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章医者仁心

章节字数:3106  更新时间:17-11-04 13: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当时把自己的疑问传递给了朱大夫。

    朱大夫在电话里解释:“别看这个患者病情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但他还具有自理能力,并且有一定的文化。我把你们病区的具体的地点告诉他。他一定能找到那里的。”

    方晓婉跟朱大夫通完电话后,突然对这个患者产生了一种好奇心。因为一般的患者都是被抬进这个病区的,并最后再抬出去。可还没有患者本人能走进这个‘死亡病区’的。

    她于是亲自去了楼门口恭候那名患者。

    大约等候了二十多分钟,一个步履蹒跚的老者才映入她的眼帘。

    只见他瘦骨嶙峋,年龄大概六十多岁,满脸的沧桑和憔悴,走起路来,有一点蹒跚,靠一只手杖,颤颤巍巍地走近病区门口。

    方晓婉有些迷茫了,不敢确定这个老头到底是不是患者。因为看他的神态和动作,应该是一名患者。可如果他就是自己等候的患者,那他的身边怎么连一个家属都没有呢?

    老者一看楼门口站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张望女子,不由停在了她的跟前,并低声询问:“这里是康复病区吗?”

    方晓婉把身体一闪,把楼门一侧的牌子暴露给了老者:“是的,这里就是康复病区。”

    “哦,那三病区在二楼吗?”

    方晓婉眼睛一亮:“您是去三病区吗?”

    “是呀。”

    “您···是住院的患者吗?”

    “哦。”

    方晓婉好奇道:“难道没有家属陪着您吗?”

    方晓婉的话似乎触及老者的痛楚,让他一脸阴沉地回复:“我如果有家属,那还用来这里等死吗?”

    方晓婉对于老者发脾气,并不感到意外,因为但凡到了这个阶段的患者,都会表现得心焦气燥。不过,让她吃惊的是,老者居然是一个独身老人。

    “大伯您别发火,这对您的病情没有帮助。我就是您今后的主治医生。您如果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就直接找我吧。”

    方晓婉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搀扶他的一只胳膊。

    不料,老者冷哼一声:“我既然住在这里来,还需要什么医生?你们只要安排一个护工给我就行了。”

    方晓婉不解道:“您既然是住院的患者,当然需要医生了。”

    “哼,你这个丫头别以为我不了解这里的情况。”

    方晓婉心里一慌:“您···您了解什么?”

    老者凝视着她:“你在这里工作多久了?”

    “快两年了。”

    “哦,时间倒是不短了。那我请问你,经过你治疗的患者有活着出去的吗?”

    “这···”

    老者的话同样触碰到了方晓婉的脆弱的神经。她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

    老者一看他哭鼻子了,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伤人了。不过,他没有心情向这个年轻的女医生道歉,而是黯然地垂下了头。

    方晓婉轻轻擦拭一下流到脸颊上的泪珠,然后伸手挽住老者的一只胳膊:“大伯,请您跟我进去吧。”

    老者一看她表现出足够的大度,心里微微一热,便顺从地在她的搀扶下,缓缓走进了楼门。

    方晓婉因为他是患者,年事又高,所以就利用电梯上了二楼,并给他安排在了刚刚腾出来的空床上。

    虽然那张床已经换了新床单和行李,但方晓婉眼前又闪出那位原来的患者的身影,又不禁潸然泪下。

    邻床的患者和家属刚刚为死在那张床上的患者而惊魂未定,但一看到又有患者要住在上面,心里都是一片惶然。

    方晓婉知道老者刚住进来,一起都需要适应的过程。她亲自跑上跑下,帮助他办好的住院手续,然后跟他聊起了家常:“冯伯伯,您是退休的吧?”

    老者因为她为自己忙乎了大半天了,感觉她是一个心肠热的姑娘,态度也缓和了很多,但听到她的询问,重新表现出黯然:“我这辈子就没有正式工作。”

    方晓婉顿时惊讶道:“您既然没有退休,那您的住院费用从哪出呢?”

    老者解释道:“我这一生虽然没有正式的工作,但也是辛苦打拼了一辈子,终于积攒了一些老本。如今缴纳了医保和社保来维持住院的费用。”

    方晓婉依旧蹙眉道:“可社会医保报销比例不是太高。而您的社保工资能维持其余的费用吗?”

    老者沉吟一下,然后回答:“我的积蓄除了缴纳医保和社保之后,又服用了一段靶向药。如今真的没钱了。不过,我家里还有一套房子,可以把它卖了抵医药费呀。”

    “啊···您要卖自己的房子?”

    老者显得很坦然:“我恐怕再回不了家了,又没儿没女的,还需要那套房子干嘛?”

