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0章坚持治疗

章节字数:4023  更新时间:18-06-23 09: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王义面露一丝狰狞,伸手拍了拍李老头的那张老脸:“老东西,你就按照我说的办,只要说自己身体哪方面不舒服就行,争取留她在病房里多陪你一会。当然,你如果敢讲出一句不该说的话,那就只能眼睁睁看到她惨死在我的手心。”

    李老头似乎明白了对方的用心,不由面露恐惧:“求你不要伤害那个姑娘好不好?”

    王义狞笑道:“如果想要你和她都平安无事,那就看你乖不乖了。”

    李老头的身体已经很羸弱了,但挣扎地点点头:“我···我一切都听你的···”

    再说方晓婉搭乘电梯上了三楼之后,径直奔向了五病区。她还没有达到3022病房,便在敞开的医生办公室里发现了秦松沐的身影。

    她立即走了进去,发现主治医生赵彤也在。

    赵彤正在跟秦松沐汇报什么事情,当瞥到方晓婉走进来了,不由好奇道:“晓婉你怎么来了?”

    方晓婉跟秦松沐对视一下目光,便掩饰道:“我听说你们这里刚走了一名患者,所以过来看看。”

    赵彤听了她这番话,感觉很好奇,虽然清楚方晓婉工作很敬业,但从来没有关心过别的病区的事情。

    方晓婉一看她露出了质疑的目光,赶紧做出补充解释:“今天不是周末吗?我以为你不在呢,担心一个值班的大夫应付不过来。”

    赵彤脸色一缓:“我是半夜接到值班的小刘的电话才赶过来的。但那名患者病情已经到了很严重程度,虽然经过抢救,但已经无力回天了。”

    “哦,怪不得你也在这里呢。”

    赵彤又好奇道:“你负责的三病区最近两天应该没有病危的患者吧?你不是搬出宿舍了吗?怎么没在家休周末呢?”

    方晓婉露出一丝苦笑:“我一直以医院当家,还真不适应在外面的日子。”

    秦松沐对方晓婉很快就赶到医院,心里暗自唏嘘,可不便搭理她,而是继续跟赵彤交流:“请赵大夫继续讲吧,假如对魏青霞全力治疗,可以达到什么效果?”

    方晓婉一听,不由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赵彤也把注意力从方晓婉转移到了秦松沐的身上,不禁为难道:“魏青霞目前在医院的押金不是很多了,还哪有钱进行深入的治疗呢?”

    秦松沐赶紧表示:“关于资金方面,我会有办法的。现在请你联系一下咱们医院的有关专家,是否会有办法延长她的生命?”

    赵彤一看秦松沐好像铁了心,便欣然表示:“那我就把魏青霞的情况跟我的老师讲一讲,跟她商量一下对策。”

    秦松沐好奇道:“你的老师是谁?”

    “她就是前面门诊的胡玉凤。对妇科肿瘤有四十年的临床经验了。”

    秦松沐顿时面露喜色:“那太好了。她一定有关于治疗魏青霞的病情方案。”

    赵彤这时不解道:“秦主任,您为什么要对她这样上心?”

    秦松沐反问:“难道你不清楚我正在跟她谈恋爱吗?我难道不该尽全力去挽救我的女朋友吗?”

    方晓婉一听到这里,脸色顿时一片苍白。

    就连赵彤也愕然道:“您···您真的爱上她了吗?”

    秦松沐一脸肃然:“她需要爱情,而且是一分真挚的爱情,并不是假惺惺的作秀。对于一名患者的渴望,我们作为医生还有什么不可以付出的呢?”

    赵彤眼睛顿时湿润了:“秦主任您真是好样的。我向您肃然起敬。”

    秦松沐摇摇头:“我虽然是个医生,但对治疗她病情几乎无能为力。你只要对她全力以赴的治疗,那就是对我最好的敬意了。”

    赵彤点点头:“我会的。今天是周末,我等一会把魏青霞的病例带走,直接送我是老师家里。”

    秦松沐露出欣慰的笑容:“那太好了。我向你保证,她在经济方面不会有问题,可以接受最昂贵的治疗。”

    秦松沐交待完赵彤之后,便走出了那间医生办公室。

    方晓婉赶紧跟在他的屁股后面,一起走出了办公室。

    秦松沐在走廊里才跟她搭话:“你不好好在我家里休息,这么早跑到医院做什么?”

