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5章告状

章节字数:2927  更新时间:18-01-18 13: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松沐听了陈丽娟的柔声细语,内心顿时产生一股无名的感动,并深深的意识到,自己身边这位很强势的女子虽然也超出了很多普通女人的气质、智慧和意志,但毕竟是女人身体,骨子里并没有脱离小女子那种小鸟依人般的情怀。他如果不是正在开车,很可能会激动地抱起来她,并拼命地狂吻一番。

    可是,他心里仅仅是产生这样一丝的冲动,当目睹陈丽娟神圣不可冒犯的气质,也不敢让自己太纵情。

    他很快送她到了家里,李东东听到动静后,立即迎了出来:“秦叔叔又来了?”

    他的这一句招呼让秦松沐感觉有些尴尬了,自从对陈丽娟产生了那样情愫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每次再来就像做贼一样。

    陈丽娟显然也对儿子有所忌讳,脸色不温不火:“你快回房间做作业去。”

    不料,李东东突然哀求道:“既然秦叔叔来了,就带我去医院去看爸爸吧?”

    陈丽娟有些恼火了:“秦叔叔是来吃饭的。你瞎起什么哄?还不快回自己的房间去!”

    李东东眨了眨湿润的眼睛,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秦松沐有些过意不去了,等李东东进入他的房间后,不由低声责备道:“丽娟,你干嘛对东东这么凶?”

    “他一提到那个不活不死的男人,我心里就有气。”

    “唉,这说明你是放不下他。”

    “什么放不下?我是恨他。”

    “你错了,如果没有刻骨铭心的爱,哪里会有刻骨铭心的恨呢?”

    陈丽娟俏脸一红:“你这是强词夺理,难道是吃醋吗?”

    “我不是吃醋。如果你目前对老李一点感情都没有,那你就是不是陈丽娟了。”

    陈丽娟愣愣地打量了秦松沐一会,然后才慌乱地道一句:“我去做饭。”

    秦松沐这些年,由于把自己的前妻宠坏了,去厨房做饭的机会很多。所以,人家做饭,自己却呆着等吃现成的,浑身就有些不自在。于是,他也溜进了厨房。

    陈丽娟在单位的工作并不轻松,再加上个人的不高情绪,可以说是身心力疲,这时秦松沐再进来帮她,并没有像上次那样拒绝。

    秦松沐很从容地接过她手里的菜刀,当起了大厨。陈丽娟便成为了打下手了。

    秦松沐一边忙碌一边试探问道:“丽娟,你认识樊有财吗?”

    陈丽娟一愣:“哪个樊有财?你不会说土地局的樊局长吧?”

    秦松沐赶紧点头:“就是他。”

    “他是我的下属,我能不认识吗?”

    秦松沐顿时大喜:“这真是太好了。”

    陈丽娟不解:“你跟樊局长很熟吗?为什么这样说?”

    “丽娟,你知道吗?我今天从上午到下午一直跟樊有财斗争。”

    陈丽娟立即停下了手里的活:“为什么?”

    “他的父亲今天上午在我们病区病逝了。他就组织所有的家属大闹我们的病区了。”

    陈丽娟秀眉微蹙:“他身为一个党员干部,怎么会这样没素质呢?”

    “哼,他岂止没有素质?简直就是给你们政府抹黑。”

    “松沐,你不要太生气了。他毕竟失去了自己的老爹,个人情绪上难免冲动。你就体谅他一下吧。”

    秦松沐也不由停下了手里的活:“丫头,你在没弄清事情真相之前,就不要瞎发表意见嘛。”

    陈丽娟一看秦松沐有些急了,不由张口结舌:“松沐···你这是怎么了···为啥这样激动?”

    秦松沐直到现在,依旧对去世老人的家属们憋一肚子火,这时就连对陈丽娟也不再敬畏为女王,就当中不懂事的孩子了。不过,等他这一句冲动的话一出口又不禁后悔了。

    他这时赶紧理智地道一句:“丽娟,对不起。我刚才有些太激动了。”

    陈丽娟嫣然一笑:“我没怪你。你对我讲话随便一点,我喜欢。不过,现在你心里到底有什么委屈就跟我讲出来吧。”

    秦松沐淡然摇摇头头:“我心里不是委屈而是气愤。他如果是因为丧父之痛而跟我们医院发火,我倒是可以理解和承受。可事实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的。”

    陈丽娟的神情顿时凝重了起来:“松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丽娟,你还记得自己捐助的那个小女孩吗?”