    方晓婉觉得老者讲话有道理,便欣然点点头:“您以后要以这里为家的话,把房子卖掉了,倒地很明智的选择。”

    在接下来聊天过程中,方晓婉终于了解到了老者一生坎坷的经历,不由唏嘘不已。

    她一看老者还有一定的自理能力,便建议:“您虽然没有家属陪床,但身体还算可以,最好先不要雇佣护工,可以节省一些费用。”

    老者不禁为难道:“可如果是这样,那谁帮我打饭呀?”

    方晓婉淡然一笑:“这个您不用担心。我们的护士可以为您代劳。而且我每天都去食堂吃饭,也可以随便帮您买饭。”

    老者深邃的眼神凝视着她:“丫头,你干嘛对我这么好?”

    “呵呵,因为您是我的病人呀。”

    老者沉吟了一会,才动情道:“你是一名好大夫。即便医治不好我的病,也能医治好我的心。”

    方晓婉思忖一下,然后表示:“其实,目前恶性肿瘤在医学上还是个难题。即便您服用过的靶向药也仅仅是起到暂时遏制它,但无法根除它。不过,既然不能消灭癌细胞,就让它在体内活着吧,尽量做到不让它过分影响正常的细胞就行。而遏制癌细胞在体内肆虐的最好办法,就是提高自身的免疫力。而肿瘤患者的良好的心态就是决定自身免疫力的关键因素。所以说,我如果能让您的恢复一个好的心态,也是我做为医生的成功。正所谓,‘仁者医心’嘛。”

    老者听罢,不由露出困惑的眼神:“是吗?”

    方晓婉望着老者一片迷茫的表情,便向他打一个比方:“大伯,咱们就把自己的身体比喻成一个美丽的花园吧。我们身体各种细胞就是不同种类鲜花。这座花园的鲜花生长得越好,那就证明我们是生命力最旺盛。可是,癌细胞就像是一种杂草,突然从每朵花的各个间隙中冒出来了。因为它们的强势生长,不仅仅争夺了鲜花的生长空间,也极容易枯死那些鲜花。这样,我们的生命也就要终止了。所以,我们要想活下去,就必须保住那些鲜花。”

    老者一直惊愕地聆听着方晓婉的讲解,当听到这里时,不由眼睛一亮:“那该如何保住这些鲜花呢?”

    方晓婉思忖一下,便继续讲道:“我们保护鲜花,不一定非要铲除那些杂草。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它们之间彼此和睦共处。”

    “哈哈,你这个丫头的话,倒是让我感到新鲜。那说说看,怎么让杂草不影响鲜花的生长呢?”

    方晓婉含笑道:“要承认那些杂草也是花园中的一部分,不要刻意地想办法铲除它了,如果让花园美丽,有时候需要把杂草当作鲜花一样看待。正如体内的癌细胞,我们必须承认它是我们体内的一部分···”

    “丫头!”老者立即打断,“它是我的身体一部分,你不要把自己牵扯进去,这会很不吉利的。”

    方晓婉淡然一笑:“这没什么不吉利的。其实癌细胞并不是突然冒出来的。它早就存在每个人的体内。只不过,它未必会在每个人体内肆虐地生长。”

    老者不由苦笑:“唉,我就是那个倒霉的人。那些该死的癌细胞偏偏找到了我。”

    方晓婉赶紧表示:“我们谁都无法预防癌细胞在体内的肆虐,就像花园里无法拒绝杂草一样。但要让我们的生命力存在,就必须增加我们人体正常细胞的免疫力。让它们不轻易被癌细胞打败,起码跟那些癌细胞成为鼎足之势。”

    “哦,那怎么才能让正常的细胞的免疫力增加呢?”

    “心态就是增强正常细胞免疫力的一种很重要因素。假如我们拥有一个乐观的心态,就可以让一些病魔绕着我们走。否则,我们就很容易生病。”

    老者沉吟一会,才轻轻地点头:“你说得倒是有一定的道理。如果人郁闷了,悲伤了,就很容易生病。正所谓‘抑郁成疾’嘛。”

    方晓婉不由扑哧一笑:“冯伯伯,您既然明白这个道理,那为什么不让自己的心情阳光起来呢?假如您的心态健康了,就等于给自己体内正常的细胞注入了一剂强盛生命力,让它们可以跟癌细胞竞争属于自己的空间。也恰如让属于自己的花园里,给那一株株鲜艳的花朵灌输一点点露珠,让它们在杂草旁窥下,继续争奇斗艳,散发出沁入心脾的芬芳。”

    老者在方晓婉的形象生动的劝导下,那副灰色暗淡的心情仿佛焕发出一种炫目的光彩——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