    方晓婉一看这段走廊里暂时没人,便伸手在秦松沐的肋部狠狠地掐了一把。

    秦松沐一痛,不由怒目瞪着她:“你这个臭丫头发什么疯呀?”

    方晓婉冲他一嗤鼻子:“我就是疯了。你有本事继续给我灌药呀!”

    秦松沐一怔,立即醒悟她已经知道女儿偷偷给她下药的事情了,脸色不由尴尬了一下,再也发不出脾气来了。

    方晓婉一看秦松沐显得理亏,不再辩解了,便紧紧跟在秦松沐是身体一侧,继续质疑:“难道你真的想全力救治魏姐姐吗?”

    秦松沐因为走到了魏青霞病房门外了,便收住了脚步,并压低声音表示:“我们作为医生,对任何患者都要全力以赴地治疗,只不过对青霞的治疗掺杂了我个人的感情。她既然是我的女朋友,那我不该对她的生命负起责任吗?”

    “啊···那你对丽娟怎么交代?”

    秦松沐嫌她发声太大了,便板着脸示意她动静小一点,虽然继续压低声音:“假如我能拯救青霞,可以放弃对丽娟的爱作为代价。”

    “你···”

    方晓婉刚想斥责他几句,但秦松沐已经不给她机会了,果断地推门而入。

    方晓婉迟疑一下,正考虑是否跟他一起进入时,秦松沐已经关闭了房门。

    方晓婉怅然若失地立在门外片刻,才洒泪离开。

    秦松沐进入病房一看,魏青霞又睡着了。他于是放轻了脚步,悄然坐在魏青霞的病床前。

    魏青霞因为今天早早被秦松沐唤醒,还没有完全睡醒,刚刚经历抽血之后,困意又上来了。

    她这时身穿贴身衣服,白皙的四肢都裸露在外。

    秦松沐则把目光盯在了她的一只胳膊肘,因为在那里还有一个针孔呢。

    秦松沐担心弄醒她,并没敢伸手去抚摸那里,但脸色却挂着一丝歉意,为的是制止她在自己家里跟方晓婉‘撞车’,就不得不找这样的借口把她很早折腾到了医院。

    叮叮叮···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了。

    秦松沐吓了一跳,立即站起来,并远离病房几步。但手机铃声还是惊醒了魏青霞。她睁开眼睛凝视着掏出手机的秦松沐。

    秦松沐一看来电显示,不由心里一震,原来是陈丽娟打来的。

    秦松沐刚想退出病房,但魏青霞开口了:“谁打来的电话?你不能在病房里接听吗?”

    魏青霞的话几乎就像激将法,让秦松沐无法再向外迈出脚步了。

    他赶紧向她赔笑:“这是一位朋友打来的电话。我担心吵到你,才要出去接电话。”

    魏青霞从床上慢慢坐了起来,并冲他嫣然一笑:“你没看我已经醒过来了吗?就不必顾及我了。你如果非要出去接电话,是不是对我有隐私呀?”

    秦松沐心里一惊,便知道女人对男人都有一根敏感的神经,尤其是魏青霞。自从自己昨晚听到她的梦话,就清楚她一直对自己的爱有怀疑。她之所以无动于衷,无非是让自己糊涂地爱,不敢却面对任何真相。如今讲出这样的话,无非是敲打自己一番。

    秦松沐一想到陈丽娟在这个时候打电话,以为是商量一起度周末的事情,自己如果当着魏青霞的面接电话,恐怕真是不方便。

    魏青霞一看他迟疑不决,便赶紧提醒:“你还是出去接吧。再耽搁下去,手机铃声就停了。”

    秦松沐清楚自己假如真的出去接听电话,无论是关于任何内容,都恐怕在魏青霞心理留下一层深深的阴影。他不能在犹豫了,立即接听了电话:“喂?”

    手机里传来了陈丽娟温柔的语音:“松沐你咋才接电话?”

