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0章征服

章节字数:2902  更新时间:18-03-20 13: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松沐虽然感觉这样闯入女儿的房间很冒失,但因关女心切,让他顾不上那些小节了。

    可是,让他大感意外的是,女儿和方晓婉都安静地躺在那张床上。她俩都穿着睡裙,上面也没有再覆盖任何东西,白皙的肢体都完全展示在秦松沐的面前。

    秦松沐可无暇欣赏她俩的身体线条,立即奔过去,并伸手一试女儿的鼻孔,感觉还有微热的气息。

    他那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一半,赶紧推了女儿肩膀一下:“朵朵?”

    秦朵朵缓缓睁开了眼睛:“爸爸?”

    秦松沐狐疑地盯着女儿:“你的肚子不疼了?”

    秦朵朵眨了眨诡谲的眼神:“我吃了晓婉姐买回来的药,已经好多了。”

    秦松沐的诧异眼神又扫向了方晓婉。

    此时,方晓婉似乎恬静地安睡着,对秦家父女的谈话充耳不闻。

    秦朵朵这时冲他笑了笑:“谢谢爸爸的关心。您辛苦赶回来了,一定累了吧,快去休息吧。”

    秦松沐的疑心顿起:“朵朵,你刚才真是肚子疼?”

    秦朵朵赶紧点头:“那是当然了。我还能骗您不成?”

    “那你吃过的零食和药呢?”

    “这···”

    秦朵朵显然没有料到老爸会抠根问底,赶紧推了一下身边的方晓婉。

    方晓婉显然是装睡,并把身边的父女俩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当听到秦松沐向秦朵朵盘问食用的零食和药物时,便知道他已经起了疑心。不过,这已经让自己措手不及了。她唆使秦朵朵即兴扯谎,但并没有做后续应对的准备。

    她的脑瓜毕竟比秦朵朵反应快,于是故意装作被惊醒的样子:“朵朵···干嘛呀···”

    可是,当她一露出那双大眼睛,就让秦松沐扑捉到了一点——这个丫头根本就是装睡!因为正常睡觉的人一旦被惊醒了,眼神不会那么的亮,而是首先表现出惺忪的样子,决不会向方晓婉这样有神。对方的眼神已经彻底出卖了她。

    秦松沐隐隐约约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心里憋着一口气,冷冷对着故意打哈气的方晓婉:“你的肚子不疼了?”

    “哦···你回来了?”

    秦松沐一副严肃的样子:“请你回答我的问题!”

    方晓婉心里一虚,勉强掩饰:“已经好多了,否则能安心睡觉吗?”

    “今天今天到底吃了什么零食,又服用了什么药?”

    “我俩吃了朵朵从学校里带回来的槟榔。至于药嘛,当然是管肚子疼的药了。”

    秦松沐把惊异的眼神瞥向了女儿:“朵朵,你什么时候喜欢吃槟榔了?”

    秦朵朵赔笑道:“我刚刚喜欢上它。因为同学喜欢吃嘛,便特意给我一包。”

    “吃槟榔能吃坏肚子?”

    方晓婉赶紧插嘴:“我后来发现它已经过期了,就一气扔掉了它。”

    “什么···你把剩下的槟榔扔了?”

    方晓婉使劲点点头:“是呀。我还留着它干什么?”

    “你把它扔在哪了?”

    “当然是楼下的垃圾桶了。”

    “难道你为了扔它,就特意下一次楼吗?”

    “不,我是买药才顺便把它带出去扔掉了。”

    “哈,你倒是动作蛮快的。”

    方晓婉嘻嘻一笑:“我担心你也误食它。”

    秦松沐可没有给她笑脸,而是继续严肃是追问:“那你买的药呢?”

    “怎么,你也肚子疼?”

    秦松沐鼻孔一哼:“我想看看不行吗?”

    方晓婉把双手一摊:“我和朵朵已经把药吃完了。”

    秦松沐把眼一瞪:“你们吃完了一瓶药?”

    方晓婉苦笑道:“不是一瓶,而是一盒。”

    秦松沐把双眼一眯:“难道你俩吃了一盒药?”

    方晓婉双肩一耸:“那有什么奇怪的?那是一盒包装四粒的药丸。我和朵朵每人吃了两颗。”

    秦朵朵这时赶紧点点头:“晓婉姐说得对,我们已经把药吃没了。”

    “那空药盒呢?”

    秦朵朵一看老爸要抠根问底穷追下去,便从床上跪起来,并一推他的身子:“您咋没玩没了,烦不烦呀?我都困死了!”

