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4章生命如花

章节字数:3297  更新时间:18-01-03 13: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朵朵看出了这个苗头,不由向老爸撇嘴:“您干嘛开这么快,是不是嫌我影响您俩了,要尽快把我甩下去?”

    秦松沐终于忍不住嗔骂道:“你这个臭丫头,竟敢拿你老爸开涮?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秦朵朵一吐舌头:“你要想收拾我,就等下周吧。”

    秦松沐这时真拿女儿无可奈何,好在女儿的学校就在咫尺之遥了,于是赶紧踩了刹车:“臭丫头快滚,等回头再收拾你。”

    秦朵朵打开车门,跳下车后,又向方晓婉调侃:“方姐姐一定要搬到我家去住呀。这样,咱们姐俩合力,就不怕这个‘暴君’了。”

    方晓婉脸色红彤彤的,羞涩得说不出话了。还好,秦松沐很快启动了汽车。

    不过,方晓婉在秦朵朵的身影越来越小时,忍不住把手探出车窗,向这个闺蜜频频挥手,并大声喊道:“朵朵,要珍重自己。咱们下周见!”

    秦松沐一听她对秦朵朵高喊下周见,不由质疑:“难道你真要‘常驻沙家浜’了?”

    方晓婉的声音很伤感:“我知道你喜欢上了那位女市长,而眼里根本没有我这个没有任何依靠的穷丫头。我也想拿出女人的志气,但我就是不争气。既然改变不了自己,那就顺其自然,即便让自己撞个头破血流,那也是活该。”

    秦松沐一边开着车,一边开导方晓婉:“你最好不要钻牛角尖了。我这个人根本不值得你的垂青。我的家庭刚刚经历一次巨大的变故,事业上也经受了巨大的波动,而昨天又经历一个残酷的事实。这一切迹象都表明,我就是一个倒霉男。你又何必看上我呢?”

    “你是倒霉男吗?”方晓婉质疑道,“我觉得命运越来越眷顾你了。”

    秦松沐不由苦笑:“你何必要挖苦我呢?”

    “我怎么会挖苦你,刚才所讲的都是事实。”

    “哦,那你快说说,命运是怎样眷顾我的?”

    方晓婉迟疑一下,才表示道:“我饿了,你带我去一个地方吃东西,我们边吃边谈。”

    秦松沐二话没说,立即把汽车靠向了一处灯火辉煌的饭店门口。

    方晓婉下午游泳时,消耗了很大的体力,真是饿坏了,当秦松沐点的饭菜端上来时,便毫不客气地狼吞虎咽起来了。

    秦松沐第一次看到她这样的吃相,不由莞尔一笑:“今天下午你真是够卖力的,都把自己胃掏得净空。”

    方晓婉稍停一下大肆的咀嚼,腾出了讲话的空间:“松沐,我虽然第一次在大海里畅游,但感觉就像置身于生命的波澜里,奋力地去拨打海水,激起朵朵的浪花,仿佛在焕发自己的生命之花,简直开心极了。”

    秦松沐暮然瞪大了眼睛:“丫头,没想到你第一次在海中游泳,居然会浮想联翩呀。”

    方晓婉点点头:“我岂止是游泳,这整个的周末都让我感悟了很多。”

    “哦,那就说说你的感悟吧。”

    方晓婉的肚子已经有底了,就放慢了咀嚼的速度,让自己发自肺腑的感言能够顺畅的传递出去:“我从昨天到今天的感悟太多了。因为跟你和朵朵在一起,让我感受到了浓浓的家庭的气氛。这样的感受让我难以释怀。”

    秦松沐动情地一笑:“朵朵这孩子是一个很阳光的女孩,当无忧无虑的时候,就很喜欢跟我‘死掐’。”

    方晓婉立即发出了感慨:“可是,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也许是因为自己的身世,让她跟你好像隔了万水千山,但这万水千山一旦像一层窗户纸被捅破之后,你们不是和好如初吗?”

    秦松沐的表情顿时肃穆了起来。

    方晓婉紧紧盯着他的表情,嘴里继续讲道:“当你昨天得知朵朵并不是自己的骨肉时,就形容为经历了一个‘残酷的事实’。但是,你和她之间因为没有血缘关系,就冲淡了你们父女这些年的如水亲情了吗?答案是没有。而且,你们父女通过这次经历,感情反倒更加凝固在了一起。就凭朵朵今天对你对我的频频嘴贫,就说明她对你没有心怀芥蒂,早已经放开一切了。如今的你,心里还在计较她并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吗?”

    秦松沐的凝重表情随着方晓婉的这番话,慢慢舒展开来,随即欣然道:“你说得对,我和朵朵这些年的父女感情并不会被一些东西改变的。”

    方晓婉嫣然一笑:“咱们先放下朵朵的事情,再提一提你的前妻吧···”

    秦松沐的表情又是一紧,但没有打断她的话。

    “她背叛你,让你先经历一次刻骨铭心的剧痛,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事件未必不像‘塞翁失马’那样,让你失去一个对你不忠贞的女人,但获得的却是更多。”

    “我···得到了什么?”秦松沐忍不住插嘴了。

    方晓婉瞥了他一眼:“你不仅获得了跟那位美女市长的爱情,也让我这个单相思的丫头对你是五迷三道的。”

    秦松沐的表情尴尬了一下,便趁势劝道:“既然你知道自己是这样的,但还不赶紧收住你的脚步吗?”

