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章担当

章节字数:2934  更新时间:17-11-27 13: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方晓婉听到陆昭明讲到这里,不由惊诧万分,没有想到段雅芳居然把自己的爱情绑在了即将夭折的女儿身上。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她虽然能理解段雅芳救女心切,但这样的做法,对人家陈昭明公平吗?

    正当她心里暗自感叹时,陈昭明的陈述继续进行——

    “我虽然知道莉莉已经治不好了,但为了爱情,也为了可怜的莉莉,我还是倾注我所有的力量,希望奇迹能够发生。可是···莉莉今年的身体又恶化了,并且长出了恶性肿瘤,这简直是雪上加霜呀。本来,我心里想得是,即便莉莉的病情不能够发生奇迹,但只要她的生命多维持一些时间,就让我们三口人这样相濡以沫地多维持一些时间。不料,苍天无情,莉莉她···”

    陈昭明一口气跟方晓婉讲述了很多,直到讲到莉莉目前的状况,声音终于哽咽了。

    方晓婉的的双眼里也噙满了泪水。段莉莉的病情也同时撕裂着她的心。

    她擦了擦眼角,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的女朋友跟你讲起‘希纳伦’了吗?”

    陈昭明一愣:“什么是‘希纳伦’?”

    方晓婉眨了眨眼睛:“就是一种针对莉莉病情的特效药,可以帮助莉莉提高生命的质量。”

    “哦,她是说有一种特效药了,但没有记住这个名字。”

    此时方晓婉已经不怀疑他的态度了,而是带着担忧的表情询问:“这种药仅仅起到延缓莉莉病情继续恶化的效果,而且价格特别昂贵。你的饭店生意既然不好了,那还有财力继续承担下去吗?”

    陈昭明叹了一口气:“我早已经承担不起了,目前正在借钱为莉莉治疗。”

    “那你的女朋友知道这件事吗?”

    陈昭明摇摇头:“她心思用在莉莉身上已经够劳神了,怎么能让她知道我的情况呢?你一定要为我保密呀。”

    方晓婉眼眶里又闪出了晶莹的泪花,不得不提醒对方:“你虽然为她着想,但却不知道她还以为你很有钱呢。”

    “这样不好吗?我一直对她说,我并不差钱。”

    “你···这是何苦呢?”

    “唉,如果让她知道我的真实情况,那就等于断送了她的希望。”

    “断送了她的希望?”

    “是的,因为她和莉莉一切的生活费用都需要依靠我。”

    “可是···你不能为了她的感受而让自己陷入绝境呀?”

    “唉,做人不能太自私。为了她们娘俩,我把什么都豁出去了。”

    方晓婉的内心纠结了很久,才又问了句:“你为了爱情,真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吗?”

    不料,陈昭明表情很凝重道:“仅仅为了爱情,还不至于让我拼尽所有。而是因为这其中还包括一份亲情。”

    “亲情?”

    “是的,我跟莉莉之间已经产生了一种难以割舍的亲情。”

    方晓婉这时回想起段莉莉的话,泪水又禁不住流了下来。

    陈昭明解答完方晓婉的所有疑惑后,就急忙告别回去了。

    方晓婉呆呆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很久没有离开。她心里明白,这个为了爱情和亲情苦苦支撑的男人去筹集那笔天价的药费了。等到他的最后结局,又会是什么呢?

    当她在回病房的路上,又不禁想起了段莉莉,那个小女孩目前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短暂的生命就快走到终点了,还渴望自己尽快好起来,憧憬着自己将来的理想抱负。想到这里,她的眼睛又不禁模糊了。

    她这时已经顾不上找秦松沐去‘汇报’工作了,有些浑浑噩噩地往自己负责的病区里走。那里还有许多处于生死边缘的患者等待她去慰藉。

    可是,她刚走到楼门外,就急忙后退。

    原来,楼道里传来了嚎哭声,令人心惊胆战。

    方晓婉明白,又有患者走了,而且,抬尸人正在往楼道外面走,否则家属的哭声不会越来越近。

    她等了仅仅几十秒,就看到四个抬尸人分别抬着一副担架的四个角,从楼道里挤出来。担架上的尸体被白色床单包裹着,看不起死者的模样。但一路跟随担架的家属们一个个哭喊着,磕磕绊绊地从方晓婉身边经过。

