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3章预约

章节字数:3168  更新时间:18-04-27 13: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手机里的女人一听秦松沐这边没反应了,便知道自己的话惊到对方了,忍不住扑哧一笑:“傻瓜,我是跟你开玩笑呢。难道你一个大男人还怕我这个小女子会吃了你不成?”

    秦松沐一副啼笑皆非的样子:“臭丫头总爱开男人的玩笑,当心你会一辈子都嫁不出去。”

    “呵呵,我恐怕让你失望了,因为我已经找到男朋友了。”

    秦松沐也吐槽起来了:“哦,是吗?那我祝你很快‘脱光’呀。”

    “呸呸呸,我听说你已经跟月婷离了,应该祝愿你早点第二次‘脱光’才是。”

    秦松沐脸色一变:“连你都知道这事了?真是坏事传千里呀。”

    “哈,你以为自己不说,就能把这件事隐瞒住呀?这件事已经在你的同学之间传遍了。我没有第一时间打电话安慰你,那是顾及你的感受呀。”

    “那你现在咋不顾及我的感受了?”

    “谁让你刚才损我了呢?不过,事情过了那么久了,你应该走出来了。”

    秦松沐淡然一笑:“你说对了,这件事情早已经在我心里翻篇了,别说仅仅是离婚,就算丧偶了,也该彻底走出去了。”

    “哈,我听你讲这话,是不是对月婷还是有怨气呀。”

    “行了,我没有时间跟你斗嘴了。你赶紧约个时间吧。我一会还有正事要办呢。”

    电话里的女人欣然响应:“好呀。既然你想急出售那套房子,那今天下午三点去滨江路···多少号了?”

    “32号的德仁小区!”

    “行,这下我彻底记住了。”

    “可是···三点在那里碰面,是不是有些仓促了?”

    “那你定个时间呗。”

    “依我看,就往后拖一个小时,改在四点见面怎么样?”

    “行,都听你的。我们四点在那个···什么德仁小区的门口碰头,不见不散。”

    “好的,我们到时见!”

    秦松沐挂断电话后,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时间——距离两点还剩不到几分钟了。

    他思忖一下,又操起了办公桌上的座机,并随即拨通了院长办公室的座机号码——

    “喂,邢院长吗?我是松沐呀。”

    “哦,秦主任呀,又有什么事?”

    “我想请你跟CT室的同事们协调一下,我们这里的患者需要做CT检查,要跟那里的同事预约一下。”

    “啊?这一点小事都需要通过我?”

    秦松沐一副苦笑:“谁让咱是初来乍到呢,对门诊的各个科室都不熟悉,也不晓得联络通道。”

    “嗯,你们那里只需要按照正常手续,打好一个单子,交由患者家属来到CT室预约就行了。”

    “可是,这位患者身边没有家属呀。”

    邢院长显得很诧异:“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做这样的安排?”

    “那名患者就是一年前舍己救人的女英雄呀。我觉得她的情况还有治疗的价值。”

    “啊,我听说过这个患者。既然是这样,那你就安排你们病区的护士把患者推过来好了。我估计那里除了你之外,都熟悉门诊方面的情况。”

    秦松沐尴尬地笑了笑:“那好,打扰您了。”

    秦松沐刚放下话筒,就听到外面传来了‘橐橐’的脚步声。

    他立即意识到是谁来了,立即端坐在椅子上。

    笃笃!

    脚步声一停止,便传来了轻微敲门声。

    “请进!”

    秦松沐把上身稍稍往后一靠,并朗声回应敲门。

    房门缓缓地被推开了,从外面探进来秦莹莹的一副迷茫的表情。

    “哥,怎么只有您一个人?”

    秦松沐很冷的眼神盯着她:“你以为这里还应该有谁?”

    “那你刚才跟谁讲话?”

    秦松沐用手一指桌案上的座机:“我跟邢院长讲话。”

    “可您不是说两点在会议室开会吗?时间已经到了,怎么没有第二个人?难道我把时间听错了吗?”

    “你并没有听错。其实我那句话是给为青霞讲的。”

    秦莹莹思忖一下,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随即嗔怪道:“那你事后应该再通知我一声。害得人家白跑一趟。”

    秦松沐淡然一笑:“我当时想通知你了。可你正巧去病房给患者试血压去了。我随即一想,万一青霞走出来,发现你还在五病区里转悠,那我的谎言就不攻自破了。所以,我不得不把你调出来。”

    秦莹莹扑哧一笑:“原来是这么回事呀。假如没有别的事,那咱们哥俩就好好聊聊呗。”

    “嗯,我正好有兴趣听你后面的经历故事。”

    秦莹莹本来晴朗的眼神突然黯淡了下来,轻轻叹息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是我这一生抹不去的梦魇。”

    秦松沐一看秦莹莹有忏悔的样子,脸色便稍微温和了一下,并柔声道:“你过里坐吧?”