    方晓婉果断地摇摇头:“不,我已经停不下来了。”

    秦松沐用一种怜惜的目光盯着她:“丫头,你这是何苦呢?”

    方晓婉终于垂下了头,已经没有浓浓的食欲了,便放下了筷子。

    秦松沐以为她的想法出现了变化,便紧张地盯着她。

    方晓婉沉思了良久,才又缓缓地表示:“我单身漂了多年,早已经是身心俱疲了。对于一个单身女人来讲,对家庭的渴望是多么的强烈,并不是你一个刚刚成为单身汉所能体会到的。我今天跟你说,这是我有生以来,度过的最难忘的周末,就是把自己融入了你和朵朵之间的如水亲情中了。我当时突然有一种感觉,眼前的这些就是我的人生中要追求的东西。我仿佛感觉自己就像这个家中的一员,并感到无比的幸福···”

    “丫头?”

    “松沐,请听我把话说完。”

    秦松沐无奈地点点头。

    方晓婉继续陈述:“我以前的人生道路一直是在荆棘中前行,心里背负太多的负累,多么渴望有一个家,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屋呀。最近几年,我一直以康复病区为家。光在我负责的三病区,在这几年里,就送走了一百八十多名患者。当我每一次看到他们在我眼前离世,每一次听到家属们撕心裂肺的哭喊,自己的心也仿佛被撕裂了一样。我就这样面对了太多的生离死别了···”

    秦松沐一听方晓婉的声音哽咽了,便赶紧从餐桌上抽出一张纸巾递给了她。

    “谢谢。”方晓婉接过纸巾,稳定一下情绪,继续陈述,“我也许经历太多的人生最悲情的时刻,体验太多人间的疾苦,所以才感悟生命和健康的可贵,才觉得自己身在不幸中的万幸。当我这些年第一次在病区之外度周末时,当面对的不是那些挣扎在死亡线上的患者,而是你和朵朵给予我的一种家的感觉,顿时让我觉得自己的人生焕发起灿烂的光彩。也让我体会到了生命如花的感觉。这样的经历在我的人生中哪怕是短短的一次,也会让我永生难忘···”

    方晓婉讲到动情之处,便又泣不成声了。这引来了邻桌的客人和饭店的服务员频频投过来的目光。

    秦松沐心里有些紧张,感觉那些人的目光是怪罪自己欺负眼前美女似的。

    他迟疑一下,终于开口安慰:“你不要再难过了。其实,你一直没有生活在一个家庭的氛围里,所以感觉它的可贵。但是,那些有家的人可不会这样认为。否则,全世界每天就不会有那么多离婚的家庭了。当然,你所感受到的我这个家庭也不是完美的。世上比我好的家庭多的是,比我好的男人也多的是,恰如一个茫茫的大森林。在这座森林的某处,也许有一棵开花是树正等着你经过和驻足。所以,你没有必要单把目光停留在我这棵枯枝烂叶的树上。”

    方晓婉寻思一会,才轻轻点点头:“你说得有些有一定的道理。这个世界的男人太多了,能够遇到最适合自己的男人的机会恐怕比中五百万彩票大奖不知难多少倍。也许是有一棵专为我开花的树,正在一片丛林的某个角落绽放着。不过,让我在一片茫茫的丛林了去找到它,简直是太难了,恐怕一辈子都找不到,而让自己迷失在这座大森林里。所以,我与其去寻找那颗虚无缥缈的开花的树,还不如让自己依靠在眼前能为自己遮风避雨的一棵坚实的树荫下。”

    秦松沐一看眼前这个丫头讲起哲理也是一套一套的,恐怕自己说服不了人家,而让人家给自己‘洗脑’了,于是只好选择闭嘴。

    他们终于结束了用餐,一同走出了夜幕茫茫的室外。

    方晓婉眼神偷偷瞥了他一眼:“我们下一站去哪?”

    秦松沐感觉自己对眼前的姑娘所引发的情绪越来越浓烈,如果再把她领回家,恐怕今晚就会跟她出事。所以,便打消了回家的念头:“我们现在回医院吧,已经离开了一天多了,还不知道那里发生多少事呢。”

    方晓婉点点头:“那好吧。我也挺惦记我的病人的。”

    秦松沐一看方晓婉同意了,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当即开车驶向了康复病区——

    当他的汽车经过医院后门时,看门人虽然很惊讶,但也不敢多问,很快地开门放行了。

    秦松沐把车一直开到那栋老楼的前面的停车场,刚要劝方晓婉下车,突然他的目光紧张地注视着阴气笼罩的老楼的方向。

    方晓婉也注意到了,一条行踪鬼魅的黑影正在楼外的窗外一闪!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