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0章陈明利害

章节字数:3122  更新时间:18-04-09 13: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松沐苦笑摇摇头:“丫头呀,你现在对他过分的好,其实对他就是一种负担,难道你意识不到吗?”

    “这···怎么会呢?他在我的照顾下,一直顽强地活着呀。”

    “唉,他在你面前表现顽强,是让你感觉到自己对他付出的价值,让你产生一种心安理得。而他的内心一定活在痛苦的挣扎中。”

    赵双不禁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泪脸:“会是这样吗?”

    秦松沐果断地点点头:“一定会是这样的。他的痛苦就是你每天这样为他付出的辛苦,更担心你因为他而失去自己的家庭。但是,他却无法阻止你这样做,为了让你的良心达到平衡,只好接受你每天对他这样的付出···”

    “不!我的付出一点也不辛苦,反而很快乐,难道他觉察不到吗?”

    “可是你的快乐会是将来痛苦的积累。他担心自己走了,你会没有人关心和爱护了。所以,他对你的付出是有些欣慰和感动,但这些背后却是重重的压力和担忧呀。”

    赵双一经秦松沐的提醒,才恍然大悟,内心不由百感交集:“我···我该怎么办···”

    “你去把王春来找来,让他跟你一起分担,并让田涛看到,他对你的爱不亚于自己。只有这样,田涛才有可能放下一切心理包袱,安心地走完自己最后的人生。”

    赵双苦笑摇摇头:“有很多的道理,我不是没有对王春来讲过。可他会这样做吗?”

    秦松沐低头沉思一会,然后试探问道:“双儿,你还爱王春来吗?”

    “这···”赵双迟疑道,“我曾经把他当作了我是世界。”

    “难道因为田涛的回来,让你改变了这个想法?”

    赵双迟疑一下,才轻轻点点头。

    “可田涛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假如他走后,你还会把王春来当作你的世界吗?”

    “这···恐怕那个世界容不得我了。”

    “假如真的发生这样的情况,你认为完全是他的责任吗?”

    “我承认并不全是。可他是个男人呀,难道不该对我多理解和包容吗?”

    秦松沐又不禁苦笑:“可你理解他的感受吗?”

    赵双默然了。

    秦松沐思忖了一会,才继续讲道:“这些日子里,你一定不会感到孤独,因为正在为一个值得自己付出的男人而付出。可是,你想到自己法定老公到底是怎么过的吗?也许他正活在一种感情的绝望和挣扎中。这样的心情也许会跟你渐行渐远。”

    赵双又流泪了:“秦主任···我是一个弱女子呀···哪有那么多的精力去为两个男人同时付出呀···田涛是我决不能放弃的···而且需要我的时间真的不是很多···我必须把全心投入在他的身上···”

    秦松沐突然动情了:“你还是不懂男人。王春来目前需要的不一定是你的付出,而是你的倾诉和撒娇啊。”

    赵双收住了眼泪,愕然望着秦松沐。

    秦松沐继续慷慨陈词:“你知道吗?做为一个男人,假如知道自己所爱的女人每天背负着太多的辛酸和艰巨的付出,会是多么心疼啊。可是,当他爱的女人去把照顾别的男人视作自己的幸福和快乐时,又让他内心是怎样的撕裂呀。双儿,你站住王春来的角度上考虑过问题吗?”

    “这···”

    “双儿,假如你还是爱王春来的,就应该把自己的内心的矛盾和挣扎都倾诉给他。让他知道你的艰辛和痛苦。促使他把对你的怜惜和关爱去掩过被你冷落的感觉。只要做到这一点,他就是你永不消失的世界!”

    “秦主任···”

    赵双突然越过了跟秦松沐之前保持的那段距离,动情地扑在他的怀里嚎啕大哭。此时,她把秦松沐当中了一个大哥甚至是慈爱的长者,再也没有戒备心理。

    秦松沐那点激动的情绪过后,内心恢复得就像一滩静水,并轻轻拍了拍赵双的肩头:“双儿,听我的话,把你的老公找过来,跟他好好地沟通。不过,我要首先跟他谈一谈。”

    “嗯···我听您的···”

    就在赵双扑在秦松沐的怀里还没拔出来时,办公室的房门突然被推开了——

    秦松沐一惊,愕然地转头观看。他就怕魏青霞会不期而至。

    然而,走进来的却是拿着清扫工具的秦莹莹。当她一看到扎在秦松沐怀里哭泣的赵双,顿时惊呆了。

    赵双这时也感觉不对劲,赶紧从秦松沐的怀里脱离开。

    秦松沐赶紧站了起来:“莹莹,你有事吗?”