    不料,秦莹莹摇摇头:“我们还能像上午那样,一起坐在外面的沙发上吗?”

    秦松沐诧异道:“我俩之间就算间隔一张桌子,距离也不算远。难道你担心我听不到你说的话?”

    秦莹莹眼神湿润了:“不是···我担心自己的情绪激动时,不能扑到你的怀里倾泻一下。我可不想面对那张硬邦邦的桌角。”

    秦松沐心里一动,本想拒绝,但不知是怀着好奇的心情,还是怜悯的心情,让他鬼使神差地离开了原来的位置,并慢慢走向了那组沙发。

    秦莹莹则继续跟他并排坐着,并且比上午贴得更紧了。

    秦松沐看在眼里,但心里却划上一道警戒线,万一对方有挑逗自己的动作,自己一定愤怒地推开她。

    “莹莹,你是不是该讲了?”秦松沐一看她满腹心事地催头不语,不由敦促道。

    秦莹莹缓缓抬起头:“哥,我上午讲到哪了?”

    “你好像讲得你失手打伤了那个想强暴你的男同学,而另一个男同学为你承担。他···他叫什么来者···最终结果是什么?”

    “他叫谭耀林。也是后来我的老公。”

    “哦,那你接着讲吧。”

    秦松沐又回想方晓婉的话,心里不禁疑惑,难道那位替她顶罪的男人居然最后被她私通的网友杀害了吗?

    秦莹莹的表情彻底黯淡了下来,但还是鼓起勇气继续讲述——

    秦莹莹在谭耀林的劝导下,失魂落魄地跑回了女生宿舍。为了在室友跟前掩饰自己的紧张情绪,一推门进屋,就随手关闭了房间里的照明灯,并快速抹黑奔向自己的床铺。

    有一个室友发出了埋怨:“莹莹你是怎么回事?现在到关灯的时间了吗?”

    秦莹莹慌张地掩饰:“我看你们都躺下了,就顺手关灯了。”

    “我虽然躺下了,但也不等于睡觉呀。”

    另一个室友也搭腔了:“就是,我正在看书呢,可你不分青红皂白地把灯给关了。”

    秦莹莹三下五除二就躺下盖住了被子,回复室友只有一句话:“你们如果不想睡觉,就自个去开灯吧。”

    室友们觉察她的语气不对,相互沉寂一会,其中一个室友才表示:“算了,咱们别看了。”

    秦莹莹这一宿都在默默流泪,不知道被自己伤害的黄家辉是死是活,万一他真的不幸被自己打死了,那替自己顶罪的谭耀林会不会被枪毙呀?假如是那样的情况,自己还能让谭耀林为自己承担吗?

    自己怎么办?

    要不要自首?

    秦莹莹心里乱成了一团麻,已经收不住奔驰的思想,一会儿充满了矛盾,让内心的悲伤向外膨胀,一会儿充满了恐惧,感到这件事是那么可怕。她几次想鼓起勇气出去面对这一切,但终究自己的勇气还不够多。如今,她只能把悲伤烂在心底,只让收不住的泪水面朝眼前黑漆漆的一切。她希望自己刚才经历的一切都不是真相,只是被扭曲的假象而已。没有人会知道自己的悲伤在何处慢慢地溃烂。而自己的犹豫彷徨的心理有那么多的无奈,又怎么分清哪个是悲伤哪个是忧伤哪个是哀伤呢?

    这一夜,是秦莹莹有生以来最煎熬的一夜。

    第二天早上,她擦干了脸,但红肿的眼圈还是呈现在无法掩饰的表情上。

    “莹莹,你是怎么了?”

    室友们发现那这样情况,都忍不住纷纷过来关切她。

    秦莹莹感觉满脑子都是混浆浆的,根本不可能装作一个没事人似的。

    “我···我感觉头晕脑胀的,好像感冒了,今天不能去上课了。”她如此对室友们撒谎。

    其中一个室友惊呼:“哈,这么的大热天,你还着凉了,真是不可思议!”

    另一个室友不以为然:“谁说夏天的人就不感冒了?只不过有点‘寸’罢了。”

    秦莹莹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脸,并用一副虚弱的语气哀求:“我···休息一下就没事了···求你们为我请个假吧···”

    室友们当然责无旁贷:“莹莹你好好休息吧。等到中午放学我们再来看你。”

    其中一个室友不由问道:“你需要看医生吗?”

    秦莹莹子被子里发出声音:“不用···我好好休息一上午就没事了。”

    另一个室友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一联胶囊,并放在秦莹莹的枕边:“莹莹,你最好不要硬挺了,赶紧吃两粒感冒胶囊,看看管不管用。”

    “好的,谢谢你了。我一会就吃。”

    室友们因为早上时间紧张,无暇之宿舍里逗留了,纷纷洗漱之后,相继离开了宿舍。

    秦莹莹这才缓缓揭开被子,把自己那副吓人的表情显示出来。接下来,她还是需要惶恐地等待。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