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5章冲突

章节字数:3130  更新时间:18-01-31 13: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刘合一愣,以前夸潘月婷做饭好吃,还不是为了讨好人家,如今既然把她泡到手了,自己还需要整天巴结吗?再说,凭借他目前的心情,就算给他吃山珍海味也会食之无味的。

    不过,他没有心思是思考这其中的原因,而是冷冷地回复:“到底怎么变味了,你自己清楚,难道伺候够我了吗?”

    潘月婷气恼道:“姑奶奶平时都是被别人伺候的,现在算是我瞎了眼了,自讨苦吃。”

    “哼,你不要抱委屈。老子是干大事的人,难道还要亲自做饭做家务不成?”

    “你干大事?你干成什么大事了?就连我的工作都没整明白呢!”

    刘合横了她一眼,就不在说话了。

    潘月婷一看他的脸色很难看,也不敢再说刺激他的话了。

    刘合越吃就越不是滋味,心里暗自后悔,自己原来的老伴多会照顾自己呀,而目前这位虽然长得漂亮,但干啥啥不行,真是中看不中用啊。

    他俩就这样默默地吃完了晚饭。谁也没有再吱声。

    等到了就寝的时间,潘月婷换上了一件性感的睡裙,这让刘合焦虑的神经产生了亢奋,一下子把她压倒在了床上。

    潘月婷以为他的心情好转了,等跟他完事后,又趁机提道:“老刘,我当副院长的事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

    不料,刘合又急躁起来了:“你还想当副院长?老子的副局长因为你都快不保了。”

    潘月婷愕然道:“这···这到底是咋回事?”

    “哼,我自从招惹了你,真他妈的倒了血霉,你的前夫为了报复我夺妻之恨,居然唆使陈丽娟给我下绊子。我已经被市纪委盯上了。如今,我连自身都难保呢,还能以权谋私吗?”

    “是你自己得罪陈丽娟了吧?她怎么会帮助秦松沐呢?这决不可能!”

    “唉,你简直就是一个蠢女人。目前陈丽娟跟秦松沐已经穿一条裤子了。我在市政府的朋友告诉我说,陈丽娟下班时,就连自己的专车都不坐,而是偷偷被秦松沐拉走了。他俩到底去哪,干些什么,那还不是秃头顶上的虱子吗?”

    潘月婷暗自心惊:“陈丽娟怎么会看上秦松沐?”

    “她怎么会看不上!如今她的帅老公已经变成植物人了。就凭她那么年轻,难道会守一辈子活寡吗?再说了,姓秦的那小子除了官比她老公小,其它方面并不比她老公差呀。”

    潘月婷一听,不由产生了一丝妒火:“我真没想到秦松沐还挺有桃花运的。如果他的女人比我的男人官大,那让我的颜面何存?”

    刘合一听,脸上顿时挂不住了,对潘月婷连爆粗口。

    潘月婷实在忍无可忍了,立即把刘合推到了床边,并愤然道:“你被纪委调查,那是你没把事情弄明白,凭什么都把屎盆子往我头上扣啊?”

    “唉,我如果不因为你得罪了秦松沐,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吗?他们已经了解咱俩的事情了,起码我扶正的事情已经泡汤了。如果再让他们了解我以前那些事,那老子非要去坐牢不可。”

    潘月婷气得浑身直哆嗦,指着刘合的鼻子骂道:“你还算一个男人吗?在外面惹了麻烦,竟然回来找我撒气。”

    啪!

    刘合刚才的发泄远远没有缓解内心的焦躁,这时再也忍受不住了,便不由分说狠狠扇了潘月婷一记耳光。

    潘月婷猝不及防,被刘合短粗的胳膊所发出的力道打得摔落了床。

    “妈呀!”

    潘月婷发出一声惨叫,摔在地板上,长时间爬不起来。

    刘合没有料到自己这一巴掌下去会产生这么大的威力,让他先是目瞪口呆,随即翻身下床去搀扶她:“月婷对不起···我···我刚才下手太重了···不是有意的···”

    潘月婷虽然很疼,并没有受伤,但她的心是彻底被伤痛了,等到身体的阵痛缓解过来,便一把甩开了刘合,穿上拖鞋,拔腿就往外闯——

    刘合愕然望着她,竟然忘记了阻拦。

    潘月婷经过客厅时,感觉自己身体面临一点凉风,这才意识到自己这套行头是出不了门的,但也不想返回去换衣服,而是顺手操起挂在房门口的一件外套。

    当潘月婷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把挨打的经过向秦松沐讲述一遍后,秦松沐的眉头顿时皱得很深。他当初恨死了抢走自己心上人的刘合,如今又把怨气都撒在了自己的前妻的身上,这让他如何在镇定得了?