    秦莹莹显得一脸尴尬:“我···我刚忙完病房里的事情,就抽空过来帮你清扫办公室里的卫生···但糊涂得忘记敲门了···”

    秦松沐显然一副坦然:“没有什么。请你不要自责,因为我应该感谢你。”

    赵双这时也站了起来,并擦干自己脸上的泪水。

    秦松沐这时又低头对赵双吩咐:“你就按照我的话,把你的老公招到我的办公室,就说我正在等他。”

    “嗯,那我去了。”赵双答应完秦松沐之后,就低头走出了办公室。

    秦莹莹望着跟自己擦肩而过的赵双,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才满脸歉意地问秦松沐:“哥,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

    秦松沐赶紧向她摆摆手:“莹莹你不要多想,我跟她已经谈完话了。那个丫头刚才被我说哭了,因为情绪激动才···”

    “哦,你干嘛说她呀?”

    秦松沐反问:“你知道她的故事吗?”

    秦莹莹轻轻点头:“我听晓婉提过。”

    秦松沐叹了一口气:“那个丫头目前正经历一次艰难的选择。我既然知道她的情况,就必须要关照她一下。否则,这会让她和其他两个男人同时陷入痛苦的阴霾中。”

    “哦,所以你才要约见她的老公。”

    秦松沐点点头:“是的,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做法。”

    秦莹莹淡然一笑:“你是担心我会发生误会吧?”

    秦松沐也笑了:“我不想让你感觉你的哥是一个游戏女人的男人。”

    “唉,我是否误会倒是无所谓的。因为我是受到到深深伤害过的女人,心理已经饱经磨砺了,也就不会太受伤了。而刚才的情况假如被青霞姐看到了,恐怕对她是一次致命的打击。她虽然表现得乐观开朗,但其实她的内心已经脆弱到了极点。”

    秦莹莹的一番话让秦松沐有些嗔目结舌了,感觉她刚才不是误会不误会的问题,而是心理能承受多大伤害的问题。这无疑是她向秦松沐传递的一个信号。不过,她口口声声提到的伤害还不为自己所知,而知情人方晓婉却执意不说。

    秦松沐心里暗想,假如莹莹跟丽娟受到的感情伤害是一样的,那方晓婉不会不告诉自己。除非她的遭遇是难以启齿的。可是,莹莹似乎对自己并不回避她的遭遇呀。

    秦松沐寻思到这里,便含笑道:“我这段时间一有空就得陪青霞,一直没有机会听你谈一谈自己的遭遇。”

    秦莹莹凄然一笑:“其实我如果讲出我经历过的事情,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但我一直想找机会跟你讲一讲了,希望你能认清我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秦松沐心里一动,立即示意:“我的办公室经过你上次打扫之后,还挺干净呢。你不如趁现在跟我讲一讲吧?”

    秦莹莹为难道:“可是你不是约了赵双的老公吗?”

    秦松沐莞尔一笑:“今天是星期一,应该是门诊医生最忙碌的一天,人家目前未必有时间过来呀。再说,就算有时间,恐怕一时半会也到不了。你现在就抽空讲一讲吧?”

    不料,秦莹莹眼睛泛红道:“可是我的经历不是抽空就能讲得完。它是一段令人心酸的血泪史。”

    秦松沐心里不由一震,因为他听到了秦莹莹居然说是‘令人心酸的血泪史’而不是她自己,这说明她的经历一定能引起别人的同情甚至是共鸣。

    他想到了方晓婉谈起的赵双的经历,难道秦莹莹的经历会比赵双的经历更家曲折婉转和催人泪下吗?

    秦松沐想到这里,顿时激起了极大的好奇心,立即殷切道:“莹莹,既然你的经历很长,我就是给你一个相当长的时间,你也未必能一下子讲完。那你就不如分段去讲。现在就抽空为我讲其中一小段吧?”

    秦莹莹仰头看了看他:“难道你真有兴趣听?”

    秦松沐使劲点点头:“嗯,因为你是我妹子,我必须关心你的情况。”

    秦莹莹刚张嘴想说下去,但泪水却先夺眶而出。

    秦松沐赶紧接过她手里的拖把和抹布,然后拉着她的小手走到沙发跟前,就在赵双刚才坐过的地方,按住她的肩膀,让她强行坐下去。

    秦莹莹乖乖地顺从了他。

    秦松沐刚想挨着秦莹莹的身边坐下去,但随即又想到了什么,赶紧奔到饮水机旁,取下一个纸杯,对着饮水机的出水口,接了大半杯纯净水,然后端到了秦莹莹的跟前。

    秦莹莹轻声道了一声“谢谢”,便顺手接过了纸杯。

    秦松沐这才缓缓坐在了秦莹莹的身边,便带着一副和蔼的神态:“莹莹,你可以慢慢讲了。”

    秦莹莹在他的劝导下,思绪顿时回到了从前的坎坷岁月···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