    秦松沐因为在陈丽娟跟前介绍过魏青霞情况,于是朗声道:“我正跟我的女朋友在一起,没有顾上接你的电话,真是不好意思。”

    魏青霞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放亮了眼睛,用力去听秦松沐的手机里发出的声音。可是,秦松沐并没有按动免提,距离魏青霞也有几步的距离。所以,魏青霞只能听出是一个女声,但无法听到谈话内容。

    陈丽娟先是被秦松沐这句话给‘电’了一下,随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是一个极其机敏的女子,立即朗声回复:“对不起了,我打扰你俩的亲热了。”

    秦松沐一听陈丽娟的语音里并没有醋意,便清楚对方反应过来了,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他面对眼前魏青霞投来的好奇目光,便大胆地按了免提。

    他随即问道:“你不用客气,给我打电话有事吗?”

    陈丽娟对他改了称呼:“秦大夫还记得托付我的事情吗?”

    秦松沐一愣:“你指的是什么事?”

    “唉,你真是贵人多忘事。难道忘记聘请私人侦探的事情吗?”

    秦松沐一听她提到这件事,便好奇道:“我当然记得。你帮我联系好了吗?”

    “当然联系好了。他可能在今天上午九点去你那里了解情况。你方便接待吗?”

    秦松沐连连点头:“没有问题。因为今天是周末,我可以不办公事。”

    “哦,是呀,今天是周末,但恐怕影响了你陪女朋友了。”

    “这个不成问题。我的女朋友目前正住院呢。”

    陈丽娟迟疑一下,才充满歉意道:“你还不认识那位老侦探。我既然是介绍人,本该亲自为你引荐的。可我的儿子已经放暑假了,今天缠着我去探望他的爸爸。所以,我就不方便参加了。”

    秦松沐不清楚陈丽娟是故意找借口,还是确有其事。但她这番话是彻底打消了魏青霞心里的疑虑,单从她已经放晴的脸色就可以得知一切了。

    他于是宽厚道:“没有关系。你就把那位老侦探的特征跟我讲一下,并让他来我们医院的后大门就行了。我会在九点之前去那里恭候他的。”

    “哦,他今年七十了,但很精练,平时戴着一顶鸭舌帽。他会打车去那里的。凭你的眼光不该认错人的。”

    秦松沐点点头:“好的。请你通知他,我会穿着一件白大褂去医院后门等他的。”

    “好的。那我先挂了,立即通知他。”

    魏青霞等秦松沐结束通话后,才不解地问道:“你为什么要聘请私人侦探?”

    秦松沐轻松地解释:“你过来的时间也不短了,难道不清楚发生在一病区的怪事吗?”

    魏青霞顿时醒悟道:“原来你是为了这件事呀。”

    秦松沐点点头:“这件事如果不弄清楚,会是我的一块心病。”

    魏青霞一看时间不早了,便敦促道:“既然是这样。那你赶紧去准备吧。”

    秦松沐也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时针已经指向八点一刻了,于是对魏青霞表示:“你再好好睡一会吧。我要回一趟办公室。我的白大褂还在那里呢。”

    “嗯,我知道你的事情很多,就不多纠缠你了。”

    秦松沐莞尔一笑:“看你说的,咱俩还分彼此吗?”

    魏青霞在秦松沐就要推门而出时,突然喊了一声:“松沐,请等一等。”

    秦松沐好奇地回头:“你还有什么事?”

    魏青霞迟疑一下,终于鼓起勇气问道:“刚才打电话的那个女人是谁?”

    秦松沐不敢讲出陈丽娟的真实身份,于是撒谎道:“她是我的一个同学。”

    “哦,她的嗓音很好,显得很年轻,一定是位美女吧。”

    “哈哈,你难道凭借她的声音就知道她是什么样子吗?”

    魏青霞点点头:“这是我作为一个女人的直觉。”

    秦松沐故意讲道:“她长得确实不错。不过,她的命也很苦,嫁一个老公却是一个药罐子,并长期住院。你刚才从电话里不是听到了吗?她要带儿子去医院探视老公。”

    不料,魏青霞突然讲道:“你还说她命苦呢,难道你的命比她好吗?”

    秦松沐闻听,脸色顿时一变。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