把患者送过来吧。”

    “那好,患者本人一会就能过去。你就帮他办理住院手续就行。”

    方晓婉一愣,心里暗想,既然这名患者既然到了生命末期了,怎么能自己过来呢?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