    秦松沐心里虽然明白一切,但面对女儿的胡搅蛮缠,简直是毫无办法,只好狠狠瞪了方晓婉一眼,然后悻悻地转身离开女儿的房间。

    方晓婉和秦朵朵冲着他的背影几乎同时吐了一下舌头。

    秦松沐很沮丧地返回自己的房间,来不及脱鞋,就把自己的身体重重摔在了床上。他的脑子目前只能回味跟陈丽娟还没有更深入的亲昵举止,并同时懊恼——这晚的好事都让方晓婉那个臭丫头给搅了!

    再说王春来在迷迷糊糊中,终于被符丽英带回了家。

    当他喝下符丽英殷勤倒来的凉开水后,头脑有些清醒了。

    符丽英这时累得满身是汗了,便毫无顾忌地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露出了仅剩下的半截衬衣,而她的下身是一条流行的短裙,结果让她的肢体大尺度裸露出来。

    王春来心里顿时一紧:“小符···你怎么在我的家?”

    “呵呵,我送你回来的,难道忘记了吗?”

    “哦,现在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家吧。”

    “啊···你还让我回家呀?”

    王春来一愣:“难道你不应该回家吗?”

    符丽英先不答话,而是奔到客厅的阳台前,猛地一推窗扇:“你看看外面是什么时候了,难道你放心让我一个女孩单独走夜路?”

    王春来立即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那我送你回去吧···”

    符丽英几步靠近了王春来,使劲一按他的肩膀。结果,王春来的屁股重重砸在了沙发上。

    “你都这个样子了,还能送我回家吗?还是老实呆一会吧。”

    符丽英顺势坐在了王春来的身边。

    王春来浑身的血液有些沸腾了,下意识地挪了挪身子,让自己跟身边的女孩保持一点安全的距离,并表现得很不安:“你不回家,不让自己的父母担心吗?”

    “这你不用担心,我在跟你进入小饭店时,就给我妈打电话,就说今晚我值班了。”

    “你为什么这样做?”

    “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所以想陪陪你。”

    王春来愕然望着她:“小符,你为啥对我这么好?”

    符丽英把头一歪:“我对你已经表白过了,难道还需要我表白一次吗?”

    王春来顿时回避了她的灼热的目光:“小符,这···这是不可能的。我和双儿是事实的夫妻。”

    “可是你俩的家庭从开始建立起来,就是错误的呀。”

    王春来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不管怎么说,我心里就是放不下她。”

    符丽英苦笑道:“可是你的放不下,只能让自己深深陷入无形的痛苦之中。所以,你必须要选择放手。”

    “可是···我做不到···”

    “我知道你做不到,所以才想以身相许地帮助你。”

    符丽英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半裸露的玉体贴靠在了王春来的身上。

    王春来顿时浑身一震,就仿佛承受了一次电击,整个人都麻木了。

    符丽英很从容地把脑袋靠在他的一侧肩膀上,并很理性地讲述:“春来,赵双所拥有的年轻美貌,我同样具有。而我拥有的东西是她不具备的。我是一名医生,而是是一个很有发展前途的医生。而她充其量不过是一个护士,并且会早我一步退休的。还有一点,就是她更达不到的,那就是她是外地人,在海河市什么都没有,虽然刚要有一套房子,却是她的男友···哦,是前男友给的。你如果住在那里,心情会是什么滋味?而我在海河也有一套房子,那是我父母给我的嫁妆。你如果娶了我,就可以大大方方住进去。而且,凭借我爸妈在本地的人际关系,可以帮助你在海河市走向飞黄腾达。”

    王春来心里一动:“你为什么要跟我讲这些?”

    符丽英淡然一笑:“因为我是一个讲究现实,并且是一个直来直去的女孩,讲话不会拐弯抹角的。我目前虽然是一个实习的医生,但凭借我爸妈的关系,在这家转正是根本不成问题的。所以,我们如果结合在一起,无论是在事业上还是家庭上,都可以做到比翼双飞。我讲的这一切,都是最现实的问题。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

    王春来显然被符丽英的一番话诱惑到了,内心也不由泛起了涟漪···

    符丽英已经敏锐地感觉到了对方自己动心了,目前正是自己拿下对方的最好时机,于是就把身体一转,让自己正面扎入了王春来的怀里···

    王春来本来浑身就血液沸腾着呢,此刻哪里还把持得住?

    他俩于是就在客厅的沙发上,相互抱在了一起,并相互啃了起来···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