    陈丽娟点点头:“当然记得。她的情况怎么样了?”

    “她自从注射了‘希纳伦’之后,症状得到了暂时的控制,能够像普通的孩子一样活动了。”

    陈丽娟的俏脸上露出一丝喜悦:“是吗?这真是太好了。我真希望她的有限的生命能过得幸福一点。”

    秦松沐不由苦笑:“上天真是不公,让她这么善良的孩子患上了不治之症。”

    陈丽娟沉默一会,才好奇问道:“我们刚才谈樊局长呢。你怎么扯上那个小女孩了?”

    “因为那个小女孩跟樊有财的老爹有密切的关系。”

    陈丽娟顿时引起了兴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松沐这时又开始忙碌起来了,但在一边忙碌中,一边把小莉莉跟那个去世老人的接触经历详细对陈丽娟介绍了一遍。

    陈丽娟彻底被感动了,忍不住流下了热泪:“莉莉真是一个善良可爱的孩子。那位老大爷也是一个有爱心的老人。樊局长能够拥有这样的父亲,足可引以为荣。”

    秦松沐这时试探问道:“难道那位老人把自己的财产给了一个平时素味平生的小女孩,而没给自己的儿女们,你会认同这件事吗?”

    陈丽娟点点头:“樊局长的家里经济又不紧张,没有必要贪图自己老爹的那笔钱。我要为他的老爹点赞。难道他认为自己老爹对他们做女儿的不公平而大闹病区吗?”

    秦松沐冷笑道:“你虽然很熟悉那位樊局长,但他的老爹到底是怎么做父亲的,而樊有财和他的哥姐又是怎么做儿女的,想必你还不清楚吧?”

    陈丽娟闪烁着好奇的眼眸:“难道你很清楚吗?”

    秦松沐点点头:“我是听负责老人治疗的主治大夫告诉我的。因为那位老人把自己抚养儿女的经历告诉了他。你现在想听一下吗?”

    陈丽娟思忖一下,便“嗯”了一声,“你说吧。”

    秦松沐一边炒菜,一边嘴里把那位老人抚养女儿的故事时断时续读讲述给了陈丽娟。

    陈丽娟脸颊上了泪水刚擦干,又禁不住流了下来:“没想到樊局长的家庭曾经那么苦。可是,他的父亲真是太不容易了。他应该早一点对老人尽孝才对呀。”

    秦松沐愤然道:“他和那两个狼心狗肺的哥姐居然不顾已经灯枯油尽的老爹,因为老人的老宅搬迁了,获得了一大笔赔偿金,才把他安排在康复病区等死。他们为了省钱,也不给不能自理的老人安排一个护工,而他们的更是很少去探望老人。老人临终前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的儿女们陪在身边。可是···”

    陈丽娟表情严肃了起来:“樊局长做得实在太过分了。如果你说的都是实情,我非要狠狠批评他一顿不可。”

    秦松沐冷笑一声:“难道你仅仅批评他一顿就草草了事吗?”

    陈丽娟苦笑道:“可这毕竟是他个人家庭问题。我难道还有动用组织纪律不成吗?”

    “难道不可以吗?”

    “松沐,你不会利用跟我的关系对樊局长泄私愤吧?”

    秦松沐的眼眶里几乎冒火,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丽娟,难道你就这样认为我吗?”

    陈丽娟自知失言,赶紧低头认错:“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弄不懂你对他那么大的火气。”

    “我之所以对他产生这么大的火气,就是因为他组织家属们大闹病区的原因。”

    陈丽娟顿时醒悟道:“对了。你要是不提,我都忘记他们为什么要大闹病区了。”

    秦松沐眨了眨眼睛,然后诡谲地表示:“我无论怎么说,你都认为我是一面之词,可能还意识不到自己的部下到底什么样的货色。所以,我要给你看看一些证据。”

    陈丽娟呆呆地望着他:“你有什么证据?”

    秦松沐因为还占着手,便吩咐她:“你现在什么都别干了。立即从我裤子口袋里取出我的手机,翻阅一下里面的录制的视频就什么都明白了。”

    陈丽娟本想帮助秦松沐把饭做完,但一看他神神兮兮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好奇,擦干自己的手后,立即靠近他,并把自己的小手伸进了他的裤兜里。

    等她取出手机后,就开始操作···

    秦松沐赶紧向她一摆手:“你最好去客厅里欣赏,别在这里碍我的事。”

    陈丽娟向他做了一个调皮的鬼脸,便乖乖地走出去了。

    可是,当她打开那段视频时,俏脸立即变色。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