    方晓婉反倒松了一口气。因为她并不熟悉那些悲痛欲绝的家属们,这就等于死亡的患者不是她管辖的三病区的人。

    她等众人通过后,立即疾步往楼道里走。她已经离开她的三病区很长时间了,也预感到其中一个患者也快走到生命的终点了。她必须尽快观察一下他,并给予他离开这个世界前的最后安慰。

    果然,那名已经弥留的患者在她的最后的关照下撒手人寰了。

    方晓婉在含泪送别那名患者时,秦松沐赶到了她的身边。她当时有一种精神无助的感觉,虽然不像家属那样哭天动地,但也不禁扑在秦松沐的怀里,偷偷地抽泣。

    秦松沐已经了解到这个姑娘是一个性情中的女人,便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方晓婉知道自己目前不是发泄情绪的时候,很快从秦松沐的怀里脱身出来,并张罗送走患者。

    由于在那个混乱的场面,谁都无暇顾及她刚才的举止,并在她的慰藉下,让患者的家属情绪得到了缓冲。

    当那四名抬尸人提着担架又回来抬走那名病逝的患者时,她在秦松沐的陪同下,一直送到了楼门外。

    就这样,在半天时间里,这栋楼抬走两具尸体。

    当那支由抬尸人和家属组成了担架队伍消失在太平间的方向时,她才动手擦拭一下眼角的泪水。

    秦松沐一直陪在她的身边,等她的情绪恢复过来,才轻声提醒:“小方,现在到午饭时间了。”

    方晓婉抬头仰望一眼已经升到头顶的太阳,随即摇摇头:“我不吃了,你自己去食堂吧。”

    她说完,便从自己的白大褂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就餐卡,要递给秦松沐。

    秦松沐伸手一推她的胳膊:“我已经办理了就餐卡了。”

    方晓婉“哦”了一声,转身要往楼道里走。

    “小方!”秦松沐在她的身后不由喊了一声。

    方晓婉不由停住了脚步,并缓缓回过头,但并没有说话。

    秦松沐知道她正在等自己说话,于是劝道:“你还是去吃饭吧,再怎么样也不能跟自己的肚子过不去呀。”

    方晓婉凄然地瞪着他:“我的病人刚走,咋还有心思吃饭呢?”

    秦松沐沉吟一下,然后意味深长地表示:“在这个世界上,每天都会有很多的生命悲情地消失,但活着的人都必须努力让自己更刚强。这才能附和物竞天择的自然规律。”

    方晓婉摇摇头:“只要自己不清楚,无论多少生命离开了,都跟自己没有关系。可刚才走的老伯可是被照顾整整两个星期的病人。我哪能做到说放开就放得开呢?”

    秦松沐思忖一下,然后建议:“要不我请你去外面吃吧?你不想跟我喝酒吗?也许一醉能解千愁呢。”

    方晓婉依旧摇摇头:“我目前看到什么都会倒胃口的。”

    秦松沐一看她执意要中午绝食,也只好由他了。

    “秦主任!”

    当他转身奔向食堂的时候,方晓婉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过来。

    秦松沐回头一看,发现方晓婉还站在原地。

    秦松沐眼睛顿时一亮:“小方,你现在要改变主意吗?”

    “不是。我的意思是,等到了晚上,我可能有胃口了。你到时一定请我去外面好好大吃一顿呀。”

    秦松沐莞尔一笑,并向她摆一下手:“好的。”

    “我们一言为定。”

    “嗯。”

    秦松沐这时目送方晓婉轻快的脚步进入了楼门后,才转身继续往食堂走——

    午饭过后,他回到病区,又先去了一病区。

    李邵成一看他又来了,连忙问道:“秦主任又过来有事吗?”

    秦松沐点点头:“我想问你一件事。”

    李邵成“哦”了一声,“什么事,您尽管问吧。”

    “前些日子被惊吓到的护士杜大姐的家住在哪里?”

    李邵成显得很意外:“您打听她家地址干什么?”

    “我想代表病区去探望她一下。”

    李邵成愣愣地看了他几眼,才满脸堆笑:“您真是一个体贴的领导。她在您就任之前出事的,本来跟您没有一点关系,可您还如此关心她。”

    秦松沐淡然一笑:“这是我应该做的。”

    李邵成请秦松沐稍等片刻,自己则去了护理站。

    不一会,他手里捏着一张小纸片,又赶回了办公室。

    “秦主任,您要的地址在这。”他微笑着把纸片递到了秦松沐的手里。

    “谢谢!”

    秦松沐接过纸片后,也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接走出了病区,并驾驶自己的汽车驶出了医院后门——

    原来,他要亲自拜访那位杜大姐。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