    “月婷,我带你回去跟他理论。”他思考了半天,终于表态了。

    “不···我不回去···我死也不走了···”

    秦松沐刚才的目的就是送走要赖上自己的前妻,可不料前妻也黏上自己了,真是太麻烦了。

    他一看时间已经到了后半夜了,如果自己执意送前妻走,恐怕折腾到天明也搞不定,于是只好表示:“那你就去朵朵的房间睡一宿。咱们等明天再说。”

    不料,潘月婷又提出了无理要求:“我心里难受,想让你抱我睡。”

    秦松沐狠狠瞪了前妻一眼:“我们已经不是夫妻关系了。你还是收起这个念头吧。我是看在朵朵的份上才留宿你的。”

    潘月婷看秦松沐脸色一直很难看,心里就有些发毛,刚才自己卖一下萌,结果又差点引火烧身,便顿时老实下来了。她穿这样的行头,除了自己原来的家可以住,还敢去哪?于是,她乖乖地走向了女儿的房间。

    秦松沐等前妻进入女儿的房间后,内心又泛起了涟漪,不由在沙发上闷头坐了很久,也没有动弹。

    等他的情绪平复一些后,才站起来,伸一个长长的懒腰后,便要回自己的卧室休息。

    当他无意瞥了一眼方晓婉的房间时,意外发现那扇门裂开一道缝。

    他心里一动,不由暗想,看样子这个丫头根本没有安心睡觉,一定是偷偷观察自己跟前妻在客厅里的一举一动。

    他于是迈步走向了那扇门。可是,那扇门并没有因为他的走近而关闭。

    秦松沐有些纳闷,便顺手一拉房门。那扇门立即被轻易拉开了——

    秦松沐顿时一看里面的情况,顿时一惊——方晓婉居然在门口处坐在一边椅子上歪着头睡着了。

    秦松沐随即明白了,方晓婉一直在偷听他与前妻的谈话,由于在门里面呆久了,腿脚会很累,于是就搬动一把椅子在门里,坐在椅子上偷听偷窥,就舒服很多了。可她舒服得睡在了椅子上。

    秦松沐暗自好笑,可担心方晓婉这样入睡不仅会很累,也容易受凉感冒。毕竟,她的浑身只有一件薄纱一样的睡裙,如今坐在硬木椅子上睡觉,那还了得?

    他试探推了一下方晓婉的肩膀,不料不但没提醒她,反倒让她的身子往一侧倒下去。

    秦松沐连忙伸胳膊扶住了她的娇躯。

    这个丫头怎么睡得这么死?

    秦松沐心里叨咕着,又下意识地伸出了另一只胳膊。这样,他就把方晓婉的整个娇躯从椅子上抱了起来,当把她抱在怀里片刻,就立即走向里面的那张床,把方晓婉轻轻平放在软绵绵的床上。等把她的脑袋摆放在枕头,胳膊和腿也摆放成一个舒服位置后,才把一条毛巾被覆盖在她的身上。

    等忙完了这一切,秦松沐又忍不住伸手梳理一下她头上的秀发,才转身离开,并关严了房门。

    等房门一被关死,方晓婉却轻轻地睁开了那双大眼睛。

    原来,她已经醒过来了。她毕竟是一个成年人了,虽然在椅子上打起了瞌睡,但被秦松沐一碰,顿时就清醒过来了。不过,她并没有睁开眼睛,目的是观察秦松沐对自己的举动。可当秦松沐做完上面的动作后,让她的内心百感交集,虽然她没有达到自己的真正目的,但秦松沐对她的关爱还是让她心里激动不已,眼泪也随即流出了眼眶。

    第二天,方晓婉睁开眼睛时,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她坐起来观察一下房间的情况,也随即想起了昨天半夜发生的事情。

    她首先脱去那件睡裙,然后把自己原来的衣服一一穿在了身上。当她推门出去时,心里默默叨念——但愿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

    可是,等她走出卧室后,便发现潘月婷正翘着二郎腿在客厅沙发上嗑瓜子呢。而那瓜子正是昨晚自己带回来的。当她再一看潘月婷的打扮,居然还是昨晚穿的那件比自己穿得很透明的睡裙。

    方晓婉顿时不干了,首先冲过去质问:“你为什么动我的东西?”

    潘月婷瞥了她一眼:“什么是你的东西?”

    方晓婉用手一指放在潘月婷跟前茶几上的瓜子袋:“这是我买回来的。”

    潘月婷听罢,立即把手心里的几颗瓜子往茶几上一摔:“我不知道。怪不得不是味道呢。你赶紧拿你的房间吧。”

    方晓婉本来是个很善良的姑娘,但不知怎么回事,怎么看潘月婷就怎么不顺眼,尽管她心里不否认对方长得挺好看的,但这样的高颜值只能让她心生妒火。

    “喂,你这个人咋这么没有素质呢,吃了人家的东西不仅不领情,不道歉,还故意贬低人家的东西。”

    潘月婷狠狠瞪了她一眼:“你有什么资格在我家里指手画脚的?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让你滚